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复国战争 序
    第零夜是夜,西庭的郊外下着暴雨。

    这是一次成功而且不成功的行动。

    为了我所侍奉的君,抛弃了我所珍重的家人。

    雷声响在耳边,伴随着着的是少女甜美的酣睡声。

    如果说完全不后悔,那一定是假话,但事已至此,即便后悔也无济于补。路从来都只有一条,人类这种东西,只要按照她们写好的剧本走下去就行了不是吗?

    是夜,西庭的郊外风雨飘摇,笔直的白杨在这暴风中也几乎折下了腰身。

    沉重的雨点扑面而来,一次次击打在缠绕着我肢体的圣骸布上。这些年代久远的圣物滴水不沾,即使我已经在风雨中跋涉了数个小时,它们依旧像是在晴天里照晒了半晌的丝帛一样温暖干洁。但其他东西却并不会像这些圣物那么超凡脱俗比如我这狼狈的身体,她已经忍耐到了极限。

    呼吸越来越沉重,如果再远一千米不,哪怕是五米,二米,甚至一米我都无法保证自己不会做出什么无法挽的恶行。

    还好她们没有让我再多走那一米,视线越过小丘,不远即是一处三叉路口。

    两段矮篱交汇拱卫着道旁的路灯,灯罩中的油火早已熄灭,只剩下天那边隐约投来的一点月光还在照亮着下面的路牌。

    即使相隔数十米,我依旧可以清晰辨认出路牌上刻着的文字。

    “东至西庭”

    吃力的拿起挂在脖颈上的哨子,将它放在嘴边,用力的吹响。

    吁吁吁吁三长一短。

    “队长!”

    还未等哨音完全落下,已经有人从道旁的灌木丛中窜了出来。

    娇小的躯体包裹在宽大的雨披中,动作轻柔而迅速,宛如一头矫健的母豹。

    而后又有两人自稍远的灌木中窜出,虽然她们的身躯都裹着黑乎乎的雨披,但只从,也足以辨认出来汇的是谁了。矮小的姑娘先发先至,转瞬之间,我的腰际就环绕上了一双手臂。

    “萝塔,赫丽克另外两人算了,现在是什么时间。”

    预定汇的七人,最终只有四人按时抵达了汇点,余下三人前程未卜,倘若是以前,我一定会选择折去但是现在,我却不能有这样的想法。在我背上的,是弗兰人精神的象征,嘉利亚最后的希望,稍有差池,后果不堪设想。

    “快一刻了队长?”

    另一人低头看了看怀表,迟疑了一下,才答了我。

    “撤。”

    我咬着牙,从牙缝里勉强的挤出一句话:“欧若拉不会来了。另外两个,让她们自己想办法。我们的马车呢?”

    二女相视一眼,年纪稍长的丝露德缓缓举起了手在胸前停顿了一下然后借助双指吹了个呼哨。

    如黑夜的幽灵一样,一辆黑色的马车从不远处驶来。包裹的马蹄与风雨电闪让这辆车的噪声几乎完全被掩盖,它停在我们面前,抱着我的萝塔抢先一步为我打开了车门,我将服用了药物陷入安眠的殿下从背后转到了身前,然后小心翼翼的安放在软绵绵的躺椅上。

    “laiting”

    伴随着响指声,简易的驱水法术将马车上几人身上的雨露尽数驱散。

    与此同时,又有隐约的舒适感从胸前涌上来。

    “丝露德,出发吧先去安地琼斯省,然后顺着海路转进赞贝尔大唔”

    强烈的不适感让我难以自禁的捂住了胸部。

    这并不太好,我警告着自己。

    需要驾车的丝露德虽在车外,但是与车内仅仅就隔着一扇半的暗窗,萝塔和赫丽克就坐在我的对面,而殿下枕在我的大腿上“呜呜呜呃”

