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被毙危机
    第二天醒来,她自己的后脑,软软的肿起一个大包,于是咒骂了东方乾一遍,她慢慢起身。

    许久没练跆拳道,经过昨晚一翻折腾,她发现自己浑身都散架似的酸痛。

    换好衣服,她深深地吸了口气,才慷慨赴义般打开了门。

    客厅里非常安静,她转头看了一圈,目光所及的地方没有任何人影。犹豫着,她走到书房门口,推开,里面也是空空如也。接着,浴室、洗手间、婴儿房、厨房,最后连自己房间内的更衣室都去查看了个遍……

    屋子里没有任何他的气息,仿佛昨天他就没有存在过,行李也早就不见,只剩下更衣室里那套他换下的睡衣。

    她拿在手里,心中说不出是生气、害怕或是失落。

    她知道昨晚其实是自己过分了,有些无理取闹。东方乾所要的,只是夫妻间再正常不过的生理需求,而她也有这个义务满足他。可是,她就是无法听从自己的理智,身体胜过了大脑,行动胜过了,她知道自己的内心狠狠的任了一回,也放肆的背叛了一回自己的婚姻,虽然只是心理上的。

    “死鱼脸,你该不会真的离家出走了吧?”她哀叹一句。反抗他的后遗症,让原本就胆小的祝琪祯开始后怕。

    以后要怎么和东方乾相处?

    以后那个死鱼脸会怎么折磨自己?

    以后……他现在究竟是回家了还是回部队了?

    她拿起电话,却不敢给他打,更不敢往家里打,一问肯定露馅。她要是问东方乾回家没,不就说明自己不知他的去向,明摆着两人吵架了嘛!

    东方家要是知道自己把死鱼脸气回部队了,会不会把自己赶回家啊?老爸会不会要自己啊?

    坐在客厅里,她担惊受怕,却毫无办法。一晃神,时间已经十二点,手机在这时猛然咋响,吓了她一跳。

    拿起一看,是爷爷“喂,爷爷。”她有些没底气地接通。

    “小乖,怎么还不回来呢?你爸爸妈妈今天都特意赶回来吃午饭了,你们俩还磨蹭什么?”

    完了,东方乾没回家,这是祝琪祯的第一反应。“那个……嗯,爷爷,东方乾有事,我们不回来吃饭了,他去见战友了。”她实在不敢说自己也不知道他去哪了。

    老爷子立刻不悦,大声骂道:“臭小子,昨天回家了不见人影,今天还敢先去见战友?还有,他手机怎么回事?怎么关机了?叫他立刻给我回电话,敢不回家老子毙了他!”

    祝琪祯一听吓得一阵哆嗦,老爷子这么凶悍?以前怎么没发现?他要是知道是被自己气跑的,会不会毙了自己?看来之前想的把自己赶回家,让自己做下堂妻,那都是痴心妄想。

    她声音发抖着立刻解释:“他他他……他,他手机丢了。我马上叫他给您回电话,爷爷您别急,别急啊!”

    匆匆挂了电话,她马上拨给东方乾,可怎么打都是对方已关机。她泄了气,看来死鱼脸现在在飞机上,他肯定是离家出走了。

    想了许久,她给东方乾发了条短消息:开机立刻给爷爷打电话,他要毙了我。

    然后抓起包立刻往门外赶,压忘记了自己脸没洗,牙也没刷。

    她跑到茶店买了一盒明前龙井,然后开着车急匆匆地回家。

    刚在大院前的路面上停好车下来,就看见一辆黑色的车子停在自己面前,祝琪祯一抬头,东方凯歌正从院里走出来。

    她赶紧立正身子,恭敬地喊了声:“爸爸!”

    东方凯歌在她身前站定,淡淡地开口问道:“就你一个人?”

    祝琪祯点头随即又摇头,“不是,他有事。”东方凯歌的压迫感绝对不亚于东方乾,或者更甚一筹。

    这时只见车后座的一个军装老头探出头来,笑着说:“东方,你家儿媳妇够低调的啊,开辆qq。”

    东方凯歌也是轻松随意地回答:“孩子懂事,叫人省心。”

    祝琪祯心里的小鸟立刻飞到天上去了,这可是她第一次听见公公表扬自己呢!

    “那个……爸爸,您去上班吗?”她在无话找话地随口问道。

    “嗯,出去开会。你进屋吧!”他转身上车时,突然扭头,“手里提着什么?”

