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疯神绑(06)
    作者:heshiwen字数:5867第六强捆硬绑假货郎担粽走荒野塞嘴蒙眼莽村夫挑妞赴深山诗曰:晨起挑粽归山村,颤悠晃荡担儿沉;羊肠小道少人烟,荒郊秃岭多兽痕。

    野狼坡上吊裸丫,卧虎崖前玩童贞;碧潭呛水浸缚妞,滩沙活埋熬时辰。

    溪边洗足舔嫩趾,岩下歇脚吸香唇;蜂蜜抹豆蚁咬痒,苦瓜旋洞爽女晕。

    书接上。

    男人还要继续玩,女孩被绑成这样子,根本没有办法阻止,所以只能被动的配。落在这样一个喜欢捆绑女人、而且非常粗野的山里汉子手里,她现在除了顺从和满足他异于常人的嗜好之外,让他玩舒服、玩过瘾后放自己家才是要的,至于其它的,现在暂时不用去考虑。

    小女孩叹了一口气,脑袋向后一低,闭上眼睛又躺了下来,男人想做什么就让他做呗,他想玩就让他玩,他想干就让他干,反正自己也被绑得一点都不能动的,只要他不把自己弄死就行。

    男人看到小女孩温顺的样子,不由得心花怒放,这样漂亮的城市小女孩,玩起来真她娘的爽,看来,自己后半生的性福就落在她的身上了。

    这也难怪,寡居多年的他,今天看似无意、实含有前缘的得到这么漂亮的一个城里女娃子,而且现在赤身裸体的被绳子绑得前弓后翘的躺在自己的怀里,虽然已屋里屋外的在她的上嘴下穴里放了两炮,但膀大腰圆、正处于如狼似虎年龄段性欲旺盛的中年汉子,是不会那么轻易得到满足的。

    两只大手伸过去,男人揉搓着小女孩胸前那两点凸起,硬软适度、光滑细嫩的,揉摸着手感甚是舒服。

    小女孩仰面朝天躺在他的腿上,脑袋低垂,肚皮拱起,被绳子绑扎在一起的小手小脚,都反压在身后,现在除了麻木和肿胀外,已经没有了疼痛的感觉,只有在男人夹捏自己小奶头上的红樱桃时,才忍俊不住的哼哟两声,以此证明自己还活着。

    女孩的双脚,压在男人粗壮威猛的大肉棒上,被绑在一起排列整齐、微微翘着蠕动的十只嫩脚趾,压制、刺激着男人布满神经末梢的生殖器,是那样的舒服和爽美,她娘的,她爸爸、妈妈玩乐时可能没有想到,她们千辛万苦、用双方的精华创造出来的女儿,长着这么一双天上有、地上无、柔若无骨、鲜香滑嫩的小脚丫,竟能让每一个看到它们的男人产生无穷的遐想,从而陷入痴迷的漩涡而不能自拔。

    摸了一会儿双峰,男人的一只手顺着女孩冰凉滑腻的小肚皮,滑向了她的两腿间,刚按摸到已一半勒陷进去的绳结时,可能是他手指不经意间碰到了洞口上方被绳子勒磨得有点小充血的小豆粒,小女孩的小身子就像遭受了电击似的猛一颤栗,小口中“嘤”的一声轻鸣,小脑袋“忽”的一声,就抬了起来。

    “妈、妈哟,别、别弄那、哪里哟……”

    小女孩张开嘴,一边在身体的抖颤下倒吸着冷气,一边语齿不清的发出黄莺鸟般的叫声。

    “饶、饶了我、我吧,好大叔、好大爷、难、难受哟……”

    “饶你个头,你个小丫头片子,绑成这样了还不老实。”

    正美美的过着手瘾的男人,急忙按压住小女孩弹动着的小身子,一边感受着差一点因女孩挣扎而从她的脚丫下面冲滑出来大肉棒上的感觉,一边用另一只胳膊肘顶压下女孩的小脑袋,口中淫邪的笑着,说道:“什么她娘的妈呀、爷的,等老子把苦瓜给你插上,嘿嘿,是不是还要喊你爸爸呀。”

    “你、你太坏了……”

    男人口中说出来的淫言秽语,小女孩听得是心惊肉跳、面红耳赤,她的身体虽然被他控制住了,但她的小嘴巴没有堵上,所以,她用劲的晃了一晃被男人胳膊肘顶压着的下巴颏,小口带着哀怨的语气说道:“你快一点玩吧,我受不了啦……”

    “嘿嘿,是你的小肉洞受不了才对吧。”

    男人淫笑着深吸了一口气,平静了一下心头的欲火,刚才因小女孩身体的弹动,她的脚趾刺激了被压制着的大肉棒,使自己的精门差一点把持不住而往外喷射了。

    “你个小妖精,老子差一点就失身于你的嫩脚丫了,看来,得换一个玩法老子才能够守身如玉的。”

    一边戏逗着小女孩,男人伸过双手,一把将她横躺着的小身子拖将起来,面对面的搂在怀里后,口中又道:“这一次给你玩个绝的,嘿嘿,老子来个多管齐下,让你的小嘴、奶头、肉洞、脚丫都不闲着,一处老子都不放过。”

    “干什么呀……”

    小女孩睁开眼睛,眉头紧皱着看着一脸坏笑的男人,口中带着生气的样子叫道:“你怎么玩起来没个够呀……”

    “嘿嘿,玩你这么漂亮的小姑娘,怎么会够呢?”

