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
    5天哪,他简直就是生不如死啊,一个月来,失血加上失去某种其他的液体,让他精神都几乎恍惚得在砍树时几乎要砍到自己的脚了。

    还好有那袋银子,多少不缺吃穿,而且镇子里的大户人家依旧会收他的柴火,还会以稍微高点的价格收购。不过他没有任何机会见到少夫人或者是管家,如果可以,他真的很想问问那个管家,到底是怎么打他的,怎么把他打得怪怪的。

    唉,天下掉下的银子,果然不是白捡就可以的……正当樵夫郁闷的思考着这样的日子怎么结束的某个夜里,他家的门又被敲开了,为首的正是之前找过他的管家。樵夫睁大了眼,也同时睁大了眼:「你……」手一指出,才要将满肚子的疑惑问出,就见一道疑似木棒的黑影朝他当头扫来。

    啊,不要打我啊……还没来得及想完,樵夫就很不幸的陷入了黑暗。

    鼻端弥散着的是淡淡的香味,怪好闻的。

    睁开眼,看到的是一对高耸的胸部……「啊!」打死也不会想到看到的是这玩意,樵夫一个倒抽气,完全不股顾自己躺着的姿势,猛的如同跳虾,往后一弹。

    梆!结结实实的撞上了床头的让的眼泪差点飞了出来,好痛好痛好痛!

    「呀,恩公!」娇柔的声音里掩饰不住担心,香味袭来,一双柔软的玉手抚上了的捂住头的双手。

    这好听的声音异样的熟悉。樵夫忍住疼,抬眼定睛一看,是长得和少夫人一模一样的仙女。「仙女少夫人……」几乎有点哑口无言了,这做了一个月的春梦难道没完没了了?他的确很喜欢梦见她,不过天天梦是不是太频繁了点,而且还这么真实。

    真实得他都感觉得到她偎依向他时,那柔软坚挺顶住他手臂的胸部。回想到刚才看到的情景,他的脸唰的红了,红得发黑,「仙、仙女、少、少夫人……」连呼唤都结巴了。

    美丽得光芒四射的仙女一点也不避讳的紧紧挨着他,在看到他不再呼痛后,水汪汪的眼儿一红,娇羞的咬了咬下唇,吐气如兰道:「恩公,你思念奴家吗?」那娇艳的美颜稍微一露出伤感,他发现自己愿意做任何事来让她恢复快乐,「想,每天都想。」快快的回答,他每天都在梦里和她相见,怎么会不想啊。

    欲滴的泪悬挂在长长的睫毛上,仙女如他所愿羞涩的笑了,「奴家也思念着恩公呢,这是奴家第一次这么思念一个男人……」软软的小手抚摸上樵夫的黑脸,「恩公都瘦了,没休息好吗?」怜悯的口吻自然透露,「要是由奴家亲自伺候恩公就好了。」黑脸更加发烫了,除了心乱跳一把的,那股淡淡的香味还撩拨得他比以前做梦时还要难受,有仙女在怀,他很明显的感觉到自己被她小屁股坐住的地方已经开始呐喊着崛起。「呃……仙女少夫人……」对了,刚才吓到了,没仔细看,她的胸部又圆又大,不过怎么是红色的?悄悄低头一瞧,原来她身上裹着一层红色的薄纱,不看还好,一看,他要喷鼻血了,那红纱将她雪白的身体包裹着,可细节全部清楚的展现着,无论是高隆的双乳,还是粉嫩的乳头,甚至平滑小腹下方那快深色的三角区……「恩公喜欢吗?」抬手揽住樵夫,仙女娇哝,翘臀一抬,纤长玉腿分开,大方的直接跨坐到他腰上。

    「喜欢……」他咕噜的吞咽了口口水,不知何时握住她细腰的双手开始刺痒,真想去摸随着她的动作晃动的那对娇乳。

    仙女意识到自己获得了樵夫全部的注意力,立刻绽出极美的笑容来,歪着头,戏弄的亲了亲他的面颊,「奴家美吗?恩公喜欢奴家吗?」「喜欢。」他的呼吸急促粗浅起来,目不转睛的垂眼盯着那对红乳,她一说话和呼吸,它们就会微微的颤动,好诱惑。

    「有多喜欢?」细指撩拨着樵夫的发尾,仙女笑得好快乐,「告诉奴家,恩公有多喜欢奴家?」他几乎无法思考了,张口道:「真想一口吃掉。」一愣后,仙女咯咯娇笑,显然快乐得不得了,弯弯的水眸带着情意,她用双手捧起樵夫的脸,「那就吃了奴家吧,恩公……」说罢,她倾下头,主动吻上了他的唇。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