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雪剑】(下)
    作者:蓝云雪字数:495真正站请大家到***点阅读发送电子邮件至、diyianhu@qq即可获得最新度第|一||既是..雪剑(下)雪见伏在南山子身上,双手轻轻抚摸他那结实宽广的胸膛,眼神迷离却带着几分妩媚之态。她用脸在南山子的心胸上扫动,又吻又舔,最后将嘴移到他的左胸上,用舌头挑动那淡红色的红豆。

    南山子是处子之身,未尝过女人的滋味,在这番调情下,心潮汹涌,胸脯上下起伏着,呼吸也变得重了。

    “雪见,醒醒呀!不要做这事嗯啊。”虽然嘴上叫雪见不要挑逗自己,身体却十分老实,他全身都如被火烧,邪念加上雪见的动作,足以让他迷失自我。

    一旁,花妖在咯咯娇笑,道:“呵呵呵呵好一对奸师淫徒,人类都是这么不堪一击么?嘿,雪见这么好的名字啊,让我在你临死前解开这个谜吧。”

    花妖在想说甚么的同时,雪见已经慢慢向下移,跪到南山子的胯间,双手轻柔地抚弄他那坚挺之物。

    “嗯啊雪见不要为师支持不住了噢嗯”

    南山子根本没有心机听花妖说的话,如今他正在运起玄功,尽量压抑花妖所施的魔障。

    花妖自说自话,道:“传闻仙界有很多宝物,每样东西都价值连城,凡人想得到一件半件都难,除非飞昇仙界,否则要得到这些宝物,简直是痴心妄想”

    然而,不知甚么原因,仙界的宝物每隔几千年就会穿过结界,从仙界降下凡界,自有天地以来,已经有无数的仙界宝物下凡,这些宝物一下凡,都会引来腥风血雨,无论是人是妖,都想夺得这些宝物,但是,这些宝物会保护自己,幻化成各种各样的东西,在外人看来,一如凡物。

    花妖说到此时,内心激动不已,而此时,雪见已经将南山子的雄性之物含进嘴中,性器之大,塞满她的口,但是,她不计辛苦,努力地进行口部活动,脑袋瓜一上一下地移动,很有节奏,口与性器相磨,发出“啧啧”之声,同时,雪见也运用舌头,在性器之端上旋动,无微无至地照顾到南山子的性器的每一个旯旮。

    南山子已经差不多尽了最大努力了,可是,他最多只能支持到明早,刚刚和花妖作战已经花了很多道力,现在虽然只是压抑魔障,但是消耗也十分大,过了今晚,南山子就会完全堕入花妖的计划之中。

    花妖继续说:“我等这个机会等了一万年了,我一直推算下一次仙界宝物下降的时间和位置,终於皇天不负有心妖,给我留意到一些蛛丝马迹,我一直在等待,等待她的降临!”花妖右手一拨,散发强大的妖气。

    妖气向着雪见身上罩去,落在她身上,被吸收进体内,此时,雪见由慢慢的,柔柔的侍奉南山子变为激烈的,快速的动作,同时,雪见也用左手抚弄自己的私处,引致肉汁横流,兴奋雀跃。

    “啊嗯嗯雪见雪见不是人?”南山子终於好奇地问。

    “没错!她是仙界的宝物,宝物呀!”

    南山子顿时感交杂,想不到相处七年的小女娃,竟然不是人?

    忆起儿时点滴,雪见不用吃奶,更不用吃饭,也不用方便,还不会流血总总匪夷所思的事件,为何他没有想到呢?

    “雪见不是人雪见不是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南山子突然朗声大笑,状若疯狂。

    七年来的相处,换来的竟然是这么大的笑话?甚么叫爱之道?道是甚么?

