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柔弱的女英雄】第四章 丝魂少女:安慰与噩耗
    作者:woshigehaoren26/2/9字数:643丝魂少女:劳芮·朱庇特在离开男更衣室后,若菜老师让我和稔去清洗一下。厕所门口的走道里有向上喷的尖嘴水龙头,我像上厕所一样扒开双腿蹲好缓缓坐下去把金属尖端塞入小穴里,也多亏了体操的训练才能长时间保持平衡,冰凉的感觉清晰地从下体传来,这个姿势还是挺让人害羞的,还好现在已经是上课时间,走廊上只有我和稔两个,摆出这个下流姿势的我既想让稔的目光投射在那羞耻的地方,又矛盾地不想让他看轻自己。打开水龙头,冷水冲入阴道里居然也有一些刺激的感觉。因为没有被射精,很快就清晰好了,这时候稔还呆在男厕所门口迟迟不敢进去,想来是刚才的事情让他产生了心理阴影。

    我想了想上前对他说道,“要不你和我去女厕所吧。”。

    稔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点头同意了。女厕所里没有人,稔先是用自来水漱了漱口,接着开始脱衣服。不知道是不是吊桥效应,同样受到侮辱的我们关系亲近了许多,我没有躲开,而稔也没有说什么,就这样默默地脱下了沾有精液的体操服。

    他的身体就算是全裸的状态也看不出太多男性特征,白皙的肌肤,光洁无毛的体表,纤细的蜂腰和凸出的髋骨,除了那个软趴趴的阳具,其余部分似乎都在说明他已经是个格的女性了。

    稔一边擦拭着身体,一边对着镜中的自己露出悲伤的表情。突然想要安慰他的想法出现在脑海里,男女或者说攻受一直是相对的,只要我能够摆出更低的姿态,说不定稔就能恢复一点自尊,想到这里,我不由自的走上前蹲伏在他身前。

    “劳芮……”他诧异的看着我,不过天性被动的他并没有进一步退开,我就此托起他的鸡鸡将前段含入嘴里。萎靡的阳具气味并不重,看来和那两个中国男生不同是有好好清洗,这让我减少了许多抗拒感,活动起舌头来。

    “劳芮,你为什么……”

    “嗯唔……嗯……”我不理他继续搅动舌头。

    “别这样,那里很脏的。”稔虽然说着拒绝的话语,但身体很明显已经有了感觉,我嘴里的小家伙打起精神渐渐膨胀起来,质感也变得硬硬的,可惜因为基因调整的原因他的鸡巴很小,就算完全充血,也无法让我体验到那种被塞满嘴巴的感觉。我吐出肉棒,然后伸出舌尖绕着龟头的边缘舔舐着,我知道这样能带给他更多的刺激,因为过早发育,我在初中就被男生强迫做过口交,他们显示骗我说如果舔得他们舒服了就不会强奸我,结果完全没有遵守诺言的意思,连我的肛门也没放过。

    “嗯啊……唔……啾……”一边用舌头舔着下面的血管,一边甘美的含着肉棒,应该是因为一开始就抱有好感的原因,明明没有刺激自己的性器官,我也感觉自己兴奋起来,之前被强迫的时候都是男人们用手强行唤醒这具身体的快感。

    这样自然的感觉让我有些迷醉,当嘴巴离开时,被唾液濡湿的肉棒暴露在空气中,黏稠的汁液到我的嘴唇连成一条线,好似恋恋不舍。

    “唔”稔发出一声舒服的叹息,小小的鸡巴微微颤抖。看着他脸红的表情,我好似受到了鼓励一般,或许是来自于女性力量占有上风的日本的原因,这个少年与那些常见的男生不同,显得温柔而可爱,我不知道自己这想法究竟是属于姐恋,还是同性之恋,但都有一种背德感。

    喘了口气,我继续用舌尖骚弄着稔的尿道口,“不必忍耐,嗯,啾……什么时候射出来都可以哦。”

    “嗯,嗯……”害羞的稔终于也有了行动,他把手放到我头上动引向肉棒,“臭……有臭味吗?”

