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性之路】第六章
    看…精彩-小說~盡在点b点第~-*小說…站/度//第/一///小/说/站..作者:老蚂蚁字数:5第六章岳母岳母的脚有拇指外翻的病症,还是两只脚都有,在电视看了广告,说是同仁有个足踝外科,无痛治疗,跟岳父念叨了好几年,在3年底的时候终于下定了决心去医院看病。

    我自是责无旁贷,肩负起挂号,排队,接送的各项任务。

    对岳母,我一直很有兴趣,跟妻子婚后,也经常拿岳母做夫妻间的话题,尤其是在床上,这方面,妻子也很配我。

    2年的时候,借着给岳母按摩的机会,哄着她最后只穿了一条内裤在身上,可惜那次老妈在家,只是过了一番手瘾,也没有实质的进展,连奶子都没看见,不过倒是隔着内裤在岳母的屁股上大摸特摸了一把。

    到了医院看了医生才知道,岳母这个情况无痛和微创已经不适用了,只能是做手术治疗,最后决定,两只脚一起做,一次性解决,省的一只一只的,更耽误时间。

    这年头看病也得等啊,一直等了两个月,才通知住院,于是我又是一番紧忙,把岳母在医院安顿好,年底了,儿子考试,还有岳母住院,都赶在一起了,累的要死。

    住院第二天,就通知手术了,于是第二天我安排好事情,在医院盯着,手术还是很成功的,有个细节,当时进手术室,岳母是走进去的,按医院要求是里面不许穿衣服,但是岳母忘记了,穿着内裤进去的,进了手术室,一会岳母又自己出来,红着脸塞给我一团东西:“收好了,放兜里,一会去给我。”

    我答应一声就放兜里了,等岳母转身进去,找个没人的地方,掏出来一看,呃,岳母的内裤,还是温的的,刚脱下来的,打开一看,内裤中间还有些湿,下面鸡鸡一下就充血了,可是在医院也不方便啊,而且那边手术还得有人,也离不开,得,忍了,拍照留念。

    从手术室出来,岳母被送了病房,护工什么的,都是请好了的,我就管中饭和晚饭,自己做啊,岳母爱出我做的饭,得讨她欢心啊,做呗。

    于是,家,医院,学校,医院几点一线的日子开始了,天天忙活给岳母送饭,照顾孩子,说实话,挺累人的,那天去医院,岳母身上突然起了好多小疹子,问医生说是药物过敏,本来定的是周末出院,然后我给送家,剩下的就交给我岳父了,我得忙孩子啊,这下不去了,在医院多呆了三天,最后一琢磨,还一个星期拆线,得,干脆住我们那去吧,于是,就把岳母接到我家,就这样,我跟岳母同居的日子开始了,第一天,一个严峻的问题就出现在了我眼前妻子早上上班,儿子上学,我和岳母两个人在家,岳母的脚一点都不能占地,只能是在床上静养,然后每天需要按摩脚趾,活动关节。这个任务肯定是我来完成的。

    但是,当家里就剩下我和岳母的时候,一个重要的问题就出现了,去厕所怎么办,岳母这个时候的脚上还缠着纱布,瘦腿的裤子穿不进去,找了一条我的比较肥的裤子先穿着,当然,里面也没有内裤的,岳母嫌麻烦,干脆上面也是真空,这一点,在把岳母抱上楼的时候,我就知道了,因为我从岳母稍稍宽大的衣领缝隙中看到了岳母的奶头,医用的小便盆?呃,那需要把裤子先脱了,然后人在坐上去,可岳母的脚不吃力啊,一个人注定无法完成这项工作。抱到马桶上?

    额,那也得把裤子先脱了啊,于是,我跟岳母大眼瞪小眼,一筹莫展。

    活人咋能被尿憋死呢,可是眼下真没有别的法子了还是岳母先开口:“这,我,我憋不住了。”

    我站在岳母面前,也有些窘迫,虽说心里其实千万个愿意,但是不能急啊:“妈,那,那咱怎么弄?”

    岳母平时是很正经的那种,说话有些张弛,做事风风火火的,但是现在却是满脸通红,目光闪躲:“你,你抱我去厕所。”

    “好嘞。”

    我走上前,一手腋下,一手腿弯,把岳母从床上一下抱了起来,腋下进去的手有些太往前了,于是,手中立刻感到了一片柔软,额,摸到岳母的奶子了,岳母抬头看了我一眼,并没有说话。

    我抱着岳母向厕所走去,手没有动,还是停留在岳母的奶子上面,手指甚至感觉到了那一颗凸起,已经有些坚硬了,我把岳母放在了马桶上:“妈,接着怎么弄?”

    我站在一边,味着刚才手上的感觉,有些意犹未尽。

    “你先出去,我自己试试。”岳母推了我一下。

    我就势走出了卫生间,把门关上,在关门的时候,还瞄了一眼岳母的胸口,那里有一片白花花的皮肤和一道沟壑,点了根烟,拉过一把椅子,坐在卫生间旁边,一边味着岳母的奶子,一边等候着岳母的召唤,我心里明白,岳母自己肯定脱不下裤子的,过了大概有七八分钟的样子,就听里面有了动静。

    “小赵,你,你进来一下。”

    我听到岳母的召唤,赶忙站起来,拉开卫生间的门走了进去。

    额,什么情况,只见马桶上,岳母涨红着脸,衣服有些凌乱,胸脯露出了大半,甚至半个奶子都露了出来,衣服下摆往上撩了起来,白花花的肚皮露在外面,裤子被脱到了胯骨的位置,几根黑色的毛发已经露了出来,“妈,怎么的,您说。”

