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十一、母债女偿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第一|小说|站叶岚再次坐在肖长劲的办公室里,坐在梦中她失贞的宽大的沙发上。肖长劲坐在她的对面,一件雪白的衬衫,黑色的西裤,居然同他在自己梦中的样子一样!

    她偷偷地在自己的手背上拧了一下,很疼,这次不是梦。

    肖长劲用一种居高临下的眼光看着眼前的女警监。他自从第一眼看到她,就不可救药地迷上了她。今天,她终于按照自己的要求来到了自己的面前。她终于成为他刀俎上的一条鱼,一条一丝不挂的美人鱼。

    肖长劲的故事是从二十四年前开始的。在故事里,两个年轻人在大学里面相爱了,郎才女貌,神仙眷侣。到了毕业的时候,在当时的教育体制下,是要“组织”来分配工作的。男孩是岛城人,没有任何的后台和背景,毕业后只能到岛城。而女孩却打定了意要留京。最后女孩闪电般嫁给了自己同学的表哥,一个在公安部工作的高干子,实现了自己的留京梦想。男孩黯然到岛城教书。女孩嫁为人妇的第二年就生下一个乖巧美丽的小女儿。

    在女儿满周岁的时候,恰逢援在京高校抽调人马建岛城的大学。女孩动报名,去岛城帮助大学建立实验室。在那里,她重逢自己的初恋情人。男孩依旧单身,依旧在苦苦思念着女孩。没有任何悬念,两个年轻人旧情复燃,爱得死去活来。然而,在当时的年代,这是为会所唾弃的禁爱。男孩和女孩的私情一直没有曝光,他只告诉过他的密友,肖长力。

    男孩是摄影爱好者,在情深之际,两人拍下裸照,男孩用自己的暗房将照片冲洗出来。女孩叮嘱男孩将照片销毁。男孩知道自己无法将女孩留下,她将来一定会离开这个半岛。于是,他偷偷地将底片藏了起来。后来女孩不慎怀孕,男孩委托自己的亲密好友来帮忙找医生,为女孩做人工流产。一年之后,女孩的外派期满,到京城。从此如男孩所料,两人天各一方,音信渺然。男孩继续苦等了女孩七年,最后心脏病发,撒手人寰。

    男孩的密友带着自己的小去收拾起他的遗物。他的在一个大牛皮纸袋子中发现了裸照,病历和男孩的日记。刚刚成年的为照片中女子的风韵所迷,偷偷地藏起了这批东西。后来做的一路飞黄腾达,做官经商,居然成了风云一方的人物。

    这个,就是今天的肖长劲。女孩名字叫做古玉琳,男孩的名字叫做张国明。故事中的密友,是肖长劲的长兄。

    在肖长劲去京城开人大会的时候,恰与自己当年的梦中情人,手淫的对象古玉琳分在同组讨论。让肖长劲吃惊的是,当年的女孩虽年过不惑,却美丽不减,更增性感成熟的风韵。他第一眼就认出了她,比照片上还要漂亮迷人,让他更加垂涎留连,特意地奉承连连。古玉琳虽不知道这个男人的身份,但当她听说他来自岛城,当年就在自己呆过的大学里面读书时,顿时好感大增。她当年就是在那里埋葬了自己的初恋。时隔二十年后,她更想知道当年恋人的境况。当她听说张国明已经去世时,忍不住去卫生间里大哭了一场。

    某一天当他们两个一起走出大会堂的时候,正碰到负责他们安保的女子特警队,当班的叶岚走上来向自己的母亲问候。这是肖长劲第一次见到叶岚。美丽的女警监光彩夺目,她不仅继承了自己母亲的全部优点,而且容貌更加出众,气质更为优雅。

