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圣武王朝之想到哪写哪】(02)
    作者:慕容惜花26/9/26;ui;快;看;更;新;就;要;来b&zet点nt;f送;eil到;diyiahu@qq;huo;得;最;新;地;;bai;du;;┌第┐一┌┐┌┐┐;搞;定&eg&eg&eg.〇В&zet.&zet/找diyiba[eil protected]陶辰正慵懒的躺在吊床上晒着太阳,洁白的娇躯在阳光下撒发着诱人的光泽。

    她已经在这里靠了两个多时辰了,还不时发出微微的鼾声,所有人都以为她已经睡着了。

    伺候的宫女也放松了警惕,再说,这深宫内院的,她们也不需要防备什么。

    等身边只剩下一个宫女的时候,陶辰勐然睁开了眼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按住了这个宫女的玉枕穴,瞬间就将她致死。

    没有人知道她不仅身怀武功,而且这身武功甚至可以排入天下前列,就连她母亲都不知道。

    她生来聪慧,任何东西都能举一反三,如果是个男身,肯定是状元之才,封侯拜相也只是反掌之间,当年在道藏中无意发现了这套‘九阴真经’,数十年修炼下来,她的武功就算在当世,也能算的上是绝顶高手了。

    而且这‘九阴真经’中有着藏功之法,她这些天一直在大内调理院内,竟然也没有人发现她会武功。

    母亲去世的时候她就非常怀疑,娘一向身子康健,怎么会突然就毙命,而且在临终前还叫她来找生父皇帝,这不由得不让她起疑。

    如果自己的父亲真的是皇帝,为什么这么多年母亲一直没有说过,也没有带她来亲,非要等临终前才告诉自己?而且当自己把那信物随手乱放后,贴身的丫鬟彩娥竟然总是在她身边叽叽喳喳叫她来亲,搞得比自己都积极。

    彩娥八岁就跟着服侍自己,可能当时没有人把她这个才五岁的孩童当事,彩娥有时候会跟着外人偷偷商量些事情,自己虽然小,但是也还记得清清楚楚。

    那些人包括了家里的管家,门房的门卫,马房的马夫,后院的清姨,护院的王二以及厨房的张婶,可以说整个家里,几乎都被彩娥一手掌控着。

    而对于这一切,她的娘亲却从来没有丝毫在意,每天陶辰见她最多的情况就是她的母亲傻傻的坐在屋内发呆,那呆滞的眼神,就像一个人偶。

    对,人偶!她还记得娘亲死的那天,她当时修炼武功有成,偷偷的夜里熘到母亲的房间,只看见白天呆滞的娘亲正全身赤裸的躺在床上,双手抓着自己的奶子,如同一只淫虫似得在床上来卷缩,口中发出无意识的淫叫,那是她第一次见到女人发情,也是第一次见到女人竟然能发情到那个模样。

    “马上就能离开这里了,看这个骚货发骚了十几年,真看腻了!”

    她偷偷的躲在屋顶上,见到母亲的房间竟然还有几个熟悉的身影。

    “呵呵,大家都是吃这碗饭的,还是小心点好,话说小确定睡了吗?”

    说话的是她们家的管家,一个总是笑呵呵的白面老头,从来没见过他有胡子,而且每次说话的时候,总是有种掐着嗓子的感觉。

    “睡着了,我特地叫王二弄了些安神的食物,那天不是睡得死死的。”

    彩娥正一脸嫌弃的坐在娘亲的床上,无视扭曲的母亲。

    “这骚货怎么处理?”

    她扭头看了看清姨。

    清姨据说是母亲的表亲,成了寡妇之后就来了陶府投奔娘亲,一直一来都是照顾娘亲。

    “按规矩是下牵几,不过怎么算她也是我表姐,还是让她临终前爽个痛快吧!”

    “怎么的?你难道还想给她找个男人?”

    彩娥说道。

    “我有几个脑袋哦!不过她自从十六年前被皇上宠幸过一次后,这逼里从来就没再塞过东西了,临死了,还是把线拆了吧。”

    听了清姨的话,陶辰仔细瞅了下,才发现娘亲的阴道外面有着澹澹的线头痕迹,若不是她武功有成目力大涨,肯定是看不见的。

    彩娥用手指勾了勾那丝线,拉动的娘亲一阵阵淫叫,里面的骚水刷刷的往外直流。

    “这天蚕丝可是当年内医院在这骚货生完小后缝的,怕的就是这骚货那天突然清醒了或者犯迷煳自己出去找了野男人,咱们又打不开。”

    “何必解开,刘公公三十年的横练功夫,直接将这线从这骚货的逼上扯下来就是了!”‘呀!’饶是彩娥跟刘管家多年磨练,听到清姨的话也有些惊讶。

    “直接扯下来,这逼不是废了吗!”

