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媚妻美雌獸(一)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第一小说站媚妻美雌兽(一)作者:牛头酋长我叫王建斌,今年二十四岁,目前在东京都的一家大型企业担任普通职员。

    我在大学裏便认识了叶凛,此时订婚同居中。

    今天下班的时间难得比较早,我溜溜达达地朝公寓楼走去。在日本,很少有人会买房居住,几乎全员都是长期租住在某处,然后随工作搬家。此时,我便租住在一片自带天井的公寓中,十八层高的楼围成一圈,每层都有不下二十家住户。

    走入电梯缓缓上升,在第十二层,我慢悠悠地走出,顺着天井朝家的方向走去。

    建筑结构上,这裏和所有公寓楼一样,绕着天井的走廊被足够高的栏杆包围着,一扇扇门扉绕着天井围上一圈。溜达溜达着,当我离自己家还有好一段距离时,便看到一个年轻女郎手扶栏杆,正眺望天井下的花园。

    女郎个子高挑纤瘦,黑色高跟鞋套着纯黑连裤袜,下身着香奈儿的经典小黑裙,上身着阿玛尼中性化的黑色外套,丰满的胸部撑起彰显女性柔美的迪奥衬衫,乌黑的姬发式垂到腰间,精致的面庞带着冷艳的气质。她出神地望着下面,手中夹着一根烟卷。

    “和纱,怎麽又抽烟了?”和纱转头看向我,原本清冷的目光立刻显出温柔的气质,随手将烟蒂掐灭,她手扶栏杆、丝袜美腿猫步而立,向我笑道:“建斌,看来公司今天不是很忙啊,妳可比往常早归了一个小时。”我看向她眼前的那扇门,28室:“草稚君到家了吗?”和纱看着我,她的脸型整体呈瓜子型,但下巴并不太尖,而鼻梁十分高挺。

    见我讪笑着看着自家的门,她轻声一笑,踏动高跟鞋走向我,并轻轻拽住了我的领带。

    红唇贴上耳根,她轻声道:“叁月初,刚开学,英郎有很多工作要忙,今晚十二点前不可能到家。”柔软的娇躯若即若离地贴上我的身体,一支高跟抵上我的鞋帮,我微笑着挽住了和纱不盈一握的蛮腰,说道:“别闹,凛再过一会儿就该家了。”她清淡地露出狡黠的笑容,嘴角略挑,眉目传情:“妳可是早下班了一个小时,怎麽,大仲马阁下竟能持续战斗两个小时以上?”大仲马一词是我教给和纱的,汉语的种马和音译的仲马,教给她的时候,这位与我同龄,时年二十四岁的美人妻正赤裸地躺在她和她丈夫的床上,依偎在我身边。

    我暧昧地笑着笑,并未再说什麽,而是微紧地揽住和纱纤细的腰肢,轻柔地吻上她单薄却性感的红唇。和纱也搂住我,并动将舌头探入我的口内,并任由我的舌头在她口中肆意探着。我们开始深深地接吻,她的身子也完全贴上了我,制服外套敞怀,那对e罩杯的丰满乳房紧贴在我的胸膛上,受到挤压而弹性十足。

    我双手按着她的腰,将她的小腹贴上我的胯部,让她感受那裏的火热。和纱配地用小腹紧贴帐篷,双手抱着我的腰,吻得缓慢而细腻。我的手则渐渐掀开她的裙子,摸上她挺拔的翘臀,双手用力托住那坨饱满的臀肉,感受着黑丝连裤袜细腻温暖的手感。

    “吱嘎……”就在这时,天井对面的一扇门突然开了,我与和纱顿时吓得赶紧趴倒在地。

    天井的栏杆下是不透光的挡,我们蹲着抬头看去,果然见到一个夜间上班族溜溜达达地走向电梯井方向。

    “吓死我了。”看着那人消失在天井尽头,和纱低声道:“我还以为要被发现了呢,那可就惨了。”随即,我们站起身来,却是没有再调情的打算了。和纱轻笑着整理着裙子,我点了根烟道:“今天什麽情况?”我可没忘记家时见到的这一幕,每日居家的和纱衣着整齐站在门口抽烟,这可不是好事。

