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17 章
    却说郑贵姨娘再一次谈笑间破坏了王夫人催肥煞咒,品着茶,心中想象着明春三月,赵姨娘顺利生产,母子平安,王氏该是什么表情?想像着赵姨娘母子如同一锐利的尖刺永永久久扎在王氏心上,一辈子拔不出来,郑贵姨娘只觉得解气。

    她沉浸在自己算计成功喜悦中,眼神凛凛:王氏,我并没进你二房,你却伸脚来踩我,明里暗里嘲讽挤兑,次次让我没脸。是你自己仗势欺人来惹我,且怪不得我还给你,也是你太得意太自负,以为这贾府是你的天下么!

    这些都是大宅门里夫人们关于玩弄得私手腕,也说不得谁对谁错,不说也罢了。

    却说时光飞逝,岁月更替,转眼就到了年底,新春到了,迎春足足三岁吃四岁饭了。

    这一年三十除夕夜,整个贾府沉浸在喜悦之中,主子乐呵,下人们便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喝杯小酒,小赌娱情。就连贾母也跟异常兴致,召集几个老妯娌斗纸牌逗得不亦乐乎。

    元春贾珠贾琏则带着一群丫头赶围棋,唯有迎春似个小财迷,她如今自己也会写字了当然,她其实上辈子就会了,这一辈子跟着元春读书,正是个由子,此刻大家耍了之时,她却正在指点绣橘将自己一年所得银钱清理登记。不算贾赦所给金锞子,迎春一年所得赏银以及生日所得金银锞子,拢共约莫值得五十两银子。迎春看着这些银钱,心中默默计算,这几年,她一直攒钱替祖母两位母亲点长明灯,虽然二哥贾琏没说,迎春知道,她所给银钱大大不足。

    看着桌上银钱,迎春只叹息,这些银钱对迎春来说是希望,想着他们的作用,迎春只觉得心情沉重得很,偏偏这个沉重的秘密无人能够替她分担,她只能深藏在心底,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重,叫她片刻不得轻松。

    却说迎春叹着气,默默扒拉这银钱,留下十两银钱交给绣橘另行包裹,以备不时之需,又拿十两银子交给自己娘,叫她们置办酒席与几位嬷嬷吃一席,余下给家里孙子卖果子。

    迎春眼下没有独立门户,所跟元春一起同住葳莛轩,又在贾母后院,衣食住行自幼贾母丫头婆子照应,跟前还只有一位小丫头绣橘跟着使唤作伴。

    重生迎春一直记挂着绣橘前世忠心耿耿,遗憾自己尚未报答就一命呜呼。

    如今迎春虽然没有多大能力,也不不富裕,却想力所能及帮帮绣橘,这也是她提前打发娘嬷嬷出去吃酒缘故。

    避过众人,迎春私下悄悄塞给绣橘一个十两小元宝:“你知道姑娘我不富裕,这些银钱你拿回家去补贴家用,给弟弟妹妹裁衣服,给爷爷卖果子打酒吃吧。”

    绣橘小小年岁能够当差,已经是得了迎春提拔,今年年末又得了贾母双月例赏赐,她已经十分满足了,不想小姐还要这样偏自己,要知道她自己父母在贾府伺候半辈子,从未一次得过十两银钱的赏赐,心中激动,急忙跪下磕头道谢,声音有些哽咽了:“奴婢谢二姑娘赏赐,奴婢别无他报,一辈子做牛做马伺候姑娘,绝无二心!”

    迎春闻言顿时愣了,她没想到不过四岁孩子竟然说出一辈子的话来。

    她当然相信绣橘忠诚,前一世,迎春没有偏过绣橘,绣橘也对迎春不离不弃。一时眼窝暖暖的,亲手搀起绣橘,笑道:“这丫头,说傻话,小小银钱说这话很不值当!”