    刘管家喃喃的说道。

    “哎呦,你看她现在这个骚浪的样子,扯下来估计绝对不会疼,还会爽呢!

    ”

    而躺在床上的娘亲,却彷佛对身边几人的对话视若罔闻,还在口中发出:“啊!操我!操啊!我是骚货,我是贱逼,我是贱人,我要生女儿,女儿~去找你爹!啊!操我,快操我!我要生女儿,女儿,去找你爹。”

    “内医院那些人,就不能用点好药吗!这骚货这十几年都有些疯疯癫癫的,要不是我们扶持着,早就给小发现不对了!”

    彩娥撇了撇嘴。

    “她只不过是个一次性生孩子的工具,内医院怎么舍得给她用好药,只要保证这骚货能怀孕生下健康的小就够了,至于会不会变白痴,谁理会的。”

    清姨阴沉沉的说道。

    娘亲貌似更加的发浪了,从床上拱了起来,用下体对准床头的柱子撞了起来,一声声‘轰轰’的撞击声彷佛撞在她的心房上。

    她非常的想跳下去救娘亲,可是心中却有着另一个声音:‘不能下去,不能被发现,自己一定要找到罪魁祸首,到底是谁害的娘亲苦了这么多年。

    ’似乎是有些不耐烦娘亲供着腰撞床柱的声音,刘管家伸手到了娘亲的胯下,手部发力,只看见一片血光,一条数尺长的银白丝线被他从娘亲的胯下扯了出来。

    被粗暴手法撕裂阴道的娘亲却没有发出半分疼痛的声音,而是有些欣喜若狂,她虽然被药伤了神智,但是基本的思考还是会的,禁闭了阴道十六年的丝线被扯开,她立刻就张开双腿,用那血淋淋的阴道对准床头的柱子坐了下去。

    ‘啊啊’她竟然一坐到底,直接将那一尺多长的床头柱子坐进了身体内,下体的血液如同不要钱般狂喷出来。

    但是她却不管不顾,粗暴的在床柱上来起伏,口中发出‘要死、舒服、要死’的呻吟声。

    她当年被下的淫药是恶性的劣药,随着时间的增长会递增女人的性欲,怀孕的时候还能自己手淫解决下,等她生下陶辰后,整个逼就被内医院的人缝死了,缝的人技术高超,她连手指都塞不进去,不然这么多年来她肯定自己把线给扯掉了。

    压抑了十六年的淫欲爆发出来,她现在根本顾不了任何东西,只想找个东西把逼里塞满,不管是什么,只要能塞进来就好。

    床边的三人厌恶的看了看她,随着她的起伏阴道内血液往外呈现着扇形的喷射,一会儿就弄得房间内没有地方可以下脚了。

    “出去吧,这骚货今天肯定是活不了了,明天还要想办法煳弄过小,让她去亲呢!”

    刘管家说完就出了房门。

    彩娥和清姨看了看下体血流如注还在不断摩擦床柱的娘亲,也走了出去。

    她这才跳了下来,慌忙的给娘亲点穴止血,相救活她,可哪里还能救得活。

    可能是光返照,当娘亲临终前,她清清楚楚的听到她说的话:“跑,跑的远远的,永远不要去找皇帝。”

    可是她怎么能跑,当娘亲死在她面前时,她整个人都崩溃掉了,拿起剑就冲了出去。

    满院子的下人都惊呆了,小满身是血的从那个工具的房间内冲出来,谁都知道事情发了。

    他们瞬间想到了东厂的酷刑,个个吓得魂不附体,可是很快他们就不用担心了。

    没有人知道陶辰的剑会那么快、那么准,他们也都是成名多年的高手,本来还担心伤了小,结果却没有人能在她手下挨上一招。€当她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满院子的死人,陶家上下三十七口,除了她以外,全部都死了。