    但是越是想要忍耐,那种羞耻的感觉就越加变得强烈。

    只靠人类的意志,也许是无法忍耐这些魔鬼的把戏的。我只能捂着嘴,眼睁睁看着一些黏黏的白色液体从胸前显眼的凸起上渗出,顺着缠紧的圣骸布流到其他地方,然后吸附在燥热微红的皮肤上。

    车厢里多了些淡淡的乳香味儿。

    “麻烦你们避一下”

    我感到自己已经开始说胡话了这狭小的空间里根本没地方让脱了雨衣的女孩们躲,除非我把她们赶到车外。

    两个女孩应该早已大概知晓了这样的状况,实际上这也并不算是什么特别隐秘的事情。让我感觉羞耻的是,虽然赫丽克满面通红的将脸别向了窗外,但萝塔却并没有转开视线,而是直勾勾的盯着我的某个地方。

    “不要看”

    说着这样的话,我却先闭上了眼。

    我讨厌着,而又喜欢着这种感觉。

    仿佛全身的力量都被抽到了胸前与腿根处敏感的地方,大脑像是发烧了一样一片空白,即使看不到,我也知道此刻我身上的一些部位一定肿胀的厉害。

    “不要看”

    我喃喃的说道。我能感觉到有些湿润的东西随着小臂在胸前无意识的挤压涌出,粘在了我的手臂上。

    “队长,让萝塔来吧”

    迷迷糊糊中,我听到一些轻微的响动声,然后一双小手握住了我的手掌。

    少女跪立在车厢两座之间绒毯上,小腹轻贴着我的膝盖,稍微往下的位置,隐约有些不一样的柔软感。虽然穿着衣服,但制式军装近乎皮肤的质感让少女身体柔软的触觉毫无保留的传达到了我的脑中,让人疯狂的窒息感开始在喉咙中弥漫,看着翘首以待的少女眼目中的水光,身体的冲动让我几乎要伸手去抚摸她的面颊。

    “萝塔知道以前都是欧若拉来为队长的,但是现在欧若拉现在不在,萝塔也可以做到的”

    少女毛茸茸的双耳竖了起来,随着她逐渐变快的呼吸轻抖着。

    “不,这不一样”

    “放松,斯嘉丽姐姐,都交给萝塔”

    她握着我的手臂向下拉扯,而我却无力阻止。

    早已松脱的米黄色布条之间,两颗鼓胀烂熟的果实连带着明显的胀起的乳晕一同挺立着,裹挟着诱人香味的汁液从粉色的尖端一丝丝淌出,我俯视着她们,尽管这景象出自我自己的身体,这种淫靡的画面也依旧让我羞愧欲死。

    “萝塔来帮姐姐”

    少女颤抖的低语逐渐靠近,在我闭上眼的一刹,两片温暖湿润的嘴唇也同时贴到了我的乳房上。

    “呼呜”

    温热的鼻息与沉重的喘息声一起喷洒在我胸前。微凉的舌尖也抵达了乳头的尖端,少女柔软的香舌在占据了她小半口腔的乳肉上舔舐着,一点一点卷起乳晕上的汁液,将它们吞入自己的喉咙里。

    咔。

    透过眼角的余光,我看到那扇暗窗被完全上了。

    “姐姐,就是这样做对吧?”

    她显然没有什么性经验,生涩的动作几番差点让牙齿刮到敏感的乳头,她也试着吮吸出乳房中充盈的汁液,但只有嘴唇挤压出的一小点流进了她的口中。

    “嗯嗯”我含糊的应付着她。

    还不够魔鬼的时钟远比人类的要准确,每多一秒,凭空涌出的欲望都会给我带来更多的煎熬,我下意识的拉着少女的手,用她的指尖来抚慰另一旁无人安慰的乳头,萝塔轻抖了一下,然后有些生硬的用食指与中指轻捻起翘立的粉红色乳头来。

    “赫丽克”

    片刻后,萝塔渐渐的熟练了起来,她松开小嘴轻喘了几下,轻声呼唤起自己的同伴来。

    “嗯,嗯哎!”

