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卫斯理和白素 支离人(02)
    作者:不曾掉过字数:6380************卫斯理和白素支离人(二)邓石哈哈大笑,用手把自己的头部放回颈项上面,当邓石的头部断裂处碰到颈项的部位时,那些断裂的肌肉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慢慢的和颈项的肌肉连接起来,片刻时间不到,那些本来应该断裂的部位已经完美的连接起来,再也看不出有任何伤口了。

    邓石用手摸摸颈项,头部转了个圆圈,色迷迷的看着小曼说:“宝贝,让我们继续刚才的活儿吧。”

    小曼泪汪汪的望着邓石说:“邓先生,求求你把我的头接回去吧,你不是说只要我乖乖的听你的话,你就不会再分开我的身体的?我很害怕,我真的希望你可以把我的身体接回去,可以吗?求求你了,邓先生。”

    邓石暂时把肉条抽出,眼睛仔细的看着小曼说道:“你虽然是有照我说的做,可是我可以感觉到你不够真心真意,我不喜欢。”

    小曼脸色大变,急忙说道:“我是真心的。”

    邓石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块四方形的东西,慢慢的把包装纸撕开,神情不在乎的道:“是吗?你真的是真心的吗?那刚才要舔的时候怎么蹙眉头了?你知道我不喜欢爱说谎的女人,我看你待会回去又想被关在小箱子里了,是吗?”

    一听到小箱子,小曼眼神顿时变得涣散,脸色青白,似乎是害怕到了极点,也难怪小曼如此害怕,这小箱子是邓石故意吓唬小曼而弄出来的玩意,邓石把小曼的头部断开来,然后放进他准备好的一个透明小箱子,为了增加恐惧感,邓石在箱子里放了很多看起来很恐怖但是无大害的虫子,小曼的头部第一次被放进去小箱子时,近距离看着那么多恐怖的虫子在她眼前跑来跑去,才过了几分钟小曼就被吓到失禁不醒人事了。

    小曼的身体这时好像感应到了头部的感觉,开始颤抖起来了,豆大的尿滴从小曼两腿间的小孔失控的散了出来,小曼无奈的在自己的肚子上看着自己的尿滴从尿孔里慢慢的从水滴变成水柱,哗啦啦的流个不停。

    邓石身体避开小曼的尿水,带着歧笑的脸色道:“啧啧啧,林小姐,你怎么喜欢像只小狗般的随处撒尿呢?”

    小曼羞愧到了极点,无言以对,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被邓石吓到失禁,她的头部和身体断开后,就变得非常困难控制身体其他部位,所以她想控制身体停止漏尿也做不到。

    邓石看着小曼的尿水慢慢的流完后,把撕到一半的小块四方形的东西丢在小曼身体上,然后用手抬起了小曼的头部,把小曼的头部对着小曼自己的下体。

    邓石生气道:“林小姐,你看你把你那地方弄得多脏,你要我等下如何使用?

    我现在让你自己把那地方给我弄干净,不然我就要生气了。”

    小曼看着自己的下体,虽然已经停止漏尿了但是还是有一两颗豆大的水滴从孔里滴出来,小曼闭上眼睛,伸出舌头,用舌头把孔里附近的尿水一滴不漏的都吸进嘴巴里。

    邓石眯着眼睛冷笑,心想小曼不喜欢尿水的味道,我就偏偏要让你多尝尝这些味道直到小曼习惯为止。

    邓石看小曼把自己清理的差不多后,就把小曼头部对齐放在小曼下体上面,小曼身体的四大洞口就这样排成直线面对着邓石。

    邓石继续撕开刚才丢在小曼身体的四方形巧克力的东西,直到看到里面黄色的颜色,邓石把黄色的小块四方形拿到小曼鼻子前,问道:“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

    小曼嗅了嗅那黄色的小块四方形,一阵浓烈的牛油味道,小曼说道:“是牛油?”

    邓石淫淫的说:“没错,你喜欢吃牛油吗?”

    小曼看着邓石,努力的使自己脸部看起来好像很高兴一样的说:“喜欢。”

    邓石哈哈大笑,说道:“那林小姐待会你可要多吃一点了,把嘴巴打开。”

    小曼把嘴巴打开,邓石脸上带着玩弄的脸色说:“呵呵,我说的不是这个嘴巴,我说的是你下面那个嘴巴。”

    小曼神情一呆,知道邓石是故意使自己难堪,但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暗地里吸了一口气,甜蜜的微笑着,说道:“邓先生,你帮我把我的双手拿过来放在这里旁边,我尽量用力控制双手把下面嘴巴打开,好吗?”

