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江山补遗—太湖风月】(二)
    【江山补遗太湖风月(二)】作者:黄泉露落27/2/4字数:539轻拢慢捻抹复挑,随着我的手指灵活的挑逗,无暇浑身的肌肤迅速染上了一层淡粉色,情欲之火霎时高涨,一连串婉转悠扬、销魂荡魄的低低娇吟自唇间溢出。

    春水心法在武林中或许算不上一门上乘内功,但是它的固颜之功却是毋庸置疑的强大。无暇的花唇肥硕而饱满,却有着黄花处子般的娇艳色泽,熟美与青涩两种矛盾的气息相结,构成了一种奇异的诱惑感。

    曾经惨遭十二连环坞的贼人们穿环蹂躏的豆蔻,仍旧可以辨析出几丝不可磨灭的痕迹,娇嫩的豆芽上那已经缩至针尖大小的迷人孔洞,仿佛散发著无穷的魔力,深深的吸引着我的注意。

    我狠狠的捻住那点娇嫩,伴随着无暇雪雪呼痛的哼声,心头暗暗发誓,早晚有一天,我会亲手在这具娇嫩玉体的三颗相思豆上都戴上奴隶的淫环,我要让它们见证,这迷人的胴体从此将只属于我王动一个人所有!

    清风徐来,将阵阵暗香送入鼻息,满湖盛开的白荷并着青翠欲滴的叶儿迎风摇曳,那细细的茎干,恰似无暇一抹不堪盈握的腰肢,那含羞带怯的花朵儿,好比身下玉人儿柔柔的娇颜令人垂涎欲滴。

    无暇檀口中醉人的浅唱低吟宛如丝缕,敏感的胴体在金风玉露散以及我高超娴熟的调情手法下变得愈发不堪挑逗。

    眼见得身下玉人娇靥似火,潺潺蜜液几乎汇做溪流,下体花径亦是泥泞不堪,整个人一副春情难耐的模样,我趁机抄起两截珠圆玉润的大腿扛在肩上;继而双手飞速的扯开裤带,吱啦一声,独角龙王瞬间冲破束缚,但见粗如儿臂的龙身上根根青筋暴起,狰狞恐怖的巨龙甫一出世,便张牙舞爪,带着无声的嘶吼,其状煞是威严凶恶。

    许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壮硕分身的缘故,无暇的表情显得格外的震惊,看到她水汪汪的俏目明显的一滞,诱人的小嘴正因为极度的惊讶而瞬间形成一个可爱的圆;我邪邪一笑,探手握住龙身往下移去,峥嵘的独角瞬间抵达湿润的玉壶,我的腰部渐渐发力摆动,带动着分身在无暇泥泞不堪的两片媚唇上时轻时重的来研磨着,酥、麻、酸、痒,各种难耐的滋味夹杂在一起,肆意的挑逗着无暇的情欲。

    呀无暇敏感的身子显然抵受不住我的戏弄,丰润的玉臀随着我分身的挑逗而不时高高挺起,大开方便之门,迎著我的动作,然而在我恶意的抵触之下却屡屡无可奈何的重重的落了下去;啪、啪、啪、啪,只听得的肉体撞击的脆响接连不断的传来,一次又一次,无暇肥美的两瓣浑圆与地面亲密接触着,两瓣美月圆了又缺,缺了复圆,黏腻的琼浆自春水玉户中汨汨淌出,尔后顺着幽幽臀沟流至地面,顷刻间便将原本干燥的地表浸湿了一大片不要再戏弄婢子了给我无暇娇喘吁吁,脸上的幽怨之色愈发炽烈,浓得几乎化不开似的,一双秋水媚目中已是饱含晶莹,檀口中吐出的呻吟已然近似哭泣。

    如泣如诉的呻吟伴着无暇略显粗重的喘息传到我的心湖,我的心防也是为之一颤,几乎忍不住便要停止挑逗,将分身狠狠的刺进眼前的娇嫩玉体但我终究还是硬下了心肠,无暇现下只是被金风玉露散的药力所影响,以致于欲火攻心,不堪挑逗,待得这金风玉露散的时效一过,届时她神智清醒过来,忆起现下的情形也不知该是何等羞耻不堪?如此,只怕从今往后我与无暇之间的关系,将会重新陷入僵境毕竟我跟无暇两人之间虽然存在着那么一丝心照不宣的情意,但玲珑姐妹的存在,无疑是一道巨大的天堑,母女共侍一夫这种事情,在现今这个礼教森严的会,绝对是千夫所指,万人唾弃即便是我等素来不拘小节的江湖儿女,想要跨过这道巨坎,亦必将遭到世人各种匪夷所思的非议!

