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部队一夜
    回到房间时,发现里面站着一个小战士,见到祝琪祯,立刻弯起眉眼便笑,“嫂子!”

    祝琪祯认出了他,他就是上次那个死活不肯将狗给自己的小个子战士,当时脸可够严肃的,原来笑起来这么好看。

    “别叫我嫂子。什么事?”

    他直接过滤掉了前半句,说:“嫂子,我叫安易。这些水果是连长让我下山去买来的,您看您喜欢么?不喜欢我再去买。”

    祝琪祯看他一眼,抿嘴笑了,看来这家伙是个机灵鬼。在外人面前很严谨,在上司家眷面前不忘自我介绍,小嘴还挺甜。

    “不用了,这些就好。我吃不了这么多,你也带些走吧!”祝琪祯说着拿袋子去装里面的各种水果。

    “别别别,嫂子,不用了。”

    “你跑了老半天也辛苦了,拿点水果有什么?”

    “开车呢,嫂子,不用跑。”

    “那也辛苦啊,赶快拿着。”

    “嫂子,您就别为难我了,我今天会一直守在您门外,有事您可以马上叫我。”

    祝琪祯想了想,挣扎着说:“还……还真有事。”

    “什么事?”

    “……”

    “嫂子您说,我马上去办!”

    “那个……我刚刚找了半天,你们这里怎么没有女厕所?”

    安易楞了一下,红着脸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说:“原来是有的,不过咱连里一直也没什么女人来,那些个厕所也一直闲置着,听说几年前的某个连长就让人把所有女厕所的牌子都给摘了。

    祝琪祯心想完了,难道真要自己去荒郊野外解决?这附近可都是男人呢!

    “嫂子,您要信我就跟我来,我在门口给您站岗。”

    不信你还能怎么办呢?祝琪祯郁闷地想,“好吧,你带我去。”

    因为脚痛,祝琪祯一下午都坐在书桌前翻书,因为那张没有靠背也没有靠垫的床还不如椅子舒服,所以她宁愿坐在冷硬的椅子上。

    晚饭是安易给送进来的,说:“嫂子,您吃完就早点休息吧,明天一早还要赶飞机呢!”

    “赶飞机?”

    “是啊,连长没跟您说吗?他让我明天一早送您去机场,是中午十一点的飞机。”

    祝琪祯想是该马上回去了,这婚还没退成,时间却只剩下十天了。

    “你们连长呢?”她想这人还真是牛脾气,早上说完那句话后便再也没有出现过,连自作主张的给自己订了机票也不说。

    “在连里,需要我给您去找他吗?”

    “不用不用,我只是随口问问。”

    安易收拾完餐具,从怀里掏出蚊香来,祝琪祯起先没在意。结果他点了一个又一个,点完三个时还想点第四个,祝琪祯赶紧制止:“安易,你想毒死我啊?”

    “哪里哪里。嫂子,山上的蚊子多,哪哪都能钻进来,要不多点些,您皮嫩血鲜的,还不得被它们抬走啊!”

    祝琪祯看看自己手臂上一块一块的红色,肿已经退了,但这些被毒蚊子叮的痕迹,看上去就像得了皮肤病。祝琪祯叹了口气,“可是我受不了蚊香的味道。”

    “那……”安易想了想,说:“要不您穿着我们连长的衣服睡吧,山上夜里天凉,我们的迷彩服厚实防寒,蚊子也咬不动。”

    祝琪祯想来想去也没有其他办法了,只好说:“试试吧!”

    安易从东方乾的衣柜里翻出一件迷彩服的上衣递给祝琪祯,然后拿着两个蚊香说:“屋里点一个,这两个我放屋外的窗口去。今晚我一直给您站岗,有事就叫我。”

    “你明天还要送我去机场呢,一夜不睡怎么行?去睡吧,我没什么事的。”

    “一夜不睡算什么,放心吧嫂子,明天我保证安全把您送到机场。”

    祝琪祯想这样太麻烦人家了,便问:“你们这里没有招待所吗?要不我去招待所住算了。”那样就不必叫人站岗了。

    “嫂子,我们这里领导少,我们这些服役的也没多少探亲的,所以没有招待所。以前有家属来了都是给送山下的招待所的。”见祝琪祯没反应,马上接着说:“嫂子,那没事我出去了。”

    祝琪祯点点头。

    穿着东方乾的迷彩服,她一直没有睡着。衣服很糙,疙得皮肤不舒服,床板很硬,睡得腰背痛。被子上有陌生的味道,却不臭,淡淡的散发出令人安易的气息。

    第二天天蒙蒙亮,安易就来敲门了。祝琪祯起来看看窗外,沉沉的,灰暗的天色压得很低。

    还没洗漱完,起床号响起。她慢吞吞地收拾完,看看被子,决定动手叠成豆腐块,以前军训时教过,她凭着记忆动手折腾起来。

    这时安易又敲门了,“嫂子,您起来了吗?”

    “进来吧!”

    安易进来,一看到祝琪祯叠的被子就乐了,“嫂子,我们的被子不能这么叠的。”说着拆开来重新叠,没几下工夫,方方正正的豆腐块呈现在眼前。

    经过场时,她远远的看到所有战士早已在训练,绿油油的一大片人。她转动着视线不停地搜索着,想看一看东方乾在哪里,却是徒劳。

    “嫂子,我们走吧!”

    出发后没一会儿,天空终于下起雨来,绵细密集。祝琪祯望着不断落下的雨丝,忍不住开口问道:“下雨了你们还要继续训练吗?”

    “当然,风雨不改。”

    告别了安易,祝琪祯独自坐在候机室里,看着登机牌发呆。

    就这么回去吗?回去后还有什么办法可想?她胡思乱想着,却毫无头绪。她的前面坐着一对恋人,两人玩着石头剪子布的游戏,不时的弹耳朵亲吻,甜蜜得如胶似漆。

    这些游戏也是以前她和郑昕彦经常玩的呀!她红了眼圈,撕掉了手里的登机牌。

    拿出手机,颤抖着开始发短信:老爸,对不起,我走了。我一直用着各种办法来拒婚,为的就是不想让您太伤心,可最后,我只能用这个方式了。不要找我,过了八一我就回来,到时我还是您的小乖,老爸,好吗?

    飞机起飞前,她拨号给郑昕彦,他真的如当初约定的那样,二十四小时开机,而且到了t市后换了新号码也仍然保留着老号码,他说这是七七的专属号码。

    对方一接通还没说话,祝琪祯便宣告似的大声说:“郑昕彦,我来t市了,马上去机场等着我,马上!”

    “七七,你真的要过来?”郑昕彦的声音听上去非常兴奋,“你现在在哪?”

    “飞机上飞机上,你赶快过去等我,我要第一眼就见到你!”

    “亲爱的,我一定让你第一眼就见到我,我爱你!”说完还不忘亲上两口。

    祝琪祯关掉手机,心情却激动不起来,她愧疚地一遍一遍说着:“对不起,老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