    邓石混然大悟,说道:“原来还有这个方法,有意思,真有意思,那我们就来试试看。”

    邓石把小曼的两手摆放在小曼下体旁边,小曼用尽全力,手指终于微微张开,深深的陷入大腿肌肉,然后再把大腿肌肉往后扯开,小曼的粉红花瓣就如春天来临时,微微张开。

    邓石拿着小块四方形的牛油块,说道:“嘴巴打开了,那我就要来喂你吃牛油咯。”

    小曼眼睛看着邓石手上拿着的四方形的牛油块往自己下面的嘴巴靠近,心里十分难堪但是又没有办法,邓石看着小曼脸上表情,故意说道:“看着我,然后说啊~。”

    小曼眼睛往上看着邓石,说了一声:“啊~~。”

    小曼感觉到邓石手上拿着的四方形的牛油块已经碰到自己的下体了,突然小曼惊道:“啊邓先生,你弄错地方了。”原来邓石没有把牛油块塞进了小曼心里想的嘴巴,而是塞进了最下面的另外一个嘴巴。

    邓石说道:“没弄错啊,我就是要你的这个嘴巴吃下牛油块。”

    邓石一下就把整块牛油块塞进了小曼的第三个嘴巴里,小曼体内的温度很快的就把牛油块给融化了,邓石从口袋里再拿出一块牛油块,又塞进小曼的嘴巴里。

    塞完后,邓石拍拍手,把自己下体的一坨肉条放在小曼面前,小曼看着面前已经软成一坨的肉条,张开嘴巴把肉条吸进嘴巴里,用温润湿滑的舌头不断的逗弄着肉条。

    邓石在小曼的逗弄下不时发出难听的鸭叫声,直到邓石觉得自己足够坚强了,把肉条从小曼的嘴巴里滑出来,顶着小曼的肚子下方慢慢的往下。

    “啊。”

    一阵酸痒难受的感觉从小曼的身体外进入到身体最深处,让小曼失控的喊了出声,随后那感觉就慢慢的往外走,再快速的进来,小曼咬紧嘴唇,尽力使自己不发出太大的声音。

    邓石重覆几次相同的动作后,在一次退出时,让自己的肉条全体离开小曼的身体,然后故意把肉条滑过小曼会阴来到最下面嘴巴哪里,一鼓作气的把肉条滑进去,强大的压力把部分牛油挤得溅射出来。

    小曼被邓石这个动作吓得惊慌失色,失声喊道:“邓先生,你进错洞了。”

    小曼这个嘴巴还是第一次被异物进入,但是只是感觉很胀却不痛,这是小曼被异物进入后的感觉,这种鼓胀的感觉和大解时不同,虽然都是在相同的地方,但是大解时是只出不入,现在是进进出出,两者的感觉有点相似但是又不同。至于感觉不会痛是因为邓石塞了很多牛油进去,牛油的特性避免了很多肉和肉之间的摩擦。

    邓石看着小曼本该布满皱纹的地方被自己撑开到平滑,舒服的感受着小曼因紧张而强烈的收缩带来的挤压感,兴奋的追问小曼道:“林小姐,舒服吗?喜欢吗?”

    小曼很委屈但是又不敢发作,她多年的教育告诉自己,这个地方是不应该被这样使用的,她感觉自己很肮脏,眼泪不知不觉在眼眶里打滚,但是小曼也只敢回答邓石:“很舒服,我很喜欢。”

    邓石哈哈大笑把肉条抽出来,他把肉条摆在小曼面前,本该乌黑发紫的肉条沾满了黄色的牛油,黄澄澄一片,邓石示威似的上下挥舞着肉条对着小曼说:“把嘴巴张开,我把你最喜欢吃的牛油拿来了。”

    小曼心里感到一阵绝望,她已经知道邓石要做什么,小曼无助的说:“不要,邓先生,求求你别这样。”

    邓石无视小曼的哀求,继续说道:“不要让我说两次,把嘴巴打开。”

    眼泪从小曼的眼球源源不断的落下,小曼无奈的慢慢打开嘴巴,她感觉自己的尊严随着嘴巴的打开一分分的消失不见了。

    邓石无情的把自己沾满牛油的肉条塞进小曼的嘴巴,说:“把肉条吃干净。”

    到了这个时候,小曼也只能用舌头不断的舔弄邓石的肉条,从小曼的舌尖传来的牛油味道明显加插了一种异味,恶心的感觉让她不断的想作呕。

    邓石说:“林小姐,好吃吗?”

