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站军姿(一)
    到了医院,没一会儿医生就给取下来了,将戒指递给祝琪祯时还好心提醒:“这种便宜的戒指最好少戴。”

    祝琪祯傻眼,转头看看东方乾,他正不屑地看了眼自己。

    走出急诊室,她才突然意识到两人竟然穿着情侣睡衣,大摇大摆地走在医院里,实在引来太多怪异的目光。

    祝琪祯小跑着,“快走啦,丢脸死了。”她单手遮着脸小声说着。

    东方乾拉下她的手牵在手里,恶作剧似的不让她得逞,“我都没说丢脸,你倒抢了先?是谁说不换衣服的?”

    “还不都是你的错,买个戒指还不让我试戴,有你这样的吗?当时要改大了,还会有这么奇怪的事发生么?”

    “东方!”两人正急急地走在走廊里,突然前方传来一声叫唤。

    两人同时抬头一看,祝琪祯不认得对方,一个身材微胖的男人。东方乾可傻了眼,他没想到自己这副尊容竟然会被熟人看到,还是多年不见的大学同学,白天刚刚参加完他们的婚礼。

    他的第一反应是甩开牵着祝琪祯的手,然后有些局促的脸红了。祝琪祯大惊,死鱼脸还会脸红?

    对方乐呵呵地伸着手过来,东方乾无法,只能伸出手去与之交握,惹得祝琪祯捂嘴偷笑,穿件睡衣还弄得像领导会晤似的。

    “东方,你们小夫妻俩这是唱的哪出?不是刚刚婚礼结束吗?”同学一脸揶揄地笑着。

    “呃……有点事,过来一趟。”

    谁没事来这里呀!祝琪祯在心里反驳着。

    同学拍拍他的手臂,大笑着说:“东方,你现在的样子可比穿军装帅多了!”

    祝琪祯简直想对这位同学竖起大拇指,您太厉害了!自己要敢这么讽刺他,十个祝琪祯也不够他整的。

    “你怎么在这里?”东方乾一本正经地问。

    “女儿发烧了,陪老婆带孩子来看病呢!”

    东方乾微微点头,说:“代我跟你老婆孩子问好,我还有事就不过去看她们了。”

    同学坏笑着说:“行,那你忙。”转头又对祝琪祯说:“嫂子再见。”

    东方乾抬腿快速地走了,祝琪祯在后面小跑跟着,只听他同学在身后又喊:“东方,改日再聚啊!”

    祝琪祯不满地说:“哎,你走慢点啊?”见他没减速的意思,又问:“你们是大学同学吗?也是军校的?我还以为当兵的都像你这样呢,看来不是啊!他可真有意思。军校和普通大学有什么不一样?你们……”

    “闭嘴!”东方乾低低地斥了一声,低着头快步走到门口,钻进一辆出租车里。祝琪祯见他进了后座,想了想坐进了前座。

    当两人都躺在床上,气氛变得很微妙。东方乾因为刚刚自己一直对祝琪祯发脾气,所以再也没理她一句,现在拉不下脸来和她说话,而祝琪祯背对着他小心翼翼地躺着,深怕他□自己,所以一动不敢动。

    两人就这样各怀心事,相安无事的过了新婚之夜。

    第二天一早,两人便被东方凯歌的电话叫醒,说是司机一会儿就去接他们,要他们去拜访昨天没能参加婚礼的老首长。

    东方乾起床,见祝琪祯还躺着,不知从哪里找出一个哨子来,对着她的耳朵用力吹响,吓得她尖叫,还从床上滚了下来。

    她张着大眼睛,惊恐地看着东方乾。

    “洗脸穿衣,给你十分钟。”他严肃的下达命令,然后转身去洗手间。

    祝琪祯在心里叫苦不迭,这哪里是人过的生活?可却一刻不敢耽搁,噌地跳起,赶在他身前跑进了洗手间。洗手台很大,两人一起用绰绰有余。

    祝琪祯还在用力快速地刷牙,见东方乾已经刷好放下杯子,她马上咬住牙刷,眼疾手快地拉下毛巾放在洗手池里,含糊不清地说:“我先我先。”

    东方乾蹙眉瞪她,“你牙都没刷好,先什么?”

    “水放满我就刷好了。”说完含了一大口水进嘴里漱了漱,吐进马桶里,便放下杯子说:“洗好了。”然后马上伸手搓毛巾。

    见此东方乾噙着淡淡的笑意,双手环靠着墙壁看着她紧张地忙碌着,一直到她洗完脸放了水,他才不疾不徐的开始放水。洗完脸转身出去时,见祝琪祯还在慌慌张张地扎头发,嘴边的笑意更深了。

    当祝琪祯忙完出来,东方乾已经穿好那套新西装站在门口看着表说:“你还剩两分钟换衣服。”

    祝琪祯赶紧跑过去双手按住他的手表,急急说道:“停停停!我的衣服都在家里啊,总不能穿结婚礼服出门吧?不算啊!”

