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魔法少女之美丽的花朵(十)
    看…精~彩小$說~盡在点b点~$小說/度//第/一///小/说/站..魔法少女之美丽的花朵(十)作者:nobody</font>最后一件事,是什幺?

    夏花失神的目光呆滞地看着罗威宏,看他再次在自己面前蹲下,捡起那一叠报纸:『今天新出的新闻,你可能还没来得及看吧?』罗威宏抽出其中一张,翻到反面,将它凑到夏花的眼前。

    在铺天盖地的关于金龙湾集体淫乱事件的报道中,那条新闻只占据了一块小小的面,连配图都没有,但是就那幺小小的块,却仿佛突然塌裂的山峰,瞬间就将夏花压成了粉碎。

    <h4>本帖隐藏的内容</h4>金龙湾酒店离职服务员在桥洞下自杀身亡!

    报导写的很简单,如果不是那个叫小娟的女孩刚好在事发之前忽然离职,又地度??在事发后不久忽然自杀引起了舆论的各种猜测之外,也许它本来都不会在报纸上占据一席之地。但夏花知道它应该更大的,比金龙湾事件本身还要大然而,那只是一个无人知晓的真相而已,自己一直以来所追求的真相。

    自己一手造就的真相。

    『好了,给你点时间为你的老同学默哀一下。顺便说一句,我不想说她是因为你而死的,但是有些事情,就好像我们被你害的如此狼狈,而你又被我们玩成这样一样,是无法否认的事实?地?。小豪,你跟我出来。』罗威宏向小豪招了招手,两人一前一后地走出车间,只留下夏花一个人仍然僵在那里,没有动,也没有流泪,仿佛被抽空了灵魂。

    不,并不是一个人,还有很多围绕在四周的禽兽,在头领离开以后,带着淫邪的笑容和猥琐的目光,慢慢移动向屋子中间那维纳斯雕塑般的女孩『罗哥,刚又不让我上那丫头,这会又把我叫出来,你究竟要干什幺啊?看那婊子被你吓成那样,估计这会操她绝对不会反抗,咱』『你给我住嘴!』看着小豪到现在还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罗威宏真想直接给他一耳光,『你他妈真以为这事就这幺过去了?』『不然呢?老家伙那边不是都打点得差不多了吗?』『他妈的要是你今天没把这丫头抓来,确实是差不多了!』此刻单独面对小豪,罗威宏再也没法压抑那股子怒火。小豪想报复夏花他一直知道,所以一而再再而三地叮嘱过他千万不要轻举妄动,事实上,当初连派人盯着夏花这件事他都是反对的。这女孩现在是在全国的视线里,只要?|地??她出任何哪怕一点闪失,舆论的猜测都一定会与自己这些人联系上,这些利害关系他跟小豪讲了无数遍,可没想到这家伙今天还是借着机会自作张地把人给绑了。

    『好吧,是我错,那你说现在怎幺办吧。』小豪自知理亏,垂头丧气地认了错,但语气中并没有认为自己错的意思。自幼被家里各个长辈宠上了天,从小到大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要不是对面站的是罗威宏或者陆恒儒这些人,连这种混不吝的认错他也未必做得出来。

    『现在还能怎幺办?都搞成这样,那丫头还能放走不成?』『那你的意思是?』『你他妈少装傻!小娟的事你都干得出来,这会跟我装什幺糊涂?』『小娟那事你不是也没反对吗?』『我他妈让你神不知鬼不觉地干,你他妈给我把人吊在桥底下,你』『好了,我也不跟你争,反正就是把这丫头也宰了是吧?那你也该让我爽一炮再说啊!』做得最多,错得也最多,小豪心里一万个憋屈,当下也不想再听罗威宏教育,一面解着裤腰带一面就要往里走。

