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女装新大陆(02)
    作者:gggggg字数:899第二章正式第一天早晨的阳光透过窗户,软绵绵的,很是舒服。

    街上并不是很嘈杂,倒是汽车的声音多起来,估计现在早上8点左右吧。

    十月份了,卡兰德大陆已陆续进入冰河季。北方的殖民地已经下雪了,再北方的殖民地则彻底关闭只留下自动城防系统和别动队,居民撤往了南方。皖城是一个很靠南的殖民地,在加上邻海有暖流经过,即使寒冬时节也不会太冷,这也是皖城成为西海岸最大的城市的原因之一。

    诚睁开朦胧的睡眼,伸伸懒腰。晓已经起床,正坐在梳妆台前化妆。

    床头柜上整齐地叠着一沓衣服,估计这是今天要穿的吧。首先是很朴素的乳白色内衣和内裤,按照晓昨晚教的方法,诚很轻松就扣上了背后的背带。然后是一件白色的不透肉的衬衫,没有什么装饰,风格很简单。接下来是黑色连裤袜,穿上后感觉腿部传来一股轻轻的压迫感,倒是很舒服。连裤袜估计有5d到2d吧,黑色的不透明连裤袜倒是很好的遮盖住了腿毛,只是膝盖弯曲时会微微漏出肉。

    【还好昨天是晚上,裙子也遮盖住了大腿,不然漏出满是腿毛的绝对领域会是很鬼畜的样子吧。】差点忘了,衬衫领子上还有领绳。系上这赤色的领绳,打上一个蝴蝶结,很有jk制服的感觉。赤色的领绳作为唯一的红色,在底下白色衬衫的映衬下,成为了诚这一身的焦点,简直是画龙点睛之笔。

    “哟,不错嘛,自己一个人就穿好了。”

    “还好,昨天你帮我穿时我记了穿法。穿衣服还是比微积分3简单。”

    “噗,cal3。”晓笑出来:“你这个比喻太差了。嘛,还有一样东西忘给你穿了。”

    晓拆从地上拿起来一个快递纸箱,拆开,拿出里面的一个黑色的物品。

    这个神秘的黑色物品材质并不反光,估计是帆布一类的东西,上面有一排金属扣,还有类似于鞋带一样的东西。

    “这是?”

    “你马上就知道了。”晓说,“来,张开双臂,抬头挺胸收腹。”

    诚照做。

    晓调整了一下鞋带一样的东西,将这个黑色的不明物体分成两瓣,然后套在了诚的身上,并扣上了前面的金属扣。紧接着,晓调整了一下这个黑色物品的位置,并拉了拉衬衫下摆,让身体与这个黑色物品间的衬衫没有褶皱。

    “感觉如何?”

    “还好,有点压迫感。”

    “嗯,忍住了。”

    【这是要干什么?】还没等诚反应过来,一股强大的压迫感就席卷而来。从胸部,一直延伸到臀部往上,压力从四面八方传来,就如同潜水到海底一样。

    【卧槽!这是束腰!】毕竟不是日常使用的东西,诚一开始没认出来,虽然以后这个东西将成为他最亲密的伙伴之一。

    晓用尽全力,收紧诚背后的系带。束腰裹得越来越紧,双层三十六钢骨的设计,狠狠的压迫者诚的腰。落地镜中的诚腰型越来越好,但是他脸上,却是越来越扭曲的表情。他感觉,肠子被挤作一团,肾快要炸裂,骨头也要被压碎。就连被肋骨保护着的心脏,肺,胃也传来疼痛的感觉。

    “啊……受不了了。”

    晓没有停止,继续收紧着。直到最后两边的布接触到一起,晓才停下来并打上一个大大的结。

    诚感觉腰部紧紧的,在钢骨的支撑与禁锢下,腰部动作被完全禁止了,不要说弯腰,连稍微转身都没有办法。

    “看看,这腰型多好。”晓拍了拍诚的腰。

    诚看着落地镜中的自己,胸部往下,臀部往上,是两条内收的优美曲线。在束腰的帮助下,本来有一点肥大的肚子,摇身一变细细的小蛮腰。从侧面看,原本前凸的肚子以变成平,后腰则向前弓着,因为挺胸的原因,现在的体型也差不多能表现出a的乳房了。

    晓拉出软尺给诚量了一下腰围,惊呼道:“25英寸!25英寸!束紧了整整5英寸。”

