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942年4月凛冬已去(01)
    作者:foxaiwo字数:3736第一章942年4月,严冬已过,温度暖至-5度至度,不过这并不能让缺少御寒装备的德军喘口气,苏军凌厉的反攻从月初至今,已将他们击退近3公里。

    在远离莫斯科郊的某个废弃村落,驻扎着一个休整的德军营;这个营还未经过几次像样的战斗洗礼,就直接被派上了莫斯科前线。激烈的战斗仅仅一天,他们已经是损失惨重,匆匆撤退;不但战死多人,特别是资深的指挥官几乎全线阵亡,还遗弃了所有重武器。现在送走了伤员,营地里仅剩下82个能战斗的士兵。

    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村口一左一右站着两名哨兵,虽然很疲惫,但一想到很快就能换岗了,两名德军哨兵还是努力睁大眼睛,警惕着四周。

    一切似乎很正常,不管是远方不时响起的炮声,还是隐约可闻的机枪交火声,都表明了战斗并未停歇,虽然他们白天挡住了苏联人的进攻,但小规模的交火在这片广阔的战场上依然不断发生着。

    其中一名哨兵握了握手中的冲锋枪,一只白皙的手却摸上了他的脸颊。

    这是一只女性的手,看似柔弱,却有力地堵住了他的嘴巴,同时一把匕首划过他的喉咙,鲜血顿时喷溅出来。

    年轻的男兵想要挣扎,但是力量随着滚烫的鲜血迅速流逝,同时在他耳边有个轻柔魅惑的俄语女声响起,这是游击队员西妮娅。

    她对软在自己怀中的德军哨兵说:“你运气好,我还能让你爽一下,旁边那位就惨了……”然后,也不管对方是否听得懂,另一手飞快地收起刀,隔着裤子搓揉起德兵的阳具,仅仅几秒钟就打出了他的精液,只是此时这名男性兵士看似一阵高潮地颤抖,头却早已垂下,就不知道死前是否享受到了苏联姑娘的特殊服务。

    另一边的哨兵处境确实不太妙,一名高大丰硕的苏联女兵已从背后狠狠地勾住了他的脖子,将男人拉成反弓形;这是中尉瓦莲金娜,目前游击队的队长;她穿着裁改过的苏军女军装,裙摆极短,方便活动,光溜溜的大腿暴露在冷空气中对斯拉夫姑娘来说,这种温度已经称不上冷了。

    “坚持住,小伙子,嘿……”瓦莲京娜对着她捕获的猎物耳边呢喃道;伴随着低吟,白皙的丰腴大腿凶狠地抬起,顶在可怜哨兵的胯下!虽然没捂嘴,但是由于女游击队长熟练地压迫住他的气管,令这个男人的哀嚎只能闷在胸口。

    感受着膝盖传来的触感,瓦莲京娜不时调整力度和角度,一次又一次地攻击德兵的下体;女人赤裸的大腿隔着德兵并不算厚的冬裤,将男性的睾丸狠狠叩向耻骨,发出“噗”、“噗”、“噗”的低响;膝击足足持续了一分半钟,用心品味着大腿传来的每一次醉人触感,直到觉得男人阴囊里的两颗睾丸都已经变成了混杂着血精的肉泥,瓦莲京娜才停了下来。松开手,男人的身体软软地滑在地上,此时这名德国哨兵还有微微的抽搐,不过也快要断气了。

    “看啊西妮娅,和之前几个一样,他也射精了!”瓦莲京娜翻开德军哨兵的裤子检查了下,压低声音兴奋地说。

    西妮娅无可奈何地低声说道:“中尉同志,让政委知道零,她又要念叨您了。”

    这时,另外数名女游击队友也悄声聚集过来,向瓦莲京娜汇报道:“一共6个明哨,都拔除了,没有暗哨,嘿嘿。就像白天侦查到的、这儿驻扎的是刚被打残的一群菜鸡,估计稍有经验的士官都死光了;从周围的情况来看,他们应该还有一段时间的休整,毕竟德国佬不可能让一群吓破胆的废物马上去前线当炮灰。”

    瓦莲京娜思考了下,道:“集人手,从村这头摸过去,注意行动隐蔽!

    娜达同志,你另带两人,老规矩!”

    这只游击队在战场外围游荡了大半年,经历了无数次战斗;不断有人死去,也不断吸收着新的成员。现在,队伍里只剩下清一色的女性战士,严酷的战争将男人都淘汰掉了;她们中有失去部队的正规军人,自发抗战的杂牌民兵,甚至还有原远东战俘营的俘虏;一共5名女游击队员,大部分握起枪的时间还不到一年,然而在最苛刻环境下活到现在的她们,已磨练出极强的特种作战能力,死在这些女性战士手上的敌人,没有一千也有八。当然,残酷的战争也给她们带来一些其他影响,比如心理上的……只是这些年轻的女战士都没发现。

    这个偏僻的小村原本崩塌了一半,德军修葺了部分房屋,将其作为一个临时驻地。

    女游击队员4人一组,分别散入一间间住满德军的屋内,展开无声的猎杀。

    这些穿着短裙的女军人,背着步枪,叼着短刃手持绳,熟练地挑开门闩,如猫一般潜入,几乎没有任何声响。

    地处后方,外部有哨岗,加上刚从一场惨烈的大战中脱出,所有的德国士兵们都没有什么防备心理,一个个睡得很熟,浑然不知自己已经成为了雌豹们的猎物。

    柳德米拉骑上了一名躺在地上睡觉的德兵,同时阿杰莉娜按住他的口鼻,迅速地割开了德兵气管和颈部动脉。从剧痛中醒来的德兵,却惊恐地发现自己动弹不得,也发不出声音。一名美丽的苏联女兵正跨坐在自己身上,自己的双手也被压在她的雪白大腿下;没人能救他了,因为他是这间屋子里最后一个还活着的德国士兵。

    男人蹬了几下腿,仅仅挣扎了几秒钟就失去了生机。见他死去,柳德米拉站了起来,摸了摸自己的裙下,嘟嚷道:“这也能射精,还射出这么多黏到一点我的内裤啦,德国鬼子真混蛋!”