    男人抱着小女孩挪动到床边,叉开腿坐到床沿上,一只手搂紧她的小身子,另一只手捏住自己的大肉棒,对准小丫头勒着绳结的三角地带,上下摩擦了两下后,借着棒头马眼里分泌出来淫液的光滑,顺着女孩大腿中间的空隙就顶了进去。

    “怎么样,老子的大铁棒不玩肉洞,改玩腿缝了,嘿嘿嘿嘿……”

    “你烦不烦呀……”

    小女孩的身子一哆嗦,小身子往下面滑动了一下,感觉到男人的东西在自己两腿间从前面插到了后面,好像前端的大鹅蛋都从屁股沟处露出了头,坚硬高翘的棒身,从下面翘顶着了陷进肉洞一半的绳结,桃花源受到了刺激,里边被绳结阻碍多时、早就喷薄欲出的淫水,“忽”的一声涌了出来,丝丝快感令小丫头倒吸着冷气,小口中不由自的呻吟了起来。

    “叔、叔叔,好、好痒哟……”

    “痒就对了,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男人“嘿嘿”的淫笑着,两只粗壮有力的胳膊紧搂住女孩的小身子,使她胸前那两只微凸的小肉包,紧贴在自己长有护胸毛的胸膛上,然后,一边左右磨蹭纵动着身子,一边笑道:“不让本大爷用胡子扎,嘿嘿,用老子的护胸毛总可以吧……”

    “哎哟,轻一点哟……”

    小女孩娇嫩的小山头,被男人那杂乱茂密、如同荒草般的护胸毛扎挠得又麻又痒,一种说不出什么滋味的异样感觉,令她的小身子一阵阵的颤栗,小口中发出黄莺鸟般的娇呼声。

    “叔、叔叔哟……,别、别晃了哟……,扎得人家好难受哟……”

    “难受,嘿嘿……”

    男人两腿夹紧女孩想要下滑的小身子,一只手抓住她的马尾辫向下一拽并紧搂她的小蛮腰,另一只手握住她反吊到脑后的小脚丫,用指头一边揉捏着几只光滑圆润的嫩趾头,一边口中笑道:“现在该用我的嘴巴,亲吻、封堵你的樱桃小口了,嘿嘿,看你还能不能叽哩哇啦的乱嚷乱叫影响老子的情绪,嘿嘿嘿嘿……”

    “不、不要,我……,呜、呜呜……”

    被夹住身体控制在男人怀抱里几乎不能动弹的小女孩,胸前两只小肉包被男人浓密的护胸毛扎挠得又麻又痒,更因头发被拽所以小脑袋后仰着,腿根处插着的大肉棒翘顶着已被淫水浸湿了的麻绳结,两只小脚丫在脑后被男人捏揉着嫩趾头,就连刚张开嘴巴要求饶的声音都被男人压下来的厚嘴唇给封堵进了嗓子眼处,她只好被动的颤栗着失去自由的小身子,鼻音很重的发出痛苦的哀鸣。

    “嘿嘿,你个小丫头片子,这样子玩起来真她娘的舒服,嘿嘿、嘿嘿……”

    男人胳膊搂、两腿夹的完全控制住了女孩的身体,嘴吸、手捏的玩弄着她的樱唇和小脚丫,最后干脆一挺身站了起来,大屁股一纵、一纵的向前抽顶自己插在女孩腿根处的大肉棒,爽快的感觉令他欲仙欲死。

    “奶奶的,这个样子玩你一天的话,本大爷这么强壮的身体,估计都要累瘫的……”

    “叔叔,嗯、嗯……,别弄了好吧……”

    好不容易闪开被封堵着吸吮小嘴巴的小女孩,一边嗯呜的呻吟、叫唤着、一边用力的扭摆着失去自由的小身子,小口中带着哀怨的语气叫道:“求求你了,叔叔,放了我吧,人家的手脚都要被绑断了哟……”

    女孩的话音刚落,一阵鸡鸣声又一次响起,“喔……喔……喔……”的鸡叫声此起彼伏的从外面传来,把处于兴奋状态中的男人惊醒了过来。

    “妈的,这该死的公鸡……”

    一抖身将紧搂着的小女孩卸放到床上,男人意犹未尽的摇了摇头,仔细查看着小女孩被提绑在脑后早就乌紫肿胀变了颜色的小手小脚,不由得吃了一惊。

    “叔叔有点玩过头了,呵呵,现在就给你松绳。”

    鸡再叫一遍天就要亮了,女孩绑的时间也已经不短了,是应该给她松松绳子让她缓缓劲儿了,嘿嘿。

    不过,给她松绳子并不代表放她走,嘿嘿,自己刚才骗她说放她家,纯粹是缓兵之计,自己的目的,是要把她弄进山里去的,不过一会儿再绑她的时候,可能要费一番手脚的。

    她要是顺从的话,自己对她可以温柔一点;要是她抗拒,嘿嘿,那自己可要用强了,绑一个挣扎的女人,而且是这么小年龄、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孩,那可是自己的最爱哟。

    至于其他的,先不去考虑,自己的身体里的精华,不是还没有喷射嘛,嘿嘿,等到虏她进山时,在荒无人烟、茂密的山林中,找一处风景优美的地方,好好玩一次高难度的野外性交游戏,嘿嘿,这事儿光是这一会儿想象,都她妈的感到特别的刺激。

    一边想着心事,男人一边两手配着,三下五去二的就将软瘫在床上的小女孩手脚上的绑绳松除开来,就连勒在她两腿间那条挽有绳结的绳子,也被他解下来放在一边。

    “你先别动,我给你按摩、按摩。”

    “哎哟……”

    小女孩身子的绳子虽然松除了下来,虽然双腿平平的放了下来,但长时间的捆绑使她的的两只胳膊仍然反背在后面,一时还不敢轻动,因血液的流通,从绳子绑勒过的地方,针扎般的疼痛感觉,????度◢令软瘫在床上的小女孩痛苦万分。

    “我不能动了,呜呜……,被你绑坏了……”

    “没事,一会儿就好了……”

    男人从上到下的揉搓、按摩着小女孩绳痕累累的细胳膊,一边揉、一边安慰着她道:“叔叔说鸡叫二遍就放了你,这不就放了嘛,现在我出去弄点吃的,玩了一夜你肯定也饿了,呵呵,你的脚自己揉一揉,等能动了的时候,到外面去洗一洗,一会儿好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的家去……”

    正是:鸡叫二遍就松绑,信守承诺实荒唐;思虏嫩妞进深山,假意放归淫心藏。

    餐前咐洗受缚身,饭后强捆攒蹄羊;毛巾堵口阻哀鸣,丝袜勒眼难见光。

    穴插苦瓜剪四肢,担挂肉货颤悠晃;花样翻新一路虐,小丫软瘫村夫狂。

    绳子是除下来了,但小女孩一时还没法动弹,男人的大手揉搓着她胳膊和手腕,是那样的温柔和细心,和刚才绑玩自己时那凶神恶煞的样子判若两人,不过,这个过程太短了,等过一会儿她就会明白,这个男人还要对她做的事,将使她坠入万劫不复的地步。