    和纱轻叹一声,再次依偎到我的怀裏:“今天上午召开畅销书作家研讨会不是麽,就因为上本书卖得不够好,那帮混蛋竟然没有邀请我出席,妳说可不可恶?”我皱起眉头,挽住和纱,低头在她唇上一吻道:“确实可恶,妳可是拿了好几个奖项的畅销书作家了,就因为一次失误就不邀请,确实混蛋!”和纱再抬起头来看向我,因为之前亲热的缘故,身上的香味更加浓郁了:“英郎十二点前真的不会来,妳妻子离到家也早得很,建斌,陪我进我坐坐吧,我需要妳。”我看看手表,今天确实来得很早,但叶凛家时间真的太不固定了,摇头道:“太冒险了,和纱,凛上午就和同事见客户去了,一天下来再忙也该结束了,她随时都可能到家。”和纱依偎着我,幽幽道:“没时间给妳挂电话就说明还在忙了,建斌……”偏偏就在这时,手机的铃声骤然响起,话说一半被打断,和纱立刻提起十二分的精神望向我。

    我随即接通电话,对面传来叶凛娇媚而慵懒的声音:“老公~想我吗?”和纱默默地退向一边,温柔地看着我,我则对叶凛道:“妳是不是又喝多了?”话筒裏响起叶凛娇媚的咯咯笑声,我也跟着笑了起来,片刻后,她说道:“可不是麽,鬆岛会那几个人可真不是小胃口,拉着我们几个灌了好多瓶清酒呢。知道嘛老公,竹下君刚开宴半个小时就醉倒了~”“那生意谈得怎麽样?对了,妳们公关部这次出动了多少人?”电话对面响起电车报站的声音,叶凛显然醉得不清,哼哼着墨迹半天才道:“六个人,对方也是六个人,嗯……当然啦,导的仍然是凉香姐姐,人家才刚毕业呢~”听到报站声了,我朝眼前的和纱露出歉意的笑容,对叶凛道:“我已经到家了,现在马上到电车站迎妳去,妳等着啊。”“唉~?啊?迎、迎我!?哦……迎吧~亲爱的~”叶凛酒量很好,但酒品一般,真要是喝太多了难免会惹人烦。挂了电话后,我对和纱道:“那我就先告辞了,凛还在等着我呢。”和纱缓缓点头,香臀靠着栏杆,浅笑道:“我还真羡慕凛呢,妳们中国男人对老婆就是好,可不像我们家那位似的,一天到晚,木滋滋的。”和纱的丈夫草雉英郎是一所中学的生物教师,今年二十五岁,长相俊俏,但书呆子气非常浓厚。据和纱说,当年两人相爱就是因为彼此都喜欢文学,和纱作为畅销小说作家又青春貌美,自然会引得他的爱慕。

    “惭愧,惭愧。”与和纱再说几句后,我便立即向电车站的方向赶去,此时时间已晚,月亮早已挂上枝头,但街道上仍不时有人经过,毕竟离午夜还有很久。不多时,我便来到了车站口,开始等了起来。

    没多一会儿,一抹红色的身影便出现在我的视线内,让我温和一笑。

    年芳二十四岁的叶凛也在我所属的公司上班,早就充分地融入到异国的职场环境中。她踏着一双香奈儿黑皮靴,修长且圆润的美腿上穿着半透明程度的丝袜,苗条不失丰满的娇躯上套着修身的範思哲红色风衣,衣摆和棕色短裙一起飘舞着。