    脸转向窗外,假装在四处看风景的另一名女孩无意识的应了两声,又突然像是被吓到了一样轻叫了一声。

    “什,什么事”

    被称为赫丽克的女孩尴尬的咬着嘴唇,细声细语的问道。

    “你也来。”萝塔犹豫了大概两秒。“你也来帮我,我做不好。”

    我已经不想反抗她们了。

    “我,我我不行的啦!”

    赫丽克急忙摆手拒绝起来,她的脸像是只熟透的苹果一样,早就布满了暧昧的红晕。

    “愚蠢的狼人。”

    萝塔并未头,只是又抬头看向我,似乎是想要征求我的意见我错开了目光,不敢与她对视。

    “那么,你就能看着斯嘉丽姐姐一直憋下去吗”

    “来帮我。你看,姐姐也很期待你”

    小女孩用几乎是命令的语气丢下两句话,然后就丢下自己的同伴,自顾自的忙碌起来。

    “我,我”

    白发的狼人攥紧了两只小拳头,眼巴巴的看着我的方向,而我鬼使神差的不知道递了一个什么样的眼神过去我真的不知道。

    “好吧”

    她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松软下来,手脚并用的绕过了萝塔的位置,蹑手蹑脚的趴到了我另一侧腿边。

    “对,对不起,队长如果是队长想要的话也”

    她的眼神四处飘忽着,一只小手生硬的攀上了我的大腿,一点点向着腰腹的位置挪动。

    “我,我也可以不对,那个”

    少女软绵绵的应许声挑动了不知那根心弦,我心里突然产生一股冲动,让我不由自的伸手揽上了她的脖子,然后有些强硬的将她的脸压向了我的身体。

    “呜队长好凶”

    赫丽克本能的稍微别过了脸,结果女孩软软的面颊便贴上了沾满白浆的乳房顶端她的脸一下变得像是蒸熟了的蟹子,一时间只是无意识一样的叨念起一些讨饶的话。

    “对不起,但是好”敏感处触碰到少女滑嫩脸颊,摩擦产生的愉快让我无法忍耐的轻哼了出来。“我控制不住”

    “放松,队长”

    五指被紧紧的握住,少女的体温从指缝之间缓缓渗入到我的身体里。

    “这是您应得的。”

    殿下还在休息想到这个,我不由得打了个寒颤,轻轻抽了手,虚掩在殿下面前,防止女孩们惊扰到她。

    “突然那么说什么怪话呢唔”

    胸前一阵湿润,萝塔又含住了我的乳首。

    跪坐着微微前倾的少女,复杂的眼神里传递出一些难以言喻的情意。

    “滋队长也感到舒服吧,都硬成这样了呢?”

    体液从身体中流失的感觉,像是电流一样划过敏感的乳首,让我几乎无法压制住卡在喉间的呻吟声。

    “呼”

    女孩松开了嘴,一条淡淡的白线在她的唇角与我的身体之间拉扯出来。

    “赫丽克,像我这样做。”抿了抿嘴后,女孩瞄了身边的同伴一眼,又再度张开了小嘴:“啊呜”

    “这样这样不好萝塔?”

    我试图用手掌阻拦她的动作,但手伸到一半,却渐渐松软,最后只是轻轻落在她的额头上。

    “那,那我也”

    白发的狼人女孩在我怀里抬起头来,她的脸色还挂着一点奶白色的东西:“能为队长做些事的话我”

    这样说着,她渐渐张开了嘴,温热的气息和颤抖的呼吸显示出了她心底的紧张,直到她的嘴唇覆盖了整片乳晕,她急促的呼吸声才稍稍安定了一些。

    结果,我完全没有底气去阻止她们。

    坐怀不乱之类的,看来和我全无关系吧。

    伸手去抚摸那些雪白色的发丝时,我的脑中一片空白。

    “嗯嘤”

    得到了默许后,赫丽克在我的抚摸下慢慢平静下来,她小心的盯着我的神色,开始偷偷用舌头舔舐起嘴里的乳头。

    “咕唔好多斯嘉丽姐姐的味道一点一点咕都在肚子里了”

