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恶作剧?!
    晚上,东方凯歌和张雪都推掉应酬,难得的全家聚齐吃饭。祝琪祯有些郁闷,搞了半天,就她一个人不知道东方乾今天回家啊?

    晚餐一家五口齐聚一堂,吃得和乐融融。大家已经小半年没见东方乾了,都显得格外高兴,期间还开了一瓶五粮,一家人小酌上。

    平时东方凯歌和张雪比较少在家里吃饭,难得不用应酬在家也是都不喝酒,而老爷子因为身体关系也很少喝,但现在祝琪祯才算见识到东方家的酒量,一斤高度白酒没见他们像酒桌上那样拼杀,却在聊天当中,不知不觉就喝完了。

    她自然不能幸免于难,只是敬了长辈们几杯而已,却已开始头脑发胀,双颊发烫了。以前的她不太喝酒,即便喝也就几杯啤酒而已。

    起初在餐桌上她还能勉强硬撑着,饭后坐在那硌人的红木沙发上时,她只觉耳边的所有声音都变得吵闹,视线所触范围都被无限放大,胃中也一阵阵翻搅。

    东方乾坐在她身边,面无表情微瞌着眼靠在沙发上,猜想她难道喝多了?可他记得她只喝了几小杯啊!

    “没事吧?”他凑近祝琪祯低声问。

    “嗯。”许久,她从鼻子里发出声音。

    见她这样,东方乾起身走进厨房,端出一盘小阿姨才切好的水果,递到她面前,“先吃些水果。”

    看着面前的盘子,视线被放大的祝琪祯,仿佛见到一个脸盆。于是,毫不犹豫地张嘴就往里面吐,而且吐得相当豪放,还喷出带点放的弧度来。

    结果,小小的水果盘被吐满一盘还不够,地上、东方乾的手上、身上,还有祝琪祯自己的腿上,通通都是她的‘晚餐’。

    东方乾单手端着盘子愣在当场,看着祝琪祯满意地擦擦嘴继续靠在沙发上,甚至还眯着眼睛对自己微笑?!

    屋里顿时乱作一团,全家人都见到了这令人乍舌的一幕。

    “呀,这孩子酒量这么差?小阿姨,快拿垃圾桶来。”平时雷厉风行的张雪第一个反应过来,赶快抽了一大把纸巾接过东方乾手中的盘子。

    东方凯歌也站起身,不知所措地站在母子俩身边。

    就属老爷子最镇定,哈哈大笑着说:“丫头,这么不能喝,怎么做我们东方家的媳妇?以后跟爷爷好好练练!”

    收拾了一会儿,东方乾抱着祝琪祯上楼。机灵的小阿姨急急地跟在身后。

    进入房间前,他倏地转身,对小阿姨说:“你去忙吧!”

    砰的一声,小阿姨被关在门外,“可……祝小姐的包……”看看手里的包,她愣怔住,站了会儿,最后只能无奈地转身下楼。

    东方乾将祝琪祯轻轻放入浴缸,看着她依然面带微笑,气不打一处来,沉声问道:“你故意的吧?这么喜欢玩?”

    祝琪祯还是闭着双眼微笑着,微微噘着双唇,翘起嘴角。

    他无可奈何地叹口气,开始脱她的衣服,一件……一件……从外套到牛仔裤,从线衫到保暖内衣,他的动作有些紊乱,手指所触碰到的皮肤,都是滚烫的……

    最后只剩下一套蕾丝内衣,祝琪祯在这时无意识地哆嗦了一下,全身皮顿起,她似乎幽幽转醒,迷朦着眼睛看了东方乾好一会儿,才口齿不清地咕哝:“死鱼脸,婚内强j也是强j,明天我上军区告你去!”

    东方乾霎那间所有冲动一散而尽,被气得脸都绿了。他不知道这该死的女人究竟是真醉还是假醉,竟然这个时候还在提防自己,而且还想着要去告自己?

    他咬牙切齿地说:“以后你别求我强j你!”

    接着他不再有心思对她小心翼翼,伸手拿下莲蓬头,打开便往她身上淋。

    第二天祝琪祯幽幽转醒,在睁开眼睛之前,她便回忆起了昨晚那些模糊的影像:呕吐、被脱衣服,冷到发抖的冲澡……

    她安静地伏着一动不动,感觉到东方乾靠躺在床头,但几乎没什么动静。

    她想:完了完了,死鱼脸已经醒了,要怎么面对他啊?上次的事还没和解,现在还雪上加霜地吐他一身,这么火上浇油推波助澜了一把,他还会不会放过自己啊?或者就一直这么和他冷战下去?

    装死许久,她渐渐有些按耐不住,感觉浑身都发麻发痒,哪都想去抓几把,所有别扭的感觉都突如其来。最后,实在憋不住了,她一咬牙,心想不管了,他要敢报复自己,就上军区告他家庭暴力!看看谁怕谁!

