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张岳恋爱了恶搞林程番外全部大结局
    母亲是三十七岁时生下的她,所以父母对许青青份外的宝贝,恨不得在有生之年把女儿的一生路都铺好!

    没有别人家独生女的娇娇样,许青青的父母都属于很内向、刻板的人,又是快四十岁才有女儿,所以把许青青教育的也很早熟。

    毕业后,在父母的安排下,许青青到疗养院当护士。

    其实父母走关系把许青青安排到这个疗养院工作是有原因的,他们这是在保护女儿!

    疗养院里进进出出的多是老首长们,还有就是军官,比起外面世界的you惑来,这里简直是太安全了!

    结果……却碰上了司马成功!

    护专只有两年的专业课程,剩下一年基本上就是开始实习和寻求出路了。所以,许青青到疗养院时才二十岁,司马成功已经是个三十四岁的成熟男人。

    许青青刚到疗养院那会儿因为个性耿直、不太会与人交际,导致在护士和工作人员当中没有朋友!司马成功比较照顾她,常指导这个内向的小姑娘如何与人相处。

    两年过去后,许青青长成了一名婷婷玉立、性格稳重的年轻女子,她也对亦师亦友的司马成功产生了异样的感觉。

    司马成功已经结婚,这是疗养院里众所周知的事,许青青虽然对司马成功有着异样的情愫却一直压在心底没有表明。

    直到有一次司马成功休假回来,他的手臂和脖子上有抓痕,许青青关心询问后才得知,司马成功与妻子的感情并不好。

    司马成功毕业于某医科大学,他的妻子比他大两岁,属于下嫁给司马成功。

    妻子的父亲是b市市政aa府某领导,因为女儿脾气不好,又在谈了两三次恋爱被甩后脾气更加暴躁而无人问津!经人介绍,司马成功与妻子相识,后来为了前程而结婚。

    婚后,那位领导通过关系把司马成功安排进刚成立不久的这家部队老干部疗养院当医生,司马成功借着岳父的东风成功了一半!

    许青青的关心令司马成功心动,他一直在岳父和妻子面前抬不起头,也得不到妻子的关怀!一个星期回市内的家里两天,每次不是被妻子嫌弃,就是被迫与妻子逛街买东西……

    疗养院就像世外桃源,司马成功有时候真不想在轮休的两天时间里回那个家!

    男人总是这样,当婚姻生活中遇到不如意时,他们不想着造成这一切的原因是什么,一味的推给那个让自己不快乐、不幸福的妻子,好像男人婚姻不幸福都是老婆不够好!

    于是乎,窝囊废男人、渣男司马成功开始向许青青讲述自己婚姻的不幸……

    两个人偷偷的谈起了恋爱,司马成功信誓旦旦要和妻子离婚,许青青一半甜蜜、一半恐慌!

    其实他们只“恋爱”了两个月,司马成功的老婆就敏锐的发现了不对劲儿!带着三岁的儿子到疗养院来看望两个月只回了一趟家、借口工作忙的丈夫!

    许青青像所有以为拥有了真爱的“小三儿”一样,想看看司马成功如何冷淡对待妻子,又要看看悍妻的真面目!

    可是,许青青晚上鼓起勇气去司马成功的宿舍,在宿舍楼下看到了带着司马成功三岁儿子的保姆。

    保姆听许青青说是来找居司马医生,就挤眉弄眼的告诉她,司马成功夫妇小别胜新婚,别去打扰的好!

    后来,无论司马成功再怎么说,许青青也都不再相信这个男人的话,原本就见不得光的恋情就这样结束了!可两个人还在一处工作!

    **

    许青青绕过葡萄藤,来到葡萄架长廊口,看到深处有一个红点一闪一闪。

    “是谁?”许青青的声音有些颤抖,完全不像平日里的生硬。

    里面没有人应声,许青青的心提了起来,那闪烁的火光仿佛魔咒一样吸引着她的双腿走过去!

    可走到一半时,许青青回过神来,扭头就往回跑。

    身后传来跑步声,许青青放声尖叫前男人的双臂困住,嘴也被捂住!

    “你一个女人也太不小心了!竟敢大半夜跑到这儿来,还在不知道对方是谁的情况下靠近!”张岳的声音有着调侃的笑意,“不怕被歼-杀啊!”

    他刚抽过烟,指间还有着淡淡的烟味儿。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时,许青青原本吓得僵硬的身体软了下来,眼泪又奔流而出!