    渐渐熟悉了这种事情的萝塔,吮吸的力度也明显加大了许多。原本只是蓄满而渗出的汁液,开始因为女孩的吮吸而被抽出体外,更加明显的乳香在车厢中弥漫着,淫靡的香味像是酒精一样,让人变得醉醺醺的神志模糊。

    “队,队长!我也”

    而赫丽克也在这暧昧的气氛中变得不正常起来。

    从乳晕上传来的感觉明显是因为不熟练产生的牙齿刮擦的微痛,然而我并无暇顾及这些不管是性的快感还是这样的疼痛,此刻都像浇在我心中的毒酒一样,让人不安的毒液追随着奔涌的热流流遍四肢骸,轻微的晕眩感一次次的侵袭着我可怜的大脑,直到我再也无法承受“对不不我忍不住了”

    射在她们嘴里。

    魔鬼的耳语盘踞在我的脑海中。

    “我,我不能我”

    理智慌乱的想要推开为我性服务的两位可怜的女孩,而本能又让我在她们靠近我,并且牢牢抱住我的腰肢时选择了妥协。

    “萝塔,不要碰到殿下”

    被半推着压倒在靠背上的我,用最后的力气挡住了几乎碰到殿下面容的女孩的小腹。手指尖隐约能感到与想象中不一样的柔软的触感,那应该是萝塔的胸部,小小软软的,摸上去就像是一块布帛包裹着的布丁一样。

    “嗯唔”女孩用鼻腔发出了一声轻哼,算是答兼应。

    喘息声混着吞咽唾液和乳浆发出的暧昧的水音继续在车厢内荡,难以抑制的快感窜入了脊髓之间,让我双腿下意识的绷紧伸直,脚背在不经意间从两人的股间蹭过。

    “呜!呜呜那,那里还不行”

    被触及敏感部位的白发少女,用软绵绵的颤音呻吟了出来。

    “啾呵呵姐姐,是想要更进一步吗?”

    无力的双手压着两个女孩的后脑,让她们更加贴近我的身体。

    “呜喘不过呼”白发少女艰难的侧了下脸,让腾出空间的小嘴吐出了一句混着奶白色液丝的抱怨。

    “兹兹咕哼唔嗯”

    这场仓促而混乱的淫戏很快就结束了。

    还没意识到身体的极限之前,我的肉体已经率先做出了表示。

    “我,我要不,不行了”

    急促而简短的几次喘息声中,让人头晕目眩的暖流汇聚到了乳房的尖端。压在女孩的舌苔和面颊上的两颗粉红色的乳头,在人恍惚之中吐出了几股浓白的乳水,白色的浆汁打在女孩的口腔中,又淋在了白发下的额头上等我过神来,眼前已经是一片狼藉了。

    “很好吃不过好像少很多呢”

    双手数只指尖贴着嘴唇,脸上挂满了意犹未尽之色的萝塔,突然变得像是淑女一样正襟危坐着,一边轻舔自己唇角泛出的白色液体,一边咕哝着奇怪的话。

    而一脸迷茫的狼人少女则双颊红红的看着我,她的脸上大半都沾上了我弄出来的东西,滚烫的呼吸透露出她刚才应该短暂的陷入了微妙的状态,片刻之间难以恢复正常。

    “对不起”

    果然,又一次输给了魔鬼吧。

    我沮丧的用双臂遮挡住了自己的乳房。

    虽然还不太舒服,不过身体的状况已经足够我忍耐或是拒绝她们了。

    手臂上传来的黏湿感提醒着我,即使是圣骸布也无法让我有效约束这可耻的肉体。也许某一天,我就完全无法控制她了吧但是,在此之前。

    我低头看向依旧枕在我腿上熟睡的君王,然后诚惶诚恐的为她抹去了脸面上不知何时沾上的秽物。

    在此之前至少让我帮帮她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