    按摩、揉捏了一会儿,男人看到小女孩好像有点缓过劲儿了,就笑着拍一拍她的脊背,说是要出去做饭,女孩“嗯”了一声后,男人就出去了。

    当小女孩光着身子,拖着凉鞋步履艰难的扶着门出来时,男人已做好了两碗鸡蛋汤,还温热了两个大馒头,笑眯眯的等着她呢。

    “小丫头,你能动了,谢天谢地……”

    男人已经穿上了一只大裤衩子,好像还洗了澡,肌肉裸露的身上有一股肥皂的气味,闻起来让人心旷神怡。

    屋子中间,还放着一个大大的、鼓鼓囊囊、用细绳扎着袋口的塑料编织袋,不知道里边装的是什么东西;案上还放着熏鱼、腊肉什么的,用细绳穿扎在一起;案沿上,靠着一条山里常见的竹扁担,挨着扁担,还有一条空麻袋,边上扔着一只猪腿,不知道男人弄出来这么多的东西是干什么用的。

    “快点过来,吃饱了我们好家呀……”

    “哦……”

    小女孩显然没有听懂男人话里含有深意的潜台词,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山里早晨的空气非常清新,呼吸起来是那样的清爽和惬意。

    “叔叔,卫生间在哪里?我想……”

    “还卫生间,呵呵,山里的叫法应该是茅房,走,我带你去。”

    男人急忙走过来,笑眯眯的搀扶住满脸倦容、好像刚有点能走利的小女孩,两个人来到外面房后,那里用砖头和石块垒砌着一个简易小厕所,那是为来店的食客方便而建造到。

    脸上带着坏坏的笑,男人非要和女孩一块儿进去,虽然她极不情愿,但没有办法,落在这个强壮的山野村夫手里,不顺从的话,怕他一会儿借题发挥,不放自己走,可就不划算了。

    不大一会儿,男人搂着一脸通红的小女孩到屋内,走到竹床边说道:“别不好意思了,呵呵,你先洗一洗,然后我们吃饭吧,你看,鸡蛋汤我还给你加了好多蜂蜜呢。”

    竹床边放着一个大木盆,里边的水好像还是温的,毛巾和香皂放在竹床上,男人将她按坐到木盆中,水“哗”的一声漫了出来。

    “你好好的泡一泡,热水能促进血液循环,缓解疲劳的。”

    “哦……”

    小女孩撇了一眼笑眯眯看着她的男人,扭扭捏捏的就洗了起来。

    有话则长,无话则短,当女孩洗净身子、两个人狼吞虎咽的吃饱了以后,“喔……喔……喔……”的鸡叫声又响了起来,外面的天,渐渐的亮了。

    “叔叔,我的衣服呢?”

    小女孩肚子一饱,精气神就来了,虽然身上的绳痕还没有消退,但她的脸色明显的红润了起来。

    “天亮了,你该放我家了。”

    “哦,家呀。”

    男人的语气听起来怪怪的,好像包含着什么意思似的。

    “衣服在屋里,走,进去我”帮“你好好的打扮一下,嘿嘿……”

    男人的话有点怪异,特别是从他口中说出来的哪个“帮”,怎么听怎么像是一个“绑”字,女孩疑惑的看了他一眼,但家的念头使她也没有往深处去多想,男人拿起一只黑色的塑料袋,拥搂着她进到了卧室里。

    床头床尾处,扔放着自己的衣裙,那是男人迷奸绑玩自己时,剥扒下来后随意扔在哪里的;还有从自己的包包里翻掏出来的一部分东西,凌乱的堆放在枕头边上。

    男人放下塑料袋,搂着她坐到床沿上,一只手勾起她的尖下颏,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她问道:“给我说实话,你真的想走呀?”

    “嗯……”

    女孩伸手拨开男人的大手,一扭身挣脱开他的搂抱,一边伸手去拿自己被揉成一团放在床边的小内裤,一边答着这个绑玩了自己一晚上的男人:“绑你也绑了,玩你也玩了,我现在就想家。”

    “嘿嘿……”

    男人站起身来,伸开粗壮有力的双臂,从背后搂抱住小女孩,两手盖住她胸前的两点小凸起,一边抓揉着、一边口中带着戏谑的语气说道:“一夜夫妻还日恩呢,难道你真的舍得我这根大肉棒?”

    “说什么呀,这么难听。”

    小女孩的身体几乎被按压到床沿上了,她明显的感触到自己的屁股后面,一个热乎乎、硬邦邦的东西,像一只不安分的大老鼠似的,隔着一层布,一弹一跳的顶压着自己的两腿间,她知道那是什么,就用力的扭着小身子,挣了两下也没挣开,女孩不高兴了,她扭过头来,冲着他看了一眼,说道:“谁和你是夫妻呀?

    我还是个学生,还不到给别人当老婆的时候,你松松手,我穿上衣服要家的。”

    “家呀,嘿嘿,哪个家?你家还是我家?”

    男人淫亵的笑着,故意的向前纵了纵身子,有力的双臂紧搂着她,一点也没有松动的迹象。

    “真要让你这样走了,我的一番心血不就白费了吗?嘿嘿……”

    “你还要干什么?”

    小女孩可能感觉到了什么,她挣动的频率明显的大了起来。

    “放开我,你再这样,我就要生气了。”

    “生气,呵呵……”

    女孩的话,男人一点也不为所动,他干脆乘势而上,抓住她的双手向后一拧,交叉到一起后用一只大手按紧,另一只手抓起一根床上扔着的、刚才从小女孩身上解除下来的绳子,一边在她的手腕上缠绕着,一边笑着说道:“老子好不容易绑到你这样一个漂亮的小尤物,你说,我会轻易的让你走吗?”