    娇嫩的鹅蛋脸红彤彤的,带着波浪的及肩发风姿优雅,双眼妩媚像充满了电,高挺鼻梁、红润香唇、略尖的下巴,我的娇妻步履蹒跚地走着,被一个清秀的大男孩挽着胳膊。

    “哟,这不是竹下君吗?”我上前迎来,叶凛嘿嘿笑着扑进我的怀裏,清秀的男孩姓竹下,是我和叶凛的后辈,大学叁年级在公司进行实习中:“王前辈好,学姐喝得很多,请您留意一下。”叶凛确实没少喝,酒气之盛甚至盖过了身上香水的味道,她哼哼唧唧地抱住我的胳膊,又一巴掌拍上竹下的肩膀,傻笑道:“老公~竹下君好体贴呢,他动提出送我家呢,虽然人家本来不顺路的~”我当然要对竹下表示感谢,随即问道:“我听凛在电话说,妳才喝了半钟头就醉倒了?”竹下比我矮了一个头,和叶凛身高相同,又长得格外清秀瘦弱,实在给人一种好欺负的感觉。此时便怯生生地一笑,说道:“确实很丢脸呢,饭局快结束时才醒过来,当时就看到学姐正一脚踏在茶几上,大声嚷嚷着跟对方的一人拼酒呢。”我一听顿时哈哈大笑起来,脑海中完全可以想象出那副场景:典型的榻榻米餐室内,众人围坐在茶几前,聊着生意、吃着小菜、喝着清酒,醉醺醺的叶凛一脚踏着茶几一手拎着酒瓶,大声吵闹地问还有谁要喝。

    坐上家的电梯,我搂着叶凛道:“行啊,凛,说,今天喝了多少瓶?”叶凛仍旧是迷迷糊糊的,身子柔若无骨地靠在我怀裏,哼唧道:“五大瓶,嗯……好几个人灌我酒呢,但都被我干掉了!”瞧她大幅度挥舞手臂的模样,我呵呵笑着,忍不住吻上她红润的嘴唇。

    这一吻下去,就像是开启了潘多拉的魔盒般,叶凛更是整个身体都贴到了我身上,发了疯似的把舌头朝我嘴巴裏伸去。我一边在心裏大喊一声不妙,一边赶紧拽着她走出十二层的电梯井。每次都是这样,叶凛衹要一喝多了,每次都会把性慾勾引上来。

    “唔唔……老公……亲我嘛……唔唔……看我咬妳的舌头……嗯嗯……下面热了呢……哦……好像流水了呢~”她在不停挑逗着我,下身灵蛇般贴着我的身子蹭着扭着,没几下就让我稍微勃起了。但这裏可不是亲热的地方,一把鬆开叶凛红润的嘴唇,我赶紧将她拦腰抱起,径直朝自家房间,29室走去。

    “嗯~老公真体贴呢~把我抱家的呢~”当我“不得不”抱着她走入家门,并直接将她送上床后,叶凛娇哼着在床上打着滚,一双皮靴不断胡乱蹬着,好不容易才被我脱下来。

    叶凛长着一双美足,而且与和纱纤细的脚掌不同,她的美足肉乎乎的,白皙且造型姣好,每次做爱时都令我爱不释手。此时便是如此,捧着她包裹着半透明黑丝的美足,我不禁将鼻子凑了过去,清楚地闻到一股浓郁的汗味,而且今日格外浓郁,让我更是陶醉地深深一吸气。

    “老公~”叶凛躺在床上,本就娇媚的脸蛋在饮酒后更是直接散发着骚气,那一双电眼朦朦地看着我。一衹脚被我捧着,另一衹便踏上我的裤裆,感受到那裏的勃起,便轻轻按压了两下。

    “喝了五大瓶,人家内裤真的已经湿了呢~”她将风衣扣子解开,露出裏面被丰满的乳房撑着的白色蕾丝衬衫。此时,大开口的圆领上,白皙的肌肤散发着酒后的红润光泽,丰乳带起的那道沟壑也格外迷人。她魅惑地看着我舔了舔嘴唇,再将短裙掀了起来。

    连裤袜的根部,黑色叁角内裤紧贴在阴户上,半透明丝袜确实已经被浸湿了,叶凛肥美阴户的形状完好地贴在上面。同时,因为近期工作繁忙忘了修理,浓密的阴毛从内裤中露出,此时也贴和在丝袜上,被浸湿着。

    我伸出手指在那块诱人的位置上轻轻一拂,指尖顿时赶到了一丝粘稠的触感,叶凛更是娇吟着咯咯笑着,娇媚红润的脸蛋媚然地看着我,双腿分得更开了些。

    “湿成这副模样……确实是没少喝啊。”事实上,盯着娇妻泛出淫水的丝袜裆部,我满脑子想的却是饭局现场。叶凛每次喝醉都会性慾泛滥可不是稀罕事,虽然不至于像发狂的雌兽般失去理智、疯狂求欢,但毕竟她可是与同事一起和客户喝酒,而这恰恰又是她的要工作。有一个在公司公关部任职的娇妻本就足以让我遐思不已,何况她还有这种体质?

