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照片里的女人
    祝琪祯和老爸、哥哥坐一桌,同桌的都是公司高层,钟诚因为只是秘书,所以坐得比较远。

    “哥哥,”她小声问,“一会儿我先走没事吧?”

    “怎么了?”祝珏祯将她面前喝了一半的水加满,问。

    “是东方乾,他说一会儿来这边吃饭。”

    祝珏祯坏坏地笑起来,“你们什么时候这么如胶似漆的了?吃个饭还追过来?”

    祝琪祯立即红了脸,捶了他的手臂一拳,不满地辩解:“追什么追,是他朋友从部队回来了,还没见过我,想见见呢!”

    “你确定是他朋友要见你,不是他要见你?”

    祝琪祯翻了个白眼,“他要见我?我昨天才刚刚把他得罪了,不找我麻烦就好了,还见我呢!”

    上了几个菜,东方乾来了电话。她和老爸哥哥打声招呼,便匆匆赶去大厅。因为没订位,所以他们并没有在包厢吃,不过即使大厅,能够这么晚过来还有位置,已经很不容易了。

    和东方乾一起来的并不止一个朋友,还有另外两个男人,并且都带了女伴。据说都是一个院里长大的发小,不过当兵的只有东方乾和一个叫黄少卿的人。

    四个男人喝酒喝得很高兴,期间他们几个不断地叫着嫂子,还频频举杯向她敬酒,都被东方乾代喝了。

    “可以啊,东方,这么护着。”一个朋友说。

    祝琪祯听了赶紧客气地解释:“我不会喝,真不会喝。”昨天还吐他一身呢!

    “不会吧?东方家还有不会喝酒的?”黄少卿笑说:“你们家是连项阿婆站出来都能喝倒几个年轻小伙子的,你说你不会喝?”

    项阿婆的酒量祝琪祯知道,每顿饭都得喝上那么一二两,有时兴致高了,还会和老爷子拼上一拼。

    “干嘛非要嫂子喝啊?”黄少卿的大肚子老婆嘴道:“我们女人本来就不该喝,伤身还伤皮肤。你也别喝了,胆固醇过高的人,一点都不知道顾着自己。”说到最后一句,伸手夺下了他手里的酒杯。

    祝琪祯在心里偷乐,还以为她帮自己呢,没想到最后那句话才是最终目的啊!

    黄少卿乖乖地放下酒杯,嘴里却说:“东方,我们几个这么久没见了,专程过来看嫂子的,你非要我们带老婆干什么?刚刚在桌子底下,我这腿都快被拧青了。这下倒好,直接把酒杯都拿下了,咱们兄弟几个还怎么喝啊?”

    祝琪祯吃惊不小,是东方乾让大家都带上老婆的?

    突然心里涌上一阵小小的甜蜜,她没想到东方乾做事还挺周到,不然他们几个老朋友喝酒聊天,留她一个女的坐在一旁也只能发呆。

    偷偷瞄了眼坐在身旁的东方乾,他正缓缓地从嘴里吐出一口烟,表情淡淡的。

    酒过三巡几个人喝得正高,这时,站着喝完酒的东方乾突然停住动作,直愣愣地立住不动。祝琪祯感觉不对劲,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只见一群人从对面包房向这边走来,应该是刚刚吃好饭的样子,其中好几个身着军装

    。

    所有人都感觉出了不对劲,纷纷转头看向那群人,随后同桌的三个男人也都变了脸色。

    祝琪祯纳闷,那群人里有什么不对劲吗?直到从走近的人里,发现一个身材高挑的军装的女人,她才隐隐有些明白。

    这个女人她是见过的,虽然只是照片上,但在东方乾房间里那本仅有的相册中,她的出现频率太高了。

    从小时候起,他们两个便似金童玉女般定格在相片中,高中时代后,东方乾的所有照片几乎都是跟她的合影,虽然大部分都是好几个人的集体照,但这个女孩永远站在东方乾身边,幸福地微笑着。一直到大学时代,两人共同穿着军装,神采奕奕的犹如一对璧人。

    虽然两人没有一张显得亲密的照片,但她的直觉告诉自己,他们之间一定有故事

    面前的这个女孩,身材高挑的让人感到压迫。是啊,照片里她站在东方乾身旁都不觉矮,自己怎么没想到呢?她面容姣好五官深刻,竟有点混血的感觉,真人比照片中更加漂亮。

    只是,尽管她笑着,可是难掩笑容里的落寞。观察两人此刻互望的神情,祝琪祯突然不安,自己又算什么呢?