    25英寸的腰,已经算是女式的小号的腰围了。

    诚此时则是胸闷气短,大脑也因为缺氧而晕晕沉沉的。过了好一会,诚才慢慢地缓过来,但是呼吸和脑部供氧还是不太顺畅,不过还能勉强接受。

    【只要冷静一点,不要做剧烈的运动应该呆胶布。】“好了,差不多把裙子穿上把。”晓把一件裙子递给了诚。

    这是一条黑色的无袖,胸部开方口的裙子,不是什么反光的材料。和衬衫一样,很简约的设计,只是在裙摆上有一些白色的走线装饰。或许是因为是为秋季设定的吧,裙子有点厚,裙摆比较硬,向外微微打开。裙子内部是纱织的几层黑色衬裙,看起来蓬蓬的很舒服。

    裙子和衣服很是搭配,穿上后,效果立马就出来了。最上面是白色的衬衫和黑色约三指宽的吊带,裙身在上胸部分开始,在腰部结束。再往下就是微微张开直到膝盖的裙摆,在裙摆的衬托下,小腿显得更细。虽然全身上下只有黑白两色,但是却带来很强的视觉冲击力。裙摆上的白色走线装饰,正好避免了下身全黑重心失调的尴尬。

    2上午十一点,在晓给自己和诚化好妆后,他们来到市中心的购物广场。晓联系了瑞,让瑞载他们去往购物中心。到达后,瑞便将车钥匙给了晓,方便他们把买的东西东西放车上,自己则去一旁的吧上去了。

    毕竟自己一个大男人跟着两个小女生逛街会很尴尬,而且晓的朋友也很怕生。

    大量的,无以计数的店铺,如同天上的繁星。兴奋的晓拉着诚,出入于各大店铺,疯狂地购买着。

    女人在买衣服时,连热力学第一定律都会被打破,如果女人逛商场的动力可以拿来发电,能源危机应该不复存在吧。

    晓拉着诚,买了好多女装。内衣,衬衫,大衣,袜子,短裙,长裙,鞋子。

    种类繁多,颜色也是多种多样,让诚眼花缭乱。

    诚不太会搭配衣服,也不太会挑,所以一直是晓在选购。对于尺寸,胸部的尺寸和臀部的尺寸不用担心,因为之后是可以在内部添加的。腰围和身高是最重要的,好在有束腰,再加最新?上卡兰德大陆的尺码普遍偏大,选购女装很是轻松。

    接下来是生活用品店。和服装店一样,晓买了好多好多的东西。诚看得眼花缭乱,都是些不认识的玩意,对他来说就是些瓶瓶罐罐吧。

    【女人的家当真是多呀。】一个上午,瑞的吉普车就被晓塞满了。

    诚看着满满一大车女士用品,诚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看来是要彻底和男性的身份说再见了。】【不过,真的好希望看见更可爱的自己呀。】3在购物中心,晓和诚简单地吃了一个午饭。诚这次没吃多少,正常一顿得两个汉堡的他,今天中午吃了点薯条就感觉饱了,或许是因为束腰挤压胃部的原因吧。

    接下来,晓便让瑞来接他们,继续前往下一个目的地。

    在车上,诚的电话突然响了。一首兰市拉夫电影“桥”的“啊朋友再见”。

    【该死,谁t电话呀。】【该死忘了开静音。】几乎一个月都不会有一个电话的诚,居然收到了一个来电。

    诚拿出手机,银行保险的号码。

    【干!神t保险。】瑞听出了这熟悉的电弧铃声,他满脸疑惑的通过后视镜看着后排的诚。

    没错,这是诚的电话铃声。他从高中团和瑞认识时就已经使用这个铃声,当时大家还吐槽诚的手机铃声太怀旧。

    诚满脸通红。

    【露馅了,完了,完了。以后没法混了。】“卧槽!”

