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夜聊
    晚上,祝琪祯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感觉身旁平躺着一动不动的东方乾,似乎早就睡着的样子,她连翻身都只能小心翼翼的。

    脑海中莫名其妙的老是浮现徐欢欢的样子,还有东方乾看她时的表情,那种绝望,那种一触即发的隐忍,他们过去究竟是怎么样的?为什么只是不远的t市,她却七年后才回来?而自己在这两人中间,又扮演着多么令人讨厌的角色?

    不知不觉间,又想起了郑昕彦,如果自己和他在七年后相见,又会是怎样的情景?那个总是笑着,带着一双桃花眼的男人,他,现在好吗?

    叹口气,她又一寸一寸地挪动身体,准备再翻身。

    “别动。”东方乾突然开口说道,“动得快和动得慢都是动。”

    祝琪祯真的没敢动了,有些意外他还醒着。既然醒着,那就说点什么吧!她想。

    “东方乾,你这次待几天?不会又只有两天吧?”

    “十天。”

    “项阿婆说你好多年没回家过年了,我以为你今年也不会回来呢!”

    他沉默了好一会儿,却答非所问,“我在,下面的战士们才不至于太想家。”

    “那你想家吗?”

    谈话似乎终止了,他没有回答。两人平躺着,黑暗中只有彼此的呼吸清晰可闻。

    许久,久到祝琪祯以为他睡着了,只听他才缓缓说:“有真正爱我的人,那才叫家。”

    “爸爸妈妈,爷爷还有项阿婆都非常爱你呀?你怎么会这么想?”

    他冷哼一声,“和你一样,比起家族利益来,我在他们心中实在微不足道。”

    祝琪祯突然感到悲哀,原来他也和自己一样,都是没有自由的可怜人。只是让她难以想象的是,看上去如此强势自信的东方乾,竟然也会迫于无奈。

    “东方乾,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嗯。”

    “你为什么要答应结婚?听我爸的意思,这场婚姻完全是由你自己做主的。”

    东方乾慢慢转过头来,望着祝琪祯的眼睛,声音低沉地说:“不是你,也会是别人,对我来说都一样。”他不愿承认,其实是他的潜意识选择了祝琪祯,从相亲那时起,就已认定是她。

    “那为什么是我呢?”

    顿了一会儿,他说:“东方家的人没有自主婚姻,东方家的媳妇没有平头老百姓。从太爷爷起,就是组织上安排的婚事,是师长的女儿。从此太爷爷平步青云,从小小的连长做到了副军职,升了少将。也许从那时起,他老人家尝到了联姻的甜头了,所以他的六个儿子两个女儿,一直到他们的孩子,孩子的孩子,都没有一个能逃过联姻的命运,我自然不能例外。”

    “你们家一共多少人啊?”祝琪祯没重点地问了句。

    “从太爷爷下面算起至少一百多号吧。”

    祝琪祯大惊,从前只知道东方家人多,伯伯堂兄不少,想不到整个家族的旁枝算下来竟然如此可怕,“你们家能组成一个连了啊?”

    东方乾扯扯嘴角,得意地说:“我是连长!”

    祝琪祯也轻笑出声,“你敢把这话在爷爷面前说一遍?”

    “在爷爷面前我还是连长。”

    祝琪祯哼了一声,“你刚刚可不是这个意思,你说的是东方家族组成连队的连长。”

    气氛因为简单的玩笑变得轻松,祝琪祯也因此让僵硬的身体放松下来,突然又觉得不对,他说了一大通,可本没回答自己的问题啊!

    “东方乾,你还没回答我问题呢!”等了许久见他一直没反应,她又将问题重复一遍,“为什么是我呢?照你的话说,不是我也是别人,当初我那么排斥这个婚姻,跑你部队去撒泼,还……”说到这里她声音不自觉放低了下去,“还骗你家里人去你那里待了两天,你为什么帮我隐瞒呢?”

    东方乾没理会她的白痴问题,一个翻身背朝她,命令道:“睡觉!”

    不知为什么,今天的东方乾特别想说话,刚刚已经没头没脑的和祝琪祯说了一大通,刚刚虽然下达命令说睡觉,可却忍不住突兀地问了一句:“你恨我吗?”