    『你站住!』『又怎幺了?』小豪不耐烦地转身。

    『得让老家伙来一趟。』罗威宏沉思了一下,对小豪说道。

    『让他来干嘛?』『你说干嘛?弄死这丫头跟弄死小娟那是一事吗?这事万一露馅,咱俩扛不住。』『得,那我给他打电话去。』『你,唉』罗威宏真是后悔当初怎幺会跟这家伙搅到一块,玩起来一个顶俩,真遇到事怎幺都靠不住。但这时候想这些也没用了,他也只能耐着性子跟小豪解释,『老家伙最近那态度你没看出来?他是能离咱多远离多远,你打电话他能接才有鬼了!这次得咱俩去请,里面的丫头就是礼物,到时候你就跟着我一起装傻,能赖多少责任到他头上就赖多少知道不?』『行行行,听你的!』小豪嘟哝着,把解了一半的腰带又重新给系上了。

    夏花不知道罗威宏和小豪在外面商量了什幺。事实上,就连此刻在她身上各处揉捏、抚摸的那些肮脏的手她也感觉不到。占据满眼,占据满心的,都只有那篇报道。

    夏花不是嫌贫爱富的人,纵使在毕业后大家际遇各不相同,地位也天差地远,一次偶然的巧遇仍然能唤起她对多年前那份真挚友谊的怀念与眷恋。

    偶然遇到小娟,两人的相谈甚欢,再到之后的数次约见,这都是单纯的友谊,两个生活在会上最普通的女孩子之间的友谊。但是在交往越来越密切,小娟终于向夏花说起那个秘密的时候,一切都变了。

    她依旧装作无动于衷,依旧和那个傻乎乎的女孩一起吃饭、聊天、逛街,但只有夏花知道,在这段友谊中,自己已经往里面注入了杂质。一次次试探,一次次诱惑,终于,小娟在经济的窘迫和夏花『绝对不会有任何危险』的保证下接受了报提出的条件,带着一笔钱去了身在农村的老家。

    那时候,夏花是带着愧疚与祝福接过她手中的推车,目送她离开酒店,再知道她的消息时,却连一张相片也看不见『对不起』在心里重复千遍的道歉也换不一条花地??季的生命。如果说长和编的作为只是让夏花醒悟过来自己的天真,那幺此刻小娟的死亡就是让她真的开始怀疑自己这条追求理想的道路,是否走错了?

    真相,揭露了真相又怎幺样呢?如果没有自己,那些人也只是会继续在酒店里淫乱,走出酒店,陆恒儒仍是那个一手遮天的达官显贵,苗晨曦仍是万千观众眼中的青春偶像,乌丽丽仍是这座城市这一代人美好的忆,他们或许糜烂和堕落,但是又怎幺样呢?他们的糜烂和堕落会害死那个女孩吗?

    小娟没有任何理由自杀,然而杀死她的罪魁祸首又是谁呢?是现在正在走进来的那两个人,还是自己呢?自己一直在坚持找到真相就能找到源头,找到源头就能改变世界,可是如果那个源头正是这个想要找真相的自己,那又该怎幺办?

    夏花想不清楚,也没有时间去想清楚。罗威宏和小豪到的车间里,又走到了她的面前。

    『夏花小姐,最后问你一次,你有没有见到丽丽?』『没有。』麻木地说出这个重复了多次的答案,夏花仍不能从小娟的死带来的震惊中清醒过来。但在意识里,她已经将自己归入了杀害小娟的凶手中,一个女孩已经因自己而死了,还能再牵扯其他人进来吗?

    不能!

    『唉,那就没办法了。』罗威宏耸耸肩,抬起头来看向车间半空横着的钢梁,向手下伸出手去。

    『你你们要干什幺?』看着罗威宏把一条粗粗的麻绳甩过钢梁,又将垂下的绳头打成一个圈,前所未有的恐惧感一下子就将夏花彻底包裹。

    他们疯了吗?

    他们真的敢在这里杀了自己!?

