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我只要你幸福
    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动作缓慢地拨号,接通后语气急转直下,完全不像刚刚才吼过人的样子,乐呵呵地说:“臭小子,这么久都不给爷爷打个电话,不把我这糟老头子放眼里了?”

    电话漏风的厉害,在场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只听东方乾说:“爷爷,拿您孙子开涮呢!我眼睛就是不放眼球,也不敢不放您啊!”

    祝琪祯大吃一惊,心想,呵!死鱼脸还会溜须拍马说好话?

    老爷子笑声爽朗的跟东方乾聊了一会儿,突然话锋一转,严肃地问:“祝琪祯那丫头现在在家里,她说有东西落你部队了,有这事?”

    “什么东西?”东方乾毫不迟疑的直接问。

    老爷子看了眼祝琪祯,她吓得冷汗直流,感情他老人家在试探自己是不是真的去找过东方乾,还好自己撒了个半虚半实的谎,不然穿帮的话还不知道这个明的老爷子会怎么整治自己呢!

    “不重要,算了。对了,那丫头闹着要退婚,这事你知道吧?你怎么看?”

    东方乾严肃了口吻,说:“她还小,不想结婚也正常。”

    祝琪祯简直要感激死鱼脸了,还好他没说自己是因为有男朋友了。

    “你也不想结?”

    “她现在人不是在家里吗,爷爷您看呢?”东方乾将问题抛回给老爷子。

    他又看了眼祝琪祯,继续说:“她说这两天都跟你在一起,你没亏待人家吧?”他着重了‘两天’这两个字。

    电话里沉默了,气氛凝固住,所有人都等待着东方乾的回答。老爷子一再询问,目的只是想知道东方乾自己对祝琪祯的看法。现在,如果他承认了,那就说明他愿意为祝琪祯隐瞒,并且在知道她逃跑了一天的情况下却依然愿意结婚,如果否认,那这场婚礼便可以真的取消了。

    “是在一起。”

    老爷子眯起眼睛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你在食堂吃饭吧?吵得我耳朵疼。不说了,早点回来。”

    挂上电话,老爷子看看低着头咬着唇的祝琪祯,笑眯眯地说:“丫头,坐下吃饭,来爷爷身边坐。”

    祝琪祯小心翼翼地在老爷子身边坐下,心想难怪死鱼脸的东方乾都能对他笑脸逢迎,他简直就是个老狐狸。刚刚要是东方乾的任何一句回答里有个不字,她相信,这个老爷子肯定会立马把自己赶出家门。

    一顿饭吃得忐忑不安,祝琪祯之前想好的说辞通通没有用武之地,老爷子从头到尾压没有问她为什么逃婚,只问了一些她家里的情况和学习情况。

    东方凯歌和东方乾妈妈依然不待见自己,从头到尾没说一句话,看来这老爷子太有威严了。

    可祝琪祯茫然了,这意思那婚礼到底还继不继续呢?看老爷子的样子,似乎是以东方乾的想法为重,应该要继续的意思,可东方乾爸爸妈妈才是直接管事人,他们的样子,看上去是极不乐意的。

    直到全家人坐在沙发上吃完水果,老爷子才严肃地问,眼神里透着光,“丫头,结婚是一辈子的大事,你想好了吗?”

    祝琪祯看看大家,轻轻点头,悠悠地说:“想好了,我和东方乾虽然现在没有感情,但是我会努力的。”

    老爷子点点头,说:“别忘了你说过的话。早点回去吧,我让小王送你。”

    正在餐桌吃饭的年轻人二话没说,放下碗就走过来,嘴里还嚼着饭。

    “不用了爷爷,司机在外面等我呢!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祝琪祯赶紧起身说。

    “那行,爷爷就不送你了。”

    祝琪祯看看坐在沙发上的东方凯歌和东方乾妈妈张雪,假笑着说:“伯伯阿姨,我走了。”

    东方凯歌看都没看她一眼,张雪也只是勉强扯嘴一笑,说:“让小阿姨送你出去。”

