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黑沉沉的海面波浪涌起,不断拍打着岸礁,空气中还弥漫着火焰的气息。墨枫林中枪之后便再没有露过头,连带的朱殷也踪影不见。但除了程宗扬对自己还没来得及吃的鲜白菜扼腕叹息,其他众人都心情大好。

    莫如霖是东道主,当即让人清理场地,燃起篝火,把带来的酒肉拿出来,款待众人。程宗扬随身也带了几瓶红酒,此时也拿出来让众人品嚐,席面虽然称不上丰盛,但气氛热烈。

    交谈中程宗扬才知道,周飞从林中出来,便带着周族人马离开太泉古阵。外姓人隐约听到的风声,据说周少主单枪匹马,干掉了一位藏身在此的大人物,为他不败的神话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萧遥逸道:“这位周少主上位的心思太急了吧?”

    “小侯爷说得没错。”莫如霖道:“他是拿准了我们这些人被困在苍澜,在外面由得他怎么说。”

    程宗扬道:“这几天外面来的人还多吗?”

    “还有一些。”莫如霖道:“江湖上的消息都是口耳相传,快慢不一。小的估计,这次的事恐怕半年内才会消停。”

    “这就好办了。”程宗扬道:“只要外面来人,你们就说周少主在太泉古阵干掉的大人物是龙宸的长老焚无尘。单枪匹马干掉一个七级高手,传出去肯定风光。”

    萧遥逸抚掌笑道:“这个好!”

    程宗扬针对的只是周族背后的势力,至于周飞本人,他丝毫没放在心上。失去器灵,周飞空有着天才的名头,其实就是个五光十色的肥皂泡,吹得再大也是空的。

    那些外来者本身就矛盾重重,再加上庞白鸿和严森垒的暗中弄,接连几场恶斗,各方都损失惨重。周族一开头,各方也陆续离开。信永的娑梵寺是佛门诸寺走得最早的,接着是佛光寺、法音寺。当初在熊谷受伤的惠远和尚也在本门照料下安全北返。

    秦翰在两日前离开苍澜,比起那些气势汹汹前来寻仇,结果铩羽而归的各方势力,秦大貂璫运气不坏,总算得到一颗赤阳圣果,不用两手空空回临安缴旨。

    程宗扬遗憾地说道:“要是秦太监中了诅咒那该多好。”

    众人都笑了起来,莫如霖道:“说到诅咒,倒是有一位不够走运。”

    “谁?”

    “阳钧宗的沈黄经。”

    程宗扬心头一动,“沈道长?”

    莫如霖点点头。此番太泉古阵之行,以道门诸宗损失最为惨重,幸存者不得不汇合在一处,才能闯出雾障。

    沈黄经和朱殷都中了诅咒,未免过于巧合,他们几方同行过一段时间,很可能是在同一地点遭受诅咒。

    程宗扬说出自己的猜测,莫如霖立即道:“少东家说的是,小的这就让人去问。”

    程宗扬道:“看来咱们的商路要早些打通了,要不然这么多人涌来,单是粮食就是桩大麻烦。”

    这是外姓人最关心的事,当下都竖起耳朵。莫如霖道:“小的已经安排人搬运铁轨。要不了一个月就能备齐。”

    “还有牵引的铁链、装货的车厢和轮子,也要及早准备。”

    “是!”

    这条铁轨只是走人力推车,有现成的铁轨、铁轮,技术要求并不复杂,难的只是在雾中把它们铺设起来。那些外姓人再着急也帮不上忙。他们被困在此地多年,已经死了心不再想出去。但能多一分援助也是好的。

    程宗扬道:“我明天就走。一两个月之内,第一支商队就能到苍澜。”他拿出一页纸,流利地用英文签了个名,交给莫如霖,“这是我的花押。”

    莫如霖小心翼翼收起纸张,“小的明白,少东家。”

    …………………………………………………………………………………

    夜深人静,众人兴尽而散。程宗扬从背包中拿出最后一瓶红酒,拔出木塞递给萧遥逸。

    萧遥逸就着瓶子饮了一口,“你明天就走?赤阳圣果不找了吗?”