    “放开我……”

    小女孩左右扭动着小身子,嘴中“呼呼”的喘着粗气。

    “你说话不算话,说过要放我,怎么这会儿又要绑我呀?”

    “嘿嘿,放你?对呀,我好象说过这个话。”

    手腕上的绳子已缠好了,男人又紧勒了两下,然后,一边挽扣打着结、一边嬉皮笑脸的答着小女孩。

    “我是说过放你,但我说的放,只是给你松绑这个事,可不是说让你家的,嘿嘿,最?新????就是真的让你家,也是我山里的家,费这么大劲儿绑了你,我可是要把你弄到那里给我当老婆呢,嘿嘿嘿嘿……”

    “我不干……”

    小女孩终于明白了,原来男人鸡叫前给他她说的话,都是骗自己的,一种危机感从她的脑海中陡然闪现,这个粗野、疯狂的山里男人,是要把自己弄到一个陌生的、荒无人烟的地方,至于他要干什么,自己就是用脚趾头也能想得到,他说的给他当老婆,肯定就是要把自己像囚犯一样关起来,兴趣来时,捆绑自己玩那种变态、淫秽的成年人游戏的,想到可能再也见不到爸爸、妈妈了,小女孩的心一算,不争气的眼泪顺着脸颊就流了下来。

    “呜……,我不玩了,爸爸、妈妈呀,快来救你们的女儿吧……”

    “叫,再鬼哭狼嚎的叫,信不信老子弄死你……”

    男人绑住了小女孩的双手,见她扭动挣扎得太过厉害,就挪开紧贴在她背上的身子,一只手抓扭住女孩绑在一起的小手向上一提,另一只手仰起来,照着她的屁股蛋子上“啪”的就是一掌,嘴里恶狠狠的叫道:“妈那个逼的,让你给老子当老婆,就像要挖你家祖坟似的叫起来没完了,难道老子这么强壮的大帅哥,还配不上你个小浪蹄子?还喊你爸爸、妈妈,落在本大爷手里,你就是叫破了大天,也没有用的……”

    “呜、呜呜……”

    女孩的双手,被男人在身后提得朝向空中,因他用的力量太大,她趴在床沿上的小身子,被床帮垫着,肩胛骨就像针扎似的疼痛不已,屁股上挨的那一掌,现在也是火辣辣的,疼得小女孩倒吸着冷气,哭叫的声音明显大了起来。

    “呜呜……,妈哟,我要家呀……,呜呜,我不要进山呀……,呜呜……”

    “哼哼,你不进山,老子绑也要把你绑进去!”

    男人弯腰抱起小女孩,将她往床上“嗵”的一扔,小丫头脚上系着的两只粉红色的皮凉鞋都被震得飞了起来,一只落在床前的地上,另一只却落在了枕头上,男人伸手抓起女孩刚才要拿的三角小内裤,跟着也扑了上来。

    “奶奶的,天已经亮了,得赶紧给你收拾停当,不然一会儿进山时,碰上早起下地干活的人就麻烦了。”

    “别碰我,你这个大坏蛋。”

    虽然被反绑了双手扔在床上,但女孩的身体是自由的,她卷曲双腿滚向床里,一边踢蹬、躲避着一脸淫邪、扑向自己的男人,一边叽哩哇啦哭喊着。

    “呜呜……、爸爸哟,快来救我哟……,呜呜……”

    “嘿嘿,你个小浪蹄子,还她娘的挺扎手呢。”

    男人不怒先笑,身宽体胖、膀大腰圆的莽壮汉子,收拾一个娇小体弱的小女孩子,还不是小菜一碟的事,他一只手抄住女孩蹬向自己的一只小脚丫一拽,将失去重心的小丫头拖到床中间摁在身下,另一只手拿着已揉成一团、小女孩那条粉红色的三角内裤,就往她的小嘴巴中塞去。

    “你认为这样鬼哭狼嚎的叫,老子就没有办法了吗?我塞、我塞,我塞、塞、塞……”

    “嗯、呜呜……”

    小女孩被男人骑压在身下,左右摆动着小脑袋,但汉子的大手太有劲儿了,捏着她尖下颏的手指是那样的有力,她的樱桃小口不由自的张开,三角内裤几乎被男人一点不剩的全部塞进了她的口腔之中,她的喊叫、嘶鸣声瞬间就被布团封堵进嗓子眼里,只剩下鼻子里还能“呼呼”的喘着粗气。

    “还叫不叫?还叫不叫?”

    男人又狠狠的按塞了几下,看到女孩的两腮都鼓了起来后,才松开双手,一边伸手去拿另一根绳子,一边用指头指一指着呼吸急促、泪流满面的小女孩。

    “你最好乖乖的,不然的话,有你好受的。”

    从男人嘴中说出的话,显然吓着了女孩,她“呜呜”的叫了两声,瘫软在床上一动都不敢再动了。

    看到自己的话起作用了,男人忍不住暗暗的一笑,跪起身飞快的将手中的绳理顺并在一头挽了一个活套,把小女孩分开的双腿起来,把绳套套到她的两只细脚腕上,然后,一只手捏住女孩的两颗大拇脚豆向上一提,另一只手紧拉着绳,先左右晃一晃将绳套抽紧,跟着,又缠又绕的开始绑扎起她漂亮的两只嫩脚丫来。

    因一会儿要走很远的山路,所以男人捆绑小女孩没有下重手,绑扎她手脚的绳子,只是缠绕几圈后就打的结,这样做的目的,一是可以长时间的捆绑而且不会阻碍血液的流通,二是小丫头娇滴滴的样子,走崎岖不平的山路怕把她那双漂亮的小脚丫磨破了,所以男人准备将她驷马挂在扁担上挑进山的,要是绑的太紧的话,一路颠簸怕把女孩弄残了。

    反正几十里的山路都是荒郊野岭,除了有野兽出没外,一年四季都是静悄悄、荒无人烟的,自己走累了,就找一个风景优美的适地方,好好的绑一绑这个娇嫩迷人的城市美少女,和她尽兴的玩一玩畅快淋漓的野外捆绑暴虐游戏。

