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祝琪祯,要‘蛋’定!
    倏地,钟诚的手机铃声大作,一看号码,她先翻了个白眼,才接起,但语气却是非常尊重严谨。

    “你好,祝总……是……和七七在吃饭……刚坐下不久,菜还没上齐……好的,一会儿见。”

    祝琪祯见她挂了电话,于是问:“我哥哥这个时候找你干嘛呀?”

    “廉价劳工充分利用呗,除了加班还加送外卖!”

    “啊?你要走了?”祝琪祯顿感紧张,虽然刚刚气氛不错,但是就留她和郑昕彦单独在一块,她可不敢保证还能侃侃而谈。

    “嗯,”钟诚看着祝琪祯似哀求般的表情,苦笑着说:“要怪就怪你们家周扒皮吧,整个一工作狂人。”

    “那……我们一起走吧!”祝琪祯硬着头皮说出这话,看也不敢看郑昕彦一眼,她知道现在对方的表情一定糟糕透了。

    不料钟诚却说:“菜还没上齐,你们再吃一会儿吧!”她很清楚如果就这样走了,郑昕彦一定非常伤心。虽然现在七七已经和东方乾结婚,但是她还是打从心眼里向着郑昕彦那边。尽管知道他们两人已经无望再在一起,但是郑昕彦想多见见七七的心她还是懂的。“郑昕彦,你们慢慢吃,我今天先走了,改天再请你吧!拜拜!”说着她拎起包便走,不留给祝琪祯一点机会。

    但是郑昕彦却也站起,说:“那就下次再聚吧,我也吃饱了。”他感激钟诚的帮忙袒护,但是他心里很清楚,现在的祝琪祯害怕跟自己相处。

    原本来到这个城市,只是因为太想念也太不甘,所以告诉自己,到她长大的城市,工作几年,说不定就心平气和了。只是到了这里以后,看见每一条街道都会猜想这里是否是祝琪祯曾经走过的……又陆陆续续听说了一些东方家的事……想念变得更想念,不甘变得更不甘!

    那个他心爱的女人,只因为家族间的利益,而嫁作他人妇。

    她现在好吗?他时常想。

    只是,人总是那么贪婪,当一个月前的巧遇后,他更加疯狂的思念祝琪祯,跟原本打算得,只在这里生活几年大相径庭。最后他决定不再与自己的心较劲。

    见见吧,只是见见而已……

    又是一个多月后,钟诚提着祝琪祯的笔记本来到郑昕彦的店里找他,说笔记本总是蓝屏,七七最近比较忙,所以托她带过来给看看怎么回事。

    郑昕彦扯扯嘴角牵出一个勉强的微笑,“她真忙!”

    钟诚也是尴尬,“别介意啦,七七你是知道的,做事总是比较极端。”

    郑昕彦没回答,打开电脑查看了一会儿,说:“不像是中毒,可能是cpu风扇或者主板散热器出问题了,品牌机我们不能私自打开修理,所以只能寄回厂家看看什么情况。”

    “不是吧?”钟诚大呼,“那她最近的菜不是又得我收拾啦?”

    郑昕彦轻笑,“真没看出来她这么爱劳动。”说着他起身,从桌子上拿起一台笔记本递给钟诚,“先拿我的给她用吧!”

    小心翼翼地打开郑昕彦的电脑,祝琪祯心情很复杂。当钟诚告诉她这台笔记本是郑昕彦自己的时,她的直觉告诉自己应该拒绝,但是冲动的双手已经不由自主地接下。

    现代人的私人电脑,仿佛就像过去的日记,里面记录着当事人每一天的状态。虽然电脑不能直白地写下当时的心情,但却留下每天走过的痕迹……保存着的账号密码,浏览过的网页,收藏夹里的存档,还有硬盘里的‘秘密’!

