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逃婚
    当祝琪祯穿着并不算干净的衣服,手上脸上都一块一块红红的出现在郑昕彦面前时,他吓了一跳:“七七,你这是怎么了?”

    祝琪祯看看手臂,不在意地说:“参加野战训练营了,被蚊子咬的。你捧这么大一束花干什么?”

    “为了让你第一眼就看到我呀!”郑昕彦无害地笑着,一脸灿烂。

    见到这张熟悉的脸,和这个热情四溢的笑容,祝琪祯再也忍不住泛酸的眼睛,任由泪珠大颗滴落。她一把抱起郑昕彦的脖子,呜呜地哭起来,“郑昕彦,我们结婚,马上就结婚好不好?”

    郑昕彦看出她的不对劲来,“怎么了七七,发生什么事了?”

    “没有,我只是太想你了,一天也不想和你分开了。”

    郑昕彦呵呵地笑着,抚着她的马尾柔声说:“傻七七,才这么几天就这么想啊?求婚的事不是应该我做么?你倒是把我的活给抢了。”

    祝琪祯推开他说:“那你现在就求,我一定答应的,错过了这次机会,可能就没机会了。”她含泪装作玩笑似的说。

    郑昕彦哭笑不得,“七七,我现在什么都没准备,最基本的戒指都没有,怎么向你求婚?”

    祝琪祯摇着头,激动地说:“不要戒指,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你。”她看了眼鲜花,伸手夺过,“不是有花吗,这就够了。”

    郑昕彦严肃起来,他相信祝琪祯肯定发生了什么事,“七七,告诉我,究竟出了什么事?不许骗我。”

    被他一问,祝琪祯反而冷静下来。对啊,自己表现得这么反常,郑昕彦肯定会发现。但是她不想郑昕彦不开心,不想他不喜欢自己的老爸,所以她不能说出自己逃婚的事。

    “真的没事,是家里答应让我来t市了,我不想无名无分的和你在一起嘛!万一你把我甩了,我一个人在这边人生地不熟的可怎么办?”

    “傻七七。”郑昕彦在她脸上亲了一口,搂上她的肩膀说:“走,跟我回家,见咱爸妈去。”

    郑昕彦的父母都是非常祥和的人,尤其是他母亲,一直热情的给祝琪祯夹菜,眼里盛满了欢欣。吃完饭后,她还去药店给琪祯买了药膏,帮她涂抹皮肤,看得祝琪祯异常感动,因为自己从小就没有妈妈,所以对于这样爱惜自己的郑昕彦的妈妈,心里格外感伤。

    “那个……有打算做什么工作嘛吗?”郑爸爸坐在沙发上问。

    “爸,七七才刚来呢!我先带她好好玩几天,再说工作的事吧!”郑昕彦说。

    “她要想做什么,我也好尽早想办法。或者和彦儿一样,来公司帮忙吧!”

    祝琪祯不知道郑昕彦父亲的公司是做什么的,而且不知道自己的专业能不能帮上忙,最主要的是她并没打算现在就一直待在t市,她只想躲过这十天,八一以后就马上回去,跟老爸好好请罪,征得他同意后再让郑昕彦来家里登门拜访。

    “叔叔,工作的事我还没想好呢,以后再告诉你好吗?”

    “嗯,那这段时间你先好好适应适应。”

    郑妈妈削了个苹果,递给祝琪祯,“琪祯啊,听彦儿说你家是在省城做生意的,具体是做什么的?”

    “主要是建材方面的东西。”祝琪祯含糊的回答着,她知道这些审问是必须的,但是要不要现在就说出自己家做的是一家全省最大的建筑公司她还拿不定主意,因为有些人不喜欢女方家里比自己家里强势太多,那会给自己儿子造成压力,尤其是有一些小钱的人家,看郑昕彦的家,就能感觉出来,他们家开的绝对不会是什么大公司。

    “那你兄弟姐妹几个?以后都在t市你父母都同意的吧?”

    祝琪祯黯然地说:“阿姨,我妈妈十年前去世了,家里还有一个哥哥,是老爸把我们带大的。”

    “妈,你干嘛呢?这有什么好问的,以后不就知道了嘛!”郑昕彦忙着解围。

    “这孩子,问问就心疼了?”郑妈妈笑着揶揄儿子,说着站起身,“琪祯啊,阿姨带你客房,晚上你就睡那里吧!”

    祝琪祯站起来走了没几步,发现郑昕彦也跟着,她不解地问:“你跟来干嘛?”

    郑昕彦搂起她边走边说:“顺便带你参观我的房间啊!”

    晚上,郑昕彦抱着影集悄悄窜进客房,和祝琪祯一起趴在床上,跟她讲着每一张照片背后的故事,又跟他聊童年趣事,两人翘着脚,缠在一起的甩来甩去,不时地还玩些亲亲、挠痒痒的幼稚游戏,气氛轻松愉快,让祝琪祯更加坚信自己逃过来的决定正确无比。

    两人在床上玩累了,四脚朝天的躺着气喘吁吁,过了一会儿,郑昕彦轻轻牵起了她的手,十指紧扣,他转过头来,温柔地亲吻她的双唇,从蜻蜓点水的轻啄渐渐到贝齿相碰,他缓缓翻身压住祝琪祯,舌尖不断深入,搅动着彼此的热情。