    她马上取代了母亲古玉琳在肖长劲心中的位置,成为他心中的女神。

    ***肖长劲讲完了故事,似笑非笑地看着女特警队长。叶岚的胸脯剧烈地起伏着,看出来她在竭力压制自己激动的情绪,但是她的人没有任何动作。只是两只眼睛象是两团烈火一样死死地盯着他。

    他稍稍有些放心。他的眼光从她完美的脸庞向下走,看到她饱满的胸部上两粒若隐若现的突起如同自己吩咐的一样,她没有戴胸罩他很确信,她的礼服底下一定空空如也。他已经将这个警花牢牢地攥在了手掌心里。

    肖长劲虽然垂涎古玉琳、叶岚母女的美貌,并且手中握有古玉琳年轻时偷情的证据,却也不敢造次。他了解叶家的背景,知道古玉琳丈夫的权势。知道以自己现在的能耐,弄不好就会粉身碎骨。

    当他在机场看见叶岚时,他再也无法抑制住自己的欲望。他试图用迷药来征服这个女神。当迷药这一招失败后,他自己也吓得半死。思来想去,才铤而走险,使出自己最后的杀手锏。没想到,这个女警居然吃了自己这一套。

    肖长劲当然不知道最近几年叶祖尧官场失意,因为设备采购案几乎丢了乌纱帽,沦落到靠女婿来挺自己。这也是为什么叶岚不想动用家里的关系摆平这件事自己的家里已经没有这样的能力。虽然季涛有这样的能力,但她不想再求着季涛为自己做什么了。她自认为自己不是一个好妻子,结婚之后,聚少离多,两个人几乎没有夫妻之实。而且自己不仅被无数男人强暴,更动出轨,让她心里总觉得亏欠了他很多。她来之前,也曾经有过一丝向澜澜求助的念头,可是她从虎口中救过自己很多次,而自己却抢走了她的小诚,特别当小诚的面容浮上自己的脑海时,她就放弃了。这一次,如果她希望自己来解决,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

    叶岚的心中没有任何解决办法,她只能听天由命,走一步看一步了。

    肖长劲的已经眼光移到了女警监的大腿上。她没有穿丝袜,两条玉腿在灯光下白的耀眼。他顺着两腿之间看去,希望看到那个美妙的小穴。可惜女警监的两条大腿紧紧地交迭着,让他无法得逞。就这样,他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用目光肆意地侵掠女警的身体。虽然他昨天已经看过一遍了。就这一遍,就足以让他忘记所有女人的肉体,单单迷恋这一个。他要把她完美的肉体变成自己的禁脔,每天千次的抚摸、蹂躏,每夜里都要开发她、占有她。

    在他贪婪的注视下,叶岚感到身体上下一阵阵的颤栗。她稳了稳自己的情绪刚才母亲和张国明的故事让她心惊。怎么有几分象自己和小诚啊?都是女方红杏出墙,也都是男方抑郁离开。难道这是母一辈、女一辈难以摆脱的宿命?

    为了不让这个变态的富商轻易得逞,她要掌握一些动。她挺了挺胸(殊不知这样肖长劲就更加饱览她胸部的美色),把眼光挪到了肖长劲的眼睛上(看到女神眼光的眷顾,男人的心都酥掉了):“你……你要怎么样?”

    这句没有任何意义的话说出口,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一败涂地了。其实以她的智慧,还是可以同肖长劲周旋上一阵。不过母亲的这个故事让她想起了自己、季涛和小诚的三角关系,方寸大乱,不知道该如何反诘对方。

    商场和官场老手的肖长劲却步步紧逼,他直截了当:“叶队长,我要的很简单。就是你这个人!”

    “要我?你要我留在岛城……”

    肖长劲不等叶岚说完,粗暴地打断了她,继续抛出他的条件:“我这个人不贪心,我只要你从现在到离开岛城为止,做我的女人。”

    他的女人!叶岚的心里一恸。她这辈子,只能做季涛的女人。下辈子,她要做小诚的女人。肖长劲并没有管她心里的活动:“你要随叫随到,依顺。要不然……明天这些东西的复印件就会摆在你爸爸的案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