    至于绑什么花样,玩什么招式,那就要看自己的心情了,反正是怎么过瘾怎么绑,怎么舒服怎么弄,小丫头要是顺从的话,自己可以表现得温柔一些,要是她不听话反抗的话,嘿嘿,自己可就要辣手摧花了。

    天当被、地当床,黎明前没有喷射出来的精华,就在路上好好的在这个可爱的小女孩身上释放、释放,像什么驷马、倒吊、荡秋千呀,前插、后戳、苦瓜旋呀,嘿嘿,这一双贼漂亮的小脚丫可得好好玩一玩,最好舔一下脚心喝口酒,啄一下足趾吸根烟,对了,用脚丫夹住自己的大铁棒玩一次脚奸,嘿嘿,一定非常爽的。

    脑海里心猿意马的出现了好多让人兴奋的镜头,男人的裤衩前端搭起了帐篷,两腿间那只欢蹦乱跳、极不安分的大老鼠,好象吃了兴奋剂,几乎要顶破那层布钻出来似的,恨不能马上找一个窄小的洞穴,钻进里边上窜下跳的肆虐一番,。

    飞快的将小女孩的脚绑扎好了,刚一放开手,女孩马上蜷缩起双腿,小身体向里一翻滚,就靠在床里边的角落里,两只挂着泪珠的大眼睛害怕的看着这个不守信用的男人,一边用自己的小舌头往外顶口中塞着的三角裤团,一边可怜巴巴的冲着他“嗯呜”了两声,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躲什么躲,难道还怕我吃了你不成,嘿嘿嘿嘿……”

    男人?下了床,先用手按一按裤衩前端自己那根因捆绑小女孩时、被刺激得硬起来的大肉棒,冲着蜷缩在床里边一脸哀怨看着他的小丫头,做了一个淫秽的手势,跟着弯下腰,从床腿处放着的那个脸盆里,捞出来里边粗细不等、已被泡得湿软的绳和那只大苦瓜,一边往地上甩着水,一边淫笑着对小女孩说道:“这么多的绳子,泡了这么长时间最后没有用上,真它妈的遗憾,嘿嘿,看来,只能带到路上用了……”

    “呜呜、嗯……”

    小女孩听到明白了男人的话,知道这次自己在劫难逃,马上就要被他弄进山里去了,想到可能再也见不到爸爸、妈妈,小丫头的心里一阵的难受,眼泪不争气的顺着脸颊又流了下来。

    她想反抗,但看到男人刚才凶神恶煞的样子,自己的心中确实有点害怕,再加上手脚已被绳子绑住,虽然不是太紧,但想逃跑是根本没有机会的,而且嘴巴也被自己的内裤塞满,呼救的权利也被无情的剥夺了,所以,她除了用舌头用力的向外面去顶口中的堵塞物并可怜巴巴的卷缩在床里边之外,别的办法是一点也没有的。

    男人将湿绳子整理好塞进进来时拿的那只黑塑料袋中,那只大苦瓜被他拿在手中,先用手环握住淫?|度33?亵的套动了几下后,冲着小女孩扬了扬并指着她的两腿间做了一个淫秽的手势,看他的意思,肯定是准备把这根大苦瓜塞进女孩的小肉洞中,小女孩吓得花容失色,小嘴巴“呜……”的又鸣叫一声,但听起来却是闷声闷气。

    “过来……”

    将手中的苦瓜先放到床上,男人伸过手去,抓住女孩绑在一起的两只小脚丫,不顾她的挣扎,向外边一拖,就把卷缩在床内侧、“呜呜……”叫着的小丫头拖到了自己面前。

    “你最好乖一点,嘿嘿,叔叔会很温柔的……”

    男人一脸坏笑的把女孩的双脚向上一提,然后向下一按,按在她小脑袋一侧的床面上,女孩窝着身子小屁股就朝向了天空。

    “现在先用这根大苦瓜给你解解馋,嘿嘿,很刺激、很舒服的……”

    “呜呜……”

    小女孩的身体一紧,小屁股条件反射的左右扭动起来,但男人的劲儿太大了,所以,她的摇摆和挣动,是不起任何作用的。

    苦瓜被男人拿了起来,先用瓜身在她两腿间的桃源洞口前后摩擦了几下,似开似闭的洞穴里边,水水浸涌了出来,苦瓜马上变得滑润起来。

    “呜、呜呜……”

    可能是瓜身上面大小不一的粗糙颗粒,扫磨到了洞口上方的小豆粒,女孩扭动的频率大了起来,她一边呜咽着、毫无结果的挣扎扭动,一边用力的向外顶嘴中的堵塞物,终于,在男人用手指分开她的小阴唇,就要把苦瓜往里边旋插的时候,小口中的三角裤团,被她顶了出来。

    “吭、吭吭……,放开呀,叔叔,别插呀……”

    “吔,你还可以呀……”

    男人一见小女孩吐出了口中的堵塞物,就停止了手上的动作,不怒反笑的放开了她的身体,伸手抓起掉在床沿处的三角裤团,在自己鼻子上闻了一下,然后笑道:“你个小家伙,真不老实呀,嘿嘿,看来本大爷得用绳子给你勒上你才吐不出来的,嘿嘿嘿嘿……”

    “求求你,叔叔,别塞我的嘴……”

    又轱辘到床里边的小女孩,抽一抽鼻子、可怜巴巴的看着他,小口中说出来的话,凄美而动听。

    “那个苦瓜太粗糙了,叔叔,别插人家那里了,好吗?”

    “不行!这也不让插、那也不让塞,难道留着你这张小嘴巴让你在路上呼救呀?”

