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6-58完结
    ☆、chapter56

    “公司有事,先走了。”周婧走后不久,季旭也起身准备离开。

    喜欢看了看他,狭长的眼底一片冰冷,她心知肚明得知这样的消息,他们之间是再无任何可能了。她一次次触碰到的,是他最不可能触碰到的底线。

    他可以为了叶岚独身那么多年,同样,就算他说已经放下过去,但当这个崭新的未来出现的时候,不单单是他,就连她亦是无法接受。但是,到了这样的时候,她还是恬不知耻的忍不住有些小小的期许,“老板……”

    “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季旭冷冷地打断了她的话,在与周婧一起来之前,他本来有无数种的设想,但是不管是哪一种,他都在心里说服了自己,因为他爱她了,所以他愿意接受她所有的过去和她重头开始。

    可是,他没有想到这个真相太可怕,太严重了。

    那一步步把叶岚逼上思路的算计,那心编制出来的骗局,她曾经那么完美的做出来过。她和叶岚曾经是那么要好的朋友,她都能够如此,如今,他都无法分清楚,这些日子以来,她在他面前所塑造出来的,是真还是假了。他不确定自己的这份信任,到底是该坚持还是放弃?

    他需要时间,来重新思考两人之间的关系了。

    喜欢也没有强留,她同样也需要时间来消化这突发的一切。其实,她的预感从来都没有错的。

    最大的不安,不是来自于那些外在的意外,而是她曾做过的事情。终究会像潮水一样,推走以后,再次向她涌来。但是,这最后一波的浪潮,能不能接住,那就不一定了。

    季旭走后,喜欢就知道宁彻一定有话要对她说,否则,他一定是最先走的那一个。

    “小彻彻,你有话就说吧。”喜欢开门见山道,都到这一步了,她深吸一口气,有什么一次来完吧。

    宁彻淡淡地看着她,把她从上到下重新打量了一遍,他看的很慢,回答的也很慢。

    “喜欢,不,我应该叫你莫苒才对。”宁彻往后退了一步,与她拉开了距离,“你第一次醒来的时候,我其实没有想过要救你。因为就算叶岚签署了捐献协议,按理说也是轮不到你的。可是,那会你看着我的样子,无悲无喜,只有怜悯。就像是无数次叶岚看着我一样,所以,我选择了救你。”

    喜欢的眼眶有些发热,她仰起头来,尽量不让眼泪落下。

    “后来你醒了,可是,你却连最基本的话都说不了。我本来本不想管你,但是,那时你却玩着我身上带着的宝石,玩得很愉快。我身上那么多宝石里,你第一眼就看中了那一款,像个小孩子一样的哭闹着想要夺去,就跟叶岚当初一模一样。于是,我决定教你一切。后来,当我发现你对珠宝的鉴赏能力特别突出的时候,我其实有怀疑过你的身份。但是,我却总是调不到关于你的资料和信息。于是,我选择相信自己的直觉。因为那时的你,看上去那么可怜。钓不到信息的另外一个含义,或许就是你是一个孤儿。我当时就在想,如果换成了叶岚,她一定会照顾到你好。她是那么善良那么单纯的一个人。她无论做什么,都把别人放在第一位。可是,我没有想到,你居然会去算计她。”

    “小彻彻。”喜欢叫着他的声音都在微微发抖。

    宁彻却打断了她,“其实我早就应该想到的。从你叫我小彻彻开始,我就应该察觉到你或许是认识我们的。如果那个时候我就去找了周婧,就去找了与过去相关的人,或许,我就不会让自己陷得那么深。喜欢啊,我太信任你了。说实话有时候看着你,我觉得像在看着自己的孩子一样。因为你现在的所有,都是我给你的。”

    “小彻彻你知道吗,我觉得知道真相对于我来说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我无法反驳你,就算到了现

    在我也依然没有恢复记忆。那些与过去有关的记忆,全都没有了。我想对自己说,这肯定是一场错觉一场谋,但是,这些东西又让我否定自己。请你相信我,我发誓我醒来后没有想过要去害任何人。我不想伤害你们。”喜欢的心里依然还有很多疑问,周婧的话看似天衣无缝,但是她却总觉得就是因为太天衣无缝了,所以才会有问题。可是,她是一个忘却了过去的人,她拿什么来证明周婧的漏洞?

    “但是你已经伤害了。”宁彻勾了勾嘴角,“你知道吗,就是因为你什么都想不起来,才更让人讨厌你。因为你想不起来,所以你可以这样心无旁骛的重新开始,但是我们呢,你想过我和季旭吗?接下来,我们该怎么面对你?怎么面对地下的叶岚?”

    喜欢的指甲戳进了里,她却丝毫感受不到疼痛,“对不起。”

    “我不想听这个。”宁彻站了起来,“不管怎么说,事实已经是这样了。你好好活着吧。”宁彻的声音很冷淡,这份冷淡像针一样的刺痛着她。

    她知道她谁都挽留不了。只能目送着他离开。

    他们走后,整个屋子里又只剩下空荡荡的一人。这里的每一个装饰,每一个设计,都有着宁彻的心血,想到季旭临走前的眼神,还有宁彻的背影,喜欢的心越发的揪紧。

    就在这个时候,她的心跳越发的慢了下来。好像是跟着他们俩一起走掉了一般。越来越远,越远越微弱。

    她似乎在某一瞬间突然感受不到她的心跳了,一阵痉挛抽得她忍不住蹲了下来。她的冷汗从后背溢出,喜欢紧紧地扣住自己的口,她记得这样的感觉,这种疼痛她曾经历过多次。

    曾经刚移植的时候,她常常在半夜被这样疼醒,难道,叶岚也打算收回她的心脏了吗?