    我趴在床上,让叶凛将双腿分得更开些,她听话地将那双修长圆润的丝袜美腿以分开,咯咯笑着掀起短裙。半透明的黑丝连裤袜紧绷着她丰满的肉臀,叁角内裤与溢出的阴毛湿润地紧贴阴户,被淫水沾湿的痕迹像尿床般形成一团。

    天知道叶凛这一路上有没有被那个竹下占便宜,我的肉棒在裤衩内简直要冒火,鼻子凑到她的阴部,我深深地一吸气。

    一股私处的气味浓郁地钻入我的鼻孔,让我顿时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粗重地呼吸起来,进而带着更多娇妻私处的味道钻入鼻孔、没入腹腔。

    “老婆,妳这裏已经湿透了呢。”我又嗅了嗅那裏的味道,似乎没有精液的腥味,这多少让我放心许多。随即,隔着叁角裤和黑丝,我伸舌舔舐起娇妻的阴户来。

    “嗯~好老公~妳可真棒~”叶凛懒洋洋地躺在床上,娇媚撩人地呻吟着,那下巴略尖的脸蛋红嫩嫩的,她痴痴笑着伸手按住我的脑袋,让我的舌头更深入地舔着她的阴户。那对肉乎乎的丝袜美脚勾起十跟性感的脚趾,丰满的大腿到柔嫩的小腿也都紧绷了起来。

    “好好舔舔哟,亲爱的~给我舔舒服了的话~哦~!嗯……凛凛我……也会让妳很舒服的~”喝酒就能撩起性慾的叶凛,平日裏的需求也是非常旺盛的,正如她叁天不剪就泛滥的阴毛一样,如果我叁天不和她畅快淋灕地做上一次,她就得把我的耳朵唠叨死。

    我伸手撕开她裤袜的裆部,顿时,一股更加浓郁的私处气味扑面而来,让我险些背过气去。同时,胯下的肉棒也更加火热难耐了,而我紧盯着娇妻的裤衩,衹见因淫水与唾液浸透的关係,半透明的布料已凹陷地贴上她的阴唇,杂草般忘记修剪的阴毛像灌木丛,又像湿地。

    我的舌头拨开她的内裤,伸到阴道内舔了起来,一股股骚味浓重的汁水不断被我舔入口中,我贪婪地品尝着娇妻肥美的淫穴,啄得那裏汁液横飞、淫水飞溅。

    叶凛本是咯咯笑着、妩媚地抚摸着我的脑袋,此时开始放浪地高声淫叫起来,丰满的丝袜肉臀兴奋地挺了起来,饱满的大腿一把将我的脑袋夹在腿根裏。伴随着我的舔舐,她的美臀悠蕩着、颇具频率地挺动、扭摆着,嘴裏发出十分满足的呻吟声。

    “老公~妳好棒!爽死我啦~嗯哼~妳的舌头……我爱死妳的舌头了……嗯,对了……还有妳的大鸡巴~”叫嚷着,那双肉乎乎的丝袜美足一左一右踏上我的腰侧,脚掌伸入裤腰,将外裤和内裤一同褪了下来。

    “老公,舔得可以了,来……让我舔几口妳的鸡巴~”她到是比我还着急了,让我躺上床,她伏身把我的肉棒吞进了嘴裏。那可是一根十六公分长的大鸡巴,性慾高昂的她一口就将其吞入了一半,随后脑袋稍微一侧,便将整根肉棒几乎全吞了下去。

    她开始卖力地吞吐起我的肉棒,我则伸手解开她的衬衫扣子,那一对d罩杯的饱满乳房被黑色蕾丝胸罩包裹着,将大片白皙的乳肉坠着露在我眼前。我再将胸罩解开,那两颗饱满的大馒头顿时完全显露出来,两颗粉嫩的乳头相当坚挺,第一时刻便被我捏在了手心。

    这姿势可不太好受,她随即便将屁股朝向了我。裆部被撕开,但肉臀上仍包裹着半透明的黑丝,我伸手捧住她丰满的臀瓣,一手都难以抓全一瓣。内裤已经夹入了她丰满的阴唇裏,我伸手将它拨开,顿时便有一连串淫液水珠滴到我的脸上,滴进我的嘴裏。

    叶凛感受到我做的事,直接一屁股坐上我的脑袋,浓郁的糜烂气息顿时疯狂涌入我的鼻腔,嘴唇更是贴上了阴唇。不过,叶凛可没给我继续舔穴的机会,她直接自行摇摆起丰臀,让那两瓣肥美的阴唇在我脸上刮来蹭去,弄得我满脸亮晶晶的!

