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决斗
    祝琪祯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清一色的绿色迷彩军装,本分不出谁是谁来,其中一群人在跑步,跑到他们这个方向时,她拔腿就迎过去,小战士见势赶紧比她更快速地跑向前,立正敬礼:“报告连长!”

    这时才从人群里走出一个高大的身影,“什么事。”不似疑问,倒像肯定。

    “您的未婚妻来找,说有急事,我给带过来了。”

    祝琪祯早已跑到他面前,听哨兵这么说,马上点头。

    东方乾看了眼祝琪祯,却对哨兵呵斥:“胡闹,不知道我现在在干什么吗?你们班长没教过你吗?赶紧给我把人带我房间去。”说完转身就走。

    祝琪祯没想到他本不理自己,心下一急,拉住他的手臂说:“东方乾,我有事跟你说,你答应我了我马上就走,绝不耽搁你训练。”

    “马上给我回去。”东方乾已经有些怒火上升,在自己的兵面前,绝不容任何有失威严的事情发生。

    “不要不要,你答应我了我才回去!”祝琪祯尖叫着,一夜的疲惫辛苦,一直以来的婚前恐惧,压得她几近崩溃。现在好不容易见到东方乾,他却是这个态度,让她对这原本视作救命稻草的唯一希望也失去信心。

    东方乾压抑着怒火深呼吸,冷冷地说:“说,什么事!”

    祝琪祯左右看看,轻声地问:“在这里吗?”

    东方乾蹙眉瞪她,不置可否。

    “那个……”祝琪祯想着这里这么多人,在这里说的话就等于所有人都知道自己不想和他结婚了,这样他太没面子了。原本是想找个地方单独跟他说,可这个木头桩子、牛脾气,不是存心叫自己为难嘛,“嗯……求你退婚吧!”她怯懦地说,声音很轻,因为哨兵就站在旁边。

    “大声一点!”东方乾没听清,于是喝斥道。

    祝琪祯一跺脚,心想东方乾,是你逼我的,才不管你有没有面子。她大声的对着他咆哮:“求你退婚!我不要跟你结婚!”

    场内顿时安静下来鸦雀无声,简直针落可闻。所有人都齐刷刷地看着祝琪祯,这种事对于对于每天平淡得犹如一潭死水的部队来说,几乎堪比神七发般的充满震慑。

    “看什么看!”东方乾扭头对着所有傻眼的战士怒吼:“都他妈给老子再跑二十圈。”

    “是!”所有人参差不齐地敬礼,虽然这个命令下得毫无道理,但是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无条件服从。

    哨兵早跑得无影无踪。东方乾缓缓转过头来,瞪着眼睛地看着祝琪祯,目露凶光,惊悚得能杀人。

    祝琪祯吓得手脚发软,她真害怕现在的东方乾会一拳揍过来,那自己的小身板不知道还能不能直立着下山,“是是是……你叫我说的,我没想在这里说的,你非要,事情都让你弄糟了,我要悄悄说,你还非要我大声说,这这这不是我的错呀……”她紧张得舌头打结语无伦次。

    东方乾二话没说,提起她的后颈就走。

    祝琪祯疼得啊啊直叫,双脚也只有脚尖着地。她噙着泪,嘴里不停地问:“你答不答应啊?你究竟答不答应?……”

    东方乾不耐烦的停下脚步,转头冷冷地问:“你说呢?”

    祝琪祯用力推开他,深怕他又拎着自己走,“不行,你不答应我就不走,你必须答应。”

    “我为什么要答应。”

    “因为我不喜欢你,你也不喜欢我,我们都互相不喜欢,为什么要结婚?为什么要过一辈子?”

    “你可以不结的,我并不是非你不可。”东方乾嘴角挂着冷笑,挑衅的看着她。

    “可我家里不同意,只有你退婚了才可能终止这场无聊的闹剧。你说了你并不是非我不可,那很好啊,你可以找个你喜欢的也喜欢你的,然后你们快快乐乐在一起不是很好吗?”