    “嗯~”我摇摇头,“稔君的肉棒,很喜欢哦。”接着我用行动证明自己的话语,将肉棒深深的吞了进去。“ennnnn”我吸奶一样用嘴唇捋动着肉棒,下巴随着上半身前后移动,而稔的手则时而抚摸我的头发,时而在我耳朵后面搔痒。这温柔的肌肤相接让我体内的情欲更加躁动不安,忍不住将手伸到了自己股间。

    “哈……嗯啊……咕……啊……啾……”随着我的手指拨动,两股之间隐隐传来水声,与此同时上面的口水也一不注意从唇间滑落,在地上形成透明的圆点。看到我情欲燃烧的媚态,稔忍不住伸手握住我体操服下的乳房。

    “嗯啊啊啊……”仅仅只是被抓住那里,我的身体就剧烈颤抖起来,而那对硕大的乳房也跟着左右上下的摇摆。稔的手指轻轻拨弄了几下我变硬的乳头,让我舒服得吐出肉棒细细呻吟起来,下体的蜜汁更是不受控制的向地上涓涓流出。

    我似娇似怨的瞪了他一眼,因为一开始都是自己拥有导权,一下子被他搞得这么狼狈,心里有些不甘,抱着要彻底玩弄他鸡巴的觉悟,我从侧面叼起肉棒再次吸允起来,同时一只手敷在阴茎的根部,缓缓玩弄着阴囊,双重刺激果然让稔的反应剧烈起来。从鼻孔里不断喷出灼热??的气息,侧面进入的龟头把我脸颊微微顶起,而下体的爱液也滴滴答答流个不停,无论怎么看我现在的样子都显得十分淫乱。

    在我的努力下,稔似乎是达到了某个临界点,他呼唤着我的名字,也前后摇摆起腰肢就像在侵犯我的口腔一样,大量唾液被带出来洒落在地上……终于在激烈的冲刺之后,稔突然将肉棒一插到底,进入前所未有的深处,在那里射了出来。

    “嗯唔呣咕咕咕”我收紧嘴唇努力把所有精液都纳入口中,但因为还不习惯的缘故,不少白色的粘液还是落在我的胸部上。“嗯唔……咕……”

    在稔的注视下,我把嘴里的精液都喝了下去,然后站起身靠在水池上,翘起自己紧致白嫩的屁股摇晃了一下,“稔君,我忍受不住了,我想要你……”说着我抬起一只腿,并撩开体操服的倒三角部分,露出早已湿得不像话的蜜穴。等了一会儿,眼看稔还站在原地露出羞愧的表情,我才想起来对于已经开始分泌女性荷尔蒙的他来说,短时间想要来第二次如果不借助药物是不可能的,不过我并不介意这点,并迫不及待地想将这想法传递给他。

    “稔君的话,用手指或嘴巴,对我,那个,我也会很满足的。所以,请,请让我变得舒服起来吧。”为了给他打气,我说出让自己也感到害羞的话。好在效果也立竿见影,稔终于来到我身边。我改变姿势上半身仰躺在水池上,敞开双腿,任由稔凑到那温热的两股之间。

    稔伸出舌头开始爱抚秘唇。

    “嗯,啊”我忍不住扭动腰肢,之前积累的爱液从缝隙里缓缓渗出,然后被稔舔进嘴里。见我那么快进入状态,稔的胆子也变大了一些,他用手指分开我漂亮的阴唇,用舌头来舔着那浅桃色的腔口。