    “我开玩笑的。赤阳圣果哪儿那么容易遇上。”程宗扬道:“如果它真是吸取人的精血才长出来,再想结果不知要等到哪一年。”

    说着程宗扬拿出望远镜递给他,“小狐狸,这是给你的。”

    萧遥逸看了一下,顿时发出一声惊叹,“怎么变得这么远!”

    “反了!”

    萧遥逸反过来一看,立刻闭上嘴。六朝虽然也有单筒望远镜,但和这种高科技设备完全是两码事。不仅有水平线、测高、测距功能,而且还带有红外夜视效果,此时虽然是夜间,从镜中看去却清晰无比。

    良久,萧遥逸小心收起望远镜,惊叹道:“好东西!哪儿来的?”

    “就在那里。”程宗扬指了指旁边的轩辕坟。

    萧遥逸还不知道秘境的存在,一听之下,比程宗扬还要心痛百倍。尤其是看到程宗扬带出来的各种物品,心痛指数更是狂飙,恨不得把焚老鬼捞起来,再剁一遍。

    程宗扬把一只背包交给他,“这些是给孟老大他们,还有长伯的。我暂时不回江州,你替我带过去。”

    萧遥逸把背包塞到身后当靠垫,“那你呢?”

    “我直接去建康。”

    萧遥逸有些纳闷,“那走江州多方便?”

    “我怕来不及。”程宗扬道:“在夷陵停留一日,安排好事情,我就直赴建康,路上不再停了。”

    “云家的事?”

    程宗扬点点头。这件事他并没有瞒小狐狸,萧遥逸已经知道自己替他背了个大黑锅。当下萧遥逸坐起身,一脸兴师问罪地说道:“圣人兄,我这个黑锅背得太冤了!说吧,准备怎么补偿我?”

    “一支望远镜还不够?”

    “开什么玩笑!我的名声全毁了你知道吗?”

    “得了吧,你在建康什么名声?都臭大街了好不好?”

    “胡说!我小侯爷的名号在建康可是很值几两银子的。况且那是云家哎!你胡搞瞎搞,云家都跟我们翻脸了你知道不知道?为这事孟老大都跟我翻脸了你知道不知道?我现在都被赶出来无家可归了你知道不知道?”

    萧遥逸一通胡搅蛮缠,程宗扬无奈地说道:“行了,你说吧,想要什么?”

    萧遥逸精神大震,“圣人兄,那个电锯……”

    程宗扬立刻警惕起来,“说什么呢!就这一个,全天下也没有第二支。你想都别想!”

    “那东西似乎很厉害啊。”

    “当然厉害!连玻璃都能切开。”

    “圣人兄,你是练刀的,拿个电锯像什么样子?”

    “我乐意!”程宗扬道:“想从我手里夺走,拿命来换!”

    “圣人兄,这可是你逼我的!”

    “怎么?你还想硬抢?”

    萧遥逸挽起袖子,然后开口道:“龙牙锥!”

    “龙牙锥”三个字入耳,程宗扬顿时像被霜打的茄子一样蔫了下去。

    “这就对了嘛!”萧遥逸拍了拍他的肩,安慰道:“坏我名声的事我就不说了,谁让你弄丢了我的龙牙锥呢?早点赔我,不是什么事都没有了吗?”

    “死狐狸,你这是安慰我的吗?”

    “我只是提醒你。”

    萧遥逸一边说,一边飞快地把电锯从他臂上解下来,套在自己腕上,眉飞色舞地说道:“这简直就是给我定做的!怎么用的?”

    程宗扬说了用法,萧遥逸举起电锯冲进林中,只见一棵两人粗的巨松晃了几下,然后轰然倒下,就像被风吹倒那样容易。

    萧遥逸提着电锯出来,一张俊脸几乎放出光来,“太过瘾了!我去切块石头试试!”

