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反相亲
    周末这天一大早,祝琪祯便拉着钟诚开始实施她的反相亲计划。两人去了发型社刚坐下,就有年轻小帅哥上来问:“请问两位小姐是洗头还是剪发?”

    祝琪祯说:“给我做个发型,怎么难看怎么做,要一次的!”她可不想永远难看下去,不然指不定郑昕彦会不会甩了自己。

    小帅哥不置信地睁大眼睛看着祝琪祯重复道:“怎么难看怎么做?”

    “对,找你店里手艺最差的师傅来。”

    在她附近正给客人做头发的几个理发师都憋着笑偷眼瞄祝琪祯。乖乖,这么说了谁还敢来啊?

    洗完头,接到指示的发型师走过来,第一句话就是问:“你确定要做得很难看?”

    “对,不难看我不付钱。”让对方讨厌的第一步肯定是外形,所以她必须下足工夫。

    发型师苦笑,接着又说:“我不是店里手艺最差的师傅,别误会。”

    将近两小时以后,一个窝头出现。整个头毫无章法的用玉米烫烫出来,爆炸效果非常夸张,但钟诚和祝琪祯都觉得不够难看,店里的所有发型师傻眼,他们一致口径说这是他们店里有史以来最难看的发型了。

    最后两人只好作罢,不乐意地回去了。

    因为发型夸张,两人都不好意思去坐公车,而是打车回的学校。可学校里是不让出租车进入的,祝琪祯不想自己这个头发被熟人看见,在快到学校门口时,她对出租车司机说:“师傅,等下你使劲踩油门,直接冲进去就行了,看门的大爷一定追不上的。”

    “不行的吧?那我出来他罚我款了怎么办?”司机怀疑地说。

    “出来时你还使劲踩啊!放心,门卫大爷有六七十岁了,怎么可能为了几块罚款追着你跑啊?就算追了,也得追得上嘛!”

    可让祝琪祯意外的是,司机本没机会使劲踩油门,因为学校大门竟然关着。

    “见鬼了,平时不是都开着门吗?”祝琪祯不满地大叫。

    “可能又是什么领导来检查,学校搞整顿呢!”钟诚说。

    “赶快跟大爷说说,别在门口耗着了,万一被熟人看见还叫我怎么活?”

    钟诚的位置靠近传达室,她打开车窗说:“大爷,帮忙开个门让我们进去好吗?我这里一个伤患,走不了路了。”

    祝琪祯掩嘴偷笑,捏钟诚的腰部,“您真能编了。”

    “不行啊,今天大检查,出租车更不能进了。”大爷说,“你打电话进去叫几个同学过来扶吧!”

    “同学都出去逛街了,大爷,你就放我们进去吧!”钟诚苦苦哀求。

    “说了不行啊,领导看到了我饭碗就没了。”

    祝琪祯‘战况’似乎要拖延,于是赶紧说:“大爷,我今天是扶老过马路时摔的,好歹也是做好事受伤嘛!我脚都肿得老高了,不信你看,你看!”说着就把一只脚往窗外伸出去。其实穿着运动鞋,又有牛仔裤遮着,本看不到脚踝。

    “大爷你看你看,我脚本走不了嘛,你就同情同情我嘛,要是碰上领导了,见到这种情况也肯定不会说什么的。”说完还不停地把脚往外伸。

    钟诚已经趴在她身上闷笑到不行,连司机都因为好笑而没有催促。

    这时校园里进进出出的同学已经围了不少在驻足看热闹,一辆出租车里伸着一只脚,样子的确诡异。

    门卫大爷却是个死心眼,说什么都不开门。最后无法,两人只好讪讪下车。

    车门还没关上祝琪祯便捂着脸飞快往里面跑。她在心里哀嚎:苍天哪,这回丢脸丢凄凉了,说不定晚上学校BBs上自己就成话题女郎了。

    一进寝室她们马不停蹄开始化妆。钟诚帮着她抹抹画画,大半个小时候过去,一个浓重的烟熏妆完成,祝琪祯对着镜子左看右看。

    钟诚也仔细审视半天,说:“七七,我怎么觉得你这样也挺好看的呀?”