    我匆匆扫了一眼,赶紧看着岳母,有些担心,有些紧张的问。

    “我,我脱不下来,你,你帮我把裤子脱了。”岳母没有看我,但是还是说出了她的要求。

    “哦,好。”我心里这叫一个紧张啊,说实话,跟老婆第一次上床都没这么紧张过,一脑门子的汗,大概是岳母也感觉到了我的紧张:“小赵啊,没事,你也是我半个儿子。”

    “哦,那您别动啊,我帮您脱裤子。”

    我走过去,一只手放在岳母的腿弯,把岳母稍稍后仰,然后另一只手放在了裤腰上,慢慢的往下拉,由于岳母的屁股是坐在马桶上的,对我脱岳母的裤子还是造成了一定的障碍的,只能左一下,右一下的慢慢往下拽。

    就这样,岳母的下半身慢慢的展露在了我的眼前,黑黑的但是不多的阴毛,非常整齐,阴毛下那一条裂缝,看起来也十分紧凑,并不是想象中的棕黑色,而是带着一些粉色,只有露在外面一点的小阴唇有些棕色,总体来说,还是非常漂亮的,最吸引我的是,那里很湿润,不知道是尿出来了,还是兴奋的,这个时候,岳母已经不看我了,脸是通红的,气息也有些粗重。

    “快点,我,我有点憋不住了。”

    “哦,马上就好。”我收了盯在岳母腿间的目光,单手稍稍用力,把岳母的裤子一下褪到了腿弯处。

    “好了。”

    说着话,我站起身来,低头看着岳母。

    “你先出去。”岳母这时使劲推了我一把。

    “哦哦”我赶忙转身出去。

    就在我转身的瞬间,我听到了一阵哗哗的水声,我并没有头,虽然这个时候我是非常想去看一看岳母是如何尿尿的,但是我还是坚定的走了出去。

    关上卫生间的门,我揉了揉已经硬了好久的鸡鸡,想着岳母腿间那整齐的阴毛,有想射的感觉,就这样,我在卫生间门口等了大概有十多分钟,才听到岳母大人的召唤:“小赵,进来吧。”

    “来了。”我推开门又走了进去。

    岳母还是那个姿势在马桶上,不过裤子已经在腿弯,可以看出来,岳母已经在尽力的并紧双腿了,但是那黑黑的阴毛,是无法遮掩的,“妈,要不去床上再提裤子吧,在这有点费劲啊。”这是我已经计划好的,刚才脱的时候有多费劲,岳母也是知道的,在床上就稍微简单一些了,“嗯,也行。”岳母红着脸应了一声。

    我说完就走过去,一手腋下,一手腿弯,岳母用手搂住了我的脖子,我弯下腰,低下头,一片柔软一点硬,亲密的接触到了我的脸颊,没有说话,没有看岳母,挺腰,双手用力,还是一只手几乎握住了岳母的一边奶子,另一手在岳母赤裸的腿弯,就这样抱着岳母从卫生间向着大床走了过去。

    把岳母轻轻的放在床上,这个时候得提一句,岳母98斤的体重,我双手横抱,对腰力和臂力是个很大的考验,尤其是要轻放,没事的可以试试,抱起来和放下去,哪个更费力。

    慢慢的把岳母放在床上,这期间,我没有看一眼岳母的下半身,只是盯着路。

    放好岳母,我很自然的让岳母平躺,然后把岳母的双腿抬起来,把裤子往上提,当然,这个姿势,也是我计划好的,这样不仅可以清楚的看到岳母的逼,而且可以看到岳母的屁股已经我思念很久的屁眼,就这样,我帮岳母穿好了裤子,又殷勤的打来热水,伺候岳母洗手,然后当作很正常的样子,给岳母拿来了一些水果之后,就去准备今天的午饭了,而在整个帮助岳母的过程中,我的鸡巴,一直都是坚硬的,而我也相信,岳母一定也感觉并感触到了这一点,中午做好饭菜,摆好桌子,把岳母抱到餐桌旁,还是那个姿势,于是我又感受到了岳母乳房的柔软。

    刚开始的时候我和岳母都没有说话,只是闷头吃饭,我们两个都明白,上午的那种经历,还将继续,而且会不止一次的发生,因为医生嘱咐过岳母要多喝水,这也就意味着,岳母会相对频繁的去尿尿,而这,离不开我的帮助,我心里明白,这对我是一次机会,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一定要把握住,但是我不能着急,要慢慢的来,慢慢的拿下我的岳母,开始吃的时候,我和岳母都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吃着饭菜,而沉默是由岳母打破的。

    吃到一半的时候,岳母抬头看了我一眼,有些犹豫的说:“小赵啊,那个,别跟别人说啊。”

    “嗯!?什么啊?”我有些没有反应过来,但是瞬间我明白了,“哦,好的妈,我知道了,对了,您尝尝这个汤,医生说让您多喝汤呢,对恢复有好处”

    我盛了碗骨头汤给岳母放在面前,低头继续吃饭。

    “嗯,挺好喝的,唉,杨静就是有福气啊,你做饭这么好吃,不像你爸,就会做面条。”岳母这个时候脸色正常了许多,开始数叨起岳父了“我这在你这住着,大年底的,孩子还考试,真是给你添不少麻烦。”

    “妈,您这话就不对了,您是我妈啊,那儿子照顾妈,不是应当的么。”我抬头看着岳母,非常诚恳的说着。

    岳母没有说话,但是嘴角的笑意却被我清晰的捕捉到了。

    很快的吃好了饭,我和岳母又闲聊了几句,就起身把岳母又抱到了床上,在放到床上的时候,我大胆的在岳母的奶子上轻轻的捏了两下,岳母一定感觉到了,但是她什么也没有说,收拾好碗筷,把晚上的菜收拾了一下,坐在客厅抽了根烟之后,我走到了床前:“妈,该捏脚了。”

