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5章、从此逍遥乐无边
    半个月后,王笑笑成亲了,新娘子之多,为历史上成名人士所罕见,一共有八十多位,其中正妻都有二十几位。被人称为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是女更是娇滴滴的大美人,就不要说是妻子和妃嫔了。

    来宾都在接连热闹三天之后里去了,这下子王笑笑等人才松了一口气。还扎起盛名之下无虚士,如今王笑笑声名在外,在结婚这样的大好日子有没有人来打扰。

    这是一个令人美妙的夜晚,王笑笑要开始一一临幸自己的妻子们。首先,王笑笑和身世可怜的王紫烟洗浴后上床,王笑笑拥着王紫烟,轻轻扯落她围束的浴巾,一对盈白的椒乳华光四射、坦露眼前。王笑笑一嘴含住挺翘的,王紫烟浑身机伶一颤,肌肤泛起鸡皮疙瘩,王笑笑除下,赤条条的抱住王紫烟,宝贝就搁在王紫烟两腿之间。

    王紫烟的娇躯发抖着,宝贝夹在大中间,有火热的气息传出。王紫烟粉腿缠住王笑笑的身躯,小手紧紧抱住王笑笑的胸膛。王紫烟的小咀又小又翘,那滋味是幽香甘甜的、滑滑腻腻的,王笑笑吻了许久,直吻到王紫烟通体燥热、浑身乏力,而王笑笑的宝贝早已磨刀霍霍、蓄势待发。

    分开两人的唇,王笑笑跟王紫烟说:“紫烟,还记得我们在巫术林之中的事情吗?”

    “记得……”王紫烟此时此刻脸色一片绯红的说道。

    “那么,现在让我来好好看看我的爱人,我要看她身体的每一处地方,就像自己的身体一样熟悉。”

    “不要嘛,人家会不好意思。”王紫烟扭怩着说,虽然她与王笑笑已经不是第一次,但给她的感觉还像第一次一样。

    王笑笑轻轻推开她,仔细欣赏她的美好胴体,而她怕羞,捞起枕头遮住了脸庞。王紫烟的身躯柔若无骨,全身都是均匀的肉色,小而挺翘,腰肢细而紧绷,尤其一双粉腿,修长挺直,完美的接榫在浑圆的上,勾勒出美丽的弧线。她的细而浓密,遮住泰半,王笑笑轻抬双腿,一对饱满的便跃然眼前,褐色的大屏障着中央的鲜红,两者都浮现晶亮的。

    “不要一直看嘛,这样好奇怪……”枕头底端传来她含糊的声音。

    “不先看一下,怎麽记得住它的长相?”王笑笑不仅看,而且还伸嘴过去,就沿着逐渐鼓胀的,吸吮与时俱增的液。

    王紫烟娇躯又是一跳,讨饶道:“啊……不要这样……好脏的……来……来抱姐姐……”

    随着王笑笑的肆意吸吮,王紫烟不停地扭动身躯,鼻端发出沉闷的呻吟。她挺腰迎向了王笑笑,湿黏的弄得汤汤水水,闪耀出荡的光芒。

    “哦……好弟弟……你把姐姐弄了……弄了……我好想你……好希望你干我……哦……弟弟……干我……干姐姐吧……”王紫烟推开枕头,用她波光荡漾的美目望着王笑笑。

    王笑笑的宝贝早就麻痒不堪,里的火头也燃成了焚身欲火,抓着王紫烟的粉腿,王笑笑将塞进糊糊的间,一刹那,两片大包裹住宝贝,一股美好的吸力漫溯神经,王笑笑轻声道:“喔……我的好姐姐……”湿滑的幽径让宝贝顺势进入了泰半,快美的感觉,很快充斥在王笑笑的。

    “啊……弟弟……再进来一点……到我的最深处……对……顶紧我……让我知道你在我身体里面……啊……好舒服……啊……我的好相公……干我……干姐姐……”王紫烟双腿紧环住王笑笑,让王笑笑的最深处。王笑笑顶到颈的温暖肉垫,就抱着王紫烟的火热身躯喘息着。

    “来吧……弟弟……王紫烟娇羞无限的香臀,含着宝贝开始摇晃。甜美的感受阵阵袭来,王笑笑拦腰抱住她结实的香臀,宝贝用力向前顶送。王笑笑快速,宝贝嵌着内壁的艳红膣肉,忽进忽出,棒身早已裹上一层黏呼呼的水光。

    “哦……啊……好麻……顶得姐姐好麻……啊啊……是你的……宝贝……你用宝贝大力……让姐姐痛……让姐姐受不了……啊啊……就是这样……啊呜呜……呜…………啊……”王紫烟弓起身体,香汗淋漓,娇喘吁吁,小手大开着玉股迎接王笑笑的冲击。

