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淫生外传之少年的烦恼】 第十章 少年的烦恼 (完结章)
    少年的烦恼这个时刻当然不会有人抢风头因为暴肏小静本来就是今晚的重头戏。

    钱刚等人把王勃找来,就是因为他后来者居上,完全继承了王氏家族的优良血统鸡巴大、体力好,再加上丰富资源培养出的性交经验,使他的肏屄能力在同龄人中一骑绝尘。

    见着王勃往小静胯间一站,众人不约而同地围过来,都把鸡巴插在女人屄里泡着,放慢动作等着欣赏他的表演。

    王勃把鸡巴齐根推进小静的阴道里先酝酿了下,粗长的大鸡巴在少女体内一涨一涨,杀气腾腾。低下头审视着这个钱刚的女朋友,王勃发现少女的阴道十分狭紧,虽然被众人肏了这么久却依旧充满弹性,曲径通幽,难怪钱刚愿意给她正式女友的身份。

    “名器啊,不错。”王勃随口赞了一句,缓缓开动道:“小静,以后跟我混吧,你这屄红日钱刚他们肏可白瞎啦。??b??”

    钱刚呸了一声,笑骂道:“你小子,当着我们的面就挖墙角哈!”

    小静仰脸躺在陈达海胸前,小屁眼被大鸡巴撑开,同时也固定住身体。两条纤细笔直的大腿朝天抬起,使屄口毫无障碍地暴露出来,娇艳欲滴。长时间的高强度性爱使她眼神有些直勾勾地,看着自己身前的男人傻笑,那张幼稚的小脸蛋沉默着,写满了欲望。

    王勃见状嘿嘿笑道:“刚才看见我肏你妈没?肏的她爽吧!你乖乖的,等我把你也肏成那样,钱刚他们就更喜欢你啦……”

    小静听到“钱刚”的名字,脸上掠过喜色,这才开口绵绵喏喏地认真答道:“谢谢王哥。以后你要是想肏我,让钱刚带个话,我立刻就过去。”

    “哎,还得钱刚带话?看来这丫头我是撬不走啦……”王勃哈哈一笑抽送起来,两三下略过了插入、润滑的程序,就开始暴风骤雨一样的狠肏小静张嘴像上了岸的鱼般剧烈娇喘起来,因为屁眼被鸡巴顶住,所以小屄没法移动,只能被王勃不断撞击着屄口,发出一连串“啪啪”急响。

    ******************************“真猛!王勃这家伙现在了不得啊……”叶文文第一个来了性质,也不管胯下的白菊刚刚破苞就自顾自加重了力量,耸着腰说道:“不愧是天天跟着极品妹儿练,这劲儿使得,一点没浪费!”

    吕芳中依旧半死不活地在屈小凤身上插了几下,说道:“那是当然,你看咱们成天肏的什么屄,人家王勃成天肏的什么屄……幸亏大刚这也算运气,碰着小静这么个好屄。”

    钱刚性欲也渐渐高涨,把鸡巴从丈母娘屁眼一拔,换进肥美的阴道里恶狠狠地抽插起来,同时瞅着未来女友被人肏的欲仙欲死,屄口像喷泉一样哗哗淌水,不由喜道:“干妈你快看,小静这水喷的,太像样了!下次肏完小静再肏你屁眼,都不用润滑啦。”

    小静母亲扭着屁股嗔道:“你们这些小崽子本来就没用过润滑液……哎呦,连前戏都没有,仗着鸡巴够硬就生生往里捅……”

    “不用润滑液就对了!能自给自足、自产自销才说明够骚嘛……”吕芳中歇了半天,已经过神来,朝屈小凤笑道:“小凤,辛苦你啦……用不用给你爽几下?”

    屈小凤自觉地一撅屁股,水淋淋的屄口从鸡巴上脱离开来,应道:“没事,谁让我只负责助兴呢……你有精神了就去肏阿姨吧……”

    “够意思!”吕芳中一翘大拇指,挺着鸡巴和钱刚分别开肏小静母亲的两个洞,笑道:“王勃都把底子打好了,咱可不能掉链子,今天非得让阿姨高潮一宿不可……”

    小静母亲的雪白肉体被两个少年夹在中间,刚结束不久的高潮果然延续而至,丰腴大腿不由自地朝两侧劈开,娇躯乱颤,被肏的直翻白眼,肥白的阴户里水声如潮。

    钱刚让吕芳中顶着小静母亲的屁眼,把她摆成和女儿一样的仰躺姿势正面强攻,一边狂肏一边喘息着叫道:“干妈你也尿啊……比比看你和小静谁喷的多!

    小静还得慢慢开发,以后我们没事的时候要都得肏你……”

    小静已经高潮了两次,变得骚浪了不少,闻言立刻娇吟道:“我不干,我不干……我要和我妈一起挨肏……钱刚,我是你的女朋友,我妈不是……啊啊,你们没事肏我妈屄玩的时候必须带着我……”

    钱刚嘻嘻笑道:“那能不带你嘛……以后你们你这帮同学都得看着你家母女俩一块让我们肏,有你们带头,没准还能多凑出几对母女呢……”

    白兰白菊姐俩连连点头,齐声道:“是啊刚哥,我们也想和我妈一起挨肏,头就给你们创造机会……”

    叶文文已经把白菊肏爽了一遍,让小丫头体验了人生第一次高潮后正试图乘胜追击捅开她的肛门,闻言赞道:“小丫头真上道……哎,你妈漂亮不?身材咋样?”

