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在下不堪其忧,娇妻不改其乐(2)
    “时旭大哥,小颜曦。”

    是微信,在我送完女儿去幼儿园后。

    “大老闆,怎么这个时候有空加我啊?”

    我确认后覆。

    “閒的慌,有时间出来吃个饭吗?”

    对方覆很快。

    “你会閒?我大把时间。”

    我好像很好接近似的。

    “那就现在吧,你在哪?我来接你!”

    他很乾脆。

    “我在幼儿园”

    我告诉了他,他和我相约半小时后。

    一辆枣红色的特斯拉,将我载到一处茶楼。

    我和他閒聊了关于车的爱好,他告诉我他来没有多久,这是一个作伙伴的朋友的,借给他代步一段时间。

    原来这几年他去了大西部搞路桥建设,虽说很幸苦,但多多少少赚了一些。

    我见他手臂上皮肤上有深浅不一的皮肤裂缝,这是炙热的阳光晒伤后还没癒又一次晒伤,反覆如此导致的伤疤,可见他们在那边吃了不少苦,可是颜曦依然一副走过红地毯的气质。

    但是最近几年不景气,他花了近一年的功夫把可以追来的尾款追来,然后就来了,把大部分钱全都投到了妻子的公司做投资。

    “听人说最近几年你公司发展不错,文体建设几乎都是你们包了,你又是管理器械的老大,俗话说县官不如现管,有时间我们好好吃个饭,今天先到这裡品品茶。呵呵,我在那边都是和老人家打交道,不如你们城裡,有咖啡店之类的可以谈谈生意,你不介意吧。”

    这小子寒暄过后,露出了狐狸尾巴。

    “你不是说钱都去投资了吗?怎么还准备搞中介?”

    我也不喜欢说话转弯,但他的话裡的恭维语气我十分喜欢。

    “人总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留个八十万零花还是有必要的。”

    他没有说实话,但我知道他确实很有实力。

    “我就是坐着吃閒饭的”

    我本来就是个本分人,所以开诚布公。

    又是一阵寒暄,他开始有些觉察到我是真的毫无权力,而且也看出了我是一个没有野心不贪婪的好男人。

    他的语气依旧很恭维,但已经没有透露出试探的意味,按照我妻子的说法,他已经认定我是没有重量的人物了,所以只会习惯性的对待我,也就是很有礼貌的对待我。

    “老朋友,看你在那边耶挺幸苦的,怎么还养了一身肥肉。”

    我故意岔开话题。

    “呵呵,这段时间反正家当全给你老婆了,乾脆我就趁机会减肥,不然天天没事,把人憋坏了。”

    他这说得是实话,虽然他在外面赚大钱,可是来后他就是一匹能力超强的恶狼,他的朋友没有敢给他介绍事情做的。

    经济不景气,大家守着饭碗过日子,给颜曦介绍事情,就等于把自己的饭碗拱手送人。

    “你呀,守着老本都够吃半辈子了。”

    我笑道。

    “我知道你最喜欢搞运动了,而且你们公司专门搞体育器材,这你可非帮忙不可。”

    他很豪爽。【第一小说站在线阅读】“这个没问题,市裡大部分体育活动赞助我们公司都有经手,给你介绍几个减肥高手没一点问题。”

