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九十八章 药丸?要完?
    生米煮成熟饭,这样的方法是不是有些极端了呢?不能因为诗乃单方面的喜欢牧柔柔,就坑牧柔柔吧?

    可,不这么做的话,就以牧柔柔而言,明显对诗乃没那方面的感情啊。

    系统上显示的好感度很高,处于生死之交的挚友,比之寻常的玻璃恋情还要坚固,但说到底,那不是爱情,稻穗有些摸不准了。

    当天晚上和诗乃单独聊了聊,说了什么,没人知道。

    日子一天一天缓慢过去,每一天,诗乃的情绪都剧烈的波澜着,牧柔柔察觉到诗乃看她的眼神怪怪的,那种不对劲的感觉让得她没敢和诗乃单独相处。

    在谈话后的五天,浑身湿漉漉全是汗的诗乃来到稻穗面前,大喘着气;“师父!我,我要干!我不想后悔!”

    与其后悔没有做,不如做了再后悔,而很可能做了以后,会更加的后悔,反过来后悔为什么要如此做,这些问题稻穗都跟诗乃说清楚了。

    “考虑好了吗?一个弄不好,崩了,你和柔柔的关系就彻底终结了!”

    “恩!”诗乃用力的点头。

    “是吗?既然你自己有了这样的觉悟,那就没什么好犹豫的了!”稻穗从独立空间中取出她早兑换好的药,递给诗乃。

    “这个,放到饭菜中,投入饮料,水里,或者直接捏碎,让她呼吸到,都可以起效,效果是什么,不用我说你也知道的吧?”

    诗乃脸红红的接过,偷摸又潦草的瞄了眼,收进储物戒指。

    “这个药很烈,过程中保持着一定的意识,清楚自己在做什么,这样等到事后,柔柔她就无话可说了。”

    “唔!”

    “你不要吃哦,记得了,做成是柔柔她主动,你被动,你是受害者!”

    “可是,把一切都推到师父身上,可以吗?”

    “没事的!尽管推吧,我要出趟远门,正好躲出去了,你就在我要离开的当天晚上行动吧,我看着你成功以后就离开!”

    “师父!”泪眼汪汪,这下诗乃是真心感动了,为她出谋划策,还想出这么损的主意,更担下了所有的问题。

    “把责任和这个事情的始作俑者都推到我身上没问题,主要是诗乃你自己,能不能在柔柔面前守住秘密呢?万一你自己泄露了的话,那可就!”

    稻穗背锅没关系,反正她进入副本空间,再出来已经是大半个月后了,想必就算有气那也是消的差不多了,没什么大不了的,让稻穗蛮担心的是诗乃自己,万一没稳住,自己乱了马脚,那···

    “我知道!师父,我会小心的!”

    “那就行,再过两天,就大后天晚上,你做好心理准备,其它的交给我来。”

    好歹作为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的无上至尊,失去了力量是没错,但那个权利,地位,没有丝毫的动摇。

    安抚好诗乃,稻穗接连召了由莉和女仆团其它普通女仆,为了质量能够上得去,做个美美的场景,稻穗从系统处买了不少材料,在稻穗详细的描述下,女仆们仔细竖起耳朵听着,确保每个人都明明白白。

    紧锣密鼓,在瞒着牧柔柔的前提下,布置着陷阱,额,不对,是布置着婚房。

    诗乃是越来越紧张,生怕事情败露,没有成功,走路,睡觉,吃饭,做什么都心不安,意不静的。

    牧柔柔嘛,稻穗安排了十六夜月夜和女孩去分散她的注意力,使得她一直没能发现,纵使感觉到奇怪,古怪,始终是没能找到原因是什么。

    终于,来到了诗乃又期待,又害怕的这天,白天没什么异常,在晚上,举办了宴会。

    “今天是什么好日子吗?居然开宴会!”牧柔柔狐疑道,目光落在周围的家具,装饰,桌椅,还有菜肴上,悄然的吞咽了下口水。

    饶是她身为王女,从出生起就地位优越,享受和见识过很多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场面,却也少有如这里的。

    这餐厅未免太大了吧,比学院里的食堂还要大一倍多,女仆,伺候的人,最最惊艳的是,这些家具和装饰,所用的材料几乎全是她不认识,没见过的全新物质。

    “是的哟!今天是非常美好,花朵绽放的好日子,呵呵呵!”

    什么叫面无表情的笑,牧柔柔是长见识了,如稻穗这样面瘫到要用手帮忙才能表现出笑脸来,费了很大的毅力才忍住想笑的冲动。

    那个把稻穗当宝,宠溺又爱惜到令人发指地步的雅儿贝德就在场,要是敢在这种场合下笑稻穗,牧柔柔觉得她大概是不想好过了。

    “花朵绽放?”很抱歉,牧柔柔没懂着话中的含义,诗乃别过脸去,不敢让牧柔柔看到她通红的脸。

    “那么,宴会开始!什么都不用管,只管吃喝就好!后备很足,管够哦!”

    刚一开始,诗乃二话不说就是两瓶高度白酒下肚,等牧柔柔发现时,已经是第五瓶了。

    “等!等一下!诗乃!什么都没吃,你喝那么多酒做什么?”

    诗乃眨了眨眼,故意摆出难受的样子,推开牧柔柔的手,用些许哽咽的声音道;“别管我!我想喝醉!”

    “喝醉,难道,你不用真元消化酒气吗?”

    正如牧柔柔所说,诗乃那么做了,起码看外表是那样,一连干喝了七瓶,诗乃噗通的趴在桌上,软绵绵,如果不是牧柔柔及时扶着,那已经是滚到桌子下面去了。

    “哇啊啊!我,我好难受啊!学院长!”趴在牧柔柔怀里痛哭着,诗乃哭的很哀伤,很痛彻心扉,牧柔柔一时哑口无言,想说什么,不知道怎么说,只能僵在那里一动不动。

    挣扎着,扭动着,扑腾着。

    “别乱动啊!诗乃!”

    “好难受!为什么不接受我,呜呜呜!”趁乱,趁机,诗乃瞄准牧柔柔的杯子里投入那枚药丸,药丸入酒即化。

    从投药到药丸化掉,这个过程中,诗乃没有停止她的表演,稻穗躲在桌子下,捂着脸偷笑。

    “嗝!我要喝酒!我要借酒消愁,啊啊啊!”发酒疯般的,诗乃端起牧柔柔面前,那被投了药丸的酒杯。

    “不行了!诗乃,冷静一点,这样喝下去对身体不好的!好歹用真元压制,消化一些酒气啊!”

    “啊啊,我要喝酒!喝酒,喝醉了就什么都不想了,没有烦恼!”

    就在牧柔柔束手无策的时候,稻穗从桌子底下冒出头,给了个有着建设性的意见;“柔柔,抢过那杯酒喝下不就好了吗?再继续让她喝是会出问题的!”

    “啊?噢噢!”牧柔柔恍然,伸手去夺诗乃手里的酒杯,意料之外的,没怎么费力就拿到了,与其说是她抢,倒像是诗乃主动送到她手里的一样。

    没多想,也没意识到这些问题,牧柔柔仰头灌下那杯有问题的酒,然后,眼前出现了幻觉,最后的最后,看到的是稻穗那可以说是意味深长的表情,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