    “嗯,好像是不错,我看着也挺漂亮的,唉……天生丽质啊!”她乐得颠颠的,对着镜子故意唉声叹气。

    两人一阵笑闹,钟诚说:“要不我帮你重化吧?万一他看上你了怎么办?”

    “不可能,他是个当兵的,军人哪能喜欢这个调调,再说来不及了,约好中午十一点半的。要不,再夸张一点,把下眼睑也都涂上眼影。

    完工以后,钟诚笑了,“惊悚程度一百分,这回没问题了。”

    换上一套色彩鲜艳得像热带鱼一样的衣服,祝琪祯满意地转了几圈。

    钟诚摇着头说:“他要是这样还爱上你,那一定是瞎了。”

    “赶快赶快,拍照留念。”这么怪异的造型,当然得记录下来。祝琪祯举着相机,和钟诚两人脸贴着脸,一通猛拍。

    到了约会地点,祝琪祯眼睛扫了一圈,却没有看到穿军装的男人,抬手看看表,时间已经到了,她想:第一次就迟到?难道对方也跟自己一样不情愿来相这个亲?想到这里,心情顿时轻松起来。

    径自走到一张靠窗的桌前坐下,轻轻转头东张西望,观察这个高档的西餐厅。

    东方乾一直坐在餐厅的一角,从祝琪祯进门那一刻开始他就注意到了她,想不注意也难,在他看来那打扮完全就是一个小丑造型。

    他没有穿军装来,为的就是想观察一下对方在最自然的状态下,在相亲对象迟到的情况下,会是什么反应。作为侦察专业出身的自己,侦查敌情几乎已经成为本能。对于这次相亲,他说不上喜欢但也并不抗拒,毕竟家里让他缓冲了这么多年才提出这件事,已经让他小小的意外。

    他看着那个小丑一样的女孩,从第一眼见她时,他就有种直觉自己的相亲对象就是她,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她一直单独坐着,他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那个女孩已经坐了二十多分钟了,她就那么安静地坐着,没看杂志,没玩手机,只是偶尔喝一口水,便静静地坐着,从这点上看,至少女孩有良好的教养,格不急不燥,他已经不在乎什么样的女人成为自己的妻子,只希望对方不要让自己太讨厌。

    他看着她那身小丑装,被轰炸过一般的头发,还有那像挨揍过似的黑眼圈,就觉好笑。不想相亲,用得着如此大费周章吗?

    起身前他自言自语了句:“幼稚!”

    其实东方乾真的误会祝琪祯了,她等二十多分钟而不烦躁是想等够半小时,她就有理由跟老爸抗议了,她巴不得对方别来呢!

    而她沉静地坐着却毫无动作,是因为她一直在思考要是郑昕彦知道了这件事她该怎么解释。要知道,有了男朋友还去相亲,不论什么原因,那都足以成为双方争吵甚至分手的理由。

    正想着,身边响起一个声音。

    “祝琪祯。”

    祝琪祯抬头,刚想微笑,就被吓了一跳。这个男人不就是上次那个不通情理,还吓唬她的连长吗?

    一想起来她就恼火,噌地起身,蹙眉质问道:“怎么是你?你就是东方乾?”

    东方乾奇怪对方怎么会认识自己,而且似乎并不友善,他仔细地观察对方。她的五官他想不起,但窗户透进来的阳光照得她的皮肤分外细白滑腻,像个煮熟的蛋,这让他隐隐记起了在部队门口抢狗的执着女孩,她也有着同样的优质皮肤。

    不过那次让他印象最深刻的是她沾水的睫毛,现在仔细一看,竟然被睫毛膏刷的像湿透的头发一样,又又黑,毫无美感。原来化个妆就像带个面具,竟然让他差点也没认出来。

    “回去后有做噩梦吗?”说着他径自在她对面的沙发上坐下。

    见到是这个没人的连长,祝琪祯更不想搭理了,连原本的应付都懒得做。开始她是想对方好歹是老爸朋友的儿子,所以不好撕破脸惹老爸不高兴,可现在她更加坚定的要让这个相亲完蛋。