    祝琪祯意外,东方乾今天太反常了,居然还会问这种问题?想了想,猛然明白过来,他今天见了一个令他失控的女人……

    原来如此……

    “起初是的。”

    “后来呢?”

    “后来?后来你回部队了,慢慢的我就忘记恨了。结婚和不结婚区别也不大,除了得和新的家人住,其他也没什么。”祝琪祯也是背朝着他,懒懒地回答。

    东方乾听着心里却不舒服,她虽说和自己结婚了,可竟然觉得和没结婚区别不大?

    “看来我担心你会不适应,倒多余了。”他有些气馁,复又随口问道:“你没练跆拳道了?”

    “原本打算去报名的,想想一周要出去好几个晚上,还是算了,爷爷肯定会担心的。”

    “爷爷没你想的那么食古不化,自己开心就好。”

    两人没再说话,祝琪祯抱着身旁一人高的‘小熊’渐渐眼皮发沉,就在她即将入睡时,却听东方乾兀自说了句:“因为是你!”

    祝琪祯迷糊了,他这突发奇想的一句话是什么意思?思考了半天,脑细胞都快全军覆没时,她终于想明白了,难道……他是在回答自己半个小时前的问题?

    她简直想跳起来哀嚎:苍天哪,杀了我吧!这死鱼脸的反应还属于正常范畴吗?

    东方乾的生物钟很准时,每天五点会自然醒,可今天不是,他是被冻醒的。

    睁眼一看,发现自己身上一点被子也没有,而旁边的祝琪祯不但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还把那一人大小的棕熊公仔窝在被子里抱得紧紧的,横在他们两人中间。

    难怪自己没被子可盖,感情都被这头熊给抢走了。他没好气地伸手进被窝,一把夺过公仔甩在地上。

    祝琪祯迷迷糊糊地醒了,感觉前的温暖突然被抽走,大感不满,条件反般地对东方乾狠狠踢了一脚,大声嚷嚷:“死鱼脸,你干嘛抢我东西?”

    东方乾没有设防,被这突如其来的一脚踢倒在地。他立即一个翻身,马上站起来,怒目横眉地瞪祝琪祯。

    祝琪祯顿时清醒过来。天哪,自己都干什么了?这下闯祸了,完了完了!

    “你你你……你,你怎么这么不经踢了?不是不是,我是说,我没有太用力的。”说完又觉不对,没太用力他都摔倒了,那岂不是让他更没面子?于是使劲摇头,“也不是,那个……您赶快上床来吧,天冷,别着凉了。”说完她迅速从被窝里跳起来,站在床上谄媚地陪着笑。

    东方乾微仰着头,怒视了她好一会儿,她已经冷得开始哆嗦,东方乾才不慌不忙地上床。

    见他终于躺下,祝琪祯赶紧跳下床,抱起地上的大棕熊,急匆匆地跑回床上。这头熊是陪伴她好多年的床伴,连上大学,她都想带着它过去的,只是被哥哥制止了。东方乾回来以后,她一直将熊放在自己的另一侧。

    现在她想,虽然你连长大人回来了,但小熊的地位可不比您低,哪能被晾在地上?

    祝琪祯抱着小熊刚刚跳上床,东方乾冷声问道:“你干什么?”

    “把小熊捡回来啊!”她没什么气势地回答。

    “‘小’熊?”东方乾看着比祝琪祯还高大的熊,重重地问。

    祝琪祯不明所以,用力点头。

    不料东方乾突然起身,连人带熊一把抱住,压倒在床上,抽出‘小’熊,随手一扔,冷声道:“让第三者走开!”

    听他一本正经地说着,祝琪祯咯咯笑出声来,“跟它比,你才是第三者。”

    东方乾挑挑眉,蓦然放柔了眼神,无限的冲动从心底冒出来,加上又是清晨,那样自然的反映毫无遮掩地释放出来。

    祝琪祯笑着笑着,随后感受到了气氛的不对,也感觉到了来自东方乾身体上的反应,她的笑容逐渐凝固。

    两人就这么久久凝视着,东方乾不愿更近一步,他一直记着祝琪祯两次将自己推开的事,事不过三,这次他不会再主动。他倏地从祝琪祯身上爬起来,转身走进浴室。

    听到关门声后,祝琪祯恶作剧得逞后的成就感油然而生,她抱起小熊蒙住头,哈哈大笑:“死鱼脸,你也有今天,憋死你!”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