    王笑笑紧抱着美好香臀发狂,溅湿了大腿,敲击着,空气中充斥着荡的“啪滋”、“啪滋”的亲吻声。王笑笑魂飞神驰,欲念游走到最顶端,矮身咬住王紫烟挺立的肉感,王笑笑用尽气力将宝贝推送到的最前线。

    “喔……啊……弟弟的宝贝好大……啊……好爽……姐姐受不了了……哎……唔……不行了……啊啊……不行了……姐姐控制不了了……哎呀……飞了……飞了……”王紫烟美的胡言乱语,紧缩,一股冷汗在粉白肌肤泌了出来。

    冲刺、胀大、溃堤、激射,最後是无边无尽的舒泰,一股一股、层出不穷,如同跌落云端,也似飞升极乐,一粒小石瞬间激起满湖涟漪,顷刻吞噬了王笑笑。王笑笑怀抱王紫烟载浮载沉,一股股热热的激流敲在宝贝上,顺着紧密结合的缝隙渗露出来,王紫烟似乎昏死过去,发丝凌乱,通体晕红,脸上洋溢出幸福的笑意,

    良久,王笑笑在王紫烟耳边轻声的问:“姐姐,你知道我最喜欢你哪里吗?”

    王紫烟星眸半启,无力的摇摇头,王笑笑说:“就是现在抓着我的东西。”

    “什麽东西?”

    王笑笑摇了两下,笑着说:“就是你的。”

    “别……别动……酸呀……”王紫烟赶紧抱住王笑笑的,止住了王笑笑。

    “姐姐,你知道吗?你的又圆又翘,小小巧巧的,真迷死人了。”

    王紫烟“噗嗤”一笑,推开王笑笑的身体一转身,就大剌剌的对着王笑笑,只见她媚眼如丝的望着王笑笑说:“怎样?姐姐要勾引你、迷死你,怎样?”结实的香臀颤动,分岔处糊糊水水,白浊的流满整个。

    王笑笑怎麽受得了这种诱惑,饿虎扑羊一般欺身而上,足足跟王紫烟做了四次,才放过疲惫不堪的王紫烟,但是他还是意犹未尽,摸到了蔡灵灵的房间。

    王笑笑遇到蔡玲玲的时候,蔡玲玲就以其奇怪的武功征服了当时武功还没有大成的王笑笑,并在多次危难之际解救王笑笑于困境之中,还在无形之中帮王笑笑造势,断的是一个贤内助。

    蔡灵灵现在更美了,她容颦为面,秋水为神,流彩的凤目,红晕的娇颜,一颦一笑都是美的化身,那隆起的胸脯纤纤的柳腰,修长的粉腿丰满的玉臀,娉娉婷婷如一朵出水的白莲,阵阵的宛若处子的幽香,刺激得王笑笑心猿意马。

    王笑笑走上前,拉著她就要求欢。蔡灵灵的樱唇已经火烫,粉脸发热,显然也已欲火沸腾了。她把香舌自动伸入王笑笑的嘴中,热烈地、毫不保留地热吻著王笑笑,看来,她也已经控制不住了。经过热情的长吻,两人的都已到了爆发的极限,呼吸也越发急促,衣服已经成了他们最大的障碍,被他们互相三两把就脱光了。

    王笑笑把蔡灵灵放在床上,压了上去,挺起粗大的宝贝,在蔡灵灵那迷人的上摩擦了几下,沾上她那多情的春水做为润滑,对准她的玉洞一用力就闯了进去,开始疯狂地用力地抽挺起来。

    “啊……笑郎……轻点儿……怎麽你每次都是这麽猛呢?妹妹受不了你那蛮劲。”蔡灵灵是属於此时此刻已经不再是那个古灵精怪的野丫头了,而是变身淑女了,见王笑笑如同饿虎扑狼一般,不由得受不了王笑笑的狂轰滥炸。

    “灵灵,哥哥爱你呀,哥哥要让你得到最大的快乐。”

    “让妹妹快乐也不能这麽狠呀,象要把妹妹的插破似的,把妹妹的弄破了,妹妹倒不怕,妹妹心甘情愿,就怕你不能玩了,那不是连你也不好过吗?”蔡灵灵温柔地道。

    “好吧,灵灵,哥哥慢点,唉,惠茹跟你就不一样。”王笑笑轻插缓抽,吮吻著她的柔唇,抚摸著她的,蔡灵灵娇怯怯地躺在王笑笑的身下,默默地忍受著,接受著王笑笑,娇柔的蔡灵灵是这麽可人,这麽令人怜爱,王笑笑也真的不忍心再粗鲁乱撞了。