    “小心!别弄坏了!”

    萧遥逸充耳不闻,一阵风一样往阶下掠去。

    朱老头趿着双破鞋,溜溜躂躂过来,拢着手道:“小程子啊,你那个糖豆啥的,给大爷尝尝。”

    程宗扬坐起身,“先别说糖豆了,你瞧瞧我这怎么回事?”说着伸出手腕。

    朱老头很矜持地伸出一根拇指搭在他虎口背面,眉头皱起,然后松开,“不知道。老头这辈子都没见过。”

    程宗扬不满地说道:“水平太次了吧?”

    “虽然没见过,但修行之道无非是阴阳相济。你的生死根本来就是变化阴阳的异物,现在又多了一个颠倒阴阳的奇物。变化太多,老头也弄不清爽。不过你放心,”朱老头豁达地说道:“反正死不了。”

    程宗扬黑着脸收回手,“你这跟没说一样。喂,现在能说了吧?焚老鬼跟你怎么结的仇?你不会跟岳鸟人一样,满地都是仇人吧?”

    “这说来就话长了,想当年……”朱老头吧咂吧咂嘴,然后话头一转,“紫丫头叫你呢,回头大爷再跟你细讲。”

    小紫抱着雪雪坐在树下,身边空无一人。

    “咦?那几个丫头呢?难道都跑了?”

    “我让她们去找一个地方。”小紫道:“已经找到了。”

    “什么地方?”

    小紫笑道:“让它说好了。”

    只听“”几声脆响,一个机械守卫打着板子就出来了,“当哩个当,当哩个当!当哩个当哩个当哩个当!闲言碎语不要讲,表一表咱们滴太泉乡!那太泉深藏在山里,乡里稀奇一箩筐。这边趴着个雁翅鼠,那边卧着个双头狼。里头楼高几十丈,大风一吹乱晃荡啊乱晃荡。当哩个当,当哩个当!当哩个当哩个当哩个当!这些稀奇不算奇,还有一桩更稀奇。里头有个旋风阵,两脚一踩就到他方啊到他方。旋风阵,八面光,一头粗来一头长。当初盘古开天地,斧子劈出太泉乡。三皇五帝来帮忙,万般天地里头藏。东南西北带中央,五行八卦各一方。一头连着那大雪山,一头通向那大海洋。只要找对大门口,一步走出几万里啊几万里。当哩个当,当哩个当!当哩个当哩个当哩个当……”

    “停停停!”程宗扬道:“传送阵是吧?在哪里!”

    机械守卫意犹未尽,打着板子道:“在西边,不多远,里头有个黑窟窿。黑窟窿,深又深,里头有堆铁疙瘩。铁疙瘩,沉甸甸,里头有个大圆盘。大圆盘,光又光,里边有个大圆筒。大圆筒,直又直,一头粗来一头长……”

    程宗扬扳开机械守卫的头盖,一把掏出罐子。快板声戛然而止。接着一个白胡子老头从罐口爬出来,泣声道:“尊敬的主人!我知道错了!”

    “再不闭嘴我就把罐子砸了!”

    白胡子老头立刻闭上嘴。

    程宗扬把罐子往机械守卫头顶一丢,对小紫道:“在哪儿?”

    小紫笑道:“跟我来吧。”

    程宗扬提声道:“老头!”

    朱老头颠颠地过来,“啥好事?”

    “你不是见过传送阵吗?一起去看看。”

    …………………………………………………………………………………

    朱老头围着平台转了一圈,摇头道:“没见过,不大一样。”

    机械守卫刚想开口,被程宗扬一瞪,又连忙闭上嘴。

    程宗扬道:“太泉古阵的传送阵是以五行分布,一共有五个。一个通向西边的大雪山,一个通向大海?”