    两人的呼吸逐渐急促,他慢慢将手探入她的衣衫内,祝琪祯一个激灵,马上捏住他的手。

    郑昕彦顿时停住所有动作,颓然地趴在她的肩膀上,气馁地说:“七七,我们不是都准备结婚了嘛,为什么还是不可以……”

    “可是还没结。”

    郑昕彦的声音闷闷地传来,“你妈妈的话就那么重要啊……她的意思其实就是希望你把第一次给老公,并不是真的非要在结婚那天才可以……”

    祝琪祯想起母亲临终前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叮嘱她:“初夜必须在新婚那天才行,女人的贞洁不是一次,而是一辈子。”那时的她不理解母亲的意思,直到长大了,回想起父母两人的不和,争吵,老爸时常对温柔娴淑的妈妈冷嘲热讽,才知道也许这些都和妈妈的贞洁有关,导致她临死都耿耿于怀。

    所以,她越发铭记妈妈的遗嘱,即使和郑昕彦再怎么深情忘我,也对最后的底线严防死守。

    “所以你得赶快和我结婚呀!”

    郑昕彦跳坐起来,坚定地说:“嗯,我们明天就结,一早我就去问我妈要户口本,咱们赶快先把证扯了,看你到时还敢说什么。”

    祝琪祯咯咯地笑着,“你想的美,我户口本可在家呢!再说了,你得过我老爸那关才行。”

    郑昕彦再次将头埋在祝琪祯的肩窝里,闷闷地说:“那你先跟我透露一些咱爸的弱点吧,咱也好准备准备对症下药啊!”

    两人一直聊到半夜一点多,郑昕彦才不情不愿的回了自己房间。第二天他因为公司有事,所以不得不去上班。家里只剩下祝琪祯,她闲得无聊,便决定出去四处逛逛。

    走到一家移动营业厅门口时,她想干脆买张新卡换上,也好和钟诚联系,再说以后还会经常来t市,在这边买张卡也不错。

    买完卡,她拆开手机准备换上,又感到有些犹豫。从昨天上飞机关掉手机后,她再也没有打开过,不知道这张与亲友联系的唯一工具,里面是否会有什么消息?

    想了许久,她决定打开看一看,开机前她想不管怎样她都一定不心软,可是当看到那条消息时,她还是心软了。

    里面只有一条新短消息,是哥哥发的,时间是晚上十点:小乖,老爸心脏病发作现在进医院了,希望他没事。你祈祷吧!

    祝琪祯的心一下提到嗓子眼,马上拨号给哥哥,电话刚响就被接通了:“小乖,你在哪?”

    “哥哥,老爸没事吧?他没事吧?”祝琪祯语带哭腔,着急地问。

    “现在没事了,已经醒了。”

    “哥哥,是……是因为我吗?”说完她就情不自禁地流下了眼泪。

    “你说呢?”祝珏祯的口气温和,没有责备反而充满宠溺,“小乖,哥哥知道你想追求自己的幸福,所以这件事情我没有任何立场指责你。但是你用逃避的方式,让我对你很失望,看来老爸以前那么疼你你都不记得了。”

    “哥哥……”祝琪祯已经捂着嘴泣不成声。

    “小乖,你在哪里?放心,哥哥并没打算去找你,你也不用回来了,婚约已经取消,昨晚,老爸就是去东方家说这件事,回来时才犯病的。哥哥只是想知道你在哪,心里好安心些。”

    祝琪祯听着哥哥有些沙哑又有些无奈的声音,心里难过透了,以前她跟哥哥不敢做出出格的事来忤逆老爸,怕的就是他的心脏病,现在自己不但做了,还做得这么彻底。

    “哥哥,老爸在哪个医院,我现在就回来。”

    挂上电话,她打车直接去机场,路上,她给郑昕彦打电话,告诉他老爸病了,得马上回去,郑昕彦很体贴地问要不要陪她一起回,她拒绝了,她想老爸现在最不想见的人一定是郑昕彦。

    到了医院,祝琪祯看到了脸色苍白的老爸,他似乎一夜之间老了许多,祝琪祯这才发现,原来老爸已经有不少白头发,为什么以前自己从来都没有发现呢?

    “老爸……”一见面,她便扑倒在病床前,抱着老爸的手放声大哭起来,“对不起……对不起,老爸……你打我吧,都是小乖不好,小乖以后再也不敢了……”

    老爸抽出手没有理会,翻个身说:“我累了。”

    祝琪祯还在不停的边说边哭着,祝珏祯拉起她走出病房,说:“让老爸休息吧,他现在有很多事情要想。”

    “他要想什么?”祝琪祯抽噎着问。

    “笨琪祯,你以为东方家会这么简单就放过此事?没几天就要举行的婚礼,所有亲朋都已经通知下去,其中肯定还有不少我们想都想不到的大领导。现在我们害他们家颜面扫地,他们能就此罢休?我们家以后的生意肯定是不好做了,现在只能希望他们不要太绝情就谢天谢地了。”

    祝琪祯沉默下来,她一心只想着逃婚,只想着老爸,却没有想过这件事之后所造成的后果。公司是老爸的心血,是他看得比自己生命还重要的东西,要是真的以后生意垮了,老爸还可能原谅自己吗?

    宠爱自己的哥哥也会变得一无所有,可是他却没有责备过自己一句。她想,难道真的要为了自己的幸福而让全家都痛苦吗?还有公司里几千名员工,自己的幸福难道要让他们买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