    手指上感觉到了热热的液体,张岳连忙松开手想退开,许青青却一回身抓住他的衣襟窝进他怀里!

    呃……张岳的双手僵在空中,犹豫着是抱住怀里哭着的女人,还是推开她!

    好在许青青情绪失控没有多久,哭了一分钟左右就自己推开了张岳!

    “你……你怎么躲在这里……”

    “我可不是为了偷听你们谈话来这儿的!”张岳马上声明,“是我先来的!”

    许青青抹了一下眼泪,抬起头。

    虽然外面月光明亮,但葡萄的枝叶却遮挡住了大部分光线,张岳的脸在黑暗中有些模糊。

    “我是说,你怎么躲在这儿抽烟!自己的肺在恢复期,却还不注意!你这是来疗养吗?”许青青想说的却不是方才的话题。

    张岳愣了一下,随后笑了。

    “烟瘾犯了。”张岳不好意思的抓抓发尾。

    “别再抽了,像你这样肺受过创的病人,戒烟才对。”许青青低声地道,“把烟给我,没收!”

    张岳咳了两声,乖乖把烟和火机交出来,谁让他遇到了连老首长们都比较怵的许青青!

    接过张岳递来的烟和火机,许青青没说什么转身离开,好像根本不在乎张岳方才听到了什么。

    “喂!许青青!”张岳在许青青走出葡萄架之前喊住她,“苦海无涯,回头是岸!你现在站在岸上了,还怕那个落在水里浮沉的渣男吗?”

    许青青扭头看了一眼已经完全看不清面容的张岳,朝他绽开一抹微笑,月光洒在她的脸上,使张岳看清那抹笑容美丽得不可思议!

    “还有,别辜负了老首长们的好意,要不我们俩先处一阵子,你看怎么样?”张岳不要脸不要皮的又喊了一句。

    许青青转回头离开,没理他后面那句。

    **

    张岳开始利用在疗养院呆着的最后半个月时间追求许青青!他无比认真的觉得这个有故事的女人非常适合自己!

    因为他同样也有着“故事”,他们懂得什么是真正的爱情,一旦真的投入去爱,也就真的是一生一世!

    全疗养院的人都乐滋滋的看着张少校追求冷面护士长,时不时还给张岳鼓劲、给许青青敲敲边鼓!

    “张岳,你别再闹了!”许青青抓着张岳的手臂来到葡萄架下,气得脸上表情生动,“你是不是觉得我曾经有过那么不光彩的过去,你就可以随意戏耍我?告诉你,我不怕你把我和司马成功的事捅出去!”

    “我追求你,关那个司马渣什么事?”张岳环着手臂在胸前,一副流氓样,“我追你是因为我喜欢你,相中你了!”

    许青青听得脸红,不知道张岳说的是真是假,气得直跺脚 ̄!

    “你……你那天晚上不是听到了!我曾经是个不要脸的小三儿,差点儿破坏了人家的婚姻!”是个男人都会鄙视她吧!

    张岳眉头一皱,伸手拉过许青青抱在怀里,她挣了几下却没挣开,反而被抱得更紧!

    “谁没过去?谁的过去就干净得像白纸?要说不要脸,我干过比你更不要脸的事儿!”张岳有些心疼许青青的自我厌恶,就像当初他恨不得折磨死自己、把自己送到最艰苦的地方一样!“傻丫头,过去就过去了,不能因为过去毁到现在和未来吧?”

    许青青眼睛一热,又推了两下张岳,“如果……如果你不知道……就好了……”

    许青青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开始关注张岳的,当刘团长说想介绍张岳和她处男女朋友时,她手里的笔和记录本都惊得掉在了地上!

    可她怎么配呢?她曾经是个不光彩的“小三儿”!

    “你还爱他?”张岳把许青青推离一段距离,绷着脸认真地问。

    许青青摇摇头,眼泪都甩得飞起来,“他骗了我的感情,我怎么还会爱他。”

    “那你恨他?”张岳的脸色开始有些阴沉!有爱才有恨!

    许青青怔了怔,抬头看着张岳郑重的表情,她也认真地想了想,最后摇摇头,“不,我不恨司马成功,只恨自己太天真。其实无论司马成功的婚姻幸福不幸福,只要他和妻子还没离婚,我就不应该介入进去!都是我的错,被骗也是因为自己甘愿被骗才会有那样的结果。但现在想想,多亏没有走到最坏的一步,我只有庆幸。”

    下一秒,许青青就被张岳搂回怀里。

    这次,她不再挣扎,两个人静静的拥抱在一起,仿佛心意已经相通!