    “你拿走吧。如果过去是我对不起你,你就拿走吧。”喜欢强忍着疼痛对着空气里说道,不就是众叛亲离一无所有吗?她的命既然都是叶岚给的,她要是想要收回去,那就收吧?

    可是,空荡的屋子里,回应她的只有她越来越急促的呼吸。还有,因着她的挣扎而被不小心挂到地上的首饰盒。噼里啪啦,碎了一地。就像是此时她捂住的心……

    喜欢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医院里。

    四周只有轻微的说话声断断续续地传了过来,旁边的人看到她醒,温和的走到了她的床边坐下。

    “你醒了。”一个扎着马尾的女孩温柔地笑了笑。

    喜欢有些迷糊地看着她,“是你把我送来的?”

    “嗯。”女孩点了点头,“我今天本来找你拿首饰的。但看你好像关着门,我就给你打了电话,听到你的电话在里面响,我本来很生气,以为你不负责,但我去推门的时候才发现门没关。我进去就看到你躺在地上了。你应该庆幸我先生是医生,我当时就给他打电话求助,否则,你就醒不过来了。”

    此时此刻,她倒是不想醒来了。

    “谢谢。”喜欢客气地说道。

    女孩一如既往地笑着,“你不要太累了。一个人开一个店挺不容易的,所以得注意休息。”

    “嗯。”喜欢撑着床坐了起来,实在不想躺着,“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嗯?什么问题?”

    “如果你身边有一个人,做了一件不可饶恕不可原谅的事情,如果他为了得到你,步步为营算计了所有人,也伤害了所有人,你会原谅他吗?”

    “不会。”女孩脸上的表情很坚决,“因为那不是爱,那是自私。”

    “谢谢你。”

    看吧,其实这样的事情不论发生在谁的身上,都是不能被原谅的。喜欢知道,到了这一步,没有任何人能够原谅她了。除非她能想起过去,她能记起真正的真相,否则,就连她自己也无法去否认周婧。

    事已至此,喜欢必须要为自己过去的行为,付出代价。

    只是,喜欢从来都不是会把事情放任不管的人,对于她来说,就算要付出代价,她也要尽量去弥补。

    喜欢曾经的店本就是靠季旭的钱开的,现在盈利了,她把这些钱全部还给他也很正常。就当是叶岚花费那么多钱在她身上的弥补了。

    可是,就算她要还,季旭却也不一定会要。

    “带着你的钱,出去吧。”季旭看到喜欢,面无表情地下了逐客令。他心知肚明喜欢还钱的目的是什么,但是,只要一想到叶岚离开那天的那些话,他就无法完全冷静理智的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她们都是他生命中很重要的人。可是,喜欢却害死了叶岚。这样一种重叠的情感,让他如何接受?

    “你拿下吧。这些都是你的。”

    “我缺钱?”季旭冷冷地反问,喜欢被他噎住,刚想说什么,此时,他的秘书着急地跑了进来,“老板不好了。”

    季旭扭头,眼眸一沉,“什么事儿?”

    “我们的那批货出问题了。”

    季旭沉眉,看了喜欢一眼,“我要工作,麻烦你先离开。”

    “哦。”喜欢愣愣地应了一下,然后只好提着来时的东西从他的办公室里走了出去。关门前,她看了一眼季旭紧皱的眉头,走开没几步,又折返回去,把耳朵悄悄地贴到了门上。

    “老板,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非洲那边因为突发的政变,现在那批货被卡在了市中心。我刚才搜了新闻发现市中心已经被反zhengfu武装分子给占领了。”

    季旭仔细想了想,“那边的人有消息没?”

    “现在消息接不通。所有联系方式都断了。”

    季旭沉吟片刻,百度打开了地图琢磨了一会儿,指着地图上的城市说道:“马上给我订去这的机票。”

    秘书一听季旭要去就急了,“老板那边现在很危险。到处都是武装分子。”

    “照做。我去那边和他们想办法联系。”

    “那附近的机场因为战乱都被封锁了。”

    “那就给我联系能去到那的机场!”季旭语气坚决,这批货关系着卡兰尼明后年的运转,投入已经过千万了,不能就这样被滞留在那里。多呆一天,都有可能这几千万就打水漂了。

    他不能一直留在这里坐以待毙。

    秘书拧不过季旭,只好答应了他。出了办公室以后,就开始给他订机票。而喜欢趁着季旭在里面忙的时候,偷偷地拽住了秘书,“老板要去哪儿啊?”

    “唉呀妈呀,你怎么还没走?”以前在卡兰尼的时候,喜欢没少贿赂她,而且,不管咋说,喜欢也是季旭的“老婆”,她的身份总是很微妙的。反正季旭也没交代过不可以告诉喜欢,所以喜欢问她,她也只好老实回答。

    “我们的货在万丹出了点问题。老板打算亲自过去那边接货。”

    刚才她听的也不是太清楚,略带疑惑地问,“那是打战啦?”

    “是啊。前天突然证变了。那什么党都已经占领整个市区了。现在这个节骨眼上过去,这不是找事嘛!”

    “那批货很重要吗?”