    她坐在床中央,在开机登录页面随手按下郑昕彦惯用的密码,随即传来windows系统音乐。

    桌面上清理得干干净净,只有一个我的电脑、回收站和两个文件夹,而其中一个文件夹的名字是——77。

    鬼使神差,不由自主地,她点开这个文件夹,里面赫然跳出的,通通是他们四年来的合照,有大头贴、别人帮忙拍的,还有两人举着相机自拍的。

    只是,上百张相片,全部都被做成了黑白色,背景几乎全黑,只剩下两张清晰的笑容。她用幻灯片模式,一张张自动播放着,黑白照里两个人天真灿烂的笑脸,仿佛透着无限嘲讽,讥笑自己这个俗世红尘里的凡夫俗子……

    快速翻下笔记本,她趴在上面嚎啕大哭,“祝琪祯,”她大喊,“别去想他了!别去想他了!……”

    她一遍遍重复着对自己说。

    郑昕彦都懂得爱情已经死去的道理,为什么自己还不明白?他将所有照片做成黑白色,是在纪念死去的爱情,他虽然和自己同在一个城市,却从未主动联系甚至没有透露一点消息,他约自己见面却并没有单独相处的意思。

    郑昕彦是在进行一种仪式,与过去告别,重新开始的仪式。她了解郑昕彦,他总是说:“哪里跌倒就哪里爬起。”他现在只是想在她成长的城市将她遗忘……

    自己对过去的不舍和对现在的不坚定,换来的是什么呢?与自己痛苦纠结,与东方乾争吵不和谐,与郑昕彦呢?让他背上破坏军婚罪?

    “祝琪祯!要‘蛋’定!要‘蛋’定!”

    不知不觉,落叶纷飞,冬天紧跟着秋天的脚步,带着寒意与各种节日纷杳而来,时间就在无波无澜中平静度过。

    祝琪祯在两个月前的痛哭过后,时刻铭记着对自己的告诫,再未见过郑昕彦。而自己的心,也随着那次眼泪的逝去而逐渐冷静下了。

    没剩几天就要过年了,东方家似乎并不催促东方乾回家,全家人照常上班应酬,没有一个人提出要给东方乾打电话询问何时回来过年。

    这让祝琪祯无比惊奇,自己不希望东方乾回家还情有可原,可这一家子人都有这个想法?

    看了眼坐在客厅里捡燕窝毛的小阿姨,她凑过去问:“小阿姨,东方乾一般过年前几天回家啊?”

    小阿姨抬起头来,也是一脸茫然地说:“我在这里过了三个年了,从没见连长回来过过年,“说完她左右看了看,神秘兮兮地靠近祝琪祯耳边,“项阿婆说,连长大学毕业后就都是在部队里过的年,我看祝小姐你还是打个电话催催吧,不然指不定又不回来了。”

    “那他以前也是这样几个月回来一趟?我是说在我和他结婚以前。”

    “哪里啊,你们结婚前我也只见过连长一次而已,还是因为爷爷住院了才回来的。”

    祝琪祯有些想不通了,这东方家的人怎么都这么诡异?

    这天下班回家,刚踏进院子,就看到了坐在青竹下的老爷子还有……东方乾?

    祝琪祯突然没由来的一阵心虚,想也没想,条件反地转身又踏出院门。

    已经将近四个月了,她和东方乾自从上次家暴后,至今已经近四个月没有见面了,就连声音,也没有听见过,他没打给过她,而她也不敢打给他。

    家里人似乎也隐隐看出些端倪,可当初东方乾肯结这个婚,已经叫他们安心不少,现在也不敢更多的强求他。只是在每次他打电话回家时,全家人都接了个遍,包括项阿婆,然后,爷爷就会说:“小乖,你们也说几句。”

    于是,祝琪祯就会特别听话地拿起话筒,装作开心的样子对着电话嘘寒问暖,问长问短。

    可是电话里,早已忙音一片。

    现在那个被称作自己合理合法的丈夫的人突然出现在面前,让她感到既陌生又害怕。

    陌生是因为仅见过几次面却已是伴侣,害怕是因为他们曾经在床上大打出手……

    她不知该如何面对现在的东方乾。

    “丫头,在门口干什么呢?”老爷子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

    “啊?”祝琪祯匆忙跑进去,来到两人身边,挂着不自然的笑容,说:“爷爷,那个……我东西落车上了,去拿呢!”为了表示自己说的是真话,又为了让自己也相信这个随口掰的瞎话,她不断地点着头,眼睛目不斜视。

    “我还以为我认错人了。”老爷子笑着揶揄。

    她谄媚地陪着笑,“哪能啊哪能啊!”