    “那个……什么是最坏的一步?”张岳闷闷地开口问。

    如果说许青青和司马成功的“歼-情”没有曝光,那什么是“最坏的”?

    许青青抬起头,看着张岳那张要死人似的脸,咬咬嘴唇轻声道:“你……你说呢?”

    张岳的眼里异彩流动,俯下身子咬着许青青的耳朵小声地道:“那,你愿不愿意快点儿和我走到最坏的一步啊?”

    **

    林启航东躲西臧去就医,结果还是落在了妻子的手里!

    “不要啊!”一声哀嚎,林启航提起裤子,惊惧的看着妻子从帘子那边绕过来。

    即使程艾戴着口罩,但她那双已经笑弯的眼睛却令林启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

    “艾……程医生怎么会在这儿?”林启航的声音有点儿调高。

    这里是武警医院,而程艾已经在军医大的附属二院上班了呀!

    程艾走到检查床前,拍了拍床面道:“把裤子脱下来,露出后面。”

    “刚才的医生呢?”他明明是找的男医生!“你怎么……”

    “我没告诉你吗?最近一个星期我到武警医院客座?”程艾眨眨眼看着丈夫。

    “没有!”林启航欲哭无泪,“艾宝儿,还是让男医生……”

    “不行!你的桔花和蛋蛋只能给我看!”程艾压低声音咬牙地道。

    想到入伍体检中就有全身赤果接受男医生检查这一项,程艾呕得要死!林启航那时候也被男医生摸来看去了吧!恶心死了!

    不理林启航的抗议,程艾硬是看了老公桔花,还把棉签伸进去搅了搅……

    “趁我在武警医院,就在这儿做切除手术吧。”程艾边写着病历边对欠着屁股坐在椅子上的林启航道。

    “手术?有没有药膏或吃药就能好的?”他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得痔疮!

    不适已经持续了快两个月,时好时坏,最后他一咬牙一跺脚才来医院看……早知道去别家了,谁知道会撞到枪口上!

    其实程艾观察林启航好久了,已经发现他有些不对劲儿,后来在给他收拾衣服时发现了武警医院的挂号单,他的电脑网页浏览记录里最近有很多关于痔疮的网页地址……

    “由我主刀你还能放心点儿。”程艾抬起头望着丈夫,“曾经有过一个病人,做完痔疮手术后医生叮嘱他住院卧床休息,结果他觉得没什么事就偷溜下楼。结果走着走着有想放屁的感觉,就没忍住放了出来,你知道后果是什么吗?”

    林启航听得汗毛都竖了起来,“什……什么后果?”

    程艾垂下眼帘合上病历,“一个屁崩开了缝线、刀口,大出血后晕倒在过道上,被抬回手术室了。”

    哈哈哈!林启航应该笑,但他却觉得一点儿也不好笑!

    “虽然病人也有错,应该遵医嘱休息,但也不排除医生手术时刀口及缝合处理有问题!所以,由身为妻子的我-操刀才是最安全的。”程艾再次抬头看着林启航。

    自己老公有病,怎么也得由她来处理!

    最后,林启航还是趴在了手术台上,主刀医师正是自己的妻子程艾!

    割痔疮是个小手术,费时也不多。

    消毒全部完毕后,程艾拿起一把手术刀想了想,突然开口问:“你爱我吗?”

    不单等待手术、翘高屁股的林启航懵了,旁边的助手也懵了!

    “他妈-的这个时候是提这个问题的时候吗?”林启航受制于人,挫败怒吼!

    “不想日后留有遗憾,最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程艾晃了晃手术刀。

    助手和护士们对望一眼,不知道这是唱哪出!

    风水轮流转,割个痔疮都有风险了!

    林启航咬牙问道:“老婆,你的医德呢?”莫非想让他以后出门都戴口罩!

    &

    nbsp;程艾笑了笑,“医德?在你面前就喂狗了呗!”

    林启航想不做这个手术了,早知道就不被她恐吓住!但现在局部麻醉已做,屁股那也没什么知觉了,他想下手术台……有点儿难。

    “大家别误会,这位患者是我的丈夫。”程艾看了看等待手术开始的助手和护士。

    “哦,原来是这样。”一个护士拿起原本准备给医生擦直的帕子擦了一下自己的额头,“程医生,患者好像……好像晕过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