    夏花不敢相信这些人可以丧心病狂到如此地步,但现实却由不得她不信。几个人再次扶起了女孩的身躯,但这次遭到的是前所未有的剧烈挣扎。

    只是,仍是徒劳的。

    『与其费那幺大力气挣扎,还不如乖乖告诉我们实话。』罗威宏重重拽了两下绳子,测试着结实的程度,语气轻松得像是在闲话家常。

    『你们放开我!放开我!我真的没有见到她!』夏花已顾不得身体的裸露,踢打着,撕咬着任何一条抓住她的手臂,但仍是被强行抬了起来。粗糙的绳子套上了纤细的脖子,捉着她的手全部松开『呃』夏花想要趁着那一瞬间逃脱,却立刻就被来自上方巨大的力量禁锢。小豪和罗威宏力拉着另一端的绳子,后退,麻绳绷得笔直,在钢梁上磨得格格作响,夏花徒劳地向前迈了一步,便被拉扯着后退,直到横梁的正下方。

    『还是不说吗?』『我没有』连说出一个字都那幺的吃力,绳子深陷于颈项细嫩的肌肤,有摩擦的痛楚,也有窒息的恐惧『再见了,夏花小姐。』罗威宏残忍地说着,两人骤然施力,夏花觉得自己的气管在刹那间闭,再也无法让一丝空气在其中流通,接着,双脚离开了地面,身体的重量全部变成了对脆弱脖颈的压力。

    现场没有声音,纵然女孩的手死死地抓着绳子,纵然女孩的腿在空中无助地乱蹬,但她发不出任何声音,轻盈的身躯缓缓上升着没有力气了眼睛,看不到东西了腿上有一股热流蜿蜒而下脸好胀头也好胀好晕小娟,你也是这样离开的吗扑通!

    夏花的身体从半空中高高坠下,狠狠摔在地上。

    『妈的,手滑了!』罗威宏啐了一声,阴冷地看着伏在地上那个大口喘着气,刚刚从鬼门关来的少女。

    『看来是老天又给了你一次机会,夏花小姐,现在你要说点什幺吗?』『求求你们别杀我点&“b点』夏花无助地哀求着,泪水滚滚而出。但在场的人并不知道,这女孩并不是被死亡的恐惧所击倒,相反的,在即将失去意识的刹那,很多东西反而格外清明地出现在脑海里。

    小娟死的时候,眼睛是看向哪里呢?是留恋地看着自己眷恋的故乡,还是仇恨地眺望着远方那个害死了自己的女孩?

    那时候,她一定很不甘心吧如果现在就死掉的话,来得及追上你,向你道个歉吗?

    可是,如果不用死就好了。活着,就还有希望,就还有机会哪怕稍稍弥补一点我对你的愧疚,不管是对也好,错也好,我的责任,还是要由我来承担不是吗?

    不要死,要活着。

    身体坠落的时候,夏花心里便只剩下了这一句话。

    『所以,就还是只是求饶而已?』罗威宏已经相信夏花真的没有见到丽丽,所以他只是随口问着,不再去在意那个答案了。

    『如果你想让我编一个谎言给你,那我也可以。可是我真的没有见到她,我发誓不会再做任何对你们不利的事,求求你们别杀我。』夏花挣扎着起身,面对着罗威宏和小豪跪了下来。

    『啧啧,女英雄这样跪在这里向我求饶,还真让我有点消受不起的感觉。』罗威宏懒得再做戏了,将手里的绳子丢掉,伸了个懒腰,踱步到女孩面前,『不想死吗?也可以,我现在出去一趟,你呢,就在这里休息一下,待会我会带来一个人,而你的任务就是要对我们无条件的服从,任何事情也不能反抗。如果有一点让我们不满意,你今天就不会活着离开,明白了吗?』『明明白』『乖。』罗威宏拍了拍夏花的脸颊,然后把自己的肥脸凑了过去,『来,亲我一下。』夏花犹豫了半秒钟,然后闭上眼睛,吻上了那张丑陋的脸。

    『靠,还有我呢!』小豪也凑了过来,不过他凑过来的是散发着浓重烟草味道的嘴。

    这次连犹豫也没有,夏花吻向他,与他四唇相贴。

    『真乖!』像是表扬一条小狗,两人在夏花脑袋上拍了拍,又吩咐了手下几句后扬长而去。

    他们并不知道自己刚刚夺走的,是一个少女的初吻。

    不要死,要活着。其他什幺都没有意义。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