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毕业离别
    “有意思么?”东方乾现在的表情已经不仅仅是蹙眉,而是凌厉,“你不要相亲我知道了,不用继续表演。”

    祝琪祯不停地回味着他的话,他知道自己是装的,被揭穿了,那肯定不好。他知道自己不要相亲,那就是说他理解或接受了,这肯定是好的。可这样是要继续见面还是不再见面呢?

    东方乾冷着脸继续说:“快吃,吃完我们走。”

    他的语气像是命令,他的表情令祝琪祯有些害怕,虽然她并不想吃已经冷掉的牛排,可是自己面前的牛排几乎没动手过,的确有些浪费了。

    祝琪祯乖乖拿起刀叉,不疾不徐的开始享用午餐。她已经放下心来,看他的表情绝对不是看上自己的样子,并且最后成功的让他不爽,他应该绝对不会答应家里自己结婚的。

    而且他一直冷眼旁观自己的恶作剧,却不拆穿不指责,至少素质还不错。这么一想,也不觉得他那么讨厌了。

    倏地,一个不小心,右手的刀没拿稳,掉在了地上,看他又蹙起了眉峰,祝琪祯赶紧小心翼翼地解释:“这……这次是真的。”

    看着祝琪祯坐上出租车走了,东方乾低下头,低低的笑起来。这是他今天第一个发自内心的表情,他从没有憋笑憋得如此辛苦,好几次他都想拆穿她算了,可是又想知道她下面还会出什么鬼点子来。

    他无法想象祝伯伯会有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她娇生惯养却没有大小姐脾气,反而善良的像个小孩。上次的抢狗,这次的自以为是的小聪明。

    她一顿饭的时间都用在恶作剧上,只为了拒绝结婚。她其实有无数种方法,而她却选择了最愚笨、最无害的。

    从祝琪祯灭烟时的动作就能看出,无论她怎么装出一副讨人厌的样子,她本身的素质已经深蒂固。没有烟灰缸的情况下,她情愿捏着烟头也不愿丢在地上,更不愿丢在餐盘中。

    如果非要结婚,那么跟她,也许不是太糟糕。

    他拿出手机,拨号出去,接通后他说:“老爷子,任务圆满完成。”

    东方凯歌明显一愣,他完全没料到自己的儿子会打电话回来汇报情况,以他的个绝不会做没用的事。他第一直觉是有诡计。脑海中马上浮现出对策,敌不动我不动,敌欲动我先动。

    “嗯,怎么样,对小姑娘还满意吗?”

    “还行。”

    东方乾简短的回答,却叫东方凯歌吓得烟灰掉了一地。能让他这个儿子说还行的,不管是人还是事,那都是有十成把握能拿下能成功的。联想他今天的主动汇报,东方凯歌一拍大腿,内心大吼一声:“成了!”

    虽然内心已经激动到想鸣枪庆祝,但表面还是若无其事,两父子这点基因相同到毫无破绽,“那我和你祝伯伯商量商量,到时候挑个日子把事定了?”他试探着问,不是他太急,是深怕儿子反悔。

    自从跟家里闹翻后,这个儿子这么多年一共也没回过几次家,升职立功也都是通过他人之口才得知,想见他自己还得借口去他部队巡视才能见上一见。

    最近两年情况稍稍转好,偶尔会给家里打个电话。眼看着他年龄越来越大,马上就奔三十了,媳妇的事却还没边,而他成天在部队里跟一群大老爷们在一起,指望他自己就更没谱了。虽然如此,家里人却一直不敢跟他提结婚的事,深怕好不容易缓和下来的关系又飞蛋打了。

    直到前段时间和老祝聊起儿女的婚事,两个老头一拍即合。东方凯歌压没想过自己的儿子会乖乖去相亲,所以尽管觉得老祝的女儿年龄小了点不太合适,但也没去在意。反正是第一次,不指望成功,只要儿子的一个态度。

    于是他让妻子打电话给儿子。电话里东方乾的母亲说得非常婉转,她说去坐一坐就行,老友的面子不好抚了,要真的忙,实在抽不开身,提前打个电话来说一声就好。东方乾的母亲是个商人,明的她懂得以进为退的道理。

    “你看着办吧,我回部队了。”挂上电话,东方乾转身进入一辆漆的绿油油的军队牌照‘勇士’车里,一阵低声轰鸣的马达声赫然响起,车轮越过双黄线,随即绿色‘勇士’飙入车流中,庞大的体积并不影响它行驶的敏捷度。

    东方乾就是一个这么矛盾的结合体,严肃却不严以律己,低沉却不低调。

    再过几天就要毕业了,今天是跆拳社最后一次练习,几乎所有社员都到场了,大家整齐划一的排成相对的两排,然后坐下。

    祝琪祯就在其中,看着对面的郑昕彦冲自己眨了一下眼睛,心情顿时好了不少。

    最近她已经快发疯了。一个月前,老爸打来电话说东方乾对自己很满意,双方家里已经定下日子,八一就结婚,他们家是军人世家,在建军节结婚对于他们来说很有意义。所以虽然时间紧迫了点,但是准备还来得及。