    男人冲着女孩勾一勾手指头,然后拍一拍自己的脑袋,好像想起来什么似的,朝着一脸无助看着他的小女孩笑了一声,说道:“看我这记性,好像你给我说过包包里有那个什么套套、对了,像气球一样的避孕套吧,套到苦瓜上不就光滑了嘛,呵呵呵呵,等我找找……”

    一边说着话,男人拿过扔放在床头处那只女孩的包包,向着床上一倒,将里边没有掏完的东西,全部倒在床面上。

    有卷叠在一起的两条肉色长筒丝袜,男人把它们抖散开并拽着两头试着拉了两下,感觉弹性不错,看新旧程度,好像小女孩没怎么穿过。

    另外就是一沓用扎头发的橡皮筋扎着的四方小纸袋,里边装着的,应该就是小丫头说的什么避孕套了。

    “嘿嘿,城市里的人真她娘的会玩,连两口子干事这样的东西,都能设计出来,真让老子开眼界呀……”

    用手撑开橡皮筋,男人取下一个小纸袋,充满好奇的将其撕开,从里边取出来一只卷着的、一头带有一个奶嘴似的、像气球一样透明的避孕套来。

    “真是好东西呀,嘿嘿,等我吹吹看,能不能像气球一样吹起来呀。”

    口中说着话,男人捏住一头的小奶嘴,另一手将避孕套展开,然后凑到自己的嘴边,用力的一吹,随着气流的进入,避孕套猛的一涨,就直通通的鼓了起来。

    “好玩,呵呵,太她娘的好玩了。”

    男人笑眯眯的用手指“砰”的弹了一下避孕套,冲着床里边歪靠着的小女孩挤了挤眼睛并作了一个淫秽的手势,然后,拿起床上的大苦瓜,将放了气的避孕套,从苦瓜的瓜头处套了上去。

    “来,让叔叔给你插上。”

    伸手抓住小女孩的脚,男人又把她拖了过来。

    “腿给老子举高一点,把这个插上咱们就出发。”

    正是:晨鸡数呼饭已餐,再施麻绑貂禅;嫩妞受缚难抗拒,莽夫套瓜塞裤团。

    丝袜勒口蒙双睛,反剪手脚挽绳环;收鞋拎包搬行囊,提粽出门挂扁担。

    爬山涉水抄近路,翻坡越岭走险弯;待到荒野静幽处,“货郎”纵欲女孩瘫。

    “放开我,你这个坏人……”

    男人的话说的很轻松,可小女孩却不干了,她知道男人嘴中说的出发是要把自己绑进山里去的,想到可能再也见不到自己的爸爸、妈妈了,极大的恐惧感使小丫头张嘴就尖叫起来。

    “别碰我,我要家……”

    “哎哟喂,你还不得了啦,哼哼,看来你是敬酒不吃、该吃罚酒了!”

    提着小女孩腿脚的男人,照着她的小屁股上“啪”的击了一掌,然后恶狠狠的冲着她仰一仰手,口中带着凶巴巴的语气说道:“你再说一句家,信不信老子给你来个先奸后杀,扔到山里喂野兽!你奶奶的……”

    这句话显然吓着了小女孩,她挣扎、弹动的小身子刹那间静止了下来,就连呜咽、抽泣的声音都低了很多。

    放开小女孩的腿脚,男人先将手中拿着的那根套着避孕套的大苦瓜放在床上,伸手取过刚才堵塞她樱桃小口、又被她吐出来的三角裤头,在手中揉成一团后,用眼一瞪小女孩,命令道:“过来,你妈妈的,嘴张大点,嘴不给你塞上,你还叽哩哇啦的叫起来没个停了……”

    女孩不敢动了,男人一歪身坐到床沿上,一搂她的脖颈并用手指捏开她的小嘴巴,一边“嘿嘿”的淫笑着,一边将已揉成一团的三角裤重新塞进女孩的口中。

    “你听清楚了,这次你要是再把裤衩吐出来,老子就掐死你……”

    小女孩急忙“呜呜”的点着头,不敢再往外去顶口中的堵塞物了。

    男人的手指又沿着她的嘴角,一点、一点的将露在外面没塞进去的部分,全部顶塞了进去后,伸手抓过一条长筒丝袜来,展开后蒙在女孩已塞满东西的小嘴巴上沿着双颊拉到她的小脑袋后面,用力的一勒,再拉到前面缠绕了一道,然后,在女孩的脑后挽扣打结。

    丝袜是有弹性的,收缩的力量压迫得口中的裤团陷入的更深,前头部分都挨近嗓子眼了,看来,这一次要再想把裤衩吐出来,是绝不可能了。

    “叫两声,叫两声让本大爷听听……”

    放开小女孩的脖颈,男人捧住她的脸颊,一边检查着丝袜勒绑的牢固程度、一边淫邪的笑着逗起小女孩来。

    “没想到丝袜还真是好东西,难道是你知道我勒你的小嘴巴?是不是你故意准备的呀,嘿嘿嘿嘿……”

    “呜、呜呜……”

    当然不是的,小女孩急忙摇一摇头,明亮的大眼睛哀怨的看着这个淫笑着、马上就要把自己弄进山里的男人,鼻子一酸,不争气的眼泪,顺着脸颊又流了下来。

    “别哭嘛,只要你乖乖的听话,叔叔会好好对待你的。”

    男人爱怜的抚摸了一下女孩的小脑袋,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慈祥和温柔起来。

    “你刚才要是不反抗,叔叔怎么会打你的,你说是不是?好了,你也别哭了,再哭的话就不漂亮了。”

    一边假惺惺的安慰着伤心欲绝的小女孩,男人伸手把另一只丝袜拿了起来,先放到鼻子上闻一闻,然后笑道:“你穿过的丝袜味道特别好闻,光用鼻子吸一吸就能让人兴奋,你看,叔叔的裤子都被顶起来了不是,呵呵……”

    “呜呜……”

    小女孩用哀怨的目光看着一脸淫邪的男人,不知道他把自己嘴巴勒上后,又拿长筒丝袜还要干什么。

    “哎,现在真你妈的想放一炮……”

    男人晃一晃脑袋,往下压一压心头涌上来的欲火,两手捏着丝袜的两端,将其拉展后,冲着小女孩“哎”的叹了一口气,嘴中带着遗憾的语气说道:“一会儿还要走很远的山路呢,现在叔叔先憋上一憋,等到了深山老林没有人烟的地方,叔叔和你玩一次你们城里女孩从来没有经历过的野外强暴游戏,当然,捆绑是必不可少的,嘿嘿……;这根棒子里储存的精华,就在你这个小妖精身上好好的释放、释放,嘿嘿嘿嘿……,好了,废话不再说啦,来,让叔叔把你的眼蒙上,省得咱们进山时你个鬼丫头记住走过的路,偷偷跑来可就麻烦了……”