    “你家阿姨已经把你的衣服都搬过来了。”

    祝琪祯撒腿就往更衣室去,换好衣服出来时,东方乾靠着墙壁对她说:“迟到两分钟。”

    祝琪祯气得牙痒痒,心想迟到就迟到,你还能咋地?想到这里,她昂首阔步经过东方乾身边,径自坐到沙发上,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看你能把我咋地!

    她正挑衅地看着东方乾,却见他缓缓走到她身边,伸手拉下她扎着马尾的皮筋,柔声说:“这样好看些。”

    祝琪祯不明白的想:这样算惩罚吗?早知道自己还花那么多时间扎它干嘛呀?于是不服气地说:“偏不,我扎了那么久呢!”

    东方乾立刻冷下脸来,转身就往门口走,边走边说:“去见大人,别打扮的像个未成年少女。”

    两人忙活了一整天,见了好几个老人家,有几个的家都在大院里,就在东方家隔壁,但他们却没有回家,比起大禹还厉害,何止三过家门而不入?。

    这些老人家都年纪非常大,不太方便出门。看东方乾对他们恭恭敬敬的样子,祝琪祯想不明白这些老人都是些什么厉害角色。

    结束拜访,东方乾带着祝琪祯回东方家吃晚饭时,祝琪祯大叹一口气:“总算完事了,紧张死我了。”

    东方乾淡淡的声音传来:“还有几个首长八一下基层慰问了,以后再去拜访。”

    祝琪祯郁闷坏了,咋就那么多首长呢?

    两人吃完饭从东方家出来,东方乾开出了自己的车,载着祝琪祯回他们的新家。

    回家前,两人还去了趟超市,祝琪祯挑了一大堆零食,东方乾挑了些冰箱填充物。两人各自挑着各自的东西,谁也不说谁,样子看上去不像新婚夫妇,倒像结婚多年的默契无比的老夫老妻。

    到家后,祝琪祯抢先洗澡换衣服,样子比昨天自然多了。她想东方乾也不是太坏,至少没对自己用强。

    祝琪祯手拿电视遥控器,抱着零食,坐在床上吃得正欢,东方乾洗完澡从浴室出来,他不动声色地走到床边,淡淡地对祝琪祯招了招手,“你过来。”

    祝琪祯不明所以,嚼着食物下床走到他身边。

    “东西放下,嘴巴擦干净。”

    她想自己今天表现挺好呀?没惹您不高兴吧?无缘无故的,又要折磨自己了?她将所有东西放在了床头柜上,却不敢擦嘴,她想也许死鱼脸要亲自交?可不能让他得逞。

    东方乾悠闲地坐在了床边,开始说:“今天你犯了三个错误,早上迟到三分钟,在首长家吃饭时左手放在桌子底下,刚刚还坐在床上吃东西,所以现在罚你站一小时军姿。”

    祝琪祯不可置信地看着东方乾,“站军姿?开玩笑,我又不是当兵的,我又不是你下属,凭什么听你的?我不站!”她才不干呢,说完她坐到床上。

    不料还没坐稳就被东方乾翻身压住,低头吻住她的嘴。祝琪祯拼死抵抗,对他拳打脚踢,东方乾意在压制,所以并未用多少力气,而祝琪祯却是真枪实弹的打在东方乾身上,于是两人在床上扭打在一起。

    最终,祝琪祯被没悬念的压在东方乾身下,还成功被掀起了睡衣,吓得她大叫:“我站我站!马上就站!”

    东方乾轻咬她的耳垂,“晚了!”

    祝琪祯拼命甩头,“求您了,罚我站吧!我站还不成嘛,我一定好好站!”

    东方乾微微皱眉,看了她一会儿,见她真的极不情愿的样子,心中不爽,翻身坐起,说:“两小时!”

    “啊?不……不是一小时吗?”

    “这是你不服从命令的后果!”

    祝琪祯咬着唇,闷闷不乐地站起,嘴里嘟囔,“两小时就两小时!”

    她走下床,靠着墙壁双手绑在身后不情愿地站着。东方乾走过来,在她面前站定,厉声喝道:“收腹、挺、抬头、目视前方,两肩向后张!”说着还用手拍打她的各个部位。

    祝琪祯却噗嗤一声笑出来。

    “笑什么?严肃点!”

    “你刚刚那几句说得像我舞蹈老师,她也是这么教我的。”她憋着笑说。

    东方乾冷着眼瞪她,“再加一小时!”

    祝琪祯赶紧使劲摆手,“不要不要,我错了我错了,我收回,您继续!”说完挺着身子站得笔直。

    东方乾这才满意地转身,然后扯起嘴角微微的笑了,他想,这小丫头太好骗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