    医生叮嘱过,每天都要活动脚趾和腿部肌肉,促进恢复,而这个任务在家里就全交给了我负责,一天两到三次,“刚吃完,你先歇会,这不着急,你先帮我倒点水喝吧”

    岳母起身靠在了被子上,从旁边递给我一个杯子。

    “好,您等会儿啊。”

    我麻利儿的转身,去饮水机接了一杯水,来交给岳母,顺势我也坐在了床边。

    “您喝着,我给您捏着,不碍事的”我把岳母的腿抬了起来,放在我的大腿上,手轻轻的捏着小腿,当然,这会儿是隔着裤子的,从小腿到脚踝,再慢慢的到脚趾,岳母的脚上还缠着绷带,只有脚趾露在外面,我轻轻的活动岳母的每一个脚趾,然后用维e的甘油细心的涂抹,这个是防止干裂的,因为不能洗脚,要保持湿润的。

    就这样,我一边捏着,岳母一边跟闲聊着,说着说着,岳母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对我说起了岳父前列腺炎好几年了,现在天天吃药控制呢,好像还挺严重,我听岳母这么说,不由的想:这么说,岳父下面已经不行了,岳母好久都没做过了,额,机会啊,就这样慢慢的聊着聊着,岳母的又一个话题雷到了我,“你没瞅呢,前年我去摘环,楼上楼下,跑了好几趟,现在这医院,真孙子,就摘个环,检查就一堆,那去了摘了不就完了,一堆人排队检查,给我烦的。”岳母说的很兴奋,有点激动的样子,“然后进去吧,就让往那一躺,裤子一脱,两分钟都没有,就完事了,那医生完事还跟我说,其实自己在家就能摘,进去一捏就出来了,你爸就笨,要不我才不爱去医院呢。”

    “呵呵,没事,不行下次我帮您摘。”

    “行啊。”

    说完之后,我和岳母全愣住了,然后就是半天的沉默,“都摘完了,没下次了,你当是什么啊?我都停经了。”

    岳母说完,又愣住了,我也不知道说啥了,只是继续捏脚,“那您带环,腰不疼么?”

    我试着打破沉默,又不想转移话题,终究,不是每个丈母娘都会跟女婿讨论这种问题的,我也想试探下岳母是什么意思。

    “刚开始有点,后来就习惯了,那阵子你爸还没得前列腺呢。”

    岳母脸色有点泛红了,但还是答了我的问题“杨静没带环吧?”

    “嗯,没带,那会不是还想再生个呢么,后来实在没精力了,就没要,那她也没带,那个带上别扭。”脚已经捏完了,这个时候,我开始给岳母捏大腿了,隔着一层薄薄的秋裤,我的手开始在岳母的大腿上揉捏起来,外侧,内侧,慢慢的试探着捏向腿根的部位,而岳母这个时候也没有说话了,慢慢的仰靠在了被子上,我把这理解为岳母的纵容,于是动作开始慢慢的大了起来我的手开始逐渐的向着岳母的大腿根摸了过去,岳母是没有穿内裤的,有几下我甚至能感觉到我已经隔着裤子摸到了岳母的阴毛,就这样,我们都没有说话,就这样一直按摩着。

    “妈,你翻个身吧,我给您揉揉腰。”我终究还是不能确定岳母的心思,怕太着急把事情搞砸,停下了按摩大腿根的动作。

    “嗯,这老在床上,不下地,这腰啊,酸疼。”岳母坐了起来,我过去把被子挪开,把枕头放好,帮岳母翻了个身,趴在了床上。

    “呵呵,您其实啊,最酸疼的不是腰,是屁股,您现在也站不起来,这屁股老坐着,肯定更不舒服。”我对岳母的屁股是很感兴趣的,就这样找着借口。

    “是啊,屁股都坐麻了,你先帮我揉揉腰,我先缓缓,这屁股现在还麻呢,带的我大腿根都是麻的。”岳母趴在那里,没有头。

    “好嘞,没问题”我答应一声,开始给岳母揉腰了,我上的职高,那会提前招生,学的美容美发,按摩也是一门专业课,手法还是相当专业的,到现在,家里许多长辈有个腰酸腿疼,头疼啥的,还打电话召唤我呢。

    我家的床不小,岳母的位置又靠中间了一些,我只能侧着身按摩,两只手的力度就有些不一样了,而且体力消耗的也大了一些,没一会儿,我的头上就出汗了,保暖内衣里面感觉也湿了。

    “妈,等会啊,我脱件衣服,这有点热,不好使劲。”

    说完,我转身就把保暖衣给脱了,里面穿了件半袖的背心,就是宜而爽那种纯棉的。

    “累了吧,你歇会儿吧,忙活一天了。”岳母抬头,侧过身子。

    “没事,不累,就是这姿势有点不好使劲,有点热,您趴好了吧”

    我肯定不能说累啊,这么好的机会,我一会儿就能揉岳母的屁股了,而且岳母刚说了,大腿根也酸麻的,就这样,我继续给岳母揉着腰。

    隔了没一会儿,岳母把头侧了过来:“要不你上来得了,你这样多累啊。”

    “嗯?”我愣了一下,立刻反应过来了岳母的意思,“那行,那我上来了。”