    肉棒此时已经十分充分地勃起,我能清楚感到叶凛亲吻龟头的快感,还有她舔弄肉棒的舒爽。在对着她肥美的阴唇又吸吮了几口后,我开始轻柔的用指尖摩擦阴蒂,她的那裏湿润无比,我的两根手指轻易的伸进湿嗒嗒的阴道,开始慢慢的来抽动。

    大量淫水开始喷溅出来,搞得我手上湿淋淋的。没等叶凛想喘息过来,我便埋下去又开始舔小穴,用舌尖快速拍打阴蒂,她再次泉涌而出,而我持续的舔吸。

    受到强烈的刺激,叶凛也在卖力吞吐着我的肉棒,舌头灵活地绕来绕去。

    肉棒愈发鼓胀,我开始产生要射精的感觉了,我随即要求叶凛趴伏在卧床上,朝我高高地撅起那对丰满的丝袜美臀。她咯咯笑着扭动着丰满的臀瓣,我则把大肉棒顶在她淫水四溢的穴口上,做好插入的準备。

    “老公~”她动向后顶去,阴唇轻鬆地将我的龟头吞没,她首看向我,继续轻柔地扭动臀部,给我带来阵阵舒爽,脸上娇媚地笑道:“快点,要深深地插进来哟~”得妻如此,夫复何求。我一寸一寸地把龟头压进洞穴,她蠕动着阴部直到把整个肉棒吞进去,随即便开始来地摆动臀部,动用那湿滑的淫穴套弄我的肉棒。

    叶凛是一个极其妩媚又性慾澎湃的女孩,我从刚和她交往、第一次于她做爱时便体会到了。此时,阴道内一圈圈的嫩肉把我的肉棒夹得好紧,蠕动着,把肉棒刺激得几乎要立刻爆发。我立即深吸一口气,赶紧将阳具整根拔出她的阴道。

    叶凛见我拔出肉棒,顿时失望地喊道:“哦……妳……妳别拔……别拔出来……啊!”衹是稍微休息一下罢了,没等她把话说完,我又将準备好的肉棒整根插入她的美穴中,她立即舒爽地呻吟起来。此时,肉棒的根部与她丰满的臀瓣紧抵在一起,并不停地转动。我按捺着射精的慾望,抚摸着她丰满的丝袜臀,看着臀部正中央被我扯开的那条迷人的裂口,开始準备今夜的征伐。

    我喘着气,缓慢地抽送起来,叶凛顿时贪淫地高声叫了起来,淫靡而熟练地配我耸动腰身。想也能知道,她那张妩媚妖娆的脸蛋上肯定满是饑渴的表情。

    同时,叶凛似乎怕我再将肉棒拔出,用双手紧紧抱住了我的臀部,使我俩的生殖器交到最紧密。

    “用力戳我……用力……戳到底!”我粗喘着气,仍在缓慢抽送着,尽情享受娇妻阴道的美好:“妳要我用什麽戳?”她高声叫着:“用妳的大鸡巴戳我…用力戳……”我大力挺动,肉棒在她的淫穴内不停的进出,频率顿时上升了一个层次,但距离娇妻满足的程度还有很远:“用大鸡巴戳妳那裏?”叶凛猛烈的上挺迎着我的抽插,叫着:“戳我的小穴……我要妳的大鸡巴用力戳我的小穴……”“叫我老公……”“老公!老公!我要妳……快点动……快……啊……我要丢了……我要丢了……用力插我……”嘴上这麽喊着,但叶凛可不是简单地一番抽送就能满足的,她首望着我,一双妩媚的电眼满是爱慕之情,但又挑逗地舔着自己的嘴唇,并做出一副饑渴骚货的淫贱表情。瞧着自己娇妻如此卖力的挑逗,我哪裏还能忍受的住,猛烈地抽插顿时展开。