    “咳!”南山子血气不顺,心胸一痛,吐出一口血,整个人萎靡下去,原本维持清明的道力又减弱了一截。

    这样恐怕撑不过今晚夜啊。

    南山子心中这样想,他还是不太相信现在活色生香的雪见竟然不是人的事实。

    到了晚上,南山子坚持了数个时辰,已经快要支持不住了,他扣实精关,压抑着不射,这样持继了很久了。

    花妖此时自言自语道:“不行,还不行,要让他失去自控制能力才行,这样才能施展解封大法。”

    雪见继续手口并用地侍奉南山子的性器,她彷彿不觉疲倦,只想喝到他的精元似的。

    又过了数个时辰,正是深宵之时,南山子已经不行了,意念一松,魔障立即入侵识海,他又再次沉醉在虚幻的色欲当中。

    花妖这时叫道:“嘿!终於撑不住了吗?好!就是这时。”

    花妖走近二人,在雪见额上打上一道古怪的符印,然后对雪见说:“起来,与他交沟。”

    雪见站起来,胯坐在南山子身上,将自己的那洞穴对准他的性器,磨蹭了几下,才慢慢地滑进内。

    “嗯嗯嗯嗯啊!我这感觉”雪见发出阵阵畅快的轻吟声,意识中好像有甚么东西在苏醒。

    “万妖破灵阵!启!”花妖捏出几个手印,打出一道红光射向南山子,之后松开缚着他的花藤。

    此时,在南山子和雪见之下,出现一个金色和红色斑杂的巨型大阵,阵中有很多古怪的咒纹,如若噬魂之物。

    在大阵中的二人,感觉到了无比的畅快,天地间的一切彷彿化为一体,后慢慢转变为一种清新幽香的气味,最后二人同时出现幻象,置身於一个花花世界,花海!

    雪见开始挪动腰姿,上下前后地摆动,二人都沉浸在色欲的世界中,婉若无人之境。

    “嗯啊嗄好舒服轻飘飘的”雪见似醒还睡,神情媚惑,眼神迷离。

    南山子则如若癫狂,不停咆哮着,也不停挺动腰,二人节奏快慢一,配得完美无暇,鱼水之欢,快乐无比。

    现实中,过了七日七夜,花妖看着二人不停变换姿势,南山子和雪见一次又一次步入高潮,他的精元全都被雪见吸入体内,令雪见额上的印记愈发光亮,顺带连她整个人也渐渐变得透亮。

    花妖愈来愈兴奋,她很想一窥仙界宝物的原来风貌,不知是甚么东西,是镜?

    是铃?还是鼓?

    在大阵的影响下,二人不分昼夜,疯狂交沟,不见体疲,彷如铁人。

    第九日,终南山来了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他揹着一把巨铁剑,步履却轻盈如燕,若细心观察,会惊见他足不及地,竟浮起!

    此老人一步一尺,身影忽隐忽现,转眼间被是数里。

    当他来到后山深处时,看见沖天妖芒,顿时叱喝了一声:“散!”

    大道之力,也是自然之力,道境之高,竟生生震散沖天妖芒。

    花妖老巢中,花妖只差一点点就能解封雪见,再现仙宝。

    可是,突如奇来的叱喝声,竟生生震散大阵,令花妖功亏一篑。花妖大怒,不顾来者何人,发疯似的沖了出去。

    只是,当她离开了老巢后,那老人又倏地出现在花妖老巢之中,他走到南山子和雪见面前,大摇其头,叹道:“时也,命也。”

    老人打出一道真气,输给南山子,然后揹起南山子,提着雪见离开此地。

    花妖出走一趟未果,返老巢却发现人不见了,顿时向天怒吼:“可恶!还我仙宝!”

    筹划万年,终归无有。

    几天后,南山子醒来,发现自己睡在简居之中的床榻上,虚弱的他勉强坐起来,然后才醒悟起雪见来。

    “雪雪见”

    “你没事啦?”

    南山子心中一喜,错听是雪见应他,暗自喜道:“雪见,你”话未说完,却见一老人徐徐步至。

    当这人步进房间后,南山子先是失望,后是惊讶,说:“师父!咳!唔!”

    “莫动真气,为师尊程来救你的,可是晚了点。”

    “没关系,徒儿没事。”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二人沉默良久,南山子终忍不住问:“雪见呢?就是那仙界宝物。”

    “在外面。”

    “哦,她也没事喔。”

    “不能说没事,是大事了。”

    南山子大惊,急问:“雪见她怎么了?”老人捋一捋长鬚,淡然道:“仙气散失,半死不活。”

    南山子整个人都僵住了,好一句半死不活!