    我甩掉拖鞋就上了床,蹲跨在了岳母的大腿部位。

    估计岳母开始也没想到我会直接跨上去,愣了一下,但是没有说话,又把头趴在了枕头上。

    “这么着是轻省多了”我蹲跨着,双手用力均匀了许多,也不那么吃力了,我没敢坐实,因为这个时候,我的鸡巴已经挺的相当厉害了,怕功亏一篑啊,揉了一会儿,我觉的差不多了,双手就开始往下移动了,“妈,腰好点了吧,我揉您屁股了啊。”我故意这么说的,想看看岳母的反应。

    “嗯,腰好多了。”岳母趴着了一句。

    这时我的手已经摸到了岳母的屁股上,慢慢的揉了起来。

    岳母的屁股不大,看着很小巧的样子,但是摸上去我才发现,比老婆有肉多了,丰满多了,“妈,您感觉着,劲儿适么,要是疼您就说话,我轻点揉。”

    “行,适。”

    我一只手一边,肆意的揉捏着岳母的屁股,时而轻按,时而抓捏,感觉着岳母的屁股在我的手中变换着各种形状,慢慢的,我的手摸到了岳母的屁股缝,我的手掌贴住岳母的股缝,向两边轻轻的揉弄着,这样的刺激,让我的鸡巴更加的充血,我手里的摸着的是我岳母的屁股啊,而且上午我不仅摸到了岳母的奶子,我还见到了岳母的逼,这一天带给我的刺激与惊喜是相当大的,就在我享受着这种刺激的时候,岳母突然打断了我:“小赵啊,先别捏了。”

    “嗯?怎么了,捏疼了您了?那我小点劲”我以为是我用力有点大,或者岳母感觉到了什么。

    “不是,你先起来!”岳母说着话,就要翻身。

    我赶忙从岳母的身上下去,坐在一边,扶着岳母转过了身子。

    “妈,怎么了?”

    岳母坐了起来,脸色红红的,低着头。

    我顺势低头看了一眼:额,我的裤子起帐篷了,岳母不会是感觉到了吧?

    这时候岳母离我很近,可以感觉到她的呼吸有些粗重。

    “小赵,我想尿尿。”岳母看了我一眼,赶紧又低下头。

    “额,哦,行,那我抱您去卫生间。”

    我翻身就下了床,作势要抱岳母起来。

    “等会儿的,那个。”岳母没有看我,有些犹豫,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你先帮我把裤子脱了吧。”

    “嗯!行,那您先躺下吧,坐着不好脱”对于岳母的这个要求,我绝对的赞成。

    “嗯”岳母应了一声,就慢慢的躺了下去,看的出来,岳母还是很紧张的,双手攥的很紧,耳朵都红了,紧闭着双眼,看到这个样子的岳母,我的心里不由的激动了,就这样盯着岳母看着。

    “小赵,你快点吧,我有点憋不住了。”岳母的声音很小,听的出她是很紧张的,“哦,好。”看着岳母还是闭着眼睛,我的手在鸡巴上揉了一下,就伸向了岳母的裤腰,“来,您抬下屁股。”

    岳母的阴毛,逼,随着裤子的褪去,又慢慢的出现在了我的眼前,岳母抬起屁股的时候,阴部向上更加的凸起,逼缝也更加的清晰,我的双眼劲盯着岳母的逼,生怕漏掉一丝细节。

    “小赵,都脱了吧,下面那勒的慌。”岳母又说话了。

    “啊,行吧。”对于岳母的这个要求,我更加不会拒绝,这代表着,岳母将在我的面前光着屁股,她的下半身,女人最重要的部位,将全部的展现在我面前,而这个女人,是我的岳母,我的动作很轻,慢慢的把岳母的裤子全部脱了下去,就这样,我妻子的母亲,我的岳母,在我的面前半裸着,“妈,来,您坐起来吧,这样不好抱。”我把手从岳母的背部穿了过去,把岳母扶了起来,穿过岳母的腋下,我又摸到了岳母的奶子,这次,我握的更加的彻底,握住了岳母的整个乳房,另一只手穿过岳母赤裸的腿弯,让岳母楼住我的脖子,腰部一用力,把岳母抱在了怀里,穿过腋下的那只手,我故意用力大了一些,紧紧的握住了岳母的奶子,我感觉到,岳母的奶头,是硬的。

    起身的时候,我坚硬的鸡巴,顶在了岳母的胯部,岳母肯定感觉到了,包括我捏她奶子的动作,她都感觉到了,但是,她没有说话,只是搂住我的脖子,紧闭着双眼,就这样,我攥着岳母的奶子,把光着屁股的岳母抱进了卫生间。

    而就在我刚刚把岳母放在马桶上的时候,就听到一阵哗哗的水声,岳母尿了,就在我的面前尿了,我下意识的低头,只见一股稍稍有些偏黄色的尿液从岳母的双腿之间激射而出,而岳母这个时候紧握双手,紧闭双眼,红色已经蔓延到了岳母裸露的胸脯上,岳母的一边奶子清晰的展现在我眼前,我愣住了,紧盯着岳母的双腿中间,一瞬也不想移开,岳母好像也忘记了我还在她的面前,就这样,直到岳母尿完,最后甚至又用力把腹中的残留尿液挤了几,岳母才长出一口气,“小,小赵。”岳母这时想起了我还在。

    “妈,那个,我,我先出去。”我还是劲盯着岳母的腿间,心口不一。

    “,别出去了,我,我都尿完了。”岳母抬头看了我一眼。

    “哦,那我抱您去床上。”我收目光,就要抱岳母起来。

    “等会,我还没擦呢,那什么,要不你给我接点水,我洗一下吧,溅到我屁股上了。”岳母突然好像镇定了许多,说话有些从容了,抬手缕了下头发,抬头看着我。

    “行,您等等。”