    “卡兰尼明后年的发展就靠这些了。老板花了大价钱买的。”

    喜欢想了想,“你帮我也订一张,我跟他一起去。”

    秘书震惊地看着喜欢,“那里可很乱啊。”

    “没事,我陪着他去比较好。不过……”喜欢小心翼翼地往季旭的办公室里看了看,确保他没发现自己,摆出一副两人感情很好的样子对她说道:“你不要告诉他,不然他呀肯定不让我去,会觉得太危险。你知道的,我们是夫妻的嘛,要共甘苦共患难的。现在卡兰尼有事,到底我以前也是卡兰尼的一员,我不能坐视不理的。所以,你先别告诉他,回头我在飞机上亲自告诉他,到时候他就没办法把我赶走了。”

    秘书还是有些犹豫,毕竟这是大事,“可是……老板要是问起……”

    “没事,你只要不说,我保证会给你说几句好话升职加薪的!”

    秘书顿时眼前一亮,与喜欢击掌成交。

    喜欢相信以季旭的背景,要同时把他们两人都弄出去,应该不会太久的。

    反正,只要帮他接下这批货的话,也算是对他的补偿了吧。这样想着,喜欢也就定下心来,回到家里开始准备做攻略,不管有多乱,只要有季旭在,她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作者有话要说:  合并了一下章节哈。

    ☆、chapter57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修改过哈

    “喂,喜欢,你要的东西我都给你弄好了!”秘书给喜欢打电话的时候,喜欢早已做好了所有的准备。为了怕她起疑,她又不敢每天都给秘书打电话询问情况,只能在家里等着。好不容易等到她的消息,喜欢这才松了一口气。

    为了季旭,她已经暂时关掉了非东市的店,回到江远市住在酒店里。她本来还想着,如果某一天宁彻或者想明白了,看到她关了店肯定会给她电话。但是,一连几天过去了,宁彻都没有再给她打过一次电话。

    不是没有失落的。

    宁彻都会如此,更何况是季旭。

    每每想到这里,喜欢就忍不住想要叹气。

    “喂,喜欢你有在听我说吗?”

    “哦,我听着的,你说。”喜欢急忙回神。

    秘书于是把怎么帮她背着季旭,悄悄用他的关系把机票买了的事情说了一遍,并告诫喜欢现在那边比之前更乱了。因为反政府武装份子们队伍越来越大,很多在那里的中国人都无法跑出来。国家在和那边进行交涉,但是因为那边被隔断了所有的通信设备,那些武装分子想方设法的要把非本国的人驱逐,但是他们国王呢,又不想让他们被驱逐。两边现在都在僵持呢,国王想要借着这些人获取国际援助,反正新闻每天都在说那边的情况,但前几天还能知道万丹里面的局势,这几天已经彻底不知道了。你们俩一定得小心啊,你千万不能跟老板跟丢了。”

    “放心吧,有我在呢,啥都不是事。”嘴上这么说着,喜欢的心里还是有些隐隐的担忧。第一次去这样的地方,总是不安的。

    “我告诉你,你别盲目自信。我看老板这几天老严肃了,都是这事给闹的。不知道都发多少次火了,我们现在都不敢招惹他。”秘书忍不住吐槽,“那边的接头人反正也给你们安排好了。那边的人一直在劝着让我们别去。你啊,别冲动,最好还是劝着点老板,要实在不行就别在这个节骨眼上进去了。老板那么厉害,钱嘛,总是能挣来的。”

    “放心,我对老板信心满满呢。老板既然决定要去了,他就会有自己的打算的。”

    对面传来一声长长的叹气,“我跟你说,我总算是知道为啥老板要跟你结婚了,你真是太勇敢了!我真没见过你这种敢和土豪同生共死的人。多亏啊。”

    “呸呸呸,少咒我。”喜欢一听这个就别扭,“不想夸就别夸,你这马屁全拍在腿上呢。”

    “这不还是跟你学的嘛。”秘书跟喜欢开起了玩笑,尽量让自己显得轻松一些。毕竟,她和季旭这一去,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机票今晚9点起飞,你早去啊。”

    “放心吧。”喜欢大致向她打听了季旭的情况以后,也没多和她闲聊。立即上网查了要到那里的办法,这一次毕竟不同于上次去缅甸,那里是战乱之地,能不能进去还是未知,甚至有可能稍有差池那就再也回不来了。

    所以,多带点东西总是没坏处的。

    然而,在去之前,她必须得先见一个人。

    ---------------------

    午后的阳光穿过玻璃照在整个屋子里,许是没有开空调的缘故,屋子里被晒的有些燥热。叶子上微微泛着光,闪得人睁不开眼。

    喜欢挪到凉处的摇椅上,看着对面摆弄植物的宁彻。宁彻的脸上始终带着笑容,让人猜不透他此时心里的想法。

    “那个,小彻彻,这是店里的钥匙,我这几天要出趟门,有什么的话你有钥匙也会方便些。”沉默良久之后,喜欢主动开口,并把手中的钥匙放在了桌子上。

    宁彻却看都没看一眼,依然摆弄着手上的叶子,半晌才喃喃自语道:“昨天刚交了一个女朋友。”

    喜欢愣了一下,“嗷,挺好的啊。”

    “她是碧玺新来的员工,非常可爱的一个女孩。有时候我就在想,女人嘛,不都是一样的嘛。何必呢。”宁彻的声音淡淡地,语气里满是自嘲的口气。

    这一句“何必呢”,拖得很慢,既是说给她听的,也是说给自己听的。

    是啊,何必呢。

    不就是一个女人嘛,他身边什么时候缺过?