    达莎看着有点狼狈的柳德米拉,吃吃地偷笑,一边收起自己的细绳。她脚边是一具舌头外吐的男人尸体,下身同样有大块的湿痕。这个德军士兵原本靠着墙休息,达莎用绳套在他的脖子,同时一脚狠狠地踩在他的下体,以此作为支点,用力向上猛提绳;毛妹的气力真心不能小瞧,不到十秒钟,这名可怜的男子就被女性战士生生吊死,貌似颈椎也被扯断了。女兵足下的男性阳具,凭本能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喷出了巨量精液。可惜其中的大部分只是将自己的裆下弄得一片狼藉,剩下一点点儿精液则幸运地透出裤子,粘在了达莎的鞋底也算是得偿所愿了。

    “好恶心,黏糊糊的!”达莎抬起脚,毫不客气地踩在德军尸体的脸上,用被她吊死的男人拖拉在嘴外的舌头,将鞋底的一点精液擦拭掉。由此可见幸福的时光总是短暂的,不管是对于这些休整中的德军士兵还是对于刚射出的精液来说。

    四名女游击队员悄然退出屋子,留下九具男人的尸体,转向下一个目标。

    暗夜里的猎杀还在继续。黑暗和远方战场的炮火声为女战士的行动了很好的掩饰。她们一间屋子一间屋子地摸过去,利用短刀、绳和自己的双手,以及修长有力的大白腿,有条不紊地收割着德国侵略者的生命。

    这??◢并不是正规的军营,所处也不是前方的战场,不可能有大队敌人在自家后方出现,少量的游击队民兵又哪敢攻击这么一个营地呢?更何况外面还安排了人放哨……村里缺少基层指挥官组织的德军士兵毫无防备,他们根本想不到:一小撮老练的苏军女游击队员,仅仅5人就敢发起攻击。不过想不到也是正常的,谁又能把握住疯子的想法呢?

    死亡的德军人数还在不断增加,就连瓦莲京娜队长也没想到会如此顺利。足足一个小时过去了,她心算着毙掉的敌人,想道:早知道就不把笨蛋政委支走,再多3个人搞搞暗杀,说不定就把这一营男人都宰光啦……不过她那么蠢,说不定一下就把这些德国猪都吵了起来,嗯嗯。

    一边想着,她顺手拉起一名睡在地上的德军士兵,扯着他的头发,将这个还迷糊着的年轻士兵塞入自己的胯下;男人立刻闻到或者说感受到了满满的雌性气息,而他的整个脑袋、脖颈则被一双雪白丰满的大腿包裹起来,哎呀,这个女人的短裙下,居然光着屁股呢!

    西妮娅给众人做了个手势,表示确认清理完毕。瓦莲京娜则开始晃动起她的饱满圆臀,并向西妮娅示意。

    翻了个白眼给自己正在发浪的不点b&“点&“靠谱队长,西妮娅不情不愿地弯腰解开了这名德军士兵的裤头;没有了束缚,一根怒张的雄性阳茎在另外两个女兵惊讶的目光中猛地弹了出来。

    瓦莲京娜发出诱人的呻吟声,一边摇曳起她的丰臀来;从她的胯下传出了男人的点&“b^点^哀嚎声,女性荷尔蒙让这个男性大兵本能地勃起,死亡的威胁则让他拼命地挣扎;他伸手抓住瓦莲京娜的臀胯,想要制止她的晃动;由于用力,男人两只粗糙有力的大手紧紧陷入女性丰硕的雪臀之中。

    这确实起到了作用,臀部被抓捏,令瓦莲京娜更加兴奋地呻吟起来。

    在女性的呻吟声中,男人巨大的阳具“噗哧噗哧”地喷出大量浓稠滚烫的精液,在冷空气中蒸腾着白烟。

    “哇,这些德国小伙的尺寸还是挺令人满意的,储量也丰富!”瓦莲京娜嘿嘿道,放松两腿,胯下男人的脑袋直接自由下落,磕在地上就在刚才,他的颈骨一会儿功夫就被女人肉感而强壮的臀腿拆散、死得不能再死了。

    “就是不够耐用,啧。”

    瓦莲京娜又突发奇想:“你们觉得,死去的男人还能再射精吗?”

    西妮娅忍无可忍,咬牙低声道:“中尉同志,我们应该继续下一个目标!”

    “哦哦。”瓦莲京娜恋恋不舍地看了眼脚下的尸体那依然勃起的阴茎,想了想,跨两步调整下站位,突然朝德兵下身猛踏了一脚,直接踩爆了男性的两颗睾丸!这名德军士兵已经死透了,可阴茎依然充血肿胀,此时更是一阵颤抖,“滋”

    地再次喷出了一股浓精!嗯,更可能是挤出来的。

    “哇,这可真是厉害啊~看到了吗看到了吗?!”瓦莲京娜把手按在自己高耸的胸口,大吃一惊且小声问道,另外两个妹子表示看到了,并且很狗腿地双手虚拍做出给领导鼓掌的动作;西妮娅则觉得自己快要气炸了……然后这时她们就听到外面真传来一阵爆炸声。

    瓦莲京娜歪着脑袋辨认了下声音来源后,鼓起脸颊气呼呼地说道:“果然又是娜达那个笨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