    她一把火烧掉了陶府,背上了行囊来到了京城,她一定要查清楚,娘亲为什么会那么惨,自己的父亲是不是真的是皇帝,如果是,为什么自己的娘亲会变成那样。

    调理院的这些人也都以为她不会武功,所以很多时候说的事情和对她做的事情,她都清清楚楚。

    当她第一次被人用迷药迷晕在浴室中时,正准备暴起杀人,却感受到一股阴冷邪恶的气息出现在身边,那气息是那么的强大,她根本没有战胜的把握,只好装晕。

    那个邪恶的气息被别人称呼为总管大人,那双枯瘦的手在她身上指点的时候,她几乎忍不住想要出手,最后还是硬忍了下来。

    她听到了他们的计划,他们竟然想把他变成一个只知道发骚的贱货,想到当时看到娘亲的最后一幕,她全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

    三天了,昨天听到计划,他们准备在今天给她上什么迷胎花,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她好不容易用要出来晒太阳的借口离开了院子,然后又在这里故意靠了半天使看守她的宫女失去了警惕,这才突下杀手。

    她准备先离开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皇城,娘亲的仇,还是等到以后自己武功大成之后再来报吧。

    陶辰已经换了身宫女的服饰,她将刚才的宫女装扮成自己的样子靠在吊床上,估计能拖延半个时辰的时间,而自己则要在这半个时辰里逃出去。

    可惜她虽然聪慧,但是却根本没有经验,凌霄城长宽各里,调理院也是属于二环内的建筑,就算最短的路线出去也要二十多里地,更何况她还完全不清楚方向。

    她奔跑在一望无际的树林中,这篇树林是这么的巨大,根本看不到尽头,不知道跑了多长的时间,才感觉前面即将跑出去。

    ‘有人!’杂乱的声音从前方传来,她瞬间想往后退,却又听见后方传来‘唔汪’的犬吠声,只是那犬吠声音非常的奇怪,不知道是什么缘故。

    她已经没有时间思考了,连忙飞身上了树梢,好在刚才观察过,这树梢上有个裂开的缝隙,全力缩骨的话倒是可以钻进去。

    “奴才见过淑妃娘娘,娘娘万福金安。”

    为首的太监跪在萧淑妃的面前磕头行礼。

    萧淑妃今天正好带着女儿来常春林散步,却没想到还没到树林就看到一堆太监带着犬奴从树林中扑了出来,吓了她一跳。

    “大胆奴才,竟然敢冲撞本宫,全部拉下去杖毙!”

    萧淑妃三十来岁,正是女人最富有活力的年纪,对于这些吓她一跳奴才,全无半点好感。

    “娘娘饶命,饶命啊!奴才们是有公务在身,万不敢冲撞娘娘凤驾啊!”

    “什么公务需要在宫里执行?你们要是敢戏耍本宫,当心脑袋。”

    萧淑妃坐在凤椅上品了品香茗。

    为首的太监支支吾吾了半天,见萧淑妃身边的宫人真的准备拉他们去杖毙,这才答道:“调理院刚刚跑了个小,奴才们正在追,犬奴们一路追到这里,却没了踪影。”‘哦!’听到竟然有人能从调理院跑出来,萧淑妃也来了兴致,不过那块一向不归她管,她也乐的看个笑话。

    “看来怀恩这次要倒霉了啊!竟然能让人跑出来,老东西果然不顶事了!”

    听到萧淑妃如此光明正大的说自己顶头上司的坏话,跪在地上的太监只能装作没听见。

    她的女儿安乐公今天才十岁,还是淘气爱玩的年纪,见到趴在地上的几只犬奴挺奇怪的,便迈动小小的脚步走了过去。

    萧淑妃见女儿小小年纪,已经长得身段玲珑有致,行走间俏立的乳房和略显丰满的屁股随之摇摆,顿时有些感悟。

    安乐公走到了犬奴的身边,这几只犬奴都是生着人形,只是耳朵却尖尖的很长,而且鼻子也跟狗鼻子一样向外凸起,至于其他方面,却与赤裸的裸女一般无二,只是身上都长着一些比较浓密的绒毛。

    她好奇的摸了摸犬奴的身体,感觉毛茸茸的,伸手捏了捏犬奴挂在身下的乳房,这才惊讶的发现这些犬奴竟然长着两排八个乳房,只是最上面的那个最大,几乎跟她的奶子差不多大,而后面的六个却很小,一眼看下去几乎都不会注意到。

    被捏奶子的犬奴嘴中发出‘呜呜’的叫声,还对着她龇牙,彷佛要扑上来咬她一般,吓得安乐公‘哇哇’哭了起来。

    看守犬奴的太监连忙举起皮鞭抽在它的身上,立刻就抽的它全身血淋淋的,躺在地上不住的呜咽。

    而剩下的几条犬奴则是吓得团在一起瑟瑟发抖。

    “算了!”

