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婚前准备工作
    东方乾很守承诺,一直到结婚前一天才回来。接到他电话时,祝琪祯见是陌生号码,并没在意,嚼着薯片问:“谁找我。”

    对方沉默着,祝琪祯又问:“说话啊,谁找我!”

    “接电话时别吃东西。”

    祝琪祯大怒,莫名其妙的就敢教训人?“你谁啊?凭什么管我?”

    “你老公。”

    祝琪祯张着嘴一时反应不过来,“东东东东方乾?”

    “赶快穿好衣服,二十分钟后我到你家接你。”

    “干嘛呀?”

    “买戒指。”

    “哦……等等!不用你接,我自己有车。”

    “那好,半小时后华茂商场门口等,别给我迟到!”

    祝琪祯刚想回句好,对方已经挂断了。

    她看着手机脑筋终于转过弯来,他凭什么对自己呼来喝去的?他凭什么教训自己?现在还不是他老婆呢,他就这态度,那成他老婆了还不得给栓裤腰带上?自己还有人权吗?

    祝琪祯跳上沙发,对着靠垫拼命踩,“臭当兵的,死鱼脸,去死,去死,去死……”

    诅咒了几分钟,穿衣梳头几分钟,开门出发时已经过去了十分钟。最要命的是他倒车技术不怎么样,家里除了一个李阿姨,也是个帮不上忙的人,她越急越倒不出来,一生气,她跳下车对着老爸和哥哥的爱车狠狠踢了几脚,吓得李阿姨赶紧出来拉住她,“小祖宗,你踢什么也别踢这几个玩意,他们爷俩可宝贝着呢!”

    好不容易开车上路,已经过去将近二十分钟,祝琪祯心想要是迟到那死鱼脸也不知道会怎么折磨自己了。一想起来就发慌,可实在技术有限,只能慢慢悠悠的以三十码“飙”着。

    看着一辆辆车从自己身边疾驰而过,她在高声大叫:“好刺激啊……哥哥您开慢点,等等我!”

    到了华茂的时候,祝琪祯迟到了整整二十多分钟,看着东方乾黑着张脸站在门口,她讪讪地陪着笑,“那个……我车小,跑得慢,没等久吧?”这是她在车上想好的理由,可不能跟他说是自己技术不行,太没面子了。

    东方乾斜着眼看她,冷冷地说:“钥匙。”

    “什么?”

    “车钥匙。”

    祝琪祯纳闷,却还是乖乖的把钥匙递给了他。他接过钥匙,拉起祝琪祯就走,到了车前他说:“上车。”

    祝琪祯丈二和尚莫不着头脑,搞不清楚他葫芦里卖得什么药。

    上车后,只听东方乾说:“我倒要看看你的小车跑得究竟有多慢!”说完一轰油门,噌地飚了出去。

    这回是真飙!

    祝琪祯忐忑地坐着,看看仪表盘,已经一百码了,她想这车该不会散架吧?于是忍不住开口道:“你轻点儿,不要把它开坏了。”

    东方乾没说话,又是一脚油门,祝琪祯吓坏了,跳着说:“求您了,开慢点,它可是我花自己钱买的。”

    东方乾白她一眼,“你不是说它小跑得慢吗?”

    “那个……我错了还不成嘛……轻点轻点,它是我的私有财产。”

    东方乾这才放缓速度,说:“以后别给我撒谎,尤其是在我家人面前,就你那点小聪明,他们都懒得揭穿你。”

    祝琪祯这才知道他说的并不单单是今天自己说车子跑得慢的谎,还有上次去他家说两天都跟他在一块儿的事。

    “那次……不是没办法了嘛,谁知道你家会怎么整我家啊?”

    东方乾怒火攻心,急踩刹车,停在大马路上。他转过头来冷地说:“我们家在你心里就那么不堪?我没有你就讨不来老婆了?”

    祝琪祯吓到不行,心想他和他爸怎么那么像,咋就一点没学到老爷子的含蓄呢?

    她急忙摆手辩解,“不是不是,我错了,我真错了。您讨得来老婆,一百个都行,是我嫁不出去了,成不?”