    机械守卫连连点头。

    “大雪山在西边,东边和南边都有大海,这一个既然在岛上,很可能与海有关,通向东南两个方向。”

    朱老头大摇其头,“北边属水,多半是通向极北之地。”

    小紫道:“也许是中央呢。它的光是黄色的。”

    平台上有一道金黄色的光柱,颜色正不断加深,似乎正在蓄集能量。

    程宗扬道:“试试就知道了。我过去看一眼,立刻就回来。”

    小紫道:“大笨瓜,这么喜欢冒险吗?兰儿丫头,你去看一眼就回来。”

    “是。”

    尹馥兰走进光柱,身影随即消失。一盏茶时间后,尹馥兰的身影重新出现。

    “那边是在一座大山里。远处能看到炊烟,似乎有村子。时辰应该是清晨,附近好像有条大河,隐约有水声,但听不清楚。”尹馥兰道:“奴婢以前去过云水,那边的景物和六七月间云水穿过山峡一段很相似。”

    云水先由北而南,然后由西而东拐了个大弯,流域正处于六朝中间。尹馥兰说的山峡程宗扬也知道,就在广阳与丹阳一段的群山之间,距离建康不过几日的路程。

    程宗扬道:“村子有多远?”

    “隔着山,快的话也要两三个时辰。”说着尹馥兰犹豫了一下。

    小紫道:“尽管说好了。”

    “奴婢在那边听到一个很古怪的声音,说的内容也很古怪……”

    “说的什么?”

    “它说:本次传送剩余时间七分钟。开启标准时间五小时。”

    七分钟?程宗扬道:“赌一把!我去找那个村子,问清楚是什么地方。如果真是广阳,那就发了!”

    小紫道:“我也去。”

    程宗扬道:“老头,你呢?”

    朱老头咧嘴笑道:“这种稀罕,老头可要见识见识。”

    程宗扬对机械守卫道:“你也来。”

    机械守卫一个虎跃,利落地跳上平台。

    那条光柱并不能容纳太多人,小紫对尹、何诸女道:“你们在这里守着。”

    诸女躬身道:“是。”

    程宗扬挽紧小紫的手,“这次可别失散了。”

    小紫一笑,“好啊。”

    四人一同走进光柱,金黄色的光芒一闪而逝,三人已经踪影不见,只剩下机械守卫茫然地留在平台上。

    …………………………………………………………………………………

    脑中一阵眩晕,睁开眼,周围已经变成连绵的山林。身边一圈金黄的光芒逐渐消散,一个微弱的电子声道:“检测到非传送物品,请立即清理。本次传送结束。开启标准时间:五小时。持续充能中,预计时间:八万七千六百小时……”

    三人面面相觑,最后朱老头道:“咋回事?”

    小紫道:“是因为机械守卫吗?”

    程宗扬道:“可能它不允许传送吧。现在传送阵能量耗尽,需要重新充能。八万七千六百小时……我干!十年!”

    这个时间长得令人绝望。没有人知道究竟出了什么故障,导致传送阵的充能时间大幅延长,但很明显,再使用传送阵回到太泉古阵,暂时已经不用想了。

    他们所在的位置是山中一处平地,平整的岩石依稀有人工的痕迹,但这里不像太泉古阵一样凝固在阳光中,年深日久,早已长满草木,裸露的部分也已经风化变形。

    “希望咱们不是被传送到了另外一个世界。”程宗扬开着玩笑,心里也有些忐忑。他先看了一下物品,好在腰包和背包都在,最要紧的东西都带了出来,这让他安心不少。

    “炊烟。”小紫抬起手指。

    程宗扬远远望去,只见一缕轻烟从山间淡淡升起。至于水声,程宗扬却丝毫没有听到。他知道是自己修为没有恢复的缘故,耳目的敏锐都有下降。

    “真够远的。”程宗扬正在考虑怎么走,却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呵欠。

    小紫道:“好困。人家要睡一觉。”

    朱老头吹胡子瞪眼地说道:“年纪轻轻,一点苦都不肯吃!这光天白日的,睡啥觉呢?”