    饭厅里的小阿姨也非常机灵,马上走出来开门送她出去。

    一直到车子开出门口警卫兵的视线,祝琪祯才觉松了口气,她想自己真的完了,要跟这一家子生活在一起,减寿十年那肯定是算得少了,没准刚嫁过去就一命呜呼了。

    回到家里,祝琪祯感到很奇怪,为什么没有伤心难过,反而轻松了呢?挣扎了这么许久,也闹过也逃过也哭过,到最后这样的结局,其实似乎已经不再那么难以接受了。

    人生本就不能够完满,世界上因为相爱而在一起的又有几个?真正的人生也许就应该是残缺的。

    老爸给了自己幸福无忧的前二十年,所以,接下去的二十年,就是为了补偿父母所给予的吧?

    第二天,郑昕彦打来电话,祝琪祯看着号码一阵难过,心想是该说清楚的时候了。

    “喂?”

    “七七,咱爸身体怎么样了?原本我打算昨天就给你打的,不过怕你忙也怕你累,所以就不吵你了。”

    “嗯,已经没事了,再观察一天,明天就能出院。”

    “那就好,咱爸吉人天相嘛!”

    “郑昕彦……”

    “嗯?”

    “郑昕彦……”

    他轻笑起来,“在呢,亲爱的,怎么了?”

    “我们……看来我们要分手了,我马上要结婚了。”

    郑昕彦握着电话不敢置信,“你说什么?七七,不要和我开玩笑。”

    祝琪祯哽咽起来,咬着唇缓缓开口,“是真的,马上就要结婚了,没几天了……”话没说完便已流下泪来,越说越无力,“谁叫你那天不向我求婚的?我说了错过那次机会你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了,你怎么那么笨?谁叫你不马上和我结婚?谁叫你对我这么好了,讨厌你,我讨厌你……”

    “七七,到底是怎么回事,你马上告诉我,你为什么会突然要结婚?究竟出了什么事?”

    祝琪祯没有办法,呜呜咽咽的将事情讲了个大概。郑昕彦破口大骂,骂祝琪祯到现在才对他讲出事情真相,骂她老爸势力,骂东方乾夺人所爱,最后又哭,两人抱着电话痛哭。

    理智回神后,郑昕彦渐渐想明白,对于这种分手理由,虽不甘心却无力回天。

    “七七,不要结婚,让我来养你,东方家再厉害也不可能一手遮天,不会把你家搞垮的,相信我七七。”他做着最后的垂死挣扎。

    “他们家会不会把我们家搞垮我不知道,不过在那之前可能我老爸会先垮掉,我不敢冒这个险,对不起,郑昕彦,对不起……”

    两人都抽泣着,断断续续地说着。

    “七七,你会幸福吗?”

    “我只要你幸福,郑昕彦,我幸不幸福已经不重要,我只想你幸福。”

    “我会的,我一定要比你幸福,祝琪祯!”说完郑昕彦挂了电话。

    祝琪祯看着冰冷的手机,眼泪滴落在屏幕上,她擦掉上面的泪珠,拨号给钟诚:“钟诚……八一来参加我的婚礼吧!”

    接下去的几天里,祝琪祯每天郁郁寡欢,闷在家里哪也不想去,并且出奇的空闲,完全没有人家说的忙得无□乏术之类的。唯一干过一件和结婚有关的事情就是哥哥带着自己去挑婚纱。

    那些婚纱店的店员都双眼冒心地看着哥哥,夸赞两人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开始哥哥还解释一句:“这是我妹妹。”或者:“我的新娘可不能像她这样。”到后来他连解释也懒得说,直呼陪妹妹挑婚纱绝对是人生一大失误。

    这期间祝琪祯给自己买了辆车,一辆小的不能再小的qq,还硬是给它开了个天窗,她想麻雀虽小,五脏可得都全了。这辆小车车花光了她剩余的压岁钱,虽然这婚最后是她自己求来的,但她心里还是在生老爸的气。

    记得当时老爸接到东方家的电话后,挂上电话第一句话竟然是说:“小乖,你要什么车,让哥哥带你去挑,什么车都行。”

    闻言祝琪祯摔门而去,留下一句话:“不用你买,我自己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