    绣橘哽咽道:“好姑娘,您别骗我,您定然知道我姥爷病重缺银子买汤药,故意偏帮奴婢,是不是呢?”

    说起来惭愧,迎春十指不沾阳春水,心中又记挂母亲生死,自己荣辱,一心讨好巴结祖母嫡母与兄长还嫌时间不够用,能够提点绣橘小心谨慎不招人嫉妒算计就很不错了,哪有许多心事挂心奴才家中之事?好在迎春尚有一种本领,那就是读心术,这几日绣橘的忧心忡忡引起迎春注意,这才动用读心术,从而了解了绣橘家中之事,此刻见绣橘说破,迎春不会拐弯抹角,索开门见山:“你这个绣橘,家中有事如何不早跟我说?若不是我机缘巧合之下得知真情,你外公因为救治不力出了事,岂不让人愧疚呢?我知道你是个本分之人,下次切不可如此!”

    说着又打开包裹,问绣橘十两银钱可够使用,不够的话只管开口,自己可以再添一些。

    绣橘感动之余,急忙起身摁住迎春手,眼含泪花就笑了:“够了,够了,穷人家一幅草药不过十几个大钱,这些够吃许多了。”

    忽然警觉这话不好忙打住话头,满脸后悔直纠结。

    迎春见她满脸怪异,忙着动问:“怎了?咬了嘴皮子呢?”

    绣橘讪讪的憨憨一笑:“不是呢,奴婢说错了话,汤药最好不要吃太多了。”

    迎春想起自己前生熬不下去了,说要死了一了百了,绣橘就是这般呸呸呸一阵子,不由一笑:“绣橘这样孝心,你姥爷定然药到病除,长命百岁。”

    绣橘闻言喜之不尽,磕头不迭:“谢姑娘吉言!”

    绣橘知道娘不大守规矩,是不是偷偷翻动小姐东西,小姐似乎有些大大略略,绣橘于是关紧房门,抱着银钱小包裹颠来颠去藏东藏西,最后将之藏在床下才放了心,逗趣的迎春点着绣橘额头咯咯直乐:“二哥哥看见了一准也要骂你财迷了,也好,今后小姐我银钱就有你经管。”

    绣橘两只小手绞来绞去:“姑娘又拿我开心,听奴婢娘亲说,李嬷嬷已经答应了,只等开了春,就要把彩蝶赵家大丫挑给姑娘挑做大丫头呢!哪轮的上奴婢管理钱财。”

    迎春当然知道锦儿丫头最会巴结自己嬷嬷,抬举成了自己媳妇,婆媳联手糊弄自己,这回自己定然不能随他们意了,淡淡一笑:“你只管安心,凭谁是大丫头,姑娘只认你是小管家!”

    绣橘闻言洗得直蹦蹦:“真的啊?”

    迎春暖暖一笑:“当然真的,她来了,你敬着她,且别怕,有姑娘呢!不过,以后不许再偷懒贪睡,要抓紧时间认字练字,不要光注重针线,开春我上闺学由你陪伴,老祖宗喜欢聪明灵巧的女孩子,你这个陪读能够认字,老祖宗必定高看你一眼,别人也就无话了!”

    绣橘以为为婢子只需要照顾主子生活起居就可以了,至于认字那是主子小姐的事情,所以她不喜欢认字,自从她被迎春看中挑在身边,他十分感恩,夜以继日学习女红,熟识府里的规矩,以期很好的照顾她的恩人主子二姑娘迎春。此刻被迎春说得她红了脸,也心花怒放,忙着俯身作保:“奴婢记下了,再不偷懒了。”

    这年正月初一,迎春带着绣橘从老祖宗贾母房中开始磕头拜年,然后贾赦嫡母二叔二婶,乃至东府尤氏,一路下来,迎春得了六个沉甸甸荷包,一色的两柄玉如意,八枚金锞子,俱是一钱一枚,迎春心中喜滋滋偷着乐,不为发财,只为这些银钱可以让天齐庙多支撑几天粥棚了。