    我紧压在叶凛的身上,脸颊贴着她滑腻白皙的后背上,狂野地舔舐她的脖颈,下体凶猛耸动干她的淫穴。她奔放的情慾同样也一发不可收拾,语无伦次的喊着:“老公……操逼太舒服……我要飘起来了……哎好爽……我好像飞起来了……”听到她叫得这麽淫蕩,我忍不住问:“我棒不棒?喜欢不喜我操妳?”叶凛连连点头:“棒!老公好棒……我要老公每天操我……我要妳每天用大鸡巴操我……”她开始迎来一波波的高潮,层层圈圈的嫩肉蠕动夹磨着我的肉棒,阴道口更是不停收缩蠕动着吞噬我的龟头,滑腻的淫液使我进出她阴道的过程无比轻鬆。

    我们两人都强烈地呻吟起来,猛力地挺动着下体相互迎着抽插。

    叶凛趴伏在床上,那一对丝袜美臀妖娆狂野地朝后挺动着,让每一次相撞都噼啪作响地拍得我肉痛。在这种激情的交下,我没过多久便迎来了射精的慾望,顿时一把抓紧她丰满的乳房,开始猛力挺动起来。

    “好老婆,我要射精了!”大喊着,我开始更使劲的抽插,更多的淫水被不断带出,沾染着丝袜臀,顺着叶凛的股沟流到床单上,浸湿了一大片。渐渐的,我的喘气声开始变得更加急促,抽插的幅度也越来越大,射精马上到来!

    “老公!好样的!干死我!干死妳的小骚货!”我憋足了劲,将自己的胯部紧紧压在娇妻的肉臀上,腰杆使劲挺起,双手紧紧抓着那对丰满的乳房。

    “啊……啊……好热,不要停,继续射……”叶凛兴奋地仰起头,屁股使劲向后挺着,阴户与我的胯部紧紧相贴,精液射进子宫的快感更让她再度高亢!

    在坚持了十数秒后,我积攒了两天的精液才终于射出,并将开始疲软的肉棒从她的阴道中拔出。低头看去,两瓣白嫩肥美的阴唇瓣微敞着,粉嫩的穴洞正像张小嘴般喘息着,一股白色的粘稠白浆从中缓缓溢出,实在是因为我射的不少。

    “呼……呼……呼……可算爽了呢……”高潮过后的叶凛也整个趴到了床上,无力地喘息着,娇媚地呻吟着,声音中充满了满足感。我轻轻抓揉着她丰满肉实的丝袜臀,呵呵笑着瞧着裆部被撕开的部分,顺手摸上那衹肉乎乎、软绵绵的丝袜美足,一边捏着脚心,一边笑道:“亲爱的,老实跟我说,妳在饭局上喝了那麽多,有没有被同事占便宜?”说着这句话时,我刚射精后的肉棒仍未彻底疲软,此时又稍微硬了些许。

    叶凛首看向我,妩媚地嗤嗤一笑,娇柔道:“如果有的话,妳该怎麽办?”我的手来在她的丝袜美足、美腿和肉臀上抚摸着,温柔道:“当然是大大的吃醋,等妳到了家后,把妳狠狠地操上一顿!”叶凛妩媚的脸蛋顿时红晕更甚,痴痴笑道:“这样的话,我可要每天都被同事占便宜才好呢,这样每晚家,都能被老公的大鸡巴狠操一顿~”有了这一番挑逗,我的肉棒算是再次勃起了,当即便拉起叶凛的两双丝袜脚,用它们柔软的脚掌夹住自己肉棒,开始搓动了起来。

    没几下子,肉棒再次硬挺,我叫叶凛仰面躺着分开双腿,肉棒抵了上去。衹见那还渗着精液的蜜穴仍旧光芒闪闪,染得浓密的阴毛湿淋淋地贴在上面:“老婆,妳该好好刮刮毛了哦。”叶凛衹是咯咯一笑,腰身一挺,便十分轻易地把我的肉棒插了进去。