    我用那种女性清洗用具接了些热水,递给了岳母。

    岳母接了过去,就在我面前清洗起了她的逼,岳母洗的很细致,从我的角度,我感觉岳母甚至把手指插进了她的逼里,而且还很认真的清洗了她的屁眼,但是我感觉岳母虽然低着头,但是她的目光时不时的总是盯着我腿间撑起的帐篷,岳母洗完了下身,然后用准备好的毛巾擦了擦。

    “小赵,好了,抱我上床去吧。”

    岳母的这句话,让我想起了妻子,每次洗完澡,妻子也会这么说,不过妻子叫的老公,蹲下身子,岳母动搂住了我的脖子,上身紧紧的贴着我,隔着我薄薄的半袖,我感觉到了岳母的奶子,这次,我没有在摸到岳母的奶子了,因为岳母的奶子紧贴着我的胸口,岳母把头靠在我的肩上,就这样,我把半裸的岳母又抱到了床上。

    “妈,我给您穿裤子吧。”

    我拿起放在一边的裤子,要给岳母穿上。

    “先不穿了,就这样松快会先。”岳母伸手阻止了我“你也都看见了,我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了,这还得住一阵呢,以后老得这样麻烦你,我习惯习惯。”

    岳母的话对我来说,仿佛天籁,这就是说,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会很幸福,“那行,我还真有点不好意思的。”我顺势坐在了岳母身边拉过一个毯子盖在岳母的腿上,“盖上点吧,着凉就麻烦了。”

    “嗯,我先缓一下,你也歇会,一会儿再捏吧。”岳母又靠在了被子上“咱俩说会话先,你给我倒点水来。”

    我给岳母接了杯水放在她手里,然后脱掉了一只鞋,盘腿坐在了岳母腿边。

    毛毯只盖住了岳母的大腿,岳母的阴毛、逼还是露在外面的,我把手放在岳母的大腿上,轻轻的按摩着,我和岳母这样坐着,聊着一些家长里短还有岳母过去经历过的一些事。

    我的手在聊天的过程中,伸进了毯子里,揉捏着岳母的大腿,岳母好像没有任何的不自然,好像她真的在适应着。

    就这样聊了一段时间,我也渐渐的有些平静了下来,迎着岳母的意思,配着她聊的很开心,岳母不时的笑笑,放佛完全不在意她的下身就这样暴露在我的眼前。

    “我年轻那会,皮肤好着呢,就是个子矮了点,我不是眼睛大吗,那会同事都叫我大眼贼儿,我就特不爱听”岳母说着她年轻时候的事“那会身材也好,现在肚子都起来了,我就是腿细,上身有肉,不敢穿紧身的,一穿上就显得胸特高,现在岁数大了,都垂了。”

    聊着聊着,聊到了岳母的身材,当然,这是我慢慢的引导过来的,我拿妻子的身材逗引着岳母。

    “您现在皮肤也好啊,您看您这大腿,这肉多细活儿啊。”我把毯子撩起来一半,摸着岳母的大腿内侧“也没看出来您胸垂啊,这看着也不小呢。”

    “小多了,那会喂杨静喂的,那会比现在大不少呢,杨静4岁多才断奶,那会中午休息,我赶着家喂奶,一路走过来,路上的人都盯着我看”岳母有些得意的样子,美滋滋的说着,没有注意到我的眼睛已经使劲的盯在了她的胸前。

    “是么,那您那会也是万人迷了啊。”我奉承着说。

    “这穿着衣服哪看的出大小啊,垂不垂的啊。”岳母稍微有些羞涩的用手托了托自己的奶子。

    看着岳母的这个动作,我刚刚平静下来一些的鸡巴,又立刻充血了。

    “嗯,是啊,穿着衣服看不出来的”

    “你看看,是垂了吧。”我话音刚落,岳母竟然把衣服撩了起来,两个奶子全部露了出来。

    “你看看,这都没肉了,都是皮了”岳母轻轻的摸了摸乳房的下面,轻轻托了两下。

    我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是使劲盯着岳母的胸前。

    岳母的奶子大概有34,很白,看上去很粉嫩,奶头有些暗红色,很是小巧,不像妻子,奶头大的像葡萄了,果然已经下垂了,不是那么的丰满了,但是这种垂感,记录着岳母一路的风霜,“是垂了吧,那会喂杨静喂的,都说不该喂那么长时间”岳母叹了口气,有点失落的样子。

    “这样挺好看的,我就喜欢这样的,看着特别自然”我说的是实话,我喜欢那种有垂感的乳房。

    “瞎说,谁会喜欢下垂的啊,你就是哄我呢”

    “真的,我真的喜欢有些下垂的,看起来很有形,很有感觉,绝对不是哄您,实话,大实话”我一脸真诚的对着岳母。

    “你这孩子啊,唉,我是老了啊。”岳母的一声叹息,里面夹杂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

    “您还不到6呢,不老,再说,我就喜欢您这样的,成熟的女人”

    我鼓足了勇气,说出了压在心里很久的话。

    “越说越没正形了,我是你岳母,是你妈,你喜欢我干什么啊,你跟杨静好好过日子,我们就都很满意了,别想那没用的。”

    岳母有些羞恼,语气也严厉了起来。但是岳母并没有把衣服放下,两个奶子还是露在外面的,而我的手背已经碰到了岳母的阴毛,“妈,我跟杨静肯定会好好过日子,但是这并不妨碍我喜欢您啊。”这个时候,我下定决心,跟岳母摊牌了,大着胆子,语气有些激动“而且杨静也知道我喜欢您,她也不反对的,她说只要您同意,就没有问题。”

    “,什么?”岳母很惊讶“杨静知道?还不反对?你们要干什么啊?”