    “啊……”她假装着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伸了个懒腰,徐徐睁开眼睛。

    终于看清身边的东方乾,他正懒洋洋地靠在床头捧着笔记本看足球塞,却开的静音。看着场上的运动员无声地跑着,感觉上十分诡异。

    见他无视自己,祝琪祯犹豫着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对他。强硬的?客气的?

    想了想,她语气并不和善地说道:“东方乾,以后不要再用凉水冲我,对你来说刚刚好的温度,对我来说就是没温度。”

    “还想有以后?”东方乾瞥她一眼,继续看球赛,“昨天我忘了开热水。”

    祝琪祯瞠目结舌,气得差点又想出手打人。该死的死鱼脸也太没人了吧?竟然在大过年的季节用冷水给自己洗澡?他准备要了自己的小命吗?这打击报复的手段也太残忍太不人道了吧?!

    她怒视着东方乾,深恶痛觉地说:“死鱼脸,我要是死于非命,我做鬼也不放过你!”

    只听东方乾淡然开口道:“八点半了。”

    祝琪祯这才反应过来。她正奇怪今天手机上的闹钟怎么没响,还以为自己醒早了呢!

    “你怎么不早说!”她噌地坐起,才发现自己□,赶紧又躺下,“你你你…出去!我换衣服。”

    “不是你爸的公司吗?你还怕迟到?”他没理会,依然不动如山地坐着。

    “今天年度总结报告会呢!我还答应老爸今天一定早到的。完了完了,要被哥哥骂死了,你快出去啊!”她已经急得语无伦次,开始用脚踹东方乾下床。

    东方乾挑挑眉,没有异议,合上笔记本电脑,穿好牛仔裤拿件外套迅速出门,动作却毫不慌乱。

    祝琪祯恨得牙痒痒,太不公平了,凭什么自己□裸的丑样子躺着,他就狡猾的早早穿戴整齐?

    十多分钟后,祝琪祯匆匆下楼来,急急地问:“东方乾,见过我的包吗?找不到了。”

    东方乾抓起身边的包,站起来:“你开车慢,我送你。”

    祝琪祯吃惊不小,死鱼脸这么好心?吐他一身他不生气了?他不是又在想着什么法子修理自己吧?

    她探究似地盯着东方乾,看了好一会儿,只听东方乾不耐地开口问道:“你走不走?”

    “不了,”她伸手拿过包,“我还是自己走吧!命运应该掌握在自己手里。”

    东方乾深吸了口气,前不小的起伏了一阵。他简直有冲动想掐死这个不识好歹的女人。“你没有命运,它已经和我的绑在一起。”他冷冷说道,然后夺下她的包抬腿便走,复又停下脚步转身说:“还想留下和我探讨命运问题?”

    祝琪祯不乐意地白了他一眼,匆匆跟在他身后出了门。

    开完一天的年度总结报告会,一些部门、个人获得表彰嘉奖,大笔奖金也随之而来。不过,有人欢喜自然有人愁,大部分人在无赏无罚中安然度过,比如祝琪祯。

    她迟到的后果是遭遇哥哥强烈不满的眼神威慑。当她一个人姗姗来迟,突兀地闯进上百人的会议大厅时,哥哥祝珏祯正在台上发言讲话,那能杀死人的眼神叫她差点转身逃跑。

    终于在自己部门的人身边坐下,她大大地吐了口气,这个哥哥什么都好,就是工作的时候太认真。她看看坐在台下正奋笔疾书记着会议记录的钟诚,真是对她深感同情,“可怜哇,钟诚姐姐!”她轻声嘀咕了句。

    晚上是公司中高层人员的聚餐,也算是公司犒劳员工的年夜饭。对于车间厂房,低职位的员工,公司是采取发红包补贴的方式,一来因为一线工作人员人数众多,组织会餐不方便,二来发放现金对于这些工人来说,也是最实际最慰藉人心的做法。这是祝珏祯提出来的,是他升做总裁后第一个收买人心的小手段,并且广受好评,一下子让下面的员工接受了这个年轻的祝总,不仅仅只当他是一个靠着老子的富二代。

    祝琪祯刚到酒店,椅子还没坐热,便接到了东方乾的电话。

    “不在公司?”他在电话那头问。

    “是啊!”转念一想,他怎么知道自己不在公司?连忙问:“你在公司?”

    “嗯,”他简单地应着,“你没开车,打车回去了?”

    祝琪祯这才想起早上是他送自己上班的,这会儿竟然主动跑来接自己?想不到他还挺细心的。不由心中微微一动,“没呢,今天公司吃年夜饭,我坐哥哥的车来酒店了。”见东方乾沉默着没回话,她以为对方不高兴了,立即补充道:“那个……晚上我自己打车回去,不用接了。”

    “你在哪个酒店?”

    “怎么了?”

    “我一个朋友从部队刚刚回来,上次他没来得及参加我们的婚礼,今天约好一起吃饭,我们去你那边吃点好了。”

    “哦……不过这里现在不知道还有没有位置呢!”

    “你先吃,我会安排,到了给你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