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东方老宅
    “哥哥,老爸的司机呢?赶快给他打电话,我有事找他。”

    想清楚事情的因果,她决定马上行动,她要为自己所做的去承担责任,为这个家,尽自己一分力。

    司机带着祝琪祯来到军区大院,在门口就被一个站得笔直的警卫拦下,这可是拿着真枪实弹的警卫兵,他昂首挺面色严肃的问他们要通行证。

    祝琪祯报上自己的姓名,说是去东方家,里面的另一个警卫兵马上打电话,过了一会儿点点头,这个警卫兵马上对他们严肃地敬了个军礼,然后放行。

    这架势,看得祝琪祯心里慌慌的,自己会不会一个不小心,就被他们拿枪毙了呀?

    司机在一个门前停下,说:“祝小姐,就是这里。”

    祝琪祯左右看看,这里像是一条街道,左右两边都用围墙围着,里面是不高的老房子,她想这一排排老房子里,住得都是像东方家这样军队里的官员?

    她深吸了口气,在一扇有些陈旧的铁门上按下门铃,没一会儿,一个年轻的女孩开了门,问:“是祝琪祯小姐吧?”

    祝琪祯点点头。女孩笑着开门请她进去。

    穿过院子时,她发现东方家的院子还挺有特点,不种花草,却种了满院子的竹子,风吹过时沙沙作响,倒是挺有意境。

    “祝琪祯小姐,您先坐着,首长和阿姨都还没下班,老爷子在房间里,没事我们不能去打搅,所以您先看会儿电视吧!”

    祝琪祯惊讶,原来都没人在家呀?那放自己进来干什么?

    “哦,好的。那个……请问怎么称呼?”

    小姑娘甜甜地笑着,说:“我是保姆,叫我小阿姨吧!”

    祝琪祯瞪大眼睛不敢置信,他们家连小阿姨都这么年轻漂亮啊?她差点把她当做东方乾的妹妹了呢!

    给祝琪祯倒了杯水,小阿姨便自己去忙活了。

    祝琪祯无聊的东张西望,观察着这栋房子,里面的装修并不豪华,而且肯定有不少年头了,不过所有家具都是红木的,连楼梯都是,很有质感。客厅不算大,旁边还有三个房间。

    坐了将近一个小时,看看时间已经将近五点半。祝琪祯想,看来他们家是想晾自己一晾,谁让自己要退婚的?

    憋憋嘴,郁闷地喝了口水。这时一个房间的门开了,出来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太太。祝琪祯惊讶,不是说家里只有老爷子吗?怎么老太太也在家?

    她马上站起来,微笑着说:“好,我是祝琪祯。”她想这个应该是东方乾的。

    老太太没好气地说:“别叫我。”

    祝琪祯红着脸低下了头,看来她是讨厌死自己了。想想也是,一个哭着喊着要退婚的媳妇,谁喜欢?

    老太太走近两步,上上下下的打量祝琪祯,不满地说:“也不怎么样啊?我们家阿乾看上你什么了?一个姑娘连父母的话都不听,还叫什么好姑娘?”说着她似乎站累了,慢慢悠悠地坐在沙发上,继续唠叨,“这日子都没剩几天了,你竟然要退婚?你看这事情闹的,叫什么事啊?我活这么大把年纪……”

    “项阿婆,”小阿姨的声音从厨房传来,接着她走过来扶起老太太说:“我菜都切好了,我扶您进去做饭吧!”

    老太太被小阿姨扶着慢慢往厨房方向走去,嘴里还不忘继续数落:“姑娘家的不本分,我老太婆这辈子就没见过这样的事,怎么会让我们家阿乾遇上了,造孽哦……”

    过了一会儿,小阿姨出来,不好意思地说:“项阿婆年纪大了,有些唠叨,您别介意啊!”

    “怎么会。”祝琪祯尴尬地答着。

    小阿姨继续说着:“项阿婆人其实很好的,她拿连长也当亲孙子看,所以昨晚听说这件事以后,对您有些脾气。”

    原来不是亲孙子啊,祝琪祯想,“是我的错,东方有气也是应该的。”

    小阿姨吐吐舌头鬼鬼地笑起来,“项阿婆不是东方,她也是家里的保姆。”

    祝琪祯奇怪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东方家太奇怪了吧?保姆怎么不是年轻漂亮就是老得走不动路的?他们家都爱走极端?

    这时美丽的少妇进门来,见到她小阿姨马上站起来,有些谄媚的笑起来:“阿姨,您回来了。”说着马上走过去接她手里的包。

    见此祝琪祯也马上站起来,叫了声:“阿姨!”

    她勉强笑笑点个头说:“你坐。”然后扭头上楼去,直到吃饭才下来。

    祝琪祯被打击到浑身发软,他们家的人太厉害了,自己不受待见是活该,可这种冷处理真叫人生不如死,为什么不直接骂自己呢?那样至少还有商量的余地啊!

    东方凯歌一直到六点多才回来,项阿婆不早不晚,刚刚把菜做完摆上桌,时间掐得分秒不差。祝琪祯心里暗暗佩服。

    东方凯歌洗了手出来,冷着脸说了句:“吃饭。”然后径直坐到饭桌上。

    祝琪祯想,俩父子还真像,说话都是简洁明了。

    此时东方乾的妈妈也已经下来坐下,一个房间门被打开,出来一个年轻小伙子,祝琪祯吓一跳,里面有人?只见他敲门走进另一个房间,然后用轮椅推着一个老头出来,祝琪祯想这个就是终极Boss了。

    三个人在桌前坐定,小阿姨进了厨房,年轻小伙子和老太太也自动进了房间。祝琪祯紧张地坐在沙发上如坐针毡,他们家也太能整人了,她想。

    “叫你吃饭没听到?”东方凯歌吼了一嗓子。

    祝琪祯抬起头来,心想你没叫我呀,我哪知道。但还是吓得赶紧小跑到饭厅,却没敢坐下。

    “爷爷、伯伯、阿姨,我是来给你们道歉的。我没有要退婚,是我老爸误会了,这两天我没逃跑,我是去东方乾的部队了,我只是他,却忘记跟家里说了。是我没想周到,对不起!”她一股脑的将自己想了一下午的台词流利的说出,连头都不敢抬起来看一下他们的表情。

    东方凯歌生气的一拍桌子,军人的牛脾气尽显无疑,“对不起?你真当我不知道你这两天上哪了?还敢跑我家来跟我撒谎?”

    祝琪祯心想完了,怎么这么快就被查出来了呀,本来还想着才一天也许能蒙混过去,这下真的要被枪毙了。

    不料老爷子一声吼,中气十足,完全不像个坐轮椅的老人,“在老子面前拍什么桌子?她说去见我孙子了,你不想知道我孙子的意思?”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