    “嗯、嗯嗯……”

    这段充满淫秽的话刚一说完,小女孩就呜咽着摇起头来,可能是男人说的话惊着了她,现在,小丫头特别想念自己的爸爸、妈妈,思念着自己在她们的呵护下自由自在的每一天……但现实是残酷的,当男人伸手来拖她并把已拉成长条状的丝袜蒙勒在她的眼睛上后,小女孩的思绪才被拉了来。

    “别乱动哟……”

    眼睛被蒙上了,男人拉着丝袜的两端,从小女孩的脑袋两侧拽勒到脑后,在她的马尾辫处一交汇,先简单的挽扣后一拽、一勒,又分别缠绕了一圈后,方用剩余不多的袜头,在女孩的脑后打上一个牢固的结。

    “趴下、趴下……”

    男人检查了一遍效果,看到小女孩嘴巴、眼睛被丝袜勒蒙上后就剩下小鼻子展着鼻翼在轻微的呼吸,就抿嘴一笑,又把眼睛前边皱着的地方弄平展后,方拍一拍她的小脑袋,伸手拿起那根套着避孕套的大苦瓜,口中带着调侃的语气说道:“蒙你眼睛、塞你的嘴,是为了我们进山时走的更顺利一些,嘿嘿,因我们要抄近路、走捷径,所以有几处非常荒芜、一般人不敢走的地方,最险峻的是一处悬崖峭壁,翻过去能省十几里的路程,我倒是能爬上去,像你这样娇滴滴的城市丫头,那是肯定上不去的,怎么办呢?嘿嘿,只好用绳子把你吊上去了,估计往上吊你的时候,你肯定要吓得呜哩哇啦的乱叫唤,所以把眼蒙上对你有好处,不然的话,你要是受了惊吓摔下山去,可就危险了。”

    “呜呜、呜……”

    男人的这番话,不知道有没有夸大的意思,但也把小女孩吓的不轻,虽然现在已经看不见并且说不出话来,但她的身体,明显的颤抖起来了。

    “呜呜……,不要呀,呜呜……,我要家呀,呜呜……”

    “呵呵,别害怕嘛……”

    男人显然从小女孩堵塞着裤衩并勒着丝袜的小口中发出的闷叫声里,听出来了她所要表达的意思,就急忙拍一拍她的小屁股,又摸一摸她绑在一起的那双小脚丫,语重心长的安慰起她来。

    “那个地方估计要到中午的时候才能走到哪里的,呵呵,只要你个乖丫头听话,别乱踢乱动,往上吊你时就不会发生危险的,你放心好了,来,让叔叔把苦瓜给你插上,你的这双嫩脚丫叔叔路上是要玩的,不然的话,不是太寂寞了嘛,嘿嘿,一会儿挑着你进山的时候,叔叔一边玩你的小脚丫、一边旋抽着这根大苦瓜,弄不好还能让你达到高潮呢,嘿嘿嘿嘿……”

    “呜呜……,不能这样呀……”

    小女孩闷声闷气的呜咽着,想要说出来的话,都被口中的堵塞物封闭到嗓子眼里了,男人听起来也只是蚊虫般的呻吟而已。

    “嘿嘿,你就叫吧,一会儿走在路上,你要是不发出这样好听的鸟叫声,还真是像少了什么东西似的……”

    一边不耐其烦的逗弄着小女孩,男人一边用手分开她翘着的小屁股沟,将套着避孕套的大苦瓜,找准位置后,慢慢的旋动着插了进去。

    小丫头的身子一紧,蒙塞得密不透风的小口中“嗯呜”了一声,脑袋猛的向后一仰,就连她的小屁股,也是不由自的抖颤起来。

    “有感觉了吧,嘿嘿……”

    男人嬉皮笑脸的说着淫秽的话语,一只手按住女孩的屁股,另一只手试探着抽旋了两下大苦瓜,弄得桃源洞中的水水都流了出来。

    “是不是想让叔叔干一炮呀,嘿嘿嘿嘿,才插进去了半截你就原形毕露了,又呻吟、又流水的,难道这根苦瓜比我的大铁棒还要厉害不成?”

    “这个男人太坏了!”

    小女孩现在非常后悔昨天和那个只是课余或假日里玩绳弄、而且极不负责任的学长来到这个狗不拉屎的鬼地方,让这个粗野、疯狂的山里汉子绑来玩去的蹂躏和摧残。

    现在也不知道自己的爸爸、妈妈在干什么,她们要是知道自己的宝贝女儿这会儿正被这个比她们年龄还要大,而且变态、下流的中年男人绑起来准备弄到山里给他当所谓的“老婆”的时候,不急疯才怪呢。

    但现实是无情的,这个可恶的男人,不但捆绑了自己的手脚,而且还堵塞了自己的嘴、蒙上了自己的眼,更可恨的是还把这根粗硬的大苦瓜插进自己的私密处,弄得自己浑身上下没有一丝的气力,真不知道一会儿进山的路上,他还有什么淫秽、下流的招式要在自己的身上实施呢。

    女孩的心事男人是不知道的,他也只是将苦瓜旋插了几下后就停了下来。

    外面的天,已经蒙蒙的亮了,该进山了!