    “妈,跟您说实话吧,我喜欢您很久了。”我慢慢的把我妻子在床上的一些话慢慢的告诉了岳母。

    “你们。”岳母惊呆了,不敢相信自己的女儿和女婿竟然把自己当成了床上的话题,而且我说的又是那么的露骨,“妈,我是真的喜欢您,每次看到您,我的鸡巴都会不由自的硬起来,您知道么,杨静偷偷的拍了您的砸儿,还有屁股,然后发给我,不信我给您看。”我把手机拿了出来,找到妻子趁岳母不注意和睡觉时候偷偷拍的照片,放在了岳母眼前,“这,这是杨静给你的。”岳母看着手机里的照片,一下子愣在了那里。

    “嗯,都是杨静拍给我的,她知道我喜欢您,所以她才偷拍您的,不过杨静再怎么拍,也没有真正的您漂亮,性感。”

    我趁岳母愣神的时候,紧紧抱住了她,在岳母耳边轻声说:“妈,我是真的喜欢您,我发誓,我对您是真心的。”

    岳母在我怀里挣扎了起来,但是我紧紧抱住了她“妈,我爱您,尤其今天我不仅真正的看到了您的砸儿,还看到了您的逼,我现在对您的爱,已经压抑不住了,妈,您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好好的爱您吧,我会像对杨静那样对您,我不会辜负你们两个人的,因为我爱你们,发自内心的爱。”

    岳母还在挣扎,但是力度已经小了很多,我趁势含住了岳母的耳垂,一只手抓住了岳母奶子轻轻的揉着,带着些哭泣和恳求的语气:“妈,您就给我一次机会吧,让我好好的爱您,求求您了。”

    就这样过了好一会儿,岳母放弃了挣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唉,你叫我以后怎么面对你岳父啊。”

    “妈,我会好好孝敬岳父的,他是我爸爸,而且,我们不会让他知道的,我们都会保密的。”

    “你这孩子啊,你让我怎么说你好,我都这么大岁数了,你喜欢个老太婆有什么好啊。”

    “妈,爱是没有原因的,我就是爱上了您。”

    我轻轻的亲吻着岳母的脸颊,慢慢的向着岳母的嘴唇亲吻了过去,我知道,岳母已经不再拒绝我了,剩下的,只是时间问题,岳母靠在了被子上,我一只手搂着她的脖子,一只手在岳母的奶子上轻轻的抚摸着,我和岳母的嘴已经亲吻在了一起,岳母有些生硬的和我亲吻,牙关却是一点也不打开,我的手在岳母的乳头上稍稍用力的捏了一下“啊。”趁着岳母轻叫的时候,我的舌头,终于顶了进去,和岳母的舌头纠缠在了一起,我用力的吸吮着岳母的口水,直到岳母发出了轻微的呻吟,“嗯。”岳母的呻吟声更加刺激到了我我猛的一下坐起身,不等岳母反应过来,就把岳母的上衣一下子脱了下去,就这样,岳母赤裸裸的呈现在了我的面前。

    “妈……”我伸出手,抚摸着岳母的脸,“这一天,我盼望了许久了……只是偶尔在梦里出现过……”

    “小赵……”岳母的手按在了我的手背上“你……你以后一定不能辜负我们娘俩啊……”

    “妈,我会一直看着你们的,永远都不会变,让时间来证明我对您和杨静的爱……”我反手抓紧了岳母的手,深情的对着岳母说着。

    我俯下身子,在岳母的凝视下,又一次亲吻着岳母的双唇,这一次,岳母动的应了我,张开双唇,松开牙关,舌头也探了出来,与我的舌头交织在了一起,尽情的亲吻着……亲吻了许久,我放开了岳母的双唇,侧身躺在岳母旁边,揉捏着岳母的奶子,手指轻轻的捻着岳母的乳头。

    “妈,您的砸儿真软和……”

    “岁数大了,不挺实了……”

    “我喜欢,您的砸儿摸起来特别舒服”我轮换着玩着岳母的奶子,感觉到岳母的乳头在我的手中逐渐的硬了起来,“妈,您的奶头硬了……”

    “讨厌,还不是你摸的……除了你岳父和杨静,我的砸儿还没让别人摸过呢……”

    “现在又多了一个我啊……我是第三个摸到您砸儿的人……”我趴在了岳母的胸前,伸出舌头,轻轻的舔了舔岳母的奶头,一只手继续揉捏着岳母的奶子,“妈,那我现在又是第三个吃到您咂儿的人了……”

    “嗯……是啊,吃到我的咂儿了,有快十年没人吃过了……”岳母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我的头发,“你岳父,前列腺挺厉害的……我们分房睡都八九年了……”

    “那您就不想么?”我的手慢慢的移动到了岳母的下身,摸着岳母的阴毛。

    “早几年还有点吧……后来停经了,慢慢的也就不想了,岁数也大了,也没精力和体力了……”岳母低头看了看我。

    “妈,您岁数不大……您看您身材保持的多好啊……咂儿这么好看,还软和,下面这的毛,形状多好看啊……再说了,以后是我伺候您,体力活都是我来干的……您就享受着就行了。”我含住了岳母的奶头,在嘴里轻轻的吮吸着。

    “傻孩子……我还能有多少年啊……你这样,到时候会后悔的……我也给不了你什么……”岳母的话语听起来有些激动。

    “您还不到6呢,我最少还能伺候您6年,您给的我已经很多了……您给了我一个闺女,现在您又把您自己给了我,我都已经不知道该怎么报答您了……”我的手伸到了岳母的双腿中间,轻轻的摸着岳母的逼。