    所以,我不能心软,我必须趁着今天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将无暇的心防一举摧毁!

    彻底践踏她的自尊,狠狠的凌虐她的肉体,我要亲手击溃束缚无暇心灵的道德之门,然后重新替她戴上肉欲的枷锁,灵欲的囚牢,让她成为我胯下的一只牝奴隶!从此将她的娇嫩玉体与紧闭的心扉彻彻底底的向我敞开,让那欲望的洪流盖过她的理智,捣毁她的自尊!

    只有这样,我才能在今后的日子里彻底的攻陷无暇,让她忘记过往的身份,跟玲珑二姝从此姐妹相称,让这风情各异的母女三人在我的胯下婉转承欢,然后一起怀上我的龙种思绪渐渐流,我缓缓俯下身子,无暇白皙丰腴的大腿随着我整个人的下压,渐渐被举至胸前,腿心处冶艳潮湿的熟美花园亦因为人极度羞耻暴露的姿势,随之渐渐明晰起来,我愈发用力,直至将无暇的两截大腿严丝缝的与她的赤裸的胸膛贴在一起,饱满翘挺的雪腻丰乳被一对玉膝压得扁平,滑腻腻的乳肉像浆糊一般朝着两侧溢散,两颗娇嫩的红豆含羞带怯的深深陷入香酥软肉之中。

    无暇看似娇怯怯的身子骨居然展现出了惊人的柔韧性,这不禁令我大感性奋,尽管她整个人此时差不多被我对折了起来,然而整个过程当中除了偶尔从檀口中泄出的几缕幽怨之外,无暇却始终未曾呼痛过,同样的情况在萧潇诸女身上也出现过,但无暇的年纪毕竟较之我的其他妻妾们要大了差不多一轮,不得不说,长年习武的江湖女子比之那些常闺阁,单是在房事上面就多了不少新颖的乐趣呀。

    如此诱人的身子,倘使能被我收入闺房之中,日日挞伐,夜夜笙歌,该是何等美妙绝伦的情趣?难怪李隆基会有“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的香艳典故。

    一念及此,对于征服无暇之后的性福生活,我的心里头便愈发期待起来我的分身此时已经差不多贴到了无暇红云密布的脸颊上,龙头上散发的腥臊的龙涎气味分外的浓重,这显然使得她有些不适,无暇的黛眉微微蹙起,似乎想要将头偏转过去,我当然不会轻松的如她所愿,无视了无暇那一脸难受不满的表情,我擒住乳首的一颗紫葡萄揉捏捻压着,看着那原本仅只稍稍圈住乳珠的粉色乳晕渐渐在情欲的催动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涨至铜钱般大小,空着的另一只手却趁机握住狰狞的分身,配著腰力,大力的朝着无暇光洁滑嫩的脸蛋抽去。

    啪!啪!啪!声起棍落,分身左右开弓,此刻的我就好像一名强健的驯马的骑士,而无暇就是我胯下的一匹胭脂烈马,我必须不断的扬起手中的鞭子,狠狠的鞭策这匹母马,这样才能够使得它驯服。

    分身拍击着无暇的俏脸,壮硕如鹅蛋大小的子孙袋随着独角龙王的动作不时荡来荡去,密布的耻毛划过无暇的樱唇,浓烈的男人气息夹杂着酥麻之感的涌起令得无暇秀眉频蹙。

    看着这一幕略显淫糜的场景,我几乎忍不住便要引吭高歌一番“操马的汉子你威武雄壮!”