    宁彻透过前方的玻璃,看了身后的喜欢一眼,嘴上这么说着,但是心里却在想,就算明知她们不都是一样的,他还是无法完全的控制住自己的心,控制住他对喜欢不一样的那些情感。

    每每想起这些情感,想起周婧说过的话,想起叶岚临死前那冰冷的样子,他就会对自己感到愤怒。为了压制住他的愤怒不随便爆发,他转移了话题。

    “我要搬家了。”

    喜欢站了起来,走向他,“你要搬到哪里去?”

    “我想我没有必要告诉你吧。”宁彻仰起头来,故作轻松的笑道。

    “是哦。”喜欢尴尬的笑了笑。还想要继续迈出的步伐停了下来,往后面挪开了。

    沉默。

    阳光照的眼前细小的尘埃四处漂浮着,两人一时之间都无话可说。

    喜欢想起两人第一次相识时,宁彻那皎洁明媚的样子,忽然觉得那是太久远的记忆了。如今他

    们,竟已到了无话可说的地步。

    她到现在都无法适应。

    宁彻把花盆搬到了另外一处,看向喜欢,“那天大师对我说,放下执念,过去的业自然就会放下。可是,我却觉得放下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我放不下,所以有很多事情困扰着我。前几天我还在想你真是我见过最坏的女人了,但是这几天我忽然明白,你坏吗?你不坏,你有什么错呢?你只是站在你自己的立场,做你认为对的事情而已。我有什么资格指责你呢?喜欢,其实我

    蛮羡慕你的,你想不起过去,你多么幸福。什么都不知道的人,才是一种恩赐。”

    喜欢一点都不喜欢宁彻这样颓废的样子,她不想再去戳他的疤,索扭过头去指了指桌子上的钥

    匙,“店里还是很需要你的。”

    宁彻抬眉笑了笑,“喜欢。”

    “嗯?”

    “以后店里的事情你直接和我秘书联系吧。”

    喜欢脸上强撑着的笑容僵硬了一下,“好,我知道了。如果没什么事儿的话,我就先走了。”

    “再见。”

    喜欢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身走了出去,却在走到门口的时候又突然停下来,对身后的人喊

    道:“小彻彻,请代我去对叶岚,说一句对不起。谢谢。”

    说完,她轻柔地把门关上,然后提上自己的行李,直接去了机场。

    以喜欢对季旭的了解,要是被他知道她也去的话,那他一定会把她从飞机上丢出去的。所以,喜

    欢一路小心翼翼地没有让季旭发现她,甚至还特地把头等舱的机票改到了经济舱。并且弄到了中

    间,为的就是不想被季旭发现。

    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长途跋涉,终于,两人到达了距离万丹不远的纲南。

    下了飞机,季旭就在行李处看到了喜欢。

    季旭原本冷冰冰的脸上一片沉,径直走到了她的身后问。“你来这里干什么?”

    “哎呀,好巧。老板你也在啊。”喜欢一脸惊讶地看着他。

    季旭挑眉,本不信她的鬼话。

    “你跟踪我想干什么?”

    喜欢每次在他的压迫感下,总是容易演不下去,只好坦白,“当然是跟你一起接货了嘛。”

    “多管闲事。”季旭冷淡地拒绝,“你乘下一班飞机回去。”

    “我人都来了,就没有要回去的说法。好歹这也是咱们自己的家业不是,我得帮衬着的嘛。”

    “你倒是挺看得起自己。”

    “那必须的。”喜欢没心没肺地笑着,不管季旭说什么,坚决都不回去,甚至把季旭简易的行李

    塞到了自己的箱子里,他去哪儿,她就跟着去哪儿。

    季旭想要摆脱,却本摆脱不掉。喜欢耍起无赖的时候,谁都不是她的对手。更何况,这毕竟是

    在国外,季旭又不可能把她一个人丢在这里,没办法只能让她跟着了。

    而这次季旭亲自过来接货,本就做好了所有的准备。一出机场,负责带他的向导就开车将两人接

    到了酒店,然后跟他协商接下来的路线。

    喜欢虽然英语不行,但看他们每个人说话的眼神,也能猜得出来他们肯定聊得不顺利。这次可不

    同于旅行,从安全的地方前往危险的地方,本就是很冒险的事情。只不过,看他们的眼神,就算再不顺利,他们也最终向季旭妥协了。

    “老板,他们咋说的?”看到他们走,喜欢急忙追问。

    “与你无关。”

    “怎么会跟我无关呢,咱俩一路的啊。”

    “你在酒店呆着。”冷冷的口气。

    喜欢装作没有听到,“那我们是要偷渡过去吗?我来之前查了路线,我们可以开车过去。只是不知道现在边境线上有没有被封掉了。”

    季旭扶墙,再次强调,“是我去,不是你。”

    “咱俩谁跟谁啊,还分你我干嘛呢。”喜欢一派轻松地捶了他一下。

    季旭看着她轻松的样子,若是旁人见了他们这副状态,谁也无法想到他们之间的关系,此时有多

    么的恶劣。

    她每一次都是这样,两人的关系越是复杂的时候,她就越表现的毫无间隙。是她心太大呢?还是她演技太好,让人始终都捉不透她的心底到底在想什么。

    “老板,你要不让我去,我就跟踪你们去。你要是想要在这里丢下我,我就自己找人带我去。

    ”喜欢早就知道他肯定不会同意的,所以直接给他来硬的。

    季旭挑眉看了她一眼,“吴喜欢,你到底想干什么?”