    小曼闭上嘴巴不发一语,她觉得自己一打开嘴巴随时会控制不住呕了出来。

    小曼强忍着有生以来最难受的感觉,就这样一点一滴好不容易才把肉条上的牛油吃干净,当她把干净的肉条吐出来时,邓石却又把肉条滑进小曼最下面的嘴巴里,把自己的肉条再次沾满牛油,然后又摆在小曼面前。

    小曼绝望的看着邓石又沾上牛油的肉条,麻木的打开嘴巴,邓石毫不留情的又把肉条放进小曼嘴巴里,小曼知道今天邓石不会那么容易让她好过了。

    就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邓石重覆不断的把肉条在小曼的三个洞口滑来滑去,小曼从一开始的强忍到绝望,开始觉悟到自己是怎样都躲不过邓石施加在她身上的手段,当小曼看到邓石肉条上那黄色的牛油混杂着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颜色,小曼终于开始作呕。

    邓石故意装作生气样子,抓起小曼的头当作篮球旋转着往天上丢,骂道:“该死的,林小姐你这是要和我作对吗?”

    小曼的头部在天上不知道旋转了多少圈,把小曼吓得惊呼大叫,过了片会才回到邓石的手里,可是邓石明显不想轻易放过小曼,又再把小曼的头向上丢,还不断的骂道:“林小姐,你再这样不听话我待会就把你的头藏在公园的垃圾桶里,等明天晚上才来拿回去,你是不是想要我这样做。”

    小曼头部不受控制的被邓石丢得满天星星,邓石又不断的用恶言恶语威胁小曼,小曼那已经被拉到极限的神经线终于断掉了,小曼精神崩溃了,开始胡言乱语伤心的呜呜大哭起来。

    邓石见小曼哭得那么伤心就停止抛丢小曼的头部,邓石把小曼的头部放回小曼的颈项上面,本来应该断开的部位在碰到后竟然连接起来,小曼用手掩着脸部,眼泪不断的流个不停。

    邓石深情的拥抱着小曼,轻轻的安抚着小曼的背部,说道:“林小姐,别哭了,我是不会伤害你的,自从我那天在大厦前遇到你之后,就被你的美丽给深深的吸引了,我爱上你了,我是因为害怕失去你所以才会不择手段的得到你。”

    小曼背后被邓石摸得舒服,渐渐停止了哭声,温顺的靠在邓石身上听着邓石说话,邓石在说了一轮甜言蜜语之后,用两手扶高小曼的下巴,邓石和小曼两人就这样互相望着对方,小曼看到邓石用那火热的眼神看着自己,眼神左右闪避有点不敢直视邓石,邓石轻轻的说:“林小姐,看着我。”

    小曼鼓起勇气看着邓石,邓石立刻给了小曼一个深情的热吻,邓石的舌头勇敢的直探入小曼的嘴巴里,撩弄着小曼的舌头,小曼闭上眼睛,双手轻轻的抱着邓石背后,舌头开始回应着邓石,两人热情的湿吻起来。

    小曼和邓石吻了好一会直到两人都要断气了才气喘喘的分开来,邓石把小曼身体转过去,肉条火热的猛然进入小曼身体,小曼身体强烈的回应着邓石,两人不再有保留的猛烈的追寻着快乐。

    邓石是个有学问的博士,他喜欢研究很多奇怪的项目,邓石研究这些项目是有目的的,邓石曾经研究过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知道怎样把被害人逼到绝境然后再使用方法让被害人对他产生情感。

    这次邓石对小曼使用的就是这个研究得出来的心得,邓石已经不是第一次用这个研究来达成自己的欲望了,通常被害人都无法自控的被邓石操弄自如。

    黑暗的公园持续的传来阵阵欢乐声,直到男人发出好一阵难听好像临死前的声音,才恢复了平静。

    我在天台把监视器的电线装在电视机上,开始测试效果,我不断的切换着镜头,小曼屋子的情况一览无余的出现在电视荧光屏里,邓石的屋子则因为过于黑暗所以看不大清楚内部的情况。

    我在天台百般无聊的看着电视,二十四楼天台上的夜风很强,把帐篷吹的拍拍响,在我不断切换镜头的时候,终于看到小曼打开屋子的大门出现在电视荧光屏,小曼进门后回头和门外的人在说话,我在电视荧光屏看不到那人的脸但是从他的身材来看,应该是邓石。

    然后我就看到门外那人把小曼拉了出去,过了好一会,小曼才边整理着衣服边走回屋子里,然后把门关上。

    我切换镜头到邓石的家里,如果我没有猜错,那么待会邓石就会回到他的屋子,果然如此,邓石回到屋子后打开屋子的灯光然后就走去浴室的方向。

    过了不久,邓石穿着浴袍回到起居室,他在一张沙发上坐了下来,打开了一只皮包,翻阅一些文件。

    他的行动,可以说和常人无异,他看了一会文件之后,便打开了收音机。我可以听到爵士音乐的声音,他原来是一位爵士音乐的爱好者。

    他在起居室中枕搁了将近一小时,便进了房间。

    当邓石打开房间的灯光时,这使我发现了十分吃惊的一秘密。

    邓石的卧室,相信是世界上最古怪的卧室了!