    她低下头来不忍再看,眼角余光却瞥到东方乾一只垂在身旁的手紧紧握着,指节泛白。

    “东方啊,吃饭呢?”只听人群中走在最前面的高个老头说道,还拍了拍他的肩膀。

    东方乾依然全身僵硬着,只是放下了手中的杯子,却完全没有回话的意思。此时同桌的另外三个男人早就站得笔直,郑重地问候:“司令好!首长们好。”

    老头笑呵呵地抬手示意,“随意些,你们开家庭联欢呢?”

    闻言另外三位家属也都站起来,礼貌地打招呼。

    祝琪祯感到不适,虽然在东方家的半年里,见了不少军人,也和不少首长同桌吃过饭,天天接触的老爷子就是老司令,东方凯歌也在大军区谋重要军职,可从没像现在这般局促不安过,感觉自己就是个外人,与所有人格格不入。

    “东方啊,这位坐着的就是夫人了吧?面子不小啊!”

    听出司令话里的不满,祝琪祯赶紧起身,干干地笑着说:“司令爷爷好,我……喝酒输了,被罚不许动呢!您不会也要罚我吧?”

    老头哈哈大笑,然后转身说:“小徐,你在t市这么多年了,今天难得碰上这么多发小,就留下和大家叙叙旧吧!”说完领着一群人大摇大摆地走了。

    见众人走后,东方乾的一个朋友黄少卿问,“欢欢,你怎么回来了?”

    徐欢欢淡笑着说:“这里本来就是我的家乡,我回家而已,有什么不对吗?”

    见她话里带刺,黄少卿也不高兴地回道:“你这是冲谁发脾气呢?我们一伙从小玩到大,用得着跟我这么说话么?我得罪你了?”这些大院里的公子哥,原本就脾气不小,又是军人,更容不得一句不好听的。

    另一位朋友见势不妙火药味愈加浓烈,赶紧拉身边的椅子,说:“欢欢,坐,好些年没见了,在t市还好吧?”

    她没有坐,不疾不徐地答道:“是,七年了,今天第一次回来。”说完看了眼东方乾。

    所有人还是站着,祝琪祯感觉无比尴尬,不知为什么,见到他们这样互相深情对视的样子,她心里五味杂陈说不出的不是滋味。多余的自己还赖在这里干什么?

    她想了想说:“东方乾,公司聚餐还没结束,我先过。”接着转头对徐欢欢说:“你坐这里吧!大家慢慢吃,我先走了。”然后她脚步纷乱地落荒而逃。

    聚餐结束,已经九点多钟,祝琪祯见老爸和哥哥都有些喝多了,由司机扶着下楼,她也不愿再去蹭他们的车。

    慢慢踱步到楼下,突如其来的寒风风吹乱了她的长发,覆盖住了双眼,原本想伸手拦车的身子重心不稳,险些向前摔去。

    突然手臂一紧,被一股有力的力道拉住向后一扯,“你干什么?”东方乾冷冷地问:“和我闹脾气?”

    祝琪祯莫名,“没有啊!是风太大了……”说完她又觉得不太对,难道风还能把自己刮倒不成?

    “为什么先走?”

    “呃……”她迅速思考了下,“因为我不能先逃了啊,公司里那么多双眼睛看着呢!”

    东方乾面无表情地注视着她,以确定她是否在说谎。他的确想不出理由,祝琪祯会认出徐欢欢,会知道自己从前的事。

    “还有……我为什么要闹脾气?”祝琪祯状似不解地问。

    他松了口气,顺势牵起她的手说:“走吧,回家。”

    被他拉着往停车方向走,祝琪祯觉得别扭。这双温热糙的大手,是自己陌生的,它应该曾经温暖过另一双手吧?回想今晚东方乾面对另一个女人的神情,更加从心底里排斥抗拒他的触碰。

    她甩开他的手,装作不经意地问:“你的朋友们呢?晚上不继续活动?这么久不见,我以为你们会出去玩呢!”

    东方乾没有在意继续走着,坐进车里发动车子后突然说:“等你。”

    祝琪祯几乎已经忘记自己刚刚问了什么问题了,许久才反应过来,他这是在回答自己的问题啊?

    可……可可可,您的反映未免也太慢了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