    我丝毫没有察觉到颜曦的可怕。

    没过多久,颜曦邀请我和妻子去参加环太湖骑行活动,我们当然应允了。

    不过我和妻子都没有骑车的乐趣,所以开了一辆颜曦朋友的q5,给他当了两天后勤车。

    而颜曦这小子有模有样,买了辆三万块的自行车,轻得放在湖边,一阵风给吹倒了,笑。

    一路上,我和妻子轮流开车,时不时跟颜曦说几句,递水和香蕉之类的,感觉我们又到了十年前的大学时光,也一扫我那几日的阴霾。

    那次活动后,妻子出差一周,来正逢女儿幼儿园有小活动,我不能及时去接她,被她的前管横直请了过去。

    事后,前管送我妻子来,之后我经历了一个美妙的夜晚,但事情就如同水波一样,有高潮就有低谷,我们不可能总是活在高潮中。

    夏天,女人们总是会把自己打扮得有些性感,有些诱惑。

    自然,有些男人就会在闷热的环境下开始压抑呼吸,宠宠欲动的去试探那些诱惑的尤物。

    昨晚,我的女王穿着抹胸短裙去参加他们公司的聚餐,一个火热的野兽很晚才把我的女王送来,而且是独自送来的。

    我,另一头野兽昨晚在家裡也是闷热难当,一直等待自己的蜜糖早点来。

    我看着那个傻叉管离开的背影,一把搂住妻子,一把就扯下一半抹胸,一隻小白兔突突的跳了出来。

    然后,我和妻子热吻了起来,期间我只是搂着妻子的蜂腰,没有触及乳房和下体臀部等部位。

    热吻了两三分钟,我就探手去拉扯妻子的内裤。

    白色的蕾丝内裤,掉落到膝盖处,一片小小的棉布上拉扯出一条条光亮的细丝,黏黏湿湿的,如同花蕊的蜜汁一般晶莹剔透。

    棉布的褪下让细丝拉扯断了,一点点弹粉嫩的肉缝中。

    可是那饱满的柔肌并不接受蜜汁的流,反倒是成水滴状挂在穴口。

    我好奇的去摸内裤,有一点点小湿热。

    不过等我摸到那鼓鼓的肉缝的时候,手指轻鬆就滑下去了,而且感觉两边特别湿润,如果用手指轻轻撑开,可以从肉壁上刮下成水流状的蜜汁,温热爽滑,妙不可言。

    享受之馀,我感叹一週不见的妻子今晚兴致很浓厚。

    不过心里也很疑惑,简简单单的几分钟接吻就能让妻子如此动情吗?我不太相信。

    带着这样的想法,我开始怀疑那个不坏好意的管,可是现在我得到足够的证据,妻子绝对没有和那个管发生过任何肢体上的刺激。

    也就是说,昨晚妻子除了享受了我的热吻和拥抱外,其他人最多就是用火热的目光还有略带色情的玩笑刺激妻子。

    但是这样单纯的刺激就让一週不经性事的妻子湿润了花朵,让我觉得很意外。

    没过多久,我就发现了那个前管和妻子的微信内容,准确的说,妻子手机内存满了,让我把东西全複製到电脑上,结果我发现了。

    一个完全隐瞒的噁心的事情,在我毫无心理防备的情况下降临,我着实难以接受,简直可以说十分愤慨。

    玩笑的话语中透露出亲吻嘴唇比比皆是,而类似fuckyou之类的更是夹杂在各种挑逗暗语之中,完全和妻子的行为气质判若两人。

    我不知道要如何去评价,欺骗、背叛、噁心,我觉得单一的词语无法去形容我感受到的恶劣,儘管我知道这是理所应当的假象,可是为何我依然忍不住。

    多年来双方父母的互相挤兑,各自生活的协调,以为女儿的到来可以改变许多,却发现痛苦依然,女儿反倒变成了她的一道护身符。

    我内心很明白,这一切都是这该死的生活造成的,可是我们身在其中,如果不去享受,那就如同接受被强姦一般痛苦。

    冷澹,变成了我的新名词,而妻子的不以为然般的轻视却彻底触怒了我。

    “你到底想要怎要,你告诉我?说和做是两件事,你连说都不说,总让我猜怎么行?”

