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
    9到了酒店,父亲早就已经坐在那和一群同事吞云吐雾聊得火热,我过去和他

    打了个招呼,父亲不以为意地冲我和母亲摆了摆手,又转回头聊天去了。

    我和母亲相视一笑,找到位置坐下,没过一会儿,哥也来了,不过没和我们

    说几句话就被父亲叫到他们那桌喝酒去了,用同桌的父亲那些同事的话说,老何

    你大儿子都那么大了,该喝点酒了。

    其实哥哥在体校里和他那些同学出去吃饭什么的都喝酒,爸妈大概也知道,

    对此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闲话不多说,等了一会开席了,因为是和一群阿姨婶婶坐一桌,没人喝酒,

    我也就只顾埋头大吃,等到新郎新娘来敬酒时我都差不多吃饱了。

    打量了一下新娘子和伴娘新郎官什么的被我自动忽略了,虽然天气冷,

    但酒店里暖气很足,人又多,所以新娘子穿的是一件比较大胆的婚纱——不知道

    从什么时候起,国人结婚一窝蜂地都要穿婚纱——,裸露出小巧的香肩和胸口的

    一抹贲起的弧形。伴娘比较胖,也明显没新娘耐看,我不无恶意地揣度大概是新

    娘特意挑了个明显不如自己的伴娘来当陪衬的吧。

    新娘敬酒时正站在我旁边,当她上身前倾挨个和人碰杯时,我侧眼一瞥,正

    好瞄到了新娘胸前的一抹春色——没有母亲大,但是胜在紧绷坚挺。母亲发现了

    我不规矩的眼神,咳嗽了一声狠狠瞪了我一眼。

    新娘敬完酒走了,我正扭头瞄着新娘子曲线妖娆的背影特别是她那浑圆挺翘

    的屁股,陡然腿上一痛,被母亲踢了一脚。我转回头来,看见母亲气鼓鼓的侧脸,

    忍不住偷笑了一下,看了母亲吃醋了呀。

    我附在母亲耳边让她待会到洗手间找我,也不理会母亲带着嗔怒的悄声不依,

    推开椅子去了洗手间。先在洗手间里转了一圈,很好,一个人也没有。我又走回

    到门口,耐心地等着母亲。

    果然,等了不到十分钟,母亲的身影也出现在了走廊上。

    看到我倚在墙边笑得一脸得意,母亲脸红了红,轻轻啐了一口,「混账儿子,

    你现在是越来越没个正形了!你找我来干什么,去看人家新娘子去啊!」

    「呵呵,妈,我怎么闻着一股醋味啊?」我嬉皮笑脸地凑上去,一把抱住了

    母亲。

    母亲吓了一跳,赶紧推开我的手,「你疯啦,被人看见怎么办?!」

    「好,那咱们到里头去吧。我侦查过了,里面没人。」我不容母亲拒绝,硬

    把母亲拽进了男厕的隔间里。

    虽然也不是第一次在家以外的地方我向她求欢,但是酒席上那么多人,指不

    定什么时候就会有人进来,再说现在是冬天,衣服穿脱都挺麻烦,母亲很是顾虑,

    抓着我的手不让我作怪,一边还酸溜溜地说:「妈都人老珠黄了,你还是找个想

    今天的新娘子那样年轻漂亮的吧。」

    果然吃醋是女人的天性啊,我暗暗感叹,一脸正色的对母亲说:「妈,在我

    心里你是世界上最漂亮最爱我的女人,我一辈子有你就够了,怎么会看上其他女

    人呢?!」

    母亲明显被我这么一番表白感动到了,虽然是烂俗到三流都不会再

    用的陈词滥调,但是对于没有收到过父亲一句甜言蜜语的母亲来说,也是足够让

    她心醉神迷了。

    我看母亲粉面微红,欲语还羞的模样,配上紧身毛衣勾勒出的丰美曲线,越

    发地欲炽高涨,伸手就去解母亲的裤腰带。

    母亲虽然也有些兴起,但还是不敢在这种情况下让我由着性子来。最后母亲

    还是说服了精虫上脑的我——不脱衣服,给我口交。

    我迫不及待地把裤子褪到膝盖上,就这么大剌剌地岔开两腿站着,母亲带些责任编辑:admin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