    萧淑妃摆了摆手,对着他们说道:“这几条不听话的,都拉去打死吧,别在本宫面前碍眼,哪来的滚哪去!”

    听到她的命令,几个太监连忙磕头谢恩,然后缩成一团翻着跟斗滚进了林子里,顺便还把几条犬奴拖了去。

    “母妃,那狗狗长得好奇怪啊!女儿也想要一条!”

    见到犬奴消失了,安乐公又忘了被吓哭的事情,在萧淑妃的面前撒娇道。

    “别,那种下贱的东西,怎么能养,别的辱没了身份!”

    萧淑妃可是知道那些犬奴的来历的。

    那种动物其实是驭兽园出来的,据说是女人跟狗交生出来的杂种,若是公的就会被做成火锅,若是母的,则会调教出来,据说比狗聪明的多,又有着狗的灵敏嗅觉和听力,所以内城里面倒是养了一些。

    只是这些东西是最贱的,哪怕养的宠物猫狗也比犬奴高贵的多,这种东西可不能让安乐养,丢身份。

    可是小孩子哪里肯依,拉着萧淑妃的小手就卖起萌来:“不要嘛!人家上次看到那个奶牛,你说不给养,然后又看到那个母马,你又不给养,现在好不容易看到狗狗,你又不给养,娘亲最坏了,乐儿以后不喝汤了,不做奶子按摩了!”

    “你这小东西,老娘还不是为你好,你爹就喜欢奶大的,我儿今年才十岁奶就这么大,只要好好的喝汤按摩,以后绝对能长出一对绝世天然的大奶子来,娘以后可就靠你了。”

    说完萧淑妃将安乐抱在怀里,伸手摸了摸她那对已经有着d罩杯的大奶子说道。

    “不要不要不要,娘亲不好,乐儿不听,还有,奶子长那么大好难看的。”

    安乐咬着小手指头说道。

    “你听谁说的?”

    萧淑妃用审视的眼光看了看周围的下人,被她目光扫射到,所有人都吓得跪在地上不敢抬头。

    “乐儿上次一个人跑出去玩的,去的叫什么巨奶宫,里面那些大姐姐都长得好大好大的奶子,吓死人,有的奶子比乐儿人都大,她们看到乐儿,都很高兴跟乐儿玩呢!”

    巨奶宫离萧淑妃的上林轩倒是不远,只是没想到女儿竟然偷偷跑去了,真是让人不省心。

    “那些奶姬们说什么了?”

    “那些大姐姐都好羡慕乐儿呢,说乐儿是公,她们想都想不到的,还说什么她们其实也是公,只是乐儿从来没听说过。”

    “就是!她们那些贱货算什么公,玉册上都没有名字的,一辈子就是个玩物的命,哪里像我们乐儿,可是货真价实的公呢!”

    萧淑妃当然知道那些巨奶宫住的是什么人。

    “母妃,那些大姐姐的奶子那么大,乐儿也没看到她们怎么受父皇喜爱啊!

    所以乐儿也不要长了,以后不喝木瓜汤了好不好。”

    “听话!乖女儿,那些贱货怎么能跟你比,你这奶子是天然长得,用你父皇的话来说纯天然的,哪里是那些用药物发出来的奶姬们能比的,她们是什么东西。”

    “真的吗?”

    安乐睁着大眼睛问道。

    “那当然,我女儿长得这么漂亮,再加上奶子这么大,你父皇一定会很高兴的,话说乖女儿,过段日子就让你父皇给你开苞怎么样?”

    说道这里,萧淑妃又审视了一下自己的女儿,虽然才十岁,但是已经长得亭亭玉立,身段估计也够了,从小服的药物导致柔韧性估计也能撑得住皇上的宠幸。

    看着怀中女儿天真的笑颜,萧淑妃得意的笑了,她当年曾经在皇上的记事本上发现过一张图画,写的是什么十一岁巨乳小学生,当时皇上对那张图爱不释手,这些年来她一直记在心里。

    女儿过几天就十一了,这些年经过她的调教,跟那张图里画的几乎长得一模一样,到时候皇上肯定会龙颜大悦,婷轩那个婊子再能生也不过是个母猪,慕容曦那狐狸再精明也不过是个玩具,赵飞燕这辈子无子,根本就不是对手,能够笑傲后宫的,还是要属她萧兰陵。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