    男人不再玩耍、调戏这个已被捆绑了手脚、塞嘴蒙眼的小女孩,他看了一眼她两腿间那根还露出一半的大苦瓜,眨了眨眼睛思了一下,伸手从床上拿起刚才挽有绳结、绑勒小丫头私密处那根绳,选了两个靠的比较近的绳结,将中间部分弄开,露出一个圆圆的绳环,套在苦瓜根部比较细的地方,然后拉着两根绳头向上,分别在她的小蛮腰上紧紧的缠绕了两圈后,方打结固定。

    这样做的目的,一是为了防止一会儿赶路时,要将小女孩反剪手脚挂在扁担上的,一路颠簸弄不好会把苦瓜颠滑出来;第二嘛,就是这根大苦瓜路上还有用的,他准备在路上走累了、歇脚休息的时候,要把憋了半夜的精华,畅快淋漓的在小丫头的身上释放、释放,当然,最后解决战斗的不是苦瓜,还得靠自己两腿间的这根大肉棒。

    现在插上这根大苦瓜了,是为了刺激小女孩的情欲,让她时时刻刻都处在兴奋之中,想得到而得不到,让她性欲高涨、洪水泛滥、神魂颠倒,你想想看,在深山密林、荒芜人烟地方,自己把小丫头绑成一个肉粽子,然后拔掉苦瓜、插上自己的东西,一口气抽插一个钟头,不,两个钟头,嘿嘿,等自己火山喷发的时候,就是不把小女孩美上天去,估计她也软成一滩泥了。

    苦瓜固定好了,男人笑一笑,伸手抓住女孩脚上的绳子向上一提,她的两腿不由自的就弯曲起来。

    将绳头从小女孩手腕处的绳套圈中间穿过来,然后抽紧,使她的双脚挨着了双手,跟着三缠两绕着把女孩的手脚绑扎在一起,多余的绳也不浪费,顺势在她的手脚连接处挽上一个绳环,这是一会儿往扁担上穿挂而准备的。

    小女孩驷马攒蹄绑扎好了,男人抓住绳环,先试探着向上提了一下,小丫头的小身体弯曲成弓状,小肚皮似挨非挨着床面左右晃荡了两下,堵塞的小口中只是闷哼了一声,跟着就静止不动了。

    男人放下小女孩,惬意的拍一拍双手,然后收拾起床上乱七八糟扔着的绳和从小丫头包包里掏出来的笔记本呀、化妆品呀等什么东东西西来。

    收拢装进包包里后,男人从枕头边和床腿处分别捡拾起小丫头刚才自己捆绑她时,因挣扎踢动而飞出去的两只小巧的、粉红色的皮凉鞋,将两只鞋袢穿扣住,同装着从水盆中拿出来的湿绳子的黑塑料袋和小女孩的包包放在一起,然后,从床头边一张烂木桌上的纸箱子里,拽出一条印着花花草草、半新不旧的大床单来。

    将驷马攒蹄趴在床中间的女孩弄到床的一边,男人把床单铺展开来,再把昂头翘尾的小丫头抱过来,放到床单的中间位置,再拉着床单的四角,收拢到小女孩绑扎在一起的手脚处,将两只小脚丫留露出来,这是一会儿进山时,准备在路上把玩过手瘾的,然后,分别将床单在手脚上面的绳环处,对角挽扣打上结。

    “大功告成!嘿嘿,我们家喽……”

    男人兴高采烈的叫了一声,跟着翻出自己的一只褂子穿上,又换了一双军用黄球鞋,屁颠、屁颠的跑了出去。

    把那只装塞得鼓鼓囊囊塑料编织袋抱到院门外,再将厨房案上早就收拾齐备的猪腿、熏鱼和扁担、麻袋什么的,分别搬出去和编织袋放在一起,然后,转身,嘴里哼着也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不成调的什么曲子,背着手、迈着四方步,就像一个得胜还朝的大将军,到了卧室里。

    “我的乖老婆呀,嘿嘿,老公带你家度蜜月去喽,哈哈哈哈……”

    被严严实实包裹在床单里的小女孩,听到了男人带着兴奋语气的话音,她知道厄运来临了!自己马上就要被这个凶恶的、半疯癫的山野村夫,弄进山里给他当所谓的“老婆”去了,爸爸、妈妈呀,女儿该怎么办呀?

    感觉到男人没有动她,听声音应该是在屋里翻找着什么,小女孩“嗯、呜”

    了两声,在包裹里蠕动着失去自由的小身子,她弄不明白这个可恶的坏男人,已经把自己绑成这个样子了,为什么还要用床单把自己包裹起来呢?

    正不得其解的想着心事,男人的脚步声过来了,好像在拿自己的包包和那只装满绳子的塑料袋,鞋子拿没拿自己不清楚,只是感到自己的身子一轻,就被搂抱起来扛在了他的肩膀上,伴随着他的脚步声向外边走去。

    “小乖乖,别乱动哟。”

    好像自己被扛到了院门外,男人也不知道在地上铺了什么东西后,把自己放到上面,脚步声又到了院内,只听得“吱呀”一声门响,跟着男人又过来了,院?地度?门上的大铁锁“咔啪”的响了一声锁上了。

    “呜、呜呜……”

    男人蹲在了自己的身边,小女孩急忙“呜呜”的闷哼了两声,感觉到他在动自己手脚上的那个绳环,并穿挂在了一根长长的什么东西上。

    捏了捏女孩的小脚丫并在脚心处挠了一下,男人将那只鼓鼓囊囊的塑料编织袋和猪腿、熏鱼什么的,也挂在扁担的另一头,跟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弯下腰将扁担放在肩膀上,向上一挺身,就站立了起来。

    “妈、妈哟……”

    小女孩闷声闷气的发出一声娇呼,跟着她的小身子一颤,在男人立起身体的同时,四肢反剪的小丫头,晃晃悠悠的就垂挂在了扁担的一头,只剩下她那一声比蚊虫大不了多少的哀鸣声,还隐隐约约响彻在空中。

    “起轿……”

    男人将手中提着的包包、塑料袋搭在扁担上栓好,女孩的那双鞋被他挂在自己的脖子上,用脚勾起地上铺着的、刚才放小女孩的那条麻袋搭在担子的前端,先纵一纵肩膀上的扁担,然后,裂开大嘴喊了声戏文,跟着迈开大步,挑起驷马攒蹄包裹在床单里的小丫头,女孩在前,包裹在后,吱吱呀呀、颤颤悠悠的拐向房后的小路,顺着溪水向着转头沟的深处走去。

    正是:使狠用强村夫狂,操绳弄驷马绑;小丫瘫软晨受缚,壮汉扎粽思归乡。

    裤衩塞嘴阻哀鸣,丝袜蒙眼防透光;苦瓜带套插香穴,床单露足裹雏羊。

    荒郊野岭玩虐恋,穷山恶水弄荒唐;一路纵欲猛男笑,女孩几死又还阳。

    要知后事如何,下书中细述。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