    有了适才的射精,这一次的性交要格外柔和许多,叶凛娇媚喘息着迎着我的抽送,一双丝袜美腿缠绕上我的腰身,双手抱紧我的后背,柔媚的娇吟一声比一声舒爽。我也更充分地感受着娇妻热乎乎的阴道,衹觉得裏面有了自己精液的润滑,更显得滑腻淫靡。

    “老公,妳知道吗?”她吻着我,撩人地说道:“我们是在传统的日式居酒屋吃饭的,坐的榻榻米。”我吻着娇妻丰满的红唇,品尝着她的唾液,享受着她的淫穴:“然后呢?”她的阴道突然猛地一收缩,夹得我的肉棒狠狠一跳:“喝酒的时候,我身边的……那谁,总在偷窥我的脚呢~”话音一落,她的阴道更是狠狠一缩,我的肉棒更是猛地一跳:“偷窥?他在偷看我老婆的丝袜脚?”她的阴道缩得更紧,我的肉棒硬得更厉害,感受到彼此的变化,叶凛娇媚笑道:“可不是麽,所以……老公……等我们都……喝了不少后……人家格外……嗯哼……把自己的丝袜脚……朝他那裏送去了点呢……”如此说着,她的阴道就像痉挛了似的抽搐起来,粘滑的淫液淌出,衹爽得我生硬的肉棒更加舒爽:“那他、那他……摸了吗?妳的丝袜脚?”叶凛脸上红晕满满,湿润的阴道像她的小嘴般紧紧箍住我的肉棒,双腿更是紧缠我的腰身让我插得更深。

    “妳……猜呢~?”此话刚一说出,一股格外滚烫的粘稠淫液便迅速喷出,径直浇到了我的龟头上。

    “呼……呼……呼……我猜……我猜妳肯定让他摸了,是吧?我的……呼……我的小骚货?”我的身子早已被她的双腿禁锢,无法抽送,但肉棒却爽得弹跳不止。而叶凛的身子也开始打起了摆子,阴道抽搐不止,胴体愈发挺起,淫贱地看着我,满目都是对淫慾的渴求。

    “妳、自己、猜吧、老公……反正、我……哦……不行了……到了!到了!

    啊!到了!啊!!!”她拼命尖叫起来,一把紧抓我的身子,高亢的淫叫简直穿透云霄。拜这一声所赐,当大股淫液疯狂喷溅时,我也迅速射出今晚的第二股精液!

    再度高潮之后,我们的性事也没有就此立刻结束,向来贪淫的叶凛将我沾满精液淫水的肉棒舔了个干干凈凈,然后才轻笑着叫我去洗澡。

    沐浴之后,便是叶凛洗澡的时候,我腰间围上浴巾,打开卧室中的落地窗门,来到阳台裏。

    “……嗯?”阳台是公用的,左侧锁着的围栏旁紧接着便是28室。此时,同样洗漱完毕的和纱也围着一条白色浴巾,正在眺望风景。

    “草稚君还没到家?”和纱看向我,细眉微挑,却说道:“建斌,这次有点快啊。”“……哎?”她咯咯笑了起来,轻掩着嘴唇:“和我做的时候,妳可都是不插上半小时不待缴枪的,怎麽这次与自己妻子,却半小时射了两次?”我使劲挠起后脑勺,肯定是叶凛的叫声太高亢了:“这个……和妳……当然是要抓紧机会好好享受了……嘿嘿……”和纱扑哧一笑,目光扫上我健美的胸肌、腹部的肉块和腰间白色浴巾,柔声道:“听得出来,凛真的很满意呢。”我望向卧室,叶凛正在洗澡中,淋浴的声音十分响亮:“她……呵呵,确实很骚,用av来说的话,就是标準的ol痴女吧。”和纱又是一笑,??b????手扶着栏杆看着我,目光清冷而优雅:“那我呢?我是什麽类型?”隔着自家和28的两道栏杆,我伸手挽住她的手掌道:“妳当然是……嗯……不伦人妻係列外加……ol係列?”和纱低头笑了起来:“ol?我衹是居家的作家罢了,倒是给了妳趁虚而入的机会。”随即,我和她都是略微的沉默,当浴室淋浴声刚告一段落时,她又道:“小打算在周末组织温泉旅行,妳和凛有兴趣吗?”我笑道:“那当然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