    “喂,刚才在那边还是半夜好不好?”程宗扬抱怨道:“穿越到这年头居然还要倒时差,说出去都没人信。老头,你睡不睡?”

    朱老头硬朗地说道:“大爷可没你们那么娇气。”

    “那正好。”

    程宗扬找了个避风的凹处,拿出蛋屋,蛋壳“卡”的分开,眨眼间一个灰色的圆形物体便出现在空地上。它表面的颜色不断变化,不多时凝固下来,却是映射着外界的色彩,仿佛与周围的景物融为一体。

    程宗扬拉开拉链,把小紫抱进去。朱老头张大嘴巴,看得目瞪口呆,半晌才拍墙打壁地惨叫道:“小程子!这是啥东西啊!”

    房门重新拉开,程宗扬拎着雪雪的耳朵把它扔出来,对朱老头道:“帐篷,没见过?”然后关上门。

    “啥帐篷啊!”

    带着密封装置的房门拉紧,朱老头的惨叫声立刻消失。屋内与外界隔绝,自成天地。小紫依在窗口,望着外面的景色,笑道:“真好玩。”

    屋内的面积超过二十平方,地板凸起的部位形成桌椅和床榻,摸上去微微有些弹性,能感觉到质地极薄,但十分坚固。

    程宗扬倒在床上,然后张开双臂,“过来让我抱抱!”

    “大笨瓜。”小紫偎依在他臂间,闭上眼道:“快睡觉。”

    程宗扬叹了口气,“在太泉古阵待得久了,感觉就像掉在陷阱里面一样,直想出来。可现在出来了,我又开始想念那里。”

    “有什么好想的?”

    “你不知道。那就像在外飘泊很多年,突然回到故乡。里面一景一物都那么熟悉,可仔细看时,又那么陌生。时空变化,物是人非,孤独得让人害怕……”

    小紫道:“人多一点,就不孤独了。”

    程宗扬琢磨了一会儿,“好主意啊!等我有足够的钱,干脆把太泉古阵占下来,重建一遍!到时候我们两个住一幢楼,你那些奴婢每人一个房间。再往里面移民一两万人,让他们也享受仙人的生活。里面地方那么大,说不定还有田地可以开垦,种植粮食。等人烟兴旺起来,说不定真能恢复太泉古阵原来的模样。”

    程宗扬越想越兴奋。太泉古阵既然是人类的避难所,肯定拥有人类生存所需要的一切资源。只不过太泉古阵曾经的文明已经完全失落,没有人知道该怎么开发利用,更不敢在里面定居。如果自己有足够的人手,先从一个区域开始,清除里面变异的怪兽,平整土地,把保存完整的城市重新利用起来,那会是一副什么样的景象?一个独立于六朝之外的王国,自给自足的桃花源!

    徐君房口中的鬼谷先生多半也是这样想的,可惜他一个人的力量太过微薄,穷一生之力也未能把太泉古阵利用起来。自己呢?能做到什么?

    程宗扬脑子飞快地转着,自己可以把外姓人编成队伍,从入口开始,一层一层清除阵内存在的各种威胁。同时从外界源源不断运来各种物资,甚至星月湖大营的军队,共同开发。一块区域清理完毕,就可以送来移民,先从一百户开始,逐步扩张。太泉古阵各种设施都是现成的,只要能顺利使用,开发速度会快得惊人。也许不用十年,就可以容纳几万人。但这一切都需要庞大的资金支持。

    程宗扬心里充满斗志,赚钱的念头从来没有这样强烈过。他一觉醒来,立刻叫上朱老头,“醒醒!醒醒!还睡呢?快走!运气好还能赶上吃晚饭!”