    久久得不到雨露滋润的无暇此时就像一个欲求不满的荡妇,张大红唇,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晶莹剔透的香涎自嘴角滴落,却无暇顾及。她的一张俏脸因为我无情的鞭挞此时已经布满了红色印记,不少地方的颜色更是开始发紫看着眼前这张熟悉的娇颜因为我的暴虐而显得分外柔弱,我的心里蓦地一酸,忽然便有些于心不忍起来,我暗暗叹了口气,为山九仞,又岂能功亏一篑?

    我悄悄将身子稍稍后撤几分,然后调整好角度,腰部略一使力,龙头强硬的挤开无暇两瓣柔软的香唇,巨大的分身毫无怜香惜玉之情的刺入无暇的檀口之中。

    刚刚挤进一截龙角,无暇低低的呻吟倏然停止,娇小的檀口转瞬间被我巨大的分身撑满,形成了一口大大的圆形,紧紧的箍在独角龙王的表面。

    呜呜无暇小嘴被塞满,只能从鼻子里发出一丝颤音,她的脸庞变得扭曲起来,狭小的口腔显然容不下巨龙的肆虐,香腮高高鼓起,晶莹的玉液顺着无暇嘴角淌下,细如丝雨,绵绵不绝。绝世名器独角龙王被无暇口中分泌的香涎浸染,冰凉的月晕洒在龙身上,使得狰狞的分身表面闪耀着妖异的水光,仿佛一条浑身覆盖着密密银鳞的巨龙。

    我益加兴奋起来,龙身再度暴涨,一时兴起之下,我猛地伸出双手扯住无暇的头发,伴着无暇哭泣的声音,我疯狂的在无暇的小嘴中前后抽插起来。

    无暇的螓首随着我暴虐的动作而不由自的起伏着,小巧迷人的檀口被巨大的分身堵得严严实实,哭泣似的呻吟随着独角龙王深深浅浅,前前后后的抽插而时断时续,甚至于连那嘴角原本源源流淌的丝丝香涎,也随着我的猛烈抽插而四处飞溅。

    九深一浅,三长两短无暇的脸庞随着我的分身激烈的冲刺而不断扭曲变幻,一对儿水汪汪的媚眼儿仿佛也失去了色采,眼白不断的朝上翻着,大珠小珠似的泪水顺着潮红的脸颊淌下我就像一匹脱了缰的野马,拼命的在无暇这片草原上驰骋着。

    火热紧致的腔道紧紧地裹覆着我的分身,柔润湿软的香舌不时划过敏感的马眼,再加上无暇身为玲珑姐妹生母的特殊身份,种种禁忌的快感几乎令我这饱经战阵的老手也差一点忍不住丢盔弃甲,感觉到胯下独角龙王猛地里急剧的抖动膨胀,我不得不拼命的抑制抵抗着内心的冲动欲念,深吸一口长气,清冷新鲜的空气送入肺中,恰使神智为之一清。

    啵的一声,玉液飞溅,我将分身自无暇口中抽出。

    咳咳咳无暇像一滩软泥似的瘫痪在地,整个人涕泪横流,剧烈的咳嗽着,雪腻的一对玉乳随着人的动作而上下起伏膨胀,两粒鲜艳的红梅不住的摇曳晃动着她的眼波中尽是迷离,两片薄唇变得又红又肿,因为大口的喘息,无暇的头上、颈子上等处鼓起了道道青筋。

    然而她的脸上却没有对我的过多怨怼,这不禁令我感到几分愧疚。

    唉其实我很清楚的知道为什么今天面对无暇自己会显得如此暴虐,全无平素的怜香惜玉之心。

    每个人心头都藏着一只魔鬼,愈是得不到的东西便愈想着摧毁。无暇她高贵、温柔、贤淑,性子也相对恬淡,时时散发著一种与世无争的气息,这样的女子无疑是作为一个淫贼的我所热烈渴求的,然而在身份上,偏偏又是我的岳母,对我来说,她便如同一朵妖艳迷人的罂粟,不断的吸引诱惑着我,而我如果想要品尝到这株罂粟,就必将面对她的慢性毒得不到的高贵物事总是令人向往,然而十二连环坞的那群狗贼们恰恰将这份给打破,亲眼看着自己内心中求而不得的美丽被蹂躏摧残,这样的结果令我既愤怒又窃喜,一方面我深恨那些无耻贼人摧毁了我的向往,另一方面,我又觉得似乎只有像这样,我才有机会去撷取这多美丽的罂粟之花我将头深深的埋进无暇的颈窝,嗅着她发丝上带着的淡淡皂香,我内心的那股淫虐之意居然神奇的缓和下来,我信手拔掉发簪,将那满头如云的青丝披散开来,伸出两根手指捻住几缕秀发,细细把玩起来。