    “我的事还用不着你心。”东方乾依然冷静地驳回她的话。

    “那……反正就是你爱干什么都行,只要别拉上我,我有男朋友的。求你了,求你去我家退婚吧,帮帮我!”祝琪祯已经毫无他法,只好苦苦哀求。

    东方乾听到她有男朋友,眉峰骤然蹙起,再也懒得和她多说一句,他冷哼一声:“帮你?做梦!”说完转身就走。

    他这句冰冷绝情的话彻底打碎了祝琪祯最后一线希望,她愤怒的火山终于爆发,再也不想求这个无情的死鱼脸了,她大吼一声:“臭当兵的,我要跟你决斗!”然后飞冲上去,一个跳踢。她想狠狠地将这张死鱼脸踩在脚下,让他哭着喊着向自己求饶。

    不料她脚还没踢到,东方乾一个转身单手一挥,就让祝琪祯摔倒在地。

    “决斗?好样的,”他冷冷地说,突然一声喝斥,“起来!”

    “臭当兵的,有种你就站着别动,我一定打得你满地找牙!”

    跑步到附近的士兵听到这里,都忍耐不住,不少人噗嗤一声笑出来。

    “我不动,一只手。”

    “我赢了就退婚!”

    “保证!”

    “哈!”祝琪祯飞身站起,一声标准的跆拳道大喝,跳着向他冲去。她还是比较有信心的,虽然自己段数不高,但好歹是黑带,学了整整六年跆拳道。她想东方乾虽然是当兵的,但功夫未必好,而且还站着不动,单手跟自己打,就算不把他打残也得把他给打趴下。

    绕场跑的百来号士兵们,虽然脚没停,眼睛可都死死盯着东方乾及祝琪祯身上,唯恐错漏了某个小小细节,班长排长也无一人出来制止,因为他们自己也都忙着无暇顾及。

    祝琪祯一起手就来了个后旋踢,准备一招制服对手,可同样被他挡开摔倒在地。她站起继续冲向他,不料脚被抱住,东方乾用力一拉,将她整个人拖近自己身边,然后突然放手捏住她的下巴,狠狠说:“再叫我听见一次臭当兵的,我就捏碎你的嘴!”

    祝琪祯被他捏得小嘴撅起,她不服气的张嘴探头就咬,东方乾眼疾手快,一把推开了她。

    她接着又是一连串招式,通通都被东方乾一一轻松化解,反而她每次都摔倒在地,弄得极其狼狈。

    见她躺在地上,艰难地爬起来,东方乾终于有些不忍心,“我学的是散打,你这些外国人的花拳绣腿就别拿出来显摆了。”

    祝琪祯死死咬着下唇,对他的讽刺气极了却毫无办法,她大喊一声:“啊……!”然后绕到东方乾身后,跳上他的背,双腿夹紧他的腰,手臂死死勒住他的脖子。她想,管他跆拳还是散打,能勒死你就是我祝琪祯厉害。

    东方乾哭笑不得,也就是小女孩才能想出这种无赖打法来。他甩了甩,见甩不开,便试图掰开她手臂却也没用,他已经屏息憋了好一会儿,见祝琪祯用尽全力要勒死自己,他只好突然发力,一个过肩摔将她摔倒在地。

    不料他力道没控制好,身体轻盈的祝琪祯被狠狠摔在了地上,随即晕了过去。

    东方乾冷着脸抱着祝琪祯去了医务室,军医看了看说:“没事,她低血糖,应该是营养不够,疲劳引起的。我先给她挂一瓶,她醒了你再给她喝糖水吃水果就好了。”

    东方乾马上对着门口吼了一声:“安易。”

    “到!”

    “马上下山去多买些水果上来。”

    “是!”说完转身快速地跑去。

    这时指导员走进来,呵呵地笑着,拍拍东方乾的肩膀说:“东方,嫂子可够生猛的。”

    军医也赶紧凑热闹,“嫂子就是嫂子,和一般女人就是不一样。”

    东方乾黑着张脸,说不出的气愤。这个女人无缘无故跑上来,嚷嚷着退婚,还来什么,决斗?害自己颜面扫地,以后还怎么带兵?

    “少他妈废话!”他低声喝了句。

    “连长,”军医说:“你看我这里人进人出的,都是一班大老爷们,嫂子在这里躺着不太合适,要不,到你房里去?”

    东方乾二话不说就横抱起祝琪祯,指导员赶紧上去提吊针瓶子。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