    正月十五,迎春再一次将贾赦奖赏所有金锞子以及过年所得压岁金瓜子银锞子,统统交给兄长贾琏,请他去香火最好的黄觉寺,给贾母张氏以及自己生母点上三盏长明灯。余下一如既往全部交给天齐庙长老,着他买米买药,施舍给借宿在天气庙里的乞丐穷人。

    迎春之所以叫贾琏十五才开始施粥,是因为贾珠开始议亲了,王氏出门应酬之时便由贾珠护送,方便女方相看。当然也有互相相看的意思。贾珠生得唇红齿白温文尔雅,带在身边让往事很有成就感。这一来出门应酬,陪伴客人的差事则落在贾琏身上,贾琏跟着贾赦贾政正式出门应酬拜谒各色权贵殷勤故旧,同时也接待上门的世伯世兄,直忙得不亦乐乎,年前委实没得空闲理会迎春之事。

    这一年,张氏的大兄继她父亲之后再一次以翰林侍讲学士身份被调回京,并被特别恩赐上书房行走,只要工作就是时时跟在皇帝身边,给皇帝读书讲学。有时候也替皇帝传达一些口谕之类。官位不高,却是昭示了一个信息,张家再次得到圣上宠信。

    这一年,贾府往来人家多了一家张翰林府。这一年的正月初六,迎春跟着嫡母上门拜见了舅父张翰林以及舅母陆夫人,并且因为年岁尚小,迎春跟着贾琏一起拜见张家两位表兄十五岁张怡宁,十岁张怡贤,还有七岁的表姐张怡君。

    两位表给俱是一表人才,张怡宁已经进了国子监附学,谈吐甚为得体温文尔雅,满腹诗书。张怡贤也请了西席,他跟贾琏一见如故。张怡君已经请了闺学师傅,据说琴棋书画均有涉猎。虽只八岁,已经是个美人坯子,对迎春十分友爱,并未因为她不是姑母所出有所嫌弃。

    张氏介绍迎春说的是:“二丫头,见过你舅母。”对张夫人却道:“这是我闺女,叫迎春!”

    只这一句,迎春心里已经暖呼呼了,忙着给舅母大礼参拜。

    张家老太太对胖乎乎的迎春十分亲厚,搂在怀里,拉着手儿问东问西,似乎迎春就是张家嫡亲外孙女儿。给迎春的见面礼是一幅上等大红尺头,一对小如意,四个铭刻着吉祥如意的银锞子。再有一吊红绳子攒这金光闪闪龙钱串子。

    张家虽是书香门第,并不豪富,见面礼却是大气吉祥又喜庆。

    这一门亲戚对于迎春便来说是个惊喜,前生的迎春跟他们没有交集,回程之时,迎春想着表姐踏青邀约,十分开心,一双眼睛笑眯眯的惹得张氏直奇怪:“二丫头,什么事情这么高兴?”

    贾琏以为迎春欢喜是得了龙钱串子,唧唧乐呵不住。

    迎春却道:“我也有外婆家了!”

    迎春想的是黛玉当初得到贾母百般疼爱,当时迎春心生羡慕,只想自己有个疼爱自己外婆该是多么幸福,她自己也知道,这只是奢望而已,在贾府,无论是贵妾贱妾都是妾,妾的娘家人算不得正经亲戚,正如赵姨娘兄弟要给贾环做跟班一样,时时提醒贾环这个庶子也提醒探春着庶女,即便养在王夫人名下,依然是个下贱人生得庶女,低人一等。

    思及此处,迎春叹口气,不知是否该庆幸母亲没有娘家人。

    贾琏却会错意,想起迎春窝在外祖母怀里看戏一折,呵呵笑道:“我说呢,原来是羡慕大姐可以去外婆家看戏!”

    迎春心里美着,也不做解释,纵然开口,她也说不清楚,黛玉尚未出世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