    “嗯!……小赵,孩子,你,你真是我的小冤家啊!啊!”岳母嘴里发出了轻微的呻吟,眼睛紧闭了起来,头后仰着,“小赵……你以后一定要对杨静好啊……”

    “妈,我会对杨静的好的,也会对您好的……”我的手指找到了岳母的阴蒂,在我的拨弄下,那里已经开始变得充血了。

    “啊!嗯!小赵……摸我……摸我的咂儿,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摸的我心里痒痒……咂儿好涨啊……”岳母的身体颤抖着,双手有些不知所措的来摆动着,好像想要抓住什么东西一样。

    我半跪了起来,搂住岳母的脖子,把岳母的身子挪动了一下,让岳母平躺在了床上,然后一下脱掉了我的上衣,紧接着我又迅速的把裤子脱掉,充血的鸡巴一下就露了出来,拉过岳母的手,慢慢的放在了我的鸡巴上面……“妈,您是在找这个么?在找女婿的鸡巴?您看看……我的鸡巴已经这么硬了……这都被您给勾起来的……”我伸腿骑在了岳母的胸前,坐在了岳母的奶子上,“妈,您看看啊……我的鸡巴大不大……”

    岳母慢慢的睁开了紧闭的双眼,脸色通红的看了看在她手里的鸡巴,“不小……挺大的……唉,杨静有福气啊……”

    “现在也是您的福气了……您摸摸吧,好多年没有摸过了吧……”

    “是啊……好多年了……”岳母轻轻的抚摸着我的鸡巴,又摸了摸我的蛋,我可以从岳母的眼里清晰的感觉到有一股欲火,正在逐渐的爆发出来。

    “妈,您跟岳父平时都是什么姿势啊?”

    “还不是就那样……他在上面……”

    “就没试过别的姿势啊?”

    “没有……”

    “妈,您等会再摸我鸡巴……我先好好伺候您一下……”我轻轻拉开了岳母的手,慢慢的趴在了岳母赤裸的身体上,鸡巴顶在了岳母的腿间,“妈,您的身子真软,压着真舒服。”

    岳母双手环抱着我的脖子,就那样看着我,“舒服的话,你就多抱抱我……妈也喜欢……”

    我的手在岳母身上胡乱的摸着。

    “妈,我想亲亲您。”

    “嗯……”

    岳母闭上了眼睛,张开了双唇,我有又一次亲吻了上去,激情的亲吻了一阵后,我慢慢的含住了岳母的耳垂……从耳垂,到脖子,到肩头,慢慢的向下,我的舌尖灵巧的在岳母的身上游动着,把平时跟老婆在一起的招数,发挥的淋漓尽致。

    慢慢的向下,掠过岳母的稍稍有些赘肉的小腹,黑亮稀疏的阴毛,我的舌头停留在了岳母的阴蒂上……“啊……小赵……那里脏……不能舔啊……”岳母浑身颤抖了一下。

    “妈,不脏的……只要是您身上的,就都很干净的……”我埋下头,继续的舔弄着岳母的阴蒂“妈,您把腿分开一下……”

    “小赵……那脏,那不能舔啊……”岳母好像有些抗拒,但是她的下身明明的开始一下一下的抬起。

    “妈,岳父没帮您舔过么?”

    “啊……没有……从来没有……”

    “妈,您放松,别紧张,舔这里很舒服的……您试试……来,把腿分开……”

    岳母犹豫着,还是慢慢的分开了双腿,把她的逼毫无保留的展现给了我……看着岳母腿间的老逼,我低下头,伸出手,拨开了岳母的大阴唇,小阴唇,露出了岳母已经湿润的阴道……接着,我的舌头开始一下一下舔弄着岳母的老逼……一点也不放过。

    “啊……小赵……啊,好痒……舒服……你舔的真好……还从来没有人舔过我那里……”岳母在我的舔弄下,下身一下下的挺动着,双手也抓住了自己的奶子“啊,咂儿好痒……小赵……啊,我受不了了……快……快给我……我想啊……”

    我没有理会岳母的呼唤,并不是不想,而是我想让岳母更加的骚浪一些……“小赵……啊,啊,小赵,摸摸我,摸摸我的咂儿……下面好痒……别,别舔了……快,快给我,给我,我受不了啦,妈受不了啦,快点给我……进来……来,小赵,上妈身上来……”岳母的喘息声逐渐的剧烈起来,看得出,她已经快忍受不住了,下身使劲的往上顶着,拉着我的手按在她的奶子上,用力的揉着……“妈,给您什么啊?您哪里痒啊?”我抬了下头问了一声,然后低下头继续舔弄着岳母的阴蒂,不时的把舌头戳进岳母的阴道里……“下面……下面痒……别逗我了……别逗妈了……小赵,好孩子,好女婿……妈想要……快给妈……”岳母稍稍放松,就被一股更大刺激包围住了。

    “妈,下面是哪里?您想要什么啊?”我看着岳母充满春情的脸,肆意的问着。

    “下面……下面……啊……受不了啦……下面的逼痒……小赵……妈的逼痒……快给我……给我你的鸡巴……插进来……插进来……肏,肏我……”岳母松开我的手,用力的锤了我的肩膀一下,“你,你不是就想听我说这个吗……快来……来肏我……肏我的逼……”

    被岳母看穿了心思的我,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很快,我就半跪在了岳母的腿间,伸出手去,捏住了岳母的奶子,揉弄着岳母的奶头,另一只手在我已经硬挺的鸡巴上撸动了几下。