    “唔,嗯……呜啊啊!”我发出愈加娇媚的声音,稔一边从正面刺激着我的阴核,一边从后面揉弄起我的臀肉,而我也高高挺起自己的阴部,像是要将稔的舌头吞进去一般。

    “哈哈咿呀啊啊啊”或许是之前就已经积累了许多,才弄了几下,我的身体便骤然绷紧,接着产生一阵强烈的痉挛,从阴户里喷出大量透明的淫液溅到稔的脸上,他也没有露出讨厌的表情,反而温柔的舔干净了我的下体,这是我第一次希望自己能多分泌出一点爱液。

    高潮过后,我们一起坐在地上休息了一会儿,期间还尝试了一次接吻。最终到教室时,已经是快要下课的时候了,被若菜老师狠狠训了一顿,不过我并不在意,因为经历过这些后我能够感觉到我与稔的关系已经非比常了。

    放学后,我请稔到我家一起查询母亲的事情,因为我害怕自己一个人面对残酷的现实,他立刻答应了,不过一路上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似乎有些担心。

    我家位于f街的最深处,交通不便,治安和卫生环境也都很差,晚上一个人走的话,还要担心会不会被拉进小巷子里强奸。所以每次放学我都是早早到家里,晚上也不敢出去买东西。走进二十多平米的微型公寓,里面杂物堆了一地,甚至还有母亲和我的内衣,我俏脸一红赶紧收拾起来,稔也上来帮忙,开始我还拒绝,没想到他干这个挺拿手,速度比我还快。等到房间里焕然一新,我们方才坐到电脑前,打开了斯坦提到的站。

    “女英雄的羞耻”六个血红的大字映在站的欢迎页面上,字幕上方是一个穿着星条旗比基尼的性感女英雄,美国女士,全美最出名的女性英雄,并不是因为她战斗力最强,而是因为作为一个从事女英雄行业十多年的前辈,她曾无数次被击败凌辱,强制性交和被虐待的视频几乎在上泛滥。有传闻她是个淫乱的婊子,甚至被看到自缚状态插着电动阳具在外面活动。不过传闻归传闻,她直到现在依然活跃于打击罪犯的最前线,并且还是女英雄正义联盟里为数不多的a级女英雄之一。

    点击进入按钮,站的页上显示出各种图片标题和分支目录,基本都是以性感的女英雄作为背景,我来到女英雄引目录,根据字母顺序找到了母亲丝魂的条目,进去之后最上面是一张母亲身穿制服的全身照和文字介绍。

    称号:?丝魂年龄:32力量:g体力:f敏捷:f魔力:-意志:e魅力:e+淫乱等级:c格斗技能:摔角lv2特殊能力:自然乳汁lv,体力lv装备:无评级:f“这是什么鬼东西?”我吃惊的看着母亲的数据,这些词条列出来就好像把丝魂当作了游戏人物一样。

    “那个,这个站好像有很深的秘密,几乎所有女英雄的资料他们都能够准确掌握。”稔插嘴道,“事实上女英雄正义联盟的评级最早也是来自这里。”

    “什么?”我疑惑的看着他,“真是不可思议,稔君,你以前知道这个站?”

    “啊……嗯。”稔的目光闪烁,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我们还是先查下你母亲的情报吧。”

    虽说很可疑,但现在也不用一下子就逼他说出来。拉动滚动条,我们继续看下去,下面有两个视频链接,我抱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点开第一个“哦,不!

    妈妈!”这是丝魂来到一间仓库然后被几个男人轻松打败然后尽情猥亵的视频,看着屏幕上穿着暴露进行着笨拙格斗的女人,劳芮几乎不敢相信那就是自己那拥有英雄之名的母亲。滚动的弹幕上也出现了各种侮辱性的评论。

    “这个骚货是故意想被干么?”

    “之前的戏演得也太假了,还是现在这个好看,打爆那只母猪,哈哈。”

    “我好想干那个骚逼啊,多少钱一发,一美元?”