    程宗扬收起蛋屋,收进腰包,然后背上登山包,当先领路,往炊烟升起的方向走去。

    “……你手下也有不少人,都窝在南荒那种地方,都快发霉了。怎么样?跟我一块干吧!不出一年,就能在里面立足。太泉古阵你也去过,其实是一块风水宝地。里面现成的房子、田地,养活几万人没一点问题。”

    程宗扬大肆兜售着自己的计划,朱老头听得迷迷糊糊,只“嗯嗯啊啊”应着声。

    “俗话说占地为王。南荒湿气太大,哪里比得上太泉古阵?而且太泉古阵比南荒更安全,外面有雾障挡着。你的仇家再多,想进来也不容易。即使能进来,太泉古阵也是一个易守难攻的好地方。单是一座奈何桥,只要几百名好手守着,人马再多也攻不进来。怎么样?你要觉得合适,我就把第四层整个给你,你想怎么折腾都行。”

    “哦,哦。”朱老头频频点点头。

    三人在山间走着,脚下是一条樵夫打柴的小路,再翻过一座山,就到了那处村庄。

    程宗扬感叹道:“就这点路足足走了两个时辰,如果在太泉古阵,咱们开着车,顶多二十分钟就到了。而且轻轻松松坐着,不用半点力气。那座椅虽然大了点儿,可坐起来真舒服……”

    朱老头嘿嘿一笑,“可不是嘛。那么好的人皮,老头还是头一次见呢。”

    程宗扬脚下一顿,半晌才慢慢转过身,“你在开玩笑?”

    朱老头脸上的嘻笑消失了,眼中露出一丝悲悯的眼神,缓缓道:“不单是车内的座椅,里面的沙发、灯罩也是上好的人皮。”

    程宗扬难以置信地瞪着他,接着猛地扭头,“死丫头!”

    小紫抱着雪雪,柔声道:“我不怕。你若想住在那里,人家陪着你就是。”

    程宗扬只觉得气血上涌,两边的太阳霍霍跳动,“人类才是太泉古阵的主宰,最核心的区域绝对是人类的,我肯定不会认错。”

    “最中间的也许是囚笼。”小紫轻声道:“那些雾障可能是保护人类的,也可能是防止人类逃跑。所以中了诅咒的人都无法穿过雾障。”

    程宗扬过了会儿道:“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进入秘境我才知道,人类住的地方居然在轩辕坟下面。还有那间饮品店,我打开看过,纸盒里面装的是人奶。”

    一股寒意从脚底升起,程宗扬只觉浑身血脉都几乎冻结。他有些眩晕地闭上眼睛,原本对现代生活的向往瞬间倒塌。人类并不是太泉古阵的主人,而是被豢养在囚笼里的家畜。那里不是人类的避难所,而是人类的坟墓。

    他突然省悟过来,像被毒蛇咬中一样,把背包、腰包……一切和太泉古阵有关东西统统扔开。

    “一定有什么地方不对!”程宗扬拚命对自己说。

    对人类城市的刻意模仿……一座没有门的城市……像展览品一样供人观赏的生活……没有任何武器……出奇多的女装和情趣商店……巨大的娱乐区……没有书籍和知识……放在床边的医药箱……

    “不可能!我们为什么会在这儿?”程宗扬道:“如果那是真的,我应该看到一个被野兽统治的六朝!”

    小紫轻轻按住他的手,“也许它本来就不属于这里,而是另外一个和我们不相关世界。”

    程宗扬握紧的拳头慢慢松开,然后抬起头,“殇侯爷,你早就知道了吗?”

    殇振羽道:“我不敢确定。但我知道,岳贼有一天突然掘地三尺,然后再也没有回来过。”

    程宗扬明知道那个答案会让自己无法接受,但仍然忍不住问道:“他挖到了什么?”

    “你见过的。就是魔墟那个土坑。”殇振羽道:“坑里埋着一个封在玻璃中的沙盘。里面都是一些小人,支离破碎,就像被弄坏扔掉的玩具一样。而且染有剧毒。”

    “小人?”

    “南荒异族虽多,也未有这般小人。老夫仔细看过几具尸骸,那些小人原本是活人,之所以变小,当是被人用异术故意为之。”

    程宗扬道:“是不是做成庄园一样的沙盘?”