    “可恶!花妖我要杀死你!”

    “花妖已死。”

    南山子一时愕然,然后才释怀,修道之人,斩妖除魔,遇见大妖,那来不杀之理,南山子的师父当然不会放过花妖。这令南山子感到自责和无奈,自己还是学艺未精啊。

    於是南山子好奇地问师父,道:“怎么杀的?”

    南山子自然猜想必有一番酣战,可是出乎意料之外,老人只吐出两个字一剑。

    “一剑?师父你一剑就收拾了那花妖?”

    “嗯。”

    这太不靠谱了吧,可是,南山子转念间就高兴了,他道:“恭喜师父,境界又飞跃了一个层次。”

    老人不笑不答,轻轻点头,又是沉默良久,南山子急道:“师父手法通天,不知能否救活雪见呢?”

    “救?根本不是生命,如何救?”

    “师父意思是”

    “蠢徒儿,那娃儿根本不人,没有肉体,没有经脉,没有灵魂,如何救之?”

    “可是,徒儿明明能与她”南山子想起入魔时所做的事,立即不敢说,而改口道:“与她一起生活这么久。”

    “嗄,愚徒啊,你怎么这么在意这小娃儿,难道你动了凡心?”

    南山子一时语塞,的确,当日离开尊师时,他老人家千嘱咐,万嘱咐他不要动凡心,要一心向道,可是遇上了雪见之后才发现爱之道,相处了七年,又已经与她行了夫妻之实,难道这么就能断绝关系了么?

    不能!

    “师父”南山子再想请求师父的说。

    “不可能。”

    “师父。”南山子死心不息地道。

    “你死心吧。”

    “师父,只要让雪见活着,我从此一心向道,永不沾半点情。”

    “好,我救她以后,你一定要跟着我修练,年不得出师。”

    “年!”南山子大惊。

    “做不到我就不救了。”

    “成了!都依师父的话。”南山子狠下决心。

    一个月之后雪见被一户人家收养,过着惬意快乐的生活,南山子从远处观望,心感温暖。

    雪见虽然救,可是失去了记忆,现在的她已经记不起南山子了,南山子的师父将她託付一位老朋友收养雪见,可是雪见不是人的事,却没有告诉那朋友,只嘱咐那人只要雪见满二十岁,就可以放手不理了,也不需要为雪见觅夫婿,因为雪见并不能生育,此事最好就此作罢。

    如此,雪见就幸福快乐地生活了二十年,二十年后,她再也不会老,不会死,直至永远,她会慢慢知道自己不是人的事实,孤孤单单地过这辈子。

    一年后,南山子再次出师门,实力飞跃的他,如今已是半只脚踏入仙界,活个千年不成问题。

    某一天,他游历山水间,遇到了一位漂亮的女子,她一头长发轻飘,散落在腰下,黛眉弯弯,如一片柳叶斜挂在额前,眼若秋水,灵动有神,五官尽美,却生人勿近的样子,冰冰冷冷,毫无感情,枉费生得一副好身,曲线玲珑,胸脯肥大,体态傲人。

    南山子早已绝尘念,但看见此女时,不禁想起了故人雪见。

    於是,南山子走过去,大胆地问她:“在下楚云,请问姑娘芳名?”

    她冷冷一瞥楚云,那一瞬间,二人四目交投,竟擦出火花,少女芳心一凛,罕有地露出娇羞之色,轻声道:“雪见。”

    “我乃修道之人,不沾凡尘,可是仍觉姑娘貌美可人,不知姑娘可否愿意跟我共渡仙界呢?”

    雪见闻言露出一丝喜悦之色,想及自己不是人的身世,早想到仙界,如今眼前此人竟然邀她共渡仙界?岂不快哉?

    “我愿意。”

    二人结伴而行,谈笑生风,雪见心中的冰冷渐渐淡去,再次尝试接受别人,特别是男人。

    (全文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