    “说,你是不是自愿嫁我的!”

    祝琪祯急急点头,“自愿自愿。”

    “不够诚心。”

    还不够诚心啊?就差给您跪下了,不就是今天迟到、撒谎、说错话,才出这么几个状况,您用得着往死里整嘛!

    “我非常自觉自愿的,五体投地的想嫁给东方乾先生。”见他没反应,又加了句,“永不反悔,您反悔了我也不反悔。”

    东方乾终于抿起了嘴,他握拳放在嘴边干咳一声,然后重新开动车子。

    祝琪祯心想,幼稚,非要这么折腾才罢休!

    “我们去哪里呀,不去买戒指了?”

    “拿西服。”

    “你定做的?怎么来得及呀?你不是一直没回来吗?”

    “两个月前就定了,这种事用得着我回来?”

    “您还真大爷!”祝琪祯嘀咕。

    “说什么,大声点!”他又呵斥了一句。

    祝琪祯白了他一眼,想,我敢大声吗?我活腻歪了?但是却谄媚地笑着说:“我说您真厉害,我的婚纱就来不及定做,前几天去随便买的。”

    车子在一个商店停下,两人下车后,祝琪祯抬头一看,心里大叹:哇,Armani都能短短两个月定到!厉害!

    当充满质感的深色西服笔挺地穿在他身上时,祝琪祯又不禁感叹:到底一分钱一分货!

    拿了西服,两人重新出发去华茂三层。东方乾目的明确,兀自进到一家名牌金楼里,低头看着各种戒指。

    “喜欢什么样的?”他问。

    祝琪祯恶向胆边生,直接来了句:“最贵的。”

    服务员眼睛一亮,欣喜地跑去展示柜,用锁开门,捧出一个大钻戒。

    祝琪祯大惊,这家伙也太大了吧?虽然是想报复一下死鱼脸,但戴着个这么大的东西,那不是存心遭贼嘛!

    “小姐,这个是我们店里最贵也最漂亮的一款钻戒了,而且仅此一只独一无二,您戴着肯定漂亮。”

    祝琪祯心想既然拿出来了那就戴上过过瘾,买就算了,带个这么大的累赘在指头上肯定不方便。

    她才刚伸出手去,还没碰到戒指呢,东方乾发话了,“包起来。”

    服务员一愣,没想到有人买钻戒比买葱还随意。瞬间,她回过神来,立即收回戒指跑去包装,还大喊着叫同事开票,深怕客人反悔了。

    祝琪祯也是一惊,赶紧拉东方乾的袖子,轻声说:“不要了不要了,那个我不喜欢。”

    东方乾挑挑眉,不置可否,不予理会。径直往男款戒指那边走去。

    祝琪祯赶紧追上,低声哀求着:“真不要了,那个太大了,我怎么带啊?”

    “这个好看吗?”东方乾像没听到似的,指指一个简单环圈的铂金戒指。

    祝琪祯见他铁了心不改主意,于是一甩头走向另一边,赌气地回答“不好看。”其实她心想,死鱼脸眼光不错,那个还真挺好看的。

    她走到黄金区,看到一只大戒指,心中大喜,“东方乾,快过来。”

    东方乾大步走过去,祝琪祯指着一只方形,中间还刻了个大大的‘发’字的黄金戒指,说:“就这个就这个,这个最好看。”

    东方乾扭头冷笑着看她,“你的意思是我们互相挑对方的?”

    祝琪祯一哆嗦,这死鱼脸整人最厉害了,自己哪是他的对手啊?于是赶紧摆手,“不不不不不,您自己来,您挑,您挑!”

    服务员通通掩嘴偷笑,祝琪祯白了她们一眼,闷闷不乐地坐在了一边。

    最后,东方乾还是买了他第一次指的那个简单的环圈戒指,上面没有钻石,也没有任何花纹,只是圈的外层往上卷起,非常有质感。

    东方乾拿着两个戒指和一套西服,开着自己的车走了,连声再见都没说,祝琪祯又在心里将他咒骂了一大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