    随着画面变换,母亲和猫眼三姐妹开始遭受凄惨的奸淫,而视频里的弹幕也开始对几个女人品头论足。

    “哦,那个紫色那个大屁股真是人间绝品,有了它我可以玩一个月不停。”

    “我喜欢那个最小的,应该还是高中生吧,青涩的叫声最棒了。”

    “那个蓝色的身手不错啊,蹂躏她,我就喜欢把强一点的女人搞残,让她们绝望,哈哈哈哈~”

    “我叫水水,splay起来可棒了哦,想要看我穿猫眼紧身衣的样子就联系这个电话吧,”

    他们的关注点多数都在猫眼身上,确实论容貌和身材的话,母亲没有什么优势,不过我却为自己的母亲感到一丝骄傲,因为比起中途就沉浸于肉欲中的三个日本女人,母亲虽然连续遭到按摩棒和男人鸡巴的侵犯,却依旧保留着一点抵抗的意识,只要有这最后的圣洁女性就能在心灵上获得救赎。女英雄那种遭受般凌辱的模样在这最后的坚持下,有着一种残虐之美,就像出淤泥而不染被风霜摧凌的白花,令人向往去保护她或者进一步摧残她。当母亲抗拒着高潮却发出犹如临死前的尖锐呻吟时,我不由得将自己代入其中,下身再次变得灼热起来。我对自己的行为感到羞耻,悄悄的偷看了一眼稔,发现他的下体也鼓胀起来,将裤子顶起一个小包。

    就在这样身体躁动的状态下,我们又打开第二个视频。时间和地点与之前都不一样,看上去应该是一间地下室,四面都没有窗。只见母亲的手腕脚踝被黑色的皮革束具固定住,挂在一个x型的巨大木架上。她身上丝魂制服又穿了去,没有精液残留,看来他们给她清洗过,只是透明裙子下的蕾丝内裤已经不见踪影,隐隐能够看到形状漂亮的阴阜。接下来,镜头拉近高清的分辨率展示出更多细节。

    一个黑色的钳口球塞在母亲的嘴巴里,当她的睫毛微微颤动时,我们知道她就要醒来了。

    “欢迎来,丝魂婊子。”视频里响起男人的声音,应该就是拿着摄像机的家伙。他伸出手轻轻抚摸女英雄的脸庞,母亲厌恶的转过头去,不过以她现在情况这样的抵抗就已经是极限了。

    她的态度显然激怒了那个男人,他一巴掌扇在母亲脸上,“透过钳口球传出女性被压抑的呜咽声,被抽的半边脸上很快泛起红印。

    “真是给脸不要脸的臭婊子。”男人捉住女英雄的下巴,强迫她对准镜头,“快,给上的大家打声招呼。”

    因为钳口球的原因,母亲无法清晰地说话,不过她还是努力发出断断续续的声音,“我是一个英雄nnn不会向你屈服的。”她边说边扭动身躯,没有胸罩固定的乳房也跟着来摇摆,可惜这样软弱的挣扎只能是徒劳无功,反而在另一边脸上又挨了一巴掌。

    “好吧,让我们看看你这个贱人能嘴硬到什么时候,给我们的女英雄一点表现的机会,伙计们,上。”男子的话音刚落,镜头两边便各走出一个同伙,他们头上都带着全包式的黑色皮革头套,赤裸的上半身只有几条皮带装饰,就好像古代的处刑人,又或者是s影里常见的调教者。他们一左一右抓住丝魂连衣裙的领口,然后用力一扯。

    “不轻微的裂帛声中,薄薄的制服被撕成两半,在不知道多少络观众面前露出自己雪白的胸部,母亲发出悲惨的呜咽声,拼命摇着头。

    虽然欲望摔角里也经历过类似的状况,但那本身就是堕落的类卖春场所,这一次却是以正义女英雄的身份接受凌辱,在精神上的感受截然不同。

    尽管已经三十二岁了,母亲的身材还是保持的很好,就算不如那个猫眼的大姐,胸围臀围与腰肢也还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们撕掉连衣裙后并没有进一步剥除母亲的“武装”,把黑丝手套和长筒袜保留了下来,以增添情趣。