    “拿货。”

    喜欢每次都会做出一些超出他控制范围以内的事情,这让他尤其烦躁,“你以为你帮我,我就会

    感激你了吗?”

    “我没想过要帮你。我只是闲的太无聊了而已。”

    “随你便。”季旭懒得跟她多费唇舌,这一次,他们需要穿过边境然后偷偷的背着叛军到市中心

    与交货方见面。所以,在去之前,他严肃地交代了她很多事情,到了晚上的时候,他找来的向导

    就带着他们,伪装成当地人的样子,连夜开车到了边境线上。

    边境的可通往入口处,深处一片密林之中,几个人手上都拿着刀戟割开挡住道路的杂草,可是,

    他们到那里的时候,布满铁丝的入口处被剪开了一个洞,刚好能容纳一个人通过。

    喜欢来之前还有些忐忑,但真正走到这里了,她心里反而没什么害怕了,一路上他们总能听到乒

    乒乓乓的枪声从四面八方传来,前面的向导比他们紧张许多,不停地在催促着他们。

    在他们的紧张催促下,喜欢反而还有些小小的兴奋,就像是在演电影一样,虽然心里想着赶紧到

    达目的地,但毕竟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总还是有些笨手笨脚的,很多地方都不适应。

    期间,季旭看到她还提议她现在回去还来得及,但都被她拒绝了。啥都没开始呢,她怎么可能就回去?

    季旭看她如此坚决也没法再说什么,只提醒她放聪明点,喜欢刚准备反驳两句,这不,在穿越铁

    网处小洞的时候稍微着急了一些,胳膊被铁丝划破,瞬间就挂出了一条深且长的口子,但喜欢忍了忍什么都没说。

    跨过铁网就是万丹了,他们一分钟都不能过多耽搁。马不停蹄地趁着天还没亮,混到了目的地。

    只是,季旭刚和交货人收货,忽然,从黑暗中涌出一大批武装分子将他们团团围住。

    喜欢看着几十把同时指向自己的枪,当场就吓蒙了。而交货人则立即掉头想要冲出重围,却被为首的一个人打翻在地,随即交货人就像条狗一样的被他们拖了出去。

    “多谢你们带我找到了这个叛徒。”为首的黑人冲着季旭,用蹩脚的英语说道。同时,看了看喜

    欢受伤的手。

    季旭怔了怔,这才发现她整个袖子都已经被血浸湿。

    ☆、chapter58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一章和上一章都是新内容哈。

    ps:终于写完了,这个文写作过程里出了很多幺蛾子,也有很多遗憾,你们还在,就是我坚持下去的所有动力,感谢你们与我一起分享了它。之后的文,我会继续努力,下个文已经全文存稿。完结以后就放出来了,跪求大家支持啊!再次,谢谢你们。

    新坑已开放全文后天开放了哈:

    季旭怔了怔,这才发现她整个袖子都已经被血浸湿。

    喜欢听不懂他们的话,只能挪到季旭的不远处,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们的交涉。

    “刚才的交货人既是我们的交货人,也曾经是反政府武装,但是叛变了。他们现在以为我们是同伙。我说一二三,你就往前跑。”季旭趁着那个黑人跟身边的人说话的时候,突然扭过头来对喜欢说道。

    喜欢懵了一下,还没来得急反应过来,突然,一个黑色的小包被塞到了她的怀里,季旭的声音在空旷的房间里回荡着:“快跑!”

    然后,枪声擦着她的耳边响起,喜欢下意识的就朝着得空的地方往前跑。因为恐惧,喜欢跑得前所未有的快,她不知道该往哪跑,只知道拼命的往前冲就对了。身后的呼吸离她很近,她不确定那不是不是季旭的,她不敢回头,只有快速地跑。

    但是,她身上毕竟拿着好多公斤的珠宝,一时之间要跑也不是那么容易,虽然她不清楚里面到底是什么,但好几千万的东西,它们要是摔着碎了什么的,那就白来了。于是,她逮着机会,把这批珠宝放在了一个神像下面。

    只不过,当她回过头看到季旭已经被他们抓到的时候,她往前的脚步还是忍不住慢了下来,她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季旭被抓,于是,两个人都同时被抓了起来。

    两人被带到了他们的基地,季旭一见到他们的武装头目,就冷静地提醒他们放掉喜欢。但是,他们怎么可能会听他的?他们只关心交货人给了他的东西在哪里,季旭却只字不提。

    喜欢就算再听不懂,看他们的样子也大致猜得到他们想要的是什么了。眼看着,季旭越不说,他们就打得越狠。喜欢为了他,突然开口表示,她知道他们想要的东西在哪儿。

    任何反zf武装,想要的无非就是钱。而季旭的那一批珠宝,足够他们买很多武器了。她以为是他转不过这个弯来,她不怕没钱,但是她不能看着他被打而无动于衷。

    “你们想要的东西在我这里。”喜欢尽量表现得让他们听懂自己的话。

    季旭听到她的话就明白她想做什么了,于是,急忙阻止她,“吴喜欢你记住了,我就是死,也不会做让他们威胁国家的傀儡。”

    喜欢被他这一喊,喊得懵了,不就是一批珠宝吗?怎么还牵扯到这个上了?