    瑞把车靠边,打开应急灯然后一脚急刹车。

    “诚,你居然。”

    “我……我……”露馅的诚憋得说不出话来。

    “卧槽,真t你呀。卧槽,卧槽”瑞惊讶到了极点,他简直不能相信:“我一定听错了吧,对吧。”

    “其实,他就是诚。”晓看这情况,诚的秘密是保不住了,便老实地告诉了瑞。

    【完了,会被当成变态了。】“卧槽,真的是诚呀,卧槽。”

    过了一会,瑞算是接受了这个设定,渐渐地冷静下来。

    “诚,你咋开始女装了呢?”瑞问。

    晓和诚便一五一十地把事情发展告诉了瑞,过程中,瑞不停地打量着诚这一身女装。

    “有趣。”瑞听完诚和晓的阐述后说道。

    在瑞上下打量的目光下,诚很是不安。不同于之前公交车上被老黑视奸的感觉,现在的感觉就如同被当成变态一样的被注视的感觉。

    “其实挺可爱的。妈的,昨晚我开车载你时还以为你真的是晓的同学,去差点还撸了一管,还好室友叫着打游戏打到半夜然后直接睡了。”瑞说。

    “嗯,那个,我女装你感觉还好?”诚试探性地问道。

    “嘛,还好啦。我倒挺开放,不怎么反感这样。不过说真的,你今天超可爱,裙子很哥特萝莉风格。”

    【还好,看来没被当成变态。】吉普车再次起步,向着今天的最后一个目的地,一家特殊的商店开去。

    4穿越了大半个城,最后到达了一个小镇。吉普车停在了一家叫做东方蔷薇的店门口。

    这家店很不起眼,要是不注意到门口上不足一平米大小的招牌的话,一般人都会将其认为是一座普通的民居。这家店外观看起来很是陈旧,木质的墙有一些脱漆,漏出因为潮湿而变青的木头。窗户上是极具欧式风格的黑色铁,不过也有点脱漆。和其他商店不同,店门是一扇单开的木门,朱红色的油漆因为风吹雨打已经泛白,门把手也已掉漆,但是上面精致的花纹仍然清晰可见。这裁缝店虽然破旧,但是仔细观测细节的话,还是可以想象到几十年前,或者一年前这家裁缝店的荣光。

    晓推开厚重的木门向内走去,木门发出了“吱嘎”的响声,应该是好些时候没有给门轴打油了。店内铺着木地,同样也是有些年头的东西,每走一步都会发出“吱嘎”的声音。

    诚和瑞跟着晓向店内走去。

    首先是一个长约三米的门廊,屋内照明比较暗,全靠着一盏好几个灯泡已经烧断的吊灯。墙上是一副接近两木高的圣母像油画,并且镶着金色的画框。

    【这是鬼屋旅行吗?】诚打量着这个光照昏暗,并且年久失修的门廊,心想。

    等路过门廊,豁然开朗。

    一间不大的屋子,但是装修特别精致。家具都是红木材料,并有着大量的雕花。天花上是一盏水晶吊灯,略微昏暗的灯光让屋子显得更为古典。屋子里大约有十来个模特,穿着华丽的洋装。一旁的桌子边,一位有着东方人面孔,头发花白,带着老花眼镜的老爷爷正在看着报纸。

    “老爷爷”晓叫道。

    老爷爷抬起头,看了看晓一行三人,说:“哦,欢迎欢迎,随便看别弄换就好。”

    然后老爷爷便继续看报纸去了。

    晓开始走进打量每一件衣服,不时的摸摸面料,或者翻看被褶皱遮挡的地方。

    都是很高级的面料,没有任何化纤一类的廉价物。蕾丝边很工整,并且是用细线手工钩织的。当然,缝纫的走线也是毫无挑剔可言。

    瑞对买衣服这种情况完全无感,便到一旁的椅子上坐着玩手机去了。

    诚看着屋子里十来个模特,眼花缭乱的他犯了难。

    【都是很可爱的萝莉塔洋装,到底该要哪一个呢?】【不对,应该说是,定制哪一款风格?】“你觉得哪件好?”晓挨着看完每一个模特身上的洋装,到诚的身边问道。

    诚摇摇头。

    “别摇头呀。”

    诚思考了一会,最后指定了一件黑白相间的。

    确切地说,应该是普蓝色和白色相间的op连衣裙。

    “老爷爷,我们想要那一件。”晓说道。

    老爷爷慢慢地放下手中的报纸,取下老花眼镜:“确定?那个款式很贵的。”

    “没事,我们挺喜欢那个款式,价格也还好吧。”晓说。

    “好的。小姐是你要,还是旁边这位小姐要。”

    “是她。”晓指了指一旁的诚。

    老爷爷拿着???|?¨笔记本和软尺向诚走来,很是熟练地测走了一堆关于诚体型的数据。

    “张开双手,少年。”