    男人们伸出手指点在母亲的乳头上,粉色的乳头高高挺起肿的像葡萄一样,我知道那意味着最新?什么,因为直到现在我都偶尔会求母亲的乳汁,本着不浪费的观念,母亲也含羞同意了。不过现在那乳头比我见过最严重的情况还要大上一圈,显然这几天的乳汁都没有被挤出过,满满地积累了起来。

    “这个婊子的奶子真是极品,大概只有下贱的雌兽才能比拟。”男人的手指绕着乳头打转,而镜头则收入了母亲极力忍耐的羞耻表情,仅仅只是轻轻地抚摸,乳汁便仿佛要不受控制的飙出来。

    “哦,怎么了,丝魂婊子,你在忍耐什么?是不是想要产奶,哦,不,我们伟大的女英雄怎么会像下贱的雌兽一样产奶呢?呵呵呵。”摄影的男人轻笑着拍了拍母亲的乳房,鼓胀的奶子摇晃了几下终于漏出了几点乳汁。

    “哦,我可怜的母亲!”看到丝魂仰起头羞耻低吟的样子,我感同身受的握紧了拳头,那些可恶的坏男人总是渴望玷污我们女性圣洁的乳房。

    “嘿,别摆出一副受侮辱的表情,臭婊子,你自己也很享受,承认这一点吧,你就是个贱货。”

    “不,,我nnnnnnwuuuuuuuuuuyiiiiiiiiiii!”母亲还没说完,旁边的男人就骤然抓紧了她的乳房,大量的乳汁就像打水枪一样激射而出,甚至喷到了镜头上。

    “嘿,你注意点,我们在录像呢!”

    “抱歉,抱歉,一时顺手。说不定观众也想被这乳汁往脸上射一射呢,这也是种摄影手法嘛,呼呼呼,味道还不错。”这个坏蛋将抹着乳汁的手指塞进嘴巴里,就好像在吃美味的奶油一样。

    镜头抖动了一下,摄影师应该是在用抹布擦镜头,过了一会儿才继续拍摄。

    当聚焦重新对准时,我们看到左边的男人手上多了一根s景常用的小皮鞭,弹性极佳的在空中来晃动着,“nnnnnn”意识到要发生什么的母亲露出惊恐的表情,而下一秒她的预感就变成了现实。

    “啪!”皮鞭抽在乳房上发出清脆的响声,接着又是毫不停歇的另一下,每打一下镜头前可怜的女英雄都会发出母猪一样的叫声,乳波乱颤,而更可怕的是里面的奶水也会跟着四处乱飙。

    “看哪,这个母猪居然越打越有感觉,真是从没见过这么贱的女英雄啊。”

    “不是,ooooooo”说到一半母亲的话语就变成了混着快乐与痛苦的压抑呻吟,大大张开的两腿之间透明的爱液已经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

    “看来,还有几鞭子就要高潮了吗。”

    “我赌2鞭。”

    “你也太小看我们的女英雄了,我赌3鞭。”

    “哼,那我赌鞭,一个母猪,看我教训她。”舞鞭子的人显然想要左臂,“啪”鞭子落在乳肉上的声响明显变重了,另外两个人对他的小花招也不在意,跟着起哄数数。

    “……八、九……”

    “uuuuuuuuuuyiiinnnnnnnyaaaaaaaa”在第九下的时候,母亲终于忍不住全身乱颤,攀上了绝顶,美艳的脸上翻着白眼,口水从钳口球里大量渗出,下身的淫液就像尿尿一样撒了出来。

    “母亲……”女英雄凄惨绝伦的羞耻姿态让我终于不忍再看下去,扭开了视线,身边的稔将我抱入怀中,轻轻抚摸背部,房间里只剩下皮鞭调教下一轮高过一轮耻辱叫声。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