    而那些武装分子也不是傻子,季旭的话显然威胁到了他们的利益,二话不说又对季旭一顿拳打脚踢,喜欢看着季旭不断被打吐出来的血,吓得脸色苍白,急忙比划着表示他们聊聊,她会说服他说出东西的下落。

    那帮人想了想,警告了两句就把两人关在小黑屋里,先暂时出去了。

    他们一走,季旭就爬了起来,冷着脸对她说道:“这次交易的是国家的文物!”

    “啊?”喜欢愣了愣,看着他。

    “五年前,叶岚出事之前我在万丹的公司,挖出了一块商周时代的玉雕,上面刻着女娲补天的细节。那个玉经鉴定,被誉为国宝级别的文物。几乎是无价之宝。当时,我就打算把这块玉上交给国家,但是我手下一个人却偷偷地掉包拿走了。我就先将此事隐瞒了下来。这几年来我一直在找他,当初出国,有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听说他在国外,而这次,我回江远市的真正目的,最主要的就是找到了他的下落。我通过很多办法,找了快六年,才找到这块玉雕。这次怎么可能让它落入外人手中。你学珠宝应该知道,这样的东西不该流传在外的。”

    怪不得季旭明知危险还要来这里了。当时她就纳闷了,为了几千万他不至于把命都搭进去,但是现在听着他的话,喜欢好像从来都没有认识过他一样,本来以为他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商人而已,

    却想不到他的怀却是如此宽广。

    “可是,我们该怎么办?”如果不说出玉雕的下落,那他们会打死他的!

    “你把玉放在哪里了?”

    “我藏在那个神像下面了。就跑过来的时候最大的那个神像。”喜欢小心翼翼地悄声说道。

    季旭若有所思的想了想,严肃地看向了她,“吴喜欢,我这是警告,如果你敢为了一己私欲把玉雕的下落告诉他们,你一定会后悔的!而我,一旦出去了,也不会放过你。”

    喜欢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从前也没觉得自己有多么的爱国,但是到了这个时候,她却被他身上的气魄所感染,她低看了他,也低看了他的怀,“放心,我会跟你站在一条战线上的。”

    季旭听到她的保证,这才放下心来。他试图站起来观察一下这里的情况,却又一口血忍不住咳了出来。喜欢急忙去扶他,然而,就在她的手刚扶上他的时候,突然触碰到的疼痛让她猛地缩手,反倒把季旭给摔了下去,季旭一扬手不小心拽到了她,两个人同时摔到了地上。而喜欢的后脑勺,正好砸中了地面。

    她脑袋里嗡的一声,眼前顿时就黑了。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又睁开眼睛。

    “你没事吧?”季旭难得担忧道。

    喜欢却没有回答他,半晌,她才猛地坐起,一脸深沉而严肃地看着季旭说道:“我没有害死叶岚。”

    季旭闻声猛地怔住。

    “我想起来了。”喜欢的手因为激动而微微发抖,“我突然想起过去的事情来了。”

    季旭眼眸一沉,早不想起晚不想起,偏偏这个时候想起来了,“这个事情回去以后再说。”

    “不,不行,是关于我和叶岚的。”喜欢神色凝重地看了他一眼,她很怕此时不说,以后或许就

    又忘掉了,于是急忙开口道:“你一定要听我说完。”

    喜欢坚持,也不管他同不同意,就说了起来,“周婧说的没错,我跟叶岚的确是因为献血认识的。我也的确是因为喜欢你,而开始模仿她。但是那会是因为我很自卑。”

    “怎么说?”

    “当年的我是一个胖子。一个160斤的胖子,所以我才始终不敢来见你们。叶岚总是鼓励我减肥,但是我这个体质很容易发胖,于是,我做了胃旁路手术,切除了一半的胃,然后我瘦了下来。但是,那个时候我依然不敢见你们。”喜欢苦笑了一下。

    “为什么?”

    “因为你是我第一个喜欢上的男人,我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姿态来和你相处。更重要的,叶岚也喜欢你。我算什么呢?我不可能为了自己去破坏你们之间的感情的。”

    季旭看向她,“那个时候就算你出现,你也不可能破坏得了。”

    “年轻嘛,总是会有些盲目的自信和想法的。谁都会去设想未来美好的事情不是吗?”喜欢看了看他,“所以,我对你也只能是暗恋。你知道暗恋一个人的那种心情吗,只能躲在暗处看着,观察着,但是,却谁也不能说,更不能提。我知道你们家是做珠宝的,所以我拼命的学习珠宝知识,只是为了能够有朝一日能够和你多说两句话。后来,周婧知道了我的这个秘密,她就用这个秘密来威胁我。要我帮她做很多事情。这其中就包括撺掇叶岚的那些话,挑拨你们俩之间的关系。”

    “你为什么不直接说出来?”