    诚照做。

    【喂,等等,少年什么鬼。】诚举到一半的手僵住了,正在往一旁的一件洋装走去的晓也停住了脚步,慢慢转过身。

    “虽然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但是我一个裁缝,量到身体尺寸后还是能一眼就分辨出性别的。”老爷爷说道,“想不到我这个季度的第一个客人居然是男孩子,时代在变呀。”

    “别愣着了,把手打直,进入新世界的少年。”老爷爷继续为诚测量。

    5“老爷爷,我看这店很有历史故事呀。”瑞在一旁闲着,便好好的观察研究了这家店。

    “对,这店算是一个历史建筑了。”老爷爷一边为诚测量,一边说:“一切都得从我小时说起。”

    “当别的孩子拿着木棍打仗时,我却对缝纫有了极大的兴趣。我的母亲是位裁缝,十五岁时,我就开始打理裁缝店。客人们很喜欢我做的衣服,我在当地也变得小有名气。”

    “我只喜欢制作裙子,并且我有不少自己的设计思路。十七岁那年,我独自设计了一套少女风格的裙子。因为没有模特,我就使用了自己做尺码。为此还给自己束腰,差点把自己给勒死,不过裙子的效果很好。这真是一段黑历史。之后,我便开始卖自己设计的裙装。”

    “后来,我设计的裙子风格被公殿下看上了,她便招我入宫,做她的专属设计师。在宫廷里,我接触了相当多的高级裁缝手法,也接触到了很多高级面料。

    我为公殿下制作了很多裙装,这让她在国内和国际的舞会上大放光彩,我也因此更加出名,很多贵族家的小姐,甚是国外的贵族也来找我定制成衣。”

    “然而好景不长,国内发生了政变,我作为公殿下的专属裁缝,自然也被那帮歹徒作为了目标。无处可去的我,只能来到这新大陆,因为那帮贪生怕死的家伙是不敢来这片危险的大陆的。”

    “我也没有什么别的技术,于是便开了家裁缝店。因3地?为有名声,总督家的两位小姐总是来我这定制,不是也会有别的贵妇或者女商人来我这定制衣服。我也因此发了笔小财。”

    “然而,时代变迁造化弄人。随着简约风格的流行,人们不再喜欢风格繁复的洋装,我这裁缝店就开始慢慢地没落了。有的时候倒是会有爱好者来,但是爱好也只是爱好,很少有人能买得起这些使用高级面料与复杂工艺的洋装。”

    “为什么不使用平民一些的面料与工艺呢?这样爱好者也能购买,您也可以有更好的销售量。”瑞问道。

    “少年,你有什么兴趣爱好吗?”

    “嗯,平时做做模型拍拍照片。”

    “那么少年,那些一两天就完成的模型和随手拍的照片,你好意思放出来吗?”

    瑞摇摇头。

    “这是我作为一个裁缝最后的荣耀。我的妻子与儿子在十几年前的浮空艇事故中丧生,我本人倒是存了一笔小钱,我剩下的几年没什么生活上的顾虑,所以我不想让时代夺走我的尊严。”老爷爷说道,目光中透露出坚定。

    “好了,数据都测量完了,你们选择的这个风格大概需要两个月的时间来制作。有什么别的要求?地?2?吗?”

    “一切由您的想法设计,如果可以的话,可以做得更偏向可爱的风格。”晓说:“噢对了,如果可以的话,希望能在圣诞节前拿到。”

    “好的,一共是四万刀的定制费用,制作完成再补上六万刀尾款。”

    【什么?居然要十万刀!】这差不多是诚和晓一年的生活费与学费的总和。

    诚与瑞透露出惊讶的表情。

    晓似乎没觉得什么大不了,从容地掏出信用卡。

    6结束了一天的购物到家,诚感觉又累又困。

    不过看着堆了半屋子的女装包装袋和女士用品,诚认为今天的劳累还是很值得的。唯一让他认为不足的就是今天今天花了太多钱,而且一直是晓在刷卡。

    穿了一整天偏小的硬质皮鞋,诚感觉脚趾头已经死去了知觉。一进家门,他就迫不及待地蹬掉皮鞋,脱下裙子,束腰与袜子,冲进浴室。

    温度正好的热水就如同治愈之汤,很快地缓解了一整天的疲惫。已经麻木的脚趾在热水中缓缓地恢复了知觉。

    “怪不得东边的人都喜欢在温泉里坦诚相交。”躺在浴缸里的诚感叹道。

    晓走进浴室进入了浴缸,拿出一瓶像是沐浴露一样的东西往诚的身上抹。腿上,手臂上,腋窝里,还有下体和屁股都被摸上,这让诚感觉凉凉的很舒服。

    “这是什么?感觉好舒服”诚问道,并强制自己的目光锁定在自己身上。不过有时还是会不小心看到晓的酮体,这让他很是脸红。

    “脱毛剂。”

    “蛤?”