    “明前龙井,东方乾带回来孝敬爸爸您的。”一说完她就后悔的想捶死自己,在心中呐喊:笨琪祯,你就从来办不好事!你是孝敬他的吗?你是用它去贿赂老爷子的,能不能保住命就靠它了。

    东方凯歌闻言站直身子,若有所思地看着祝琪祯。

    祝琪祯一惊,不是吧?在心里说说,您都能听到?你们爷仨都这么厉害,还叫我怎么活?

    她赶紧开口辩解道,“真的真的,爸爸,东方乾让我带回来给您呢,您带去办公室喝吧!”说完殷勤地双手奉上。

    东方凯歌怎么会不知道祝琪祯在撒谎,东方乾会给自己带礼物?开玩笑!

    想到是祝琪祯的一片好心,内心越发满意这个儿媳妇。而她那副小心翼翼,深怕自己不信似的表情,叫他无论如何都不忍拆穿她。

    东方凯歌接过盒子,然后转身坐进车里,扬长而去。

    一回家,客厅里只有小阿姨和小王,见项阿婆和爷爷都不在,祝琪祯赶紧溜上楼回房间,她不但怕爷爷枪毙自己,还怕被项阿婆唠叨发疯,她疼东方家所有的男人,尤其是东方乾。

    换了衣服,祝琪祯无论如何都静不下心来,内心焦急不安。眼看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却毫无办法。

    终于一跺脚,心想,算了,不贿赂了,直接找老爷子认罪自首去。然后她英勇就义般地走下楼。

    进了老爷子房间,他正坐在桌前对着手提走象棋。

    “爷爷!”祝琪祯甜腻腻地喊了声,然后挽着老爷子的手臂在他身边蹲下。

    老爷子专心看着电脑,不满地问:“那小子呢?”

    “爷爷,我……有话跟您说呢!”

    老爷子低头,见祝琪祯苦着脸的样子,马上放下鼠标,大声地问:“他欺负你了?丫头,跟爷爷说。”

    她想了想,和东方乾打架是他们两人的事,何况告状告到他的家人那里,基本也没用,谁不向着自己人啊!

    最终她摇头否认,“没,他欺负我呢!是……是我犯错误了。”祝琪祯郁闷地说着。

    “哦?犯了什么错误?”

    “呃……意志不坚,投敌叛国!”

    老爷子脸上立刻闪现一脸肃杀,冷然地瞪着祝琪祯,吓得她赶紧站起来摇头摆手,“不是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嗯,东方乾原本打算买让我带过来孝敬您的东西,刚刚见了爸爸,就被他拿走了……也不是,不是被他拿走,是我自己立场不坚定就给爸爸了,可我真的是想孝敬您的,我保证!”

    听完老爷子才哈哈大笑,指指椅子说:“嗯,是意志不坚,不过投敌叛国还算不上,我们这一家子的,你想让我们爷俩打内战啊?”

    “我错了,爷爷,我用词不当,我意志不坚,我叛爷爷投爸爸,不过我的心还是在爷爷这的,您放心。“

    老爷子又是哈哈一阵大笑,“说吧丫头,你今天这么反常,肯定有事求爷爷,对吧?”

    祝琪祯赶紧顺着梯子往上爬,摆出一副崇敬的表情,“哇,爷爷您真厉害,这都被您猜中了,不过不是求爷爷办事,是我犯了比意志不坚更严重的错误。”见老爷子认真在听的样子,她接着说:“我和东方乾……”

    突然,老爷子的手机响起,他抬手示意祝琪祯暂停,接起电话:“小子,还舍不得回家?”

    “部队突然有事,所以提前回来了,刚刚在飞机上,所以手机关着。”东方乾的声音清晰的从手机里传来,祝琪祯马上立着耳朵仔细听。

    “什么事那么重要,才刚到家又要走?”

    “有任务,您也知道,这些不能说的。”

    “什么p任务?你们连上百号人,政委、参谋长,还有那些排长班长都干什么吃的?非你不可?”

    “爷爷,组织上派下来的,您就别担心了,过段时间我就回来看您。”

    东方乾在那边先挂了电话,祝琪祯提了一天的心总算放下来,东方乾没说是被自己气跑的,老爷子至少不会收拾自己了吧?

    “小乖,你跟爷爷老实说,你们吵架了?”老爷子早就混成人了,他们两个小鬼的这点花花肠子他还能看不出来?

    祝琪祯内心的第一回答是:何止是吵架?打都打过了,咱脑袋现在还伤着呢!

    不过这些话她可不敢说,表面上笑魇如花地回答:“哪能啊,我们有什么可吵的?爷爷您想太多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