    “我怎么说?难道我去告诉叶岚,周婧威胁我,因为我喜欢你家季旭了?还是说,因为我也喜欢季旭,所以我是故意在模仿你,甚至背着你做了很多讨好季旭的事情?女孩之间的感情都是很微妙的,我从小到大没谈过恋爱,我在孤儿院长大的,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样去表达爱,怎么样去爱一个人。我不知道怎么做是对的,怎么做是错的,所以,我只能小心翼翼地藏着自己的这份情感,我就心满意足了。我从来都没有奢望过别的……”

    季旭用手按住了还在流血的伤口,不知是因为疼痛,还是她的话,他的眉头自从皱起来起,就没有舒展开过。

    “你一定忽略了很重要的一条吧。周婧是理科生,物理化学都特别好的。后来,因为我跟周婧关系好了,我无意中发现了叶岚父亲的死,跟她有关系。于是我当时就怒了,她答应我,她一定会告诉叶岚真相会去自首。可是,我却没有想到,我因此成了她第二个要除掉的人。她不愿意说,我就告诉了叶岚。”喜欢说着说着,能感觉到心脏强而有力的跳动,当初觉得周婧的那些话就有诸多漏洞,如今回忆起来,才赫然发现,他们竟都被她骗得团团转。

    “怎么回事?”

    “你应该能感觉到周婧对你的喜欢的吧?”

    季旭看了看她,不置可否。

    “叶岚出事之前,叶岚去找过她。起先,叶岚知道她爸被她害死的,表示一定要报警。叶岚没有想到她会为了得到你做到这一步,周婧说服了她,但是她们俩之间达成的协定还没来得急告诉我,你就被抓了进去。你进去的时候,我才知道我又中了周婧的全套了。因为让叶岚要你股权的人,是我。这其实都是周婧早就算好的!”喜欢努力地回忆着,尽量把当时的情形说得更详细一些。

    “等我彻底明白过来周婧的谋以后,我决定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就算以后再也无法见你,我也不能这样下去。于是,我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叶岚,叶岚去找她。本来,她是打算要去把周婧绳之以法的,但是,她没有证据,可是我有。

    于是来之前希望我跟她一起去,带着我手上的证据去报案。而就在我们要见面的时候,叶岚的车子突然发生了爆炸。我好不容易把叶岚从车子里弄了出来,她当时已经奄奄一息了,当时我一扭头就看到了周婧,见到她的那一瞬间我就明白肯定是她干的了。我们若活着,她早晚得坐牢。但我没想到的是,她竟然开车把我撞了,然后拿走了我身上的所有东西跑了。所以,正因为如此,宁彻也才会以为是叶岚撞得我。我如果记得没错,那附近是有摄像头的。如果说警察那会没有能发现真相,那就说明那段录像被弄走了。或许找到那段录像,就能证明我的话了。”

    季旭有一些地方没能想明白,“那些日记和照片怎么回事?”

    “我觉得这次回去,若有可能你再那些东西,一定能发现破绽。”喜欢笃定道,脑海里的思路是前所未有的清晰,“这么多年来,你难道没有想过吗?为什么叶岚出事了,她都不出来说出原因?而让她背着背叛你的黑锅呢?我想,她之所以没有出来见我们,最大的原因就是害怕。害怕有朝一日被揭穿,但好在天意难为。宁彻为了不让你接近叶岚,知道关于叶岚的一切,故意把我们悄悄藏了起来。你找不到了叶岚,她自然就以为我们都死了,所以她就只有走。但是她没有想到我会和你在一起。她看到我活着。她怎么能够安心?于是,她有可能伪造了那一切,你想,当时我们都太在意她说的话了,而忽略了真假。而且,为什么她在见到你的第一面不把这些东西拿出来,而是确定了我真不认识她的时候,才拿出来呢?我离你们越远,她的所作所为就越无法被揭开。过去的事情,我的确也有错。可是,请你相信我,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害你们。如果我们能平安的离开这里,请你一定要将周婧绳之以法!”

    喜欢的最后几个字说得极重,像是交代遗言一样,说得极为严肃。事情发展到今天,全都因着周婧的私欲,若不是她突然冒出来,或许这个秘密这一辈子就这样隐瞒下去了,可偏偏她狗急跳墙心虚地跑了出来,正赶上喜欢恢复了记忆,这样的话,就不可能还让她继续逍遥法外了。

    只是,不管他们在这里讨论得如何,总是得先离开这里才行。

    喜欢刚打算跟他说说接下来该怎么办,小黑屋的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两人莫名其妙地就被打晕过去。当他们再次醒来的时候,两人的身上都放着一个定时炸弹。紧紧地贴在他们的身上,上面显示着温度。

    “怎么回事?”喜欢一看到身上捆着的东西,整个心都凉了。急忙悄声地问身边的季旭。这种电影里大片的即视感,让她一点兴奋感都没有,有的,只是恐惧。她脑补了无数种这种炸弹的名字,但是恐惧却让她一点思绪都没有了。

    季旭环顾四周这个破烂空旷的大楼里,朝她使了一个眼色,然后凝神偷听了一会儿附近的人的谈话,才又对她说道:“他们的老曺被端了,现在以为是我们通知的政府军。他们觉得那块玉雕在政府的手上。”

    万万没有想到,事情会发生如此大的逆转,“难道他们打算用我们来威胁万丹政府那边吗?”

    “是。”

    “我们俩做筹码价值会不会有点低?”

    “他们也不敢确定。只能试试看。”

    喜欢的心里再次咯噔了一下,季旭的话只说了一半,但是她还是能明白,喜欢和季旭现在也不过是这群武装分子的棋子而已,死那么几个人对于他们来说,本无关紧要,但是,因着万丹政府和中方的关系,他们不过是想利用两人拖延时间,赶紧弄到那块玉雕,好买武器罢了。

    发现那群人似乎准备要离开了,喜欢担忧地朝他指了指,“老板,我们该怎么办?他们是打算把我们晾在这里了吗?”