    殇振羽点了点头。

    程宗扬终于知道自己见到的玩具屋是什么。那些不是玩具,而是住着活生生的人,而她们又确实是出售的玩具--一些被刻意改造过的人类。那些玩具屋其实是秘境都市的微缩翻版。或者说,整座秘境都市都是放大的玩具屋。

    他身体颤抖起来。小紫搂住他的腰身,把脸贴在他胸前,柔声说道:“我不怕。你也不怕。程头儿,她们是什么,都和我们没关系,无论如何,它现在已经不存在了。”

    良久,程宗扬镇定下来,他低声道:“那些人可真够惨的。”

    “程头儿,你错了。”小紫道:“其实她们比我们更开心。因为我在影像里看到,她们的笑容都很真实,”程宗扬怔了半晌,叹道:“你说得对。幸福感与生活状况没有关系。富有的人也许从来没有开心过,我们觉得凄惨的人也许有更多幸福。”

    程宗扬捡起背包,背在身上,“无论那里有什么,反正已经不存在了,是好是坏,都和我们没有关系。过好眼前才是正经的!”

    小紫眨了眨眼睛,“程头儿,你还要住在那里吗?”

    “打死我这辈子也绝不再去!”程宗扬发誓道:“就算它装着整个世界最珍贵的宝物,我也不沾半点!干!我要赚够六朝最多的钱,把苍澜的巨石阵堆满火药,把它全给炸了!”

    “那里面的东西呢?”

    “我是个实用主义者。能用的当然带走,剩下的让它们全部消失!”程宗扬对小紫道:“从现在起,你把它彻底忘掉!就当它从来没有发生过。”

    小紫笑道:“人家已经忘掉了。”

    朱老头道:“炸吧炸吧,炸了干净。”

    程宗扬打起精神,一边在山路上飞掠,一边道:“你知道我在六朝最奇怪的是什么吗?我最奇怪的就是六朝为什么没有发展科技,却出现修炼这种原本不可想像的事情。我现在似乎有点明白了--再强大的科技也是外力,反而因为科技的发展,让身体一直处于最适宜最安全的条件下,既没有竞争,也没有天敌。科技上每多一层安全保障,就多一分脆弱。”

    “可以想像,如果人类诞生之初,就有完善的科技保障,所有的疾病都被科技隔绝,似乎是天堂一样的生活,可没有与病毒抗衡所出现的免疫力,一旦失去科技,一场感冒就能致命。以后世的眼光看,没有经过自然淘汰的人类都是天生的残疾者,充满各种致命的基因。从这个角度讲,科技在保障人类安全的同时,却让人类停止自然进化。”

    “修炼看似只是个体行为,远不如科技对人类的好处,但其实是在促进人类作为生物体的整体进化。不需要科技支撑,而是靠自身强大的种族,才是真正的强悍。”

    “程头儿,你在说什么?”

    “我在说人类进化的方向。”程宗扬道:“人类有种潜意识,认为自己是正常的,所以就是完美的,并努力保持这种正常。换个角度来想,这实在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明明人类的身体并不完美。我们只想着用科技实现星际航行,为什么不走另外一个方向,通过肉身实现星际航行呢?这不是出于伦理道德或者是否有可能性。而是人类那种莫名的自以为完美的骄傲心态。人类以前是猴子,难道猴子是完美的吗?地球上生物可以实现的,人类为什么不能实现呢?我们完全可以进化到比豹子跑得更快,比鲸潜得更深,这总比移民外星更现实吧?毕竟是在地球上!同样是属于地球物种!相似性远比其他星系更大!”

    “程头儿,人家听不懂,不过能听出来你好多牢啊。”

    程宗扬吐了口浊气,“我承认,我是受刺激了。干!不管究竟是怎么回事,我现在认为,这个世界才是人类的方向和希望。让用科技杜绝进化的家伙都去死吧!”

    程宗扬怒吼道。即使那些被当作家畜豢养的人类再幸福,也不是自己向往的世界。他只有一个念头:把太泉古阵的一切统统忘掉。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