    “为了让你穿更好看的裙子呀。你也不想穿短裙和长筒袜时漏出腿毛吧。”

    “诶,也对。”

    涂完了脱毛剂,又等了一阵子,晓用淋浴喷头冲去了诚身上的脱毛剂,溶解的体毛也随着脱毛剂和水离开诚的身体。

    诚抚摸着退去体毛的身体,很光滑,很舒服。特别是当并拢双腿后,用大腿两侧相互摩擦时。

    【真是的,为什么人类会进化出腿毛这破玩意,这不符达尔文的进化论。

    】“舒服吧。”看着一脸享受的诚,晓问道。

    “嗯,舒服。”诚说。

    “话说,今天买东西总共花了多少钱呀?”诚对这个问题很在意,他觉得今天为自己大采购让晓破费了,自己一分钱没出,这让他很不好意识。

    “嗯,大概十一二万的样子,要是定制的裙子比较贵,其它的相比都是小钱。”

    “真是让你破费了,过几天我把钱转给你吧。”诚说。

    【完了,剩下几年得吃土才能补上这钱了。】“没事,都能报销的。”

    “蛤?报销什么鬼?”

    “嘟……”诚的电话突然想了,他用毛巾擦干手拿起电话一看,是学校发来的邮件:“你已成功退出城市规划设计课程,并成功注册战斗系课程。课程注册中心。”

    【卧槽!什么鬼!】这时,又来了一份邮件:“感谢你加入projectx-,更多资料将会陆续发往你的邮箱。校长,新大陆开发委员会副委员长。”

    “卧槽,这都是什么鬼。”诚惊讶地问。

    “帮你加入了这个计划。他们负责了所有的相关花销。”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诚激动地吼出来,他对于晓私自做很是气愤。

    “与其偷偷摸摸地女装,不如加入这个计划,光明正大地女装,还能做出有意义的事情。”还是第一次看见诚生气,晓很是委屈,眼睑泛红,眼泪开始在眼眶里打转。

    虽然诚对于晓为自己私自做的事情很生气,但是听晓说完原因,诚也觉得很有道理。毕竟,自己内心是倾向于女装的,自己迟早会走出这一步,与其犹豫不决原地踏步,晓为自己做出决断也是在帮助自己走出困境。

    “你说的对,你说的对。”看见一脸委屈的晓,诚的心立刻软了下来,他抱住晓,抚摸着晓的头说:“对不起,对不起。”

    “还在生气吗?”晓哽咽着说道。

    “没,没生气,是我刚才太激动,我不该生气的。”

    男人在女人的眼泪攻势前总是那么脆弱。

    “真的?”

    “真的。”

    “那我们和好了?”

    “嗯。”诚紧紧地抱住晓说道。

    在诚温暖的怀中,晓渐渐停止了哭泣。

    为了打破尴尬的场面,诚说道:“诶对了,晓,你是怎么知道那家叫做东方蔷薇的裁缝店的?”

    “以前朋友带我去过。”

    “他家的衣服都挺贵吧。”

    “对呀,所以只是看了看,没有买。”晓说:“真羡慕你能买到他家的衣服。”

    “还不是靠那个什么计划报销的。”

    “所以说我很羡慕呀。”

    “要不,你穿我的。”诚提议。

    “不要,不要,人家才不要穿你穿过的衣服。”

    “那为啥我今天昨天要穿你穿过的呢?”