    “跟我们交涉没有意义。语言不通。”季旭一脸淡定,“不用担心。救援很快就能到了。”

    季旭安慰了她一下,心里却还是有些疑惑,他们的突然离开。

    喜欢对于他的话一脸不信,“你怎么确定他们能找到我们?”

    “我在内\\\\\\\\裤上安装了定位装置。”

    “……”老板,这种严肃的时刻,咱能稍微不那么搞笑么?

    不过,话虽如此,季旭既然如此笃定,喜欢也就稍微安了点心。季旭从来都不会去做没把握的事情,他既然敢单枪匹马的来,就不可能什么都不做。虽然,他所做好的准备,比她想象中要周全和靠谱了许多。

    然而,喜欢没有想到的是,就算是救援到了,两人也依然走不了!因为,救援刚一出现,两人身上的□□就已经开始倒计时了。

    在得知这个炸药的分量足以炸毁整栋楼时,喜欢这才意识到怪不得救援队伍可以那么轻松的就进来并找到他们了。因为那群武装分子早就算好了,不管结果如何,他们都得死在这里!

    喜欢把这群人想得太简单了。故事里,英雄登场总是可以轻松的解决坏人,可是生活里,却比故事要善变太多!喜欢也是到了这一刻,才忽然感受到了残酷的真正意义,她来不及去追问关于他们的谈判情况,只忧心忡忡的问他们能不能搞定炸弹?

    救援的人一脸愁容,季旭也是一脸沉重,喜欢却笑了起来,

    “拆不了的话那能脱下来吗?”

    “不可以。这是感温装置。需要保持人的差不多体温才能支撑得住,否则很容易发生爆炸。”

    怪不得他们能够这样放任两人在这里了,“那就是一旦离开人体,它就会提前炸了是吗?”

    “是。它必须时刻紧贴人体,保持相似的温度。”救援人的语气里带着无法言语的沉重,不用明说大家都心知肚明,他们两人之间,必定有一个人要牺牲的。否则,他们这群人,谁也走不了。

    喜欢的脑海里飞速地闪过各种各样的画面,几乎是在一瞬间就接上了他的话问道:“飞机什么时候到?”

    “已经在楼顶了。”

    “你能帮我把我旁边那人的项链递给我吗?”

    对方想了想,虽然有些不解,但还是毫不犹豫地把季旭脖子上的上帝之心拿了下来,戴在了她的脖子上。

    “你做什么?”季旭有一种不安的预感扑面而来。

    “老板,这颗石头带给你太多的不幸了,我希望从今往后,你能幸福。”说完,喜欢深深地看了季旭一眼,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季旭身上的炸弹瞬间贴到了自己的身上,使之保持了近似的温度,随即,向着相反的方向跑下去。

    “你们快走!”喜欢头也不回地往楼下冲,时间显示还有3分钟。他们跑到楼顶坐上直升机的话,应该还来得及。

    而喜欢的这一跑让所有人都愣了一下,谁也没有想到她竟然会用这样的方式来牺牲自己。更没有想到看上去胆小的她,竟如此勇敢。

    季旭整个人像疯了一样想要去追,被却救援的人们一起拽着往楼顶走。

    “吴喜欢,你给我回来。”季旭冲着楼下大声地呼喊。喜欢听到了脚步却越来越快。她甚至不敢抬头去看他最后一眼,只不停在心里对他说着“对不起,”对不起过去,亦对不起未来。眼泪模糊了前方的视线,她的脚步却始终不能停。这唯一能给他们出去的机会,就只有一次。她不能有丝毫后悔和犹豫。

    善恶因果终有报,三年前,她就该死,可是,老天借给了她三年,那些她曾欠下叶岚的,终究还是要还回去。

    虽然时间很短,但老天还是给了她这一年的时间认识了季旭,并曾经和他走到过一起,更重要的

    是,她恢复了记忆,她此生其实已经再无任何遗憾了。

    她相信回去以后,季旭一定不会让她失望。

    可季旭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她牺牲自己,他的脑海中此时一片空白,刚才要不是她速度太快,他都已经做好了要用自己的命换大家命的准备了。

    “救她!”季旭惊慌失措的朝着身后的人大喊。

    “来不及了,走!”身后的人看着季旭已经失去理智,二话不说就往他身上注了一季麻醉针,然后把他背到背上,快速地攀爬上了直升机。

    他们比他更干脆,因为,长期经历着战争和生死死别的他们,更能明白喜欢的用心,他们不能辜负了她的牺牲。

    飞机以极快的速度转头升空,还没有完全失去意识的季旭,透过直升机的玻璃,看着下面。

    忽然,火光冲天,伴随着震天动地的轰鸣巨响整个大楼顷刻崩塌,季旭看着那片灰烬开始越变越小越变越小,小到本无法看到喜欢的所在,小到只能靠想象来填补眼前的空白,那一刻,多年未曾留下的眼泪,瞬间溢满了眼眶。

    在他彻底失去意识之前,他仿佛看到了她第一次在他面前出现时的样子,她就这样坐在他的身上,惊慌失措地看着他。那眼底流光溢彩,动人非凡。更多彩小说:.hebao.

    他没告诉她的是,那眼底的光芒曾如太阳一般照亮了他。

    如果那个时候,他们没有遇到;如果他肯选择相信她,给她机会重头开始;如果这一次他把她强行送走,或许,结果就不会是现在这样。

    “喜欢……我……”季旭喃喃地动了动嘴,刚想说什么,却已经无法控制地缓缓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