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千里遥控
    婚后没多久,老爸安排她进了公司上班,一个无关紧要的出纳,和她的专业无关,和她的兴趣爱好也无关。

    她的专业是英语,可至今还没过六级,四级证上的内容也只为应付考试,现在脑子里也只剩下字母了。对于工作,她没什么野心,反正公司哥哥会管好,与她无关。

    不过进公司不久之后,她靠着裙带关系,安了钟诚在哥哥身边做秘书。并非她心机多深沉,而是纯粹的想让好朋友和自己一起工作。

    祝珏祯是从来不请女秘书的,他认为女人没结婚的得花时间谈恋爱,结婚的得带孩子照顾老公,能花多少心思在工作上?能有多少体力陪他熬夜加班?愿不愿意随他到处出差?更或者遇上一些世故的还会对他动点心思,他可不想搞办公室恋情出来给自己惹麻烦。

    所以他从上班开始,就从未用过女秘书。为此祝琪祯还求了哥哥不少日子,天天晃悠到哥哥的办公室,跟他耗持久战,也不管他理不理自己,反正就是放着自己的工作不干,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用眼神骚扰着他。

    祝珏祯终于举手投降,答应让钟诚来面试,但是能否录取,还要看她表现再说。

    钟诚的面试结果还没下来,所以近一个星期以来,祝琪祯天天上班都在混水鱼,早退,然后到钟诚新租的小房间陪她玩。

    原本祝琪祯是想带她回东方家和自己一起住的,后来想想东方家的关系这么特殊,又在军区大院里,一定不喜欢陌生人随便住进来,所以放弃了这一打算。

    有了钟诚的陪伴,祝琪祯的生活更加锦上添花,有人一起逛街一起喝茶,生活倒不觉无聊。

    周末两人相约逛街,直到腰背酸痛腿脚麻木,才决定在外面吃了晚餐再回去。

    两人来到商场顶楼的美食城,在台湾板烧的料理台前坐定。这里的特色就是可以围坐在厨师面前看着他做。热火腾飞香味扑鼻的铁板上,各种美食散发着诱人的气息。

    “钟诚,你吃点什么?赶快,我饿晕了。”祝琪祯拿起菜单迫不及待地问。

    “随便啦,你点吧!这些东西上火,我还是少吃的好。”

    祝琪祯撇撇嘴,自顾自的点了许多。

    上了饮料,钟诚随口问道:“七七,你跟你的上尉老公怎么样了?”

    祝琪祯哼了一声:“别提他,我们是阶级敌人,结婚后再也没见过。”

    钟诚吃惊不小,“不是吧?当兵的没假期吗?”

    “有的吧,听爷爷说像东方乾这样家在外地的军官,一年有四十天假。”

    “你们……不会是有什么问题吧?哪有人新婚没蜜月,还一别就是两个月的?”

    祝琪祯苦涩一笑,低声说:“我们原本就不熟,能有什么问题。”

    “那有电话或者网络联系吗?”钟诚打破砂锅问到底,在她认为这样的婚姻绝对存在大问题。

    “偶尔吧,他空下来会给我打个把电话,不过他基本比较忙。别提他了,没劲。”祝琪祯其实心里有些小小的不乐意,院里附近好几个人都在外地部队工作,可是他们基本每月都会回来待几天,像自己这样新婚就不见老公身影的新娘子,自己都觉得没面子。而东方乾不提回来,她更加不会开口让他回家。

    原本也没什么感情基础,不见就不见吧!她想。

    “七七,”钟诚看了眼祝琪祯,挣扎着开口,“你和郑昕彦后来有联系过吗?”

    祝琪祯一愣,她似乎从结婚后就很少想起他了,不知是放下了还是绝望了,被她这样一问,愧疚心油然而生,情绪顿时低落,她轻轻摇摇头。

    “其实……唉,算了算了。”

    “什么呀?说话说一半,存心吊我胃口啊?”祝琪祯不满地嚷嚷。

    钟诚思考了一会儿,终于下定决心,看着她认真地说:“你不是一直问我,你结婚那天我消失了一个多小时到底去了哪里吗?”