    祝琪祯没有回答东方乾,拿起面前的水含了口在嘴里,然后用力漱口,在嘴里发出令人反胃的咕咕声,接着,一口吞下。

    她想,丑不死你我恶心死你!接着得意地偷看东方乾的反应,可东方乾非但面无表情,还若无其事地招手唤来服务生开始点餐。

    祝琪祯气极了,她自己都被恶心到了,怎么东方乾竟然还能吃下东西?难道他刚刚没看见?没看见也该听见呀?那动静隔壁桌应该都能听到了。

    她不死心地又含了一大口,然后含在嘴里用力捣鼓,瞪大眼睛看着东方乾的反映,见他神态自若的点餐,她微微倾身,漱得越发用力,就差仰起头来张大嘴巴发出啊啊声了。

    “你吃什么?”东方乾突然将菜单递到祝琪祯面前,吓得她一不小心吞了进去,还呛着了,从鼻子中流出不少。

    她趴下身子不停地咳嗽,眼泪鼻涕湿透了一张纸巾。看着黑乎乎的纸巾,看来是妆花了。她想这下倒好,不用装,直接能吓人了。

    缓缓地坐好,见东方乾依然面不改色地看着自己,越发显得自己狼狈。她恨透了自己愚蠢的办法,刚刚第二口水她是真没想吞下去,那里面该有多少食物渣子,多少残留细菌啊!越想越恶心。

    “你吃什么?”东方乾又问了一遍,神态轻松得仿佛刚刚什么都没发生。

    “和你一样。”她现在哪里还有胃口吃得下东西?

    等餐期间,两人都没有说话。祝琪祯从他的表情上看不出他有没有讨厌自己,但万一他还不够讨厌那就糟了。于是她又开动小脑筋,想着如何出奇制胜,不过这次绝对不能再用恶心到自己的方法了。

    餐点上来,是两份牛排套餐。祝琪祯故意切得盘子吱吱作响,声音刺耳到她自己都毛骨悚然,一看东方乾的表情,依然是怡然自得的兀自吃着。

    一招不行再来一招,喝浓汤时她没用喝的而是用吸的,声音之大让邻桌的人都厌恶地看她。她一想效果不错,心里高兴坏了。附近的人都讨厌了,他没道理不讨厌,于是再接再厉,吸完浓汤吸咖啡,用小勺舀着咖啡,卖力地吸着。

    只是从头到尾,对面的东方乾似乎都没有过任何表情过,不说话也不看自己,祝琪祯有些怀疑他是不是在用这个方法抗拒这次相亲呢?可他不说自己也不知道啊?万一他本不在意这些小把戏,回去同意结婚,那自己还混什么呀?还不如直接剃度出家算了。

    虽然东方乾也很帅,还很酷,线条分明,五官清晰,几乎堪比外国杂志上的男模,可他再帅也不是自己想要的呀。自己已经有一个感情稳定,爱到发狂的郑昕彦了,你东方乾来掺合什么呀?祝琪祯恨恨的想。

    突然间想起了自己的道具,那是钟诚出发前带祝琪祯去买的,钟诚自信地说:“有了这个,事情基本成功一半了。”

    她从包里拿出一包烟,抽出点上一支,大口的吸进吐出吸进吐出,两人之间瞬间烟雾缭绕。她仔细注意着东方乾的样子,只见他连头都没抬一下,继续吃着牛排。直到最后一块牛排被他慢慢的咀嚼吞下,他才靠着沙发若有所思地看着祝琪祯。

    祝琪祯被他看的不好意思起来,一支烟都快抽完了,还不见他有任何动作。

    “要我教你抽烟吗?”东方乾淡淡地说。

    祝琪祯不明白怎么会被他看出自己不会抽烟的,无奈只好恹恹的放弃。可一看桌子上并没有烟灰缸,丢在地上又觉得太不卫生了,正着急着,东方乾推过来一个咖啡杯下的盘子,她不好意思的笑笑,摁灭了烟。

    眼看午餐就要结束了,而对方毫无表态以后是否还要见面,祝琪祯着急地抖起了脚。无意间却看到此时东方乾终于有表情了,他蹙起了眉。

    祝琪祯内心一阵惊喜,原来他讨厌别人抖脚。于是抖得越发卖力,力度及频率都高的吓人,抖到她自己小腿几乎抽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