    祝琪祯当场发飙,第一次和老爸大声争吵。几次沟通不成,于是直接飞回家哭着求老爸,可她所有招式都用尽了,老爸却吃了秤砣铁了心,毫不松口。

    以前她对付老爸只要稍稍撒娇他就心软了,从来没有对自己这么强硬过。她心中的担忧越来越甚,可考试临近,她不得不沮丧地返回学校。

    她现在只盼望着快点毕业回家,再好好的和老爸抗争。她已经想好了,回去就绝食,老爸一定不舍得自己饿着,回家后还有半个多月时间,必须在这段时间内成功。

    这一切她都没敢告诉郑昕彦,她怕郑昕彦会为此憎恨老爸,她不想以后老丈人和女婿相处不融洽,她不要自己最爱的老爸和最爱的老公两人心生间隙。

    这段时间她默默独自承受着恐慌及压力,内心说不出的煎熬,除了钟诚能够安慰自己几句,单她的安慰那么单薄无力,无济于事。

    “下面请我们的郑昕彦学长和祝琪祯学姐给我们示范。”

    下面发出热烈的起哄声,今天说是练习,倒不如说是表演赛、欢送会,大四的学长学姐马上要毕业了,是大家最后一次练习了,所以气氛轻松。所有社员都知道他们的恋人关系,他们也从不掩饰这种关系。

    他们是在学校的跆拳社认识的,初次练习那天,祝琪祯一见到郑昕彦便脸红了,而郑昕彦在练习当中的两小时里,视线几乎没有离开过祝琪祯,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的将爱情进行到底。

    郑昕彦大大方方的起身,抬抬下巴对祝琪祯发出邀请。祝琪祯走到他对面,两人鞠躬,接着她毫不客气的对郑昕彦发起进攻。这是他们说好的,郑昕彦永远不许对她动手,跟她较量只能当靶子。

    一个过肩摔,郑昕彦被放倒在地,他站起来,在她耳边低声说:“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她马上侧踢、勾踢、推踢,最后还来了个单腿连踢,一系列动作下来,郑昕彦只是技术的回避着,却也故意让她踢中几次,表示嘉赏。从头至尾,桃花眼一直目中含笑。

    祝琪祯又来了个横踢,不料被郑昕彦单手抱住了发力的右脚,她不置信地看着他,“不老实的靶子,竟敢公然挑衅?”说完左脚发力跳起,直接踢在郑昕彦的口上。

    两人同时摔倒,场内响起热烈的掌声。

    郑昕彦站起来伸手拉去她,还笑着对她说:“亲爱的不要手下留情嘛!”

    祝琪祯生气的对着她又是一脚,却被她敏捷的闪避了。

    毕业典礼以后,同学们便开始收拾行李准备回家了,祝琪祯也是,她现在归心似箭,恨不得立刻到家,所以买的是当晚的机票。

    钟诚和郑昕彦一起为她送行,去机场的路上,郑昕彦问道:“七七,你怎么坐飞机回家?买不到火车票吗?”

    钟诚是清楚整件事情来龙去脉的,也知道她急着赶回去是为什么,所以她坐在前座不敢回头。

    “不是,家里有事,所以得赶回去。”祝琪祯解释道。

    “家里出什么事了?要紧吗?”

    “呃……”她脑子突然转不过来,不想说家人生病,感觉像在诅咒他们,可除了生病一时又想不出其他理由来,于是随口胡诌,“狗死了。”撞死的,只不过不是我家的,这不算对他撒谎吧?祝琪祯想。

    “你有养小狗?以前没听你说起过呀!”

    “没说起过吗?大概是没什么机会吧!”

    “原本我还打算我们一起多待几天再回去呢!”说着他抓起了祝琪祯的手,与她十指紧扣,轻声地问:“那你什么时候来t市,我妈早就想见你了。或者我们先去你家,征得你爸爸同意了再去我家,这样也显得比较尊重他,是吧?”

    祝琪祯低着头没有说话,只是抓紧了交握的另一只手。

    郑昕彦没有在意,继续说:“七七,你回家后可得好好替我在你爸面前多美言几句啊,那样我去你家才不至于吃太多苦头,我听说老丈人和女婿的关系就像婆婆和媳妇的关系,都是两看两相厌,你爸又那么疼你,指不定以后会给我使什么绊子呢!”

    祝琪祯听到这里马上激动起来,带着哭腔说:“他才不疼我呢!他一点都不疼我!”

    “七七,”钟诚立刻接话,祝琪祯和她说过自己的担忧,不想因为这件事害得郑昕彦和老爸产生隔阂,她觉得也有道理,所以赞同祝琪祯的做法。现在见祝琪祯情绪失控,万一不小心说出来了,以后肯定后悔,所以马上制止,“你回去后别忘记给我买特产啊!你答应过要寄给我的。”

    郑昕彦看出不对来,探着头追问道:“怎么了?这么委屈的样子?”

    “七七前段时间和她老爸吵了几句,现在正闹脾气呢!”钟诚帮忙解释。

    郑昕彦笑着搂起她的肩膀,说:“傻七七,和爸爸吵架算什么,你还打算一直生他气啊?”

    祝琪祯再也控制不住,扑进他怀里呜呜哭起来,嘴里抱怨着:“我再也不理他了,永远都不原谅他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