    “妈,那我肏了……”用鸡巴在岳母的阴蒂上揉了揉,然后抵在了岳母的阴道口上“妈,我要肏您了……”

    “快肏……肏我……肏妈的逼……”岳母突然灵巧的摆动了一下屁股,接着往上一抬,“啊……哦……啊……”

    我的鸡巴在我没准备好的情况下,一下子滑进了岳母的逼里……顿时,一股温暖,一股紧窄包裹住了我的鸡巴……“啊……妈,您的逼……好紧……好舒服……”我趴了下去,趴在了岳母的身上,亲吻着岳母的双唇,揉搓着岳母的奶子,鸡巴开始在岳母的逼里一下一下的挺动了起来……“小赵……好女婿……鸡巴……鸡巴好大……好大啊……逼里好舒服……用力肏……肏我……”岳母大口的喘着气,脸上的那一股潮红越发的浓重。

    “妈,我在肏您了……肏您的逼了……您的逼真紧……比杨静的还紧……鸡巴在里面真舒服……”岳母的逼夹的我紧紧的,每一次的抽插,都带出了阴道里的嫩肉,淫水一股股的往外冒着。

    “妈,我们在干什么啊?”我一边挺动,一边问着岳母,我要把岳母调教成妻子的样子……“啊,在做爱……”

    “换个说法,妈……”

    “嗯,在……在肏逼……”

    “您是谁啊……”

    “啊啊……我是你妈……是你岳母……是你丈母娘……”

    “那我是谁啊……”

    “你是我儿子……是我女婿……”

    “那现在是谁和谁在干什么啊……”

    “啊……啊……小赵……你……你就折磨我吧……啊,啊,现在是……是女婿……女婿在肏岳母……在肏丈母娘……肏丈母娘的逼……在肏岳母的老逼……”

    “老骚逼……我爱死您了……跟您女儿一样骚……都知道我喜欢什么……我真是爱死您了……我肏您的老骚逼……”

    “啊,啊,你……你不就是想听……想听我说么……我都让你肏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我也这么大岁数了……我还有什么不能说的……你想听什么啊……只要你以后对我们娘俩好……让我说什么,做什么……都行……”

    看着身下骚浪起来的岳母,我的心情大好,心中的征服欲一下就被满足了。

    “妈,老骚逼……您真好……我就喜欢一边听您说着话……一边肏您……您说的越骚,我的鸡巴越硬,肏您就肏的越舒服……”

    “嗯……啊……啊……好女婿……你的鸡巴又硬了……在我的逼里硬的……我的老逼……我的老逼好舒服……,啊……好女婿……快用力肏我……肏我这个老骚逼……老贱逼……肏我这个老不要脸的骚货……”

    “妈……老骚货……以后您想让我怎么玩啊……”

    “啊……光着屁股让你玩……光着屁股眼子让你玩……啊,以后白天……白天我不穿衣服……在家光着屁股等你玩……等你肏……等我的好女婿肏我……肏我的老逼……”

    “那我肏您了……我是您什么人了啊?”

    “是我男人……是我老公……以后你就是我的老公……”

    “叫我一声……”

    “老公……老公……老公肏我……肏老婆的骚逼……骚你丈母娘老婆的老骚逼……我喜欢老公的鸡巴肏我……肏我的老逼……”

    “老婆……那我肏了你……你也叫我老公了……那杨静是我什么人啊……”

    “啊……啊……杨静……杨静是……是你闺女……你是我老公,肏我了,就是她爸爸了……我们娘俩都给你肏……肏我们娘俩的骚逼……一个老逼……一个小逼……都让你肏,让我的好女婿肏……”

    “嗯……妈,我鸡巴硬的不行了……好老婆……再说说……”

    “啊……好女婿……老公……你肏我的老逼……肏我的老逼生下了杨静……然后又肏杨静这个小逼……以后让杨静叫你爸爸……”

    “妈……你叫什么啊……”

    “我……我叫李慧香……你在肏的就是我……在肏李慧香的老逼……在玩李慧香的咂儿……李慧香这个不要脸的老骚逼光着屁股给女婿玩……给女婿肏……让女婿摸咂儿……抠逼……抠屁眼……”

    “李慧香,叫我……”

    “老公……”

    “不对……叫哥哥……”

    “哥哥……好哥哥……肏我……用力肏妹妹的逼……”

    “乖……妹妹乖……哥哥肏你……”

    “好哥哥……大鸡巴哥哥……大鸡巴老公……肏我的老逼……肏的好舒服……以后我的逼,哥哥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闺女……老骚逼闺女……”

    “嗯!?……嗯,爸,爸爸……闺女肏着舒服么……闺女的逼紧么……闺女老了……逼也老了……但是还能给爸爸肏……爸爸……肏我……”

    ……伴随着岳母淫荡骚媚的话语,我的下身加快了速度,鸡巴在岳母的阴道里如同活塞一样上下起伏着。

    “啊……小赵,使劲……啊……啊……我不行了……”

    “妈……啊……啊……啊……”

    岳母的阴道里那骤然的紧缩,让我顿时精关一紧,尽数的射进了岳母的阴道深处……事毕,我靠在床头,习惯性的点起一根烟,岳母侧着身依偎在我的身边,伸过手臂,我紧紧搂住岳母赤裸的肩头。

    “妈,舒服了么?”

    “嗯……”

    “呵呵,您舒服就好。”

    我的手在岳母赤裸的身体上四处的游动着,看着岳母那满足而带着一丝春情的脸庞,我的心里不由的升起一种快意:这才是第一天啊……好日子要来了……好日子真的来了么?

    【待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