    祝琪祯点点头不屑地说:“你说你上厕所,嗛,谁信啊?生孩子都够时间了。”

    “我去接郑昕彦了。”说完钟诚小心翼翼地观察她的表情,见她只是吃东西的手微微停了停复又继续,便接着说,“他求了我很久,说只是想看看你穿婚纱的样子,让我带他进酒店,远远的看看你就行了你也知道,你结婚那天,酒店没有请帖是进不来的。所以,我带着他进来偷偷看了你个把小时……七七,其实……郑昕彦让我告诉你,他会一直等你的。”

    话音刚落,只听“轰”的一声,面前的厨师不知在板烧上倒了什么调料,食物瞬间烧起旺火。祝琪祯条件反般的往后靠,“吓死我了!”她拍着脯一副受惊的样子,“帅哥,吃个饭而已,别搞得这么惊心动魄的。”

    厨师抬头对祝琪祯微微一笑,随后火势渐渐消失。

    “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清。”祝琪祯像突然才想起似的转头问钟诚。

    钟诚一愣,随即摇摇头,叹口气说:“七七,有时候我觉得你大智若愚,可有时候我觉得你才是真正的猴。没什么,吃东西吧!”

    祝琪祯也不再问,低头若无其事的吃东西。

    她怎么可能没听清楚呢?她就是听得太清楚了,才会选择这样的方式逃避。

    郑昕彦说会等她,她能怎么回答?叫他别等了,死了那份心,会有用吗?还不如从头到尾都不理会,冷处理才是最好的办法吧?

    想起郑昕彦,她的心开始隐隐作痛,那个陪伴自己四年的男孩,那个对自己视若珍宝的男孩……

    郑昕彦,你叫我该怎么办?

    这时,手机响起,祝琪祯从包里掏出来一看,死鱼脸?

    “真是不恰当的时候出现不恰当的人。”她在嘴里小声嘀咕了句,然后快速咀嚼嘴里的东西咽下,才端正身子接电话,说不明白为什么,她就是有些怕东方乾。

    “喂,你好。”

    东方乾已经习惯了她每次接电话都把自己当陌生人问候,他猜想难道祝琪祯已经笨到不会看手机上的来电显示了?“吃了吗?”他没情绪地问。

    祝琪祯奇怪,您大老远的打来电话,就是问我吃没吃?您还能请我吃不成?可不知不觉的就脱口而出,“吃了。”

    “那现在去机场,马上。”

    “啊?去干嘛?”

    “别问,这是命令,立即出发!”

    脑子还没转过弯来,对方已经挂了电话,祝琪祯大感莫名其妙,随即破口大骂:“,死鱼脸,你凭什么命令我?连个理由都没有,凭什么?凭什么?”

    钟诚在一旁看得好笑,“别气了七七,你不理他就是了,她大老远的还能把你怎么样?吃东西了,吃完我们继续。”

    祝琪祯看着钟诚,踌躇满志的表情瞬间崩塌,她挎下了肩膀,苦着张脸说:“他就是有本事大老远的也能把我怎么样啊!您慢吃,我给连长复命去了。”

    她的确有理由害怕东方乾,有一次她感冒了,窝在床上赖到十一点还没起床,碰巧东方乾打来电话,除了命令她马上起来,还说她缺乏锻炼,以后需要每天去健身。

    结果第二天起,小王每天早上六点准时敲她门,拖着她去大院场跑步,和一大群离退休的老首长你追我赶,还频频被夸东方家的媳妇好样的。

    天知道她气得直想去撞墙。三个星期后,她再也不堪忍受折磨,终于打电话向东方乾告饶,保证以后再也不睡懒觉了,再也不感冒了,可恶的死鱼脸才取消命令。

    祝琪祯立刻买了单,说:“你自己回去吧,死鱼脸肯定让我去机场接他什么战友呢!”然后拎起包便往外赶。

    钟诚惊得没了语言,回过神来她已经跑出好几步远,于是冲她身后大喊:“祝琪祯,你完了,你老公太能使唤人了,使唤还不需要理由!还有你,实在是太好使唤了,不使唤你都对不起自己。”

    祝琪祯停下来对她苦笑:“钟诚,您就别看热闹了,你以为我天生就这样吗?钢铁是一天就炼成的吗?是那死鱼脸太彪悍了,不听话不行啊!”说完转身便跑。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