    白菊疼得呲牙咧嘴地,还是努力撅高小屁股让叶文文把龟头顶进肛门,一边傲然答道:“不比小静她妈差……不过我妈挺保守的,能不能接受你们这样可不好说……”

    叶文文嘿嘿笑道:“慢慢调教呗……有你们两个小骚货当内应,迟早拿下。”

    白兰看着妹妹粉嫩的屁眼被大鸡巴撕开,血迹渗出,不但不恐惧,反而兴奋起来,伸出小手使劲揉着阴蒂央求道:“哥,你让小菊歇会,先把我肏了吧……我都想用手指破苞了!”

    “别急,你是留给今晚的功臣的。”叶文文朝王勃一努嘴,笑道:“等会让他肏你,保证肏的你哇哇哭……”

    “我才不哭呢!”白兰撇撇嘴,扭过头痴迷地看着王勃拿大鸡巴狂肏小静嫩屄的英姿,更加欲火焚身,忍不住急道:“哥,你看把小静肏的直翻白眼了,差不多了吧。”

    “没事,她们娘俩都经常翻白眼。”陈达海当了半晌底座,这时也忍不住托住小静的屁股蛋朝上顶起来,和王勃的两根鸡巴你进我出,肏的小静两眼翻白,两行清泪不由自地顺着脸颊流下,娇嫩的脸蛋涨的通红,小身子像抽筋一样颤抖起来。陈达海一边狂顶,一边笑道:“小静不光屄好,屁眼也不错……咱们可得把她开发好了,注意别肏成烂屄。”

    众人同时点头。

    这时异变突生,小静的娇躯忽然一僵,停止了颤抖。

    陈达海在下方不以为意,犹自捧着小静的屁股蛋猛顶。王勃见到小静的样子微微一愣,感到她的阴道里骤然缩紧,仿佛像是高潮,却又和高潮的时候略有不同。诧异间小静的十指如钩,忽然用指尖狠狠抓住地面,身体以违反常人肢体本能的方式拱成特异的凸起,喉咙里发出阵阵“呼呼”怪声,口吐白沫。

    “停,小静咋了!”钱刚一跃而起,猛然扑在王勃身上,顿时把他推了个大跟头。

    “小静!啊……乖女儿!”小静母亲第二个反应过来,直肠里还夹着吕芳中的鸡巴就要站身,把那小子勒的嗷嗷叫痛。

    “我靠,出事了!”

    眼见小静的身子越来越僵硬,呼吸也越来越弱,众人七手八脚地纷纷围上前来急救,反而不得其法。说起来他们毕竟年幼,虽然也听说过类似“马上疯”、“性爱过激”、“大泄身”之类情况,经历最多也就是女生被肏的痉挛、晕过去之类,但这种场面还是首见。

    “都别吵,快穿衣服!其他人准备把小静送医院。”屈小凤最快冷静下来,指挥若定。开始帮众人找衣裤,一边抓住小静母亲问道:“阿姨,你们家有没有什么病史?小静往常身子咋样,最近检查过吗……”

    小静母亲哭道:“这丫头平常身体就不太好,但也没啥毛病啊……怎么会这样!”

    “对了,问林冰姐,她是医生。”李嫚雨一拍脑袋,翻出手机打电话。

    这时电话接通,林冰简单问了几句,果断吩咐众人把小静送到关系医院里……一番急救,小静脱离了危险。而这场群交性爱就此半途而废,以小静没有过关告终。

    **************隔日。

    王勃在学校遇到钱刚,问起小静母女,这厮叹了口气道:“还是收了。大不了以后肏她的时候轻着点呗……反正我们哥几个也没有你那么强,注意点应该不会再出问题。”

    “哎,这可不像你的风格。”王勃奇道:“小静就留着当干货得了呗,选女朋友还是选个抗肏的妞才对,起码陪在身边舒服嘛。”

    钱刚笑了笑,道:“我想过了,抗肏的妞其实挺多,而且还可以质量不够数量补……不过要陪在身边朝夕相处的关键还是喜欢、开心,这才是生活的态度啊。”

    王勃微微一愣,心中若有所得说起女人来,自己也是绝对不缺,不算王氏家族的资源,各种极品货也络绎不绝。但单纯的解决性欲,却已经难以成为他生活的全部,似乎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现在想来,自己缺少的也是一段感情,那种精神上的快乐,而不仅仅是让自己肉体舒服的女人。想想家里的王五叔和小美、王尧叔和林冰、王佐洋大爷的王翠花大娘,他们每天乱伦肏屄、换妻群交,但给人的感觉却十分默契和谐。

    仔细感觉的话,那就是所谓一家人的感觉吧?

    那么屈小凤和李嫚雨,究竟谁更像是自己的家人呢?

    烦恼。

    对王勃来说,这显然又是个新烦恼的开始。其实每一位他这样的少年,都是在一个又一个烦恼中成长起来的……没有屄肏是烦恼,肏的不够爽也是烦恼;没有妞是烦恼,妞太多也是烦恼;选择是烦恼,没有选择也是烦恼。

    一个接一个烦恼,有的消逝、有的埋藏,连起来。就是青春。

    *****************************************少年的烦恼。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