    我刚健有力的身体与无暇严丝缝,紧紧相贴;因为彼此隔得很近,我们的鼻息互闻,我甚至能够清晰的看到无暇玉颈上那淡淡的绒毛,轻轻往颈窝子里吹了一口热气,无暇敏感的玉颈上的肌肤顿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染上一层嫣红,当真迷人之至。

    月下看美人,别有一番韵致。

    无暇浑身香汗淋漓,小鸟依人一般紧紧的贴在我的怀里,我们两人的身体密切的摩擦着,清晰的感受着彼此或是柔软或是刚健的肌肤。

    我搂住无暇腰肢的魔手渐渐加大了力气,稍一低头便能看到无暇被我赤裸的胸膛挤得扁平的玉乳,怀中玉人动情的香汗将我的胸膛打得一片潮湿滑腻,这使得我能更加清晰的感受到抵在胸前的两颗硬挺勃起的红豆。

    无暇被我挤压的动作吓得低低的痛呼,但我分明从她那媚得出水的眸子里看到一丝丝浓烈的渴望。

    我不再犹豫,将无暇轻轻放倒在地,巨大的分身终于在此刻吹响了冲锋的号角。无暇妩媚的眸子里顿时散发出耀人的光彩,久旷的身子因为得到玉露浇灌而使得她整个人此时散发著一股惊心动魄的媚态。

    我心头一热,将拳头大小的龟头【咳咳,这才叫天赋异禀】抵在无暇泥泞不堪的花穴口一阵研磨,直到将其充分的润湿之后,才猛的一挺,直捣黄龙,两瓣粉嫩被巨硕撑开,无暇的口中亦同时发出一声满足的娇叹。

    火热的腔道死死的缠住我的长枪,肉壁上密布的千万道细细肉芽,像是四面八方涌来的无数只小手,或轻或重的挤压逗握着我的分身。

    尽管已经生育了两个孩子,而后又遭受了十二连环坞的贼人们的淫辱折磨,但无暇的花径仍是十分紧窄,分身在腔道之中几乎是举步维艰,龙头仅仅前进到约莫三分之一的距离便感觉到了一股莫大的阻力,整个幽径之中的丝丝媚肉仿佛活物一般,自各个方向向着我的坚硬潮水般挤压而来,我觉得自己几乎有种再难寸进的艰涩,独角龙王每进一步,都像是经过一场激烈的战斗一般。

    这种感觉,我还是在当初第一次破了萧潇的后庭的时候才享受过,然而那个时候的我也只不过是个半桶水,而萧潇彼时年齿尚幼,花穴菊蕾自是非同一般的紧促,更何况她还身怀十大名器中的“水漩菊花”!想不到早非处子之身的无暇居然也身怀如此绝技,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吸精媚骨?

    真是八十老娘倒绷孩儿,亏得我亦是久经考验,阅女无数,否则只怕仅仅片刻功夫,就足以令我一泄如注。也不知道无暇的丈夫死得那么早是不是因为脱阳的缘故,我暗暗腹诽着。【这个时候我当然不知道无暇的第一次是被人强暴的啦!所以我那便宜岳父到底怎么死的我怎么知道】其实我原本也没有这么不堪,毕竟我也是身怀绝世神兵独角龙王,又得到死鬼师父御女真传的人,只是无暇那禁忌的身份,给了我一种异样的刺激,这才令我格外的兴奋,以致于差点便阴道里翻船【过程省略数万字总之就是无暇最后被知耻而后勇的我干出血来】正是:数缕残红说瓜破,几番风雨证花开。

    待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