    “来,坐爷爷身边,看我们爷俩下棋。”

    下棋?咱不懂啊?有啥可看的?但是没办法,她还是讪讪地在老爷子轮椅旁的藤椅上坐下。

    看着桌子上的车马象士卒,她发誓自己永远也不要学这种无聊的游戏,没十分钟便昏昏欲睡。

    对面的东方乾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一句话,更谈不上和她打招呼,即使眼神交流都没有。

    祝琪祯时不时地偷眼看他。他浓密的睫毛一直在没有表情的脸上覆盖着,未曾抬一下眼皮,穿了件格子衬衫外面套着羽绒外套,下巴清爽的没有一点青须,看来是刚刚洗过澡,这样休闲装扮的东方乾倒是她从未见过的,不禁暗暗赞叹……

    随后又无限懊恼的鄙视自己:色女!嘿嘿,不好意思,趁机给自己打个!

    没劲!她在心里暗自腹诽,突然一个哈欠不自觉地打出来,当她张着嘴惊觉不对时,马上抬眼看东方乾的表情。

    果然,他正看着她,眼神淡淡的,看不出责备或是其他情绪。

    “那个……爷爷,我给您加水。”为了弥补自己不专心的态度,她立即起身,端起老爷子的大水杯。

    “不用了,外面风大,我进去了。小子,咱们改天接着下。”随即他一声吼,“小王。”

    很快小王出来,推着老人家进屋去。

    院子里只剩下东方乾和祝琪祯两个人,天色已经渐渐暗下来,只有院里沿路的几盏不算亮的小路灯照着,还有东方乾那比灯光更明亮的眼睛毫无遮掩,□裸地直视着她。

    祝琪祯眼神躲闪着东张西望,不一会儿,实在忍受不了这样的气氛,于是假笑着说道:“嗨,你好!”

    说完她就想咬下自己的舌头,暗骂:笨嘴!笨嘴!

    “不认识我了?”东方乾终于开了金口。

    “没有啊!怎么会。”祝琪祯讪讪的。

    “那么你看了我十多分钟,有研究出什么来?”他扯着嘴角,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

    他…他他他…竟然都知道!?祝琪祯大窘,立刻红了脸,同时在心里大惑不解,他明明就没跟自己对上视线,怎么会知道?

    “呃……你怎么回来了?”她想,赶快转移话题,坚决不和他在偷看的问题上纠缠。

    “不喜欢?”

    “倒不是。”

    “喜欢?”

    她一愣,怎么感觉不对呢?虽然不是不喜欢他回来,但也没有喜欢他回来啊?

    想明白后,她咬牙切齿地说:“东方乾,给我下套呢?我才不上当!”

    他挑挑眉,不置可否,“在这里还习惯吗?”

    她想着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挣扎了一会儿,她问:“我要是说还不错你会不会一直要我住这里?”

    “既然不错为什么不想住这里?”

    “我……”她放低了声音,因为她知道这个说法不合理,“我想老爸,也想哥哥。”

    “还有呢?”他继续问。

    “还有什么?”

    东方乾却没有回答,毫不犹豫地蓦然起身,“进去。”说完头也不回地往屋里走。

    哼!他冷笑着想:想老爸,也想哥哥,却惟独没想将要和自己生活一辈子的丈夫,这个婚姻,实在失败得可以。

    祝琪祯十分纳闷,自己只是说想老爸想哥哥,又没要求回家住,他这突然变得是哪门子脸啊?还有那个莫名其妙的问题。

    还有?……究竟还有什么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