    “哎呀,好气呀,你烦不烦。”晓的粉拳软软地砸到诚的背上。

    看见晓恢复了平日的活波与笑容,诚放下心来。

    7(extra)【洗完澡真舒服。】穿着睡裙和束腰的诚坐在饭桌前,洗完澡的他感觉一身清爽。

    晚饭是一份蔬菜田园沙拉,即健康又方便。

    突然,诚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自己的大腿内侧,他低下头一看,原来是晓的右脚正探入自己的睡裙里。

    晓的右脚摩擦着诚的左腿内壁,向诚的大腿根部靠近。当晓的右脚尖触碰到诚的大腿根部时,诚就如突然触电般抖动了一下。

    “小淫货,竟然没穿内裤。”

    【明明是你洗完后把我的内裤顺走了好吧。】诚正要说,晓却右手拿着勺子轻轻放在诚的嘴唇上,左手做出一个不要说话的手势。

    当然,饭桌下的活动并没有因为谈话而暂停。晓用脚尖轻轻地来抚摸诚敏感的龟头,不一会就让诚的海绵体充血变硬。紧接着,晓灵巧地张开大脚趾与二脚趾,有力地夹住诚的肉棒,开始上下套弄。当然,晓的左脚也没闲着,她将左脚也伸进诚的裙底,并不时地用大脚趾头按压诚的马眼和冠状沟。不一会,晓就感觉到有粘粘的液体在自己脚尖上,看来诚已经流出先走液了。

    “吶,你居然在别人的脚的挑逗下变硬了。”晓挑逗地说道。

    诚自己也感到奇怪。

    【或许自己女装控的同时还是足控?哎呀,自己真的是一个hentai呢!

    】【不过,hentai由怎么样呢?】“嘛,好好享受吧,昨晚答应你的。”

    晓又换了种姿势。她将双脚脚底和在一起,用足弓之间的缝隙夹住了诚的肉棒。晓的脚底温暖而细嫩,唯一不足就是脚跟处的皮肤因为平时走路要受力而硬一些,不过这额外的摩擦力带来了更大的快感。晓双手手指交叉拖住脑袋,看着眼前的诚因为大量分泌荷尔蒙而越发兴奋。同时,脚下也传来诚阴茎上血管跳动的震动感。

    诚的脸部绯红,开始越发频繁地抽搐起来,这是他快要进入高潮的预兆。晓用力的夹住双脚间诚的肉棒,往自己这边一拽然后用力向前一蹬。只听见诚一身呻吟,一股浓精发射出来,“啪嗒”一声滴在地上,还有不少射到了坐在对面的晓的裙子上和小腿内侧。

    晓用左脚脚背抬起软下的阴茎,左脚脚趾包住诚的子孙带并用力挤压,右脚脚趾夹肉棒后继续撸动了几个来,大量的残留的精液就流在了晓的左脚脚背上。

    晓将双脚收,看了看左脚脚背和小腿内侧的精液:“不错嘛。”

    紧接着,又将双脚伸到桌子对面的诚的嘴边。

    “来,自己清理一下。”

    精液的腥臭喂钻进了诚的鼻子,让他眉头一紧,一个干呕差点吐出来。

    “怎么,不愿意?这可是你自己的哟。”晓用右脚脚趾夹住了诚的鼻子。

    【这个太恶心了。】【不过要是只有晓的脚的话就好了。】安静,吓人的安静,安静到能听见两人的呼吸声。

    终于,诚张开嘴,缓缓伸出舌头。

    【妈蛋,大不了等会漱口一小时。就让我彻底沉沦把】就当诚的舌头快要触及到晓沾满精液的左脚脚背时,晓突然收脚。

    “叫你舔你还是真舔呀。开玩笑啦,那个这么恶心。”

    【卧槽,不早说。】“那你一会洗完脚再让我舔好不好。”

    “讨厌啦。就零一┕你嘴甜。”

    【其实我是真想prpr。】“好啦,赶紧吃完今晚早睡吧。”晓说。

    =*其实最先想给穿jk制服出门的,但是想改jk制服的及膝袜%会漏出腿部皮肤,然后我们就能喜闻乐见地看见腿毛鬼畜地在空中飘舞了。于是改为裙子,但是仍然保留衬衫和领绳。jk制服了解不多,这种制服与裙子的混搭也只是突然想出来的,jk们请不要打我。

    *国外真的也有吧。不过整个加拿大我只在温哥华见过,或许因为van的华人比较多吧。

    *电话号码,这边电话是需要身份证才能办,而且套餐都是有来电显示的,会显示来电号码的开户人名字。

    *对于裙子十万刀这个价格,如果算上上好的材料加皇家的制作工艺,似乎价格也能够让人接受。想想奢侈品包包就是接近一万刀还不是皇家特供的。而且还有其他功效,具体是什么我先给后面设一个悬念。

    *extra章当足控的小福利写出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