    直到一天,她的耐心开始消退。

    “你何必在乎那么多?我们有自己的工作,还有一家酒吧(妻子大学时开的,到现在已经由我们独资管理了)和门面,够我们生活这一辈子了。”

    其实,妻子的家世特别好,哪怕我们家没人工作,都会比很多人生活的幸福。

    可是妻子虽然是独女,可个性好强,又是国外的思想作祟,成年即分家。

    不过过硬的背景还是让一家很大规模的公司录用了妻子,她就是职场上的一份人情。

    妻子不这么认为,她以为这份人情就是她起步的平台,她一定要有存在的价值。

    我多次和她解释,她们公司,有的职位是为养活大客户设立的公关,有的是为了解决大客户子女问题的管理人员,有的是真的做事的,还有的是拿来背黑锅的,有的只是老闆当时喜欢,这些虚名都不要当真,可是妻子陷入其中不可自拔,而她的家人站在她那边,我的家人认为女孩不要这样拼,安心顾家才是根本,站在我这边。

    “你应该尊重那些凭藉自己双手创造价值的人,不是吗?”

    妻子的语气平缓,可是语意如刀一般锋利。

    “你老闆那个妈妈桑,一方面仗着你的背景提拔你,一方面想利用你留住你那个前管,你看不出来啊?”

    我又是老话,这个话题我和妻子说过多次了。

    “我没有觉得我哪里做的不妥。”

    妻子的答和过去一样。

    “他妈的,想要和你上床,你不知道吗?”

    我始终说不出他想操你,又不知道用什么佔便宜之类的轻语气。

    “呵呵,哼,你不是经常逛黄色站看那些东西吗?”

    妻子的话打到了我的痛处,让我恼羞成怒。

    “那能一样吗?你不要老是一副这样的模样,好像整个世界就我欠你一样。

    ”

    比妻子语气更伤人的是妻子咄咄逼人的气质,特别是美女的那种不刻意的冷冽让人觉得受到了轻视。

    “我对很多没用的人都这样。”

    妻子似乎得理不饶人,说话开始伤人。

    “对对,就是这样的没用的人,当初怎么等了你十年,怎么去为你力排众议结婚,呵呵呵呵,就是没用,那又怎样?现在你感觉错了,你父母不是早就下了定论,和我在一起是没有出路的吗?看来现在是彻底让你认同他们当年的判断了,是吧?”

    矛盾的形成绝非一两日。

    “时旭,你说什么?!”

    妻子手指带着颤抖指向我。

    “妈妈?妈妈?”

    女儿被我们的大吼吵醒了,我想要静静,离开了那个美丽的身影。

    情绪在争执中发酵,我开始躲藏在公司,除了双方父母来访,基本不提前家。

    过了一个星期,妻子带着女儿去了外婆家住,我们的矛盾开始浮出水面,孩子的远房舅舅开始为我们讲和,她父母十分沉着冷静,完全不给我压力,也不做任何护女的举动。

    只有在朋友圈裡,大家的矛头几乎都指向了我,个个变成了掌握权杖的上帝,开始对我进行不切实际的批判。

    其中有一条特别伤人:简单的用一部电视剧来形容,你们就是虎妈猫爸,你这不是作死吗?这是她一个很好的闺蜜发给我的,平时我就看她不惯,现在还公然挑衅,我只差想要找几个人轮了她。

    就在我需要静静的时候,一个人闯了进来,他就是颜曦。

    最开始是一条朋友圈,那是妻子发的一张照片,十八岁的颜曦,帅气逼人,一件简单的白衬衣清新自然。

    然后后面点讚过,好多人说岁月是把杀猪刀,更多的人是称讚妻子眼光独特,没用在关键时候做错决定。

    接着,颜曦请吃饭,一方面没通知我和妻子双方对方会到场,看似做了一个和事佬,其实目的只有他自己知道。

    七月中旬,那段日子很热,颜曦的那个骑行俱乐部举行活动,颜曦邀请妻子参加,妻子找理由避开,颜曦称自己不会做和事佬了。

    妻子告诉他,如果有我参加的活动,她一概不参加。

    至此,颜曦答应不再约我,妻子和颜曦成行,妻子又为颜曦当了一后勤车司机,并且妻子也骑了一小段路。

    晚上的朋友圈裡,颜曦发了一条:琳儿说我的单车一点都不好骑,卡着屁股一点都不舒服,下次给她换一辆好一点的骑,笑。

    七月下旬,颜曦发朋友圈说股市真可怕,妻子在底下留了一个调皮的笑脸。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