    他的卧室,缺少了一切卧室中都应该有的一件东西:床!或者说,既然没有床,那就不是卧室了,但是那又的确是卧室。

    没有床而我仍然称之为卧室的原因,是因为那的确是卧室,因为邓石一进了这间房间,便躺了下来:躺在一只箱子中。

    邓石在起居室中,看来完全和常人无异,而当他一进了那间卧室之后,他简直成了另一个人,甚至可以说,他不是人,因为没有一个人是象他那样的。

    那间卧室正中是一只箱子,那就是邓石所睡的东西,那箱子约有六尺见方,可以供他躺进去之后,伸直双手。而他在一躺之后,的确伸直了双手,他的脸向着天花板。

    在他一向躺下来的时候,我真害怕他会发现天花板上的那个小孔了。

    然而他并没有发现,他的脸上,现出一种极其奇怪的神情来。这是一种十分难以形容的神情,大抵只有吸毒者在吸足了一口白粉之后,才会面上有这种神情出现的。

    那只箱子中有许多格,因此邓石还不是平稳地躺在箱子底部的,他人是架在那引进五六寸高的金属格之上的,如果那些金属格子是利刃的话那么他一躺下去,他整个人就会被切成许多块了,他的两条腿,将变成四段,手也是一样。

    他的头部,首先将头断下,耳朵也将分离,当然,如今他还是好好地躺在箱子中,我们这样的假设,是为了使大家明白那只箱中的格子的分布情形。

    电视传真是黑白的,我无法看到那只箱子是什么金属所制成的,但我可以肯定那是金属,因为它有着金属的光辉,相当耀目。

    当邓石在那只箱子中躺下来的时候,我都己看得傻了。

    邓石躺了下去之后不久,我看到他的右手中指,摸索着,向一个箱子左侧的按钮,按了下去。

    这时候,我必须说明的一点,是由于电视摄象管的角度问题,我只能在电视上看到房间的中心部分,至于四壁有些什么,我是看不到的。

    等到邓石按下了那个按钮之后,我才看到,一只箱盖,缓缓地向前移来。精确地盖在邓石所躺的那箱子之上。

    这一来,邓石完全被盖在箱子中了!

    箱子中是不是有特殊的设备在输送空气,我无由得知,但如果邓石是用了这样的装置来自杀的话,那么他不是白痴,就是天才了。

    值得注意的是,箱子盖上,有几条电线,达到左侧去,电线连结的是什么东西,我无法看得到,当然我也不知道这两条电线的作用是什么。

    我一直注视着电视机,直到过了两个小时之久,我才看到箱盖移开,邓石象是睡醒了一觉也似地跨出了箱子,显得精神饱满。

    他出了卧室,到了另一间房间中。他在另一间房间中,究竟做了些什么,我又无法知道了,因为那房间,我没有钻孔。

    接下来的两天中,我都看到邓石在那只箱子中,睡上两小时。

    我发挥了无比的想象力,向一切方面去设想,但是我对于邓石的举动,仍然想不出任何解释。

    而邓石每次在那个箱子中,都“睡”上两小时左右。两小时之后,他总是到另一间房间中去,通常要经过三小时,然后再上楼去找小曼。

    邓石每次见到小曼后都会和小曼一起出门,至于他们出去哪里,我则不得而知。

    直到今晚,小曼回来屋子后,样子有点奇怪,本来我每次在邓石回到家时就会切换画面到邓石屋子里,但是今天我没有,因为小曼的样子真的很奇怪,满脸通红,眼神迷离,走路的步伐有点宽双腿好像合不起来,就好象下体夹着一个大东西一样。

    小曼回到屋子后就直接往房间走去,躺在床上盖上被单。

    我吓了一跳,因为小曼躺在床上后,眼睛就一直望着镜头,我正怀疑小曼是不是已经发现监视器时,小曼抬起下巴别过头去。

    小曼双手紧紧抓住床单,然后身体竟然一前一后的开始摇动起来了,如果不是刚才亲眼看着电视荧光屏上小曼一人走进房间,我会以为小曼正在和人躲在被单里做爱。

    小曼身体不断扭动,被单被卷到下半身,上身的衣服纽扣不知在什么时候被解开,两颗丰满的乳房在扭动中弹了出来。

    小曼的身体越动越快,可能我是在小曼的屋子上方天台,我听到了小曼的呻吟声。

    随后小曼双手伸往盖住自己下半身的被单里,然后小曼就停止了全身的扭动。

    小曼从被单里拿出一条好像蛇但是又不是蛇的条状东西出来,然后我就听到小曼的求救声。

    “救命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