    经过一阵子的後,蔡灵灵的双颊渐渐更加红润,桃源里的一阵阵的发泄著,烫得王笑笑浑身麻酥酥的,王笑笑不知不觉地又用力起来了,不过比起从前的力量来要轻微多了,只不过是速度比刚才快了许多。而蔡灵灵经过王笑笑这一阵子的轻抽慢插,已经充分调动了性快感,也得到了充分的润滑和扩张,大小都充分膨胀,也从而增加了的长度,所以也能适应王笑笑的快速了。

    “噗滋”、“噗滋”,经过一阵的快抽疾送,蔡灵灵全身一阵颤抖,用力地向上挺送了几下,中猛烈地收缩了几下,就了,一股股热精喷洒在王笑笑的上,刺激得王笑笑也控制不住,丹田中热流上升,一股热流射进她的深处,两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好哥哥,这是妹妹最舒服的一次。”蔡灵灵喜孜孜地说。

    “我也是,我也从未尝过这种轻柔的弄法弄出来的快感,从来就没有这麽快活过。”这是王笑笑的心里话,和蔡灵灵这样轻柔、缓慢、斯文地,确实是别有一番风味。

    “对了,笑郎哥,你刚才埋怨蔡灵灵时说,我连惠茹都不如,惠茹都比我强,那你告诉灵灵,你和惠茹是怎麽个玩法?”

    “惠茹最爽快了,不象你和蕙兰让人急得上火,你是畏畏缩缩的一切处於被动,惠兰是又爱又怕,半推半就,惠茹就和你俩的作风不同,最合我的胃口。”

    “那你说惠茹是怎麽个作风?又是如何个爽快法?”蔡灵灵好奇地追问著王笑笑。

    “惠茹说脱就脱,脱个一丝不挂,说干就干,干个淋漓尽致,而且敢说敢干,各种姿势来者不拒,在上在下毫不再乎,别看她年龄最小,却从不咬牙皱眉的,比起你们两个来,她可真是後生可畏。”

    “惠茹那小丫头本来就象是个野小子,只有她那样的野丫头才能受得了你这种蛮劲。”蔡灵灵调侃著王笑笑道。

    “好妹妹,你怎麽越来越爱取笑哥哥?我对你们都爱极了。”

    “你到底欣赏哪种类型的?”蔡灵灵又追问起来。

    “其实,我爱你们是一样的,我之所以说惠茹最对胃口,只不过因为她在床上的大胆作风对我的胃口,能让我大肆疯狂。那是因为她现在还未完全成熟,还很幼稚,所以少了成性那种含羞带媚、表面羞涩内里风的风韵,也就不会所谓的半推半就、顺水推舟等手法,所以在床上才会对我毫不保留,因为她也不知道保留、还不知道“含蓄是美”的道理。”

    “而你平时虽然像个野丫头,但是一到床上就和惠兰一样,是那种含羞带媚的含蓄之美其实才是真正的女性风采,才最具有女人魅力,才最能挑动我的,说句不怕你笑话的实话,一见到你们那种含羞带媚的样子,我就想们。并且只有在你们身上驰骋时,我才有一种征服感、占有感、成就感、雄性感、保护感,加上在你们身上得到的快感,再加我们之间至真至纯的爱,合在一起,才是一个男人在女人身上得到的至高无上的真正快感、最高快感、最强快感。”

    “而楚姐姐、秦姐姐们的风格则又是另外一种,那是成人的风韵,她们的大胆则和惠茹的大胆有天壤之别,那是一种成人的大胆、见过世面的大胆、风妩媚的大胆、引诱挑逗的大胆。不过你要知道,虽然你们的风格不同,但是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你们对我的爱是相同的,我对你们的爱也是相同的,你们都爱著我,我也爱著你们。不管你们在床上属於哪种风格,我都深深地爱著你们,直到永远。”

    “好哥哥,你真是妹妹的好哥哥、好男人,妹妹没白爱你,她们也没白爱你,你也是她们的好男人。”蔡灵灵感动地抱紧王笑笑,在王笑笑的脸上狂吻著。

    “从今以後,我对你们要区别对待,对付你们要因人而宜:对你是越斯文越好,对惠茹是越野蛮越好,对惠兰是斯文野蛮兼而有之,使你们大家都称心如意。”

    “哥哥,就你的坏主意多。”蔡灵灵娇媚地笑了,是那样的温柔、慈祥、妩媚动人。

    “灵灵,你真美,我真想一口吞下你。”

    “你要真的能吞下我,妹妹也心甘情愿,妹妹何尝不想一口吞下你?”

    俩人依偎著,调笑著,享受着灵肉相交的乐趣。过了一会儿,蔡灵灵轻轻推了推王笑笑,说:“去陪陪惠兰和惠茹吧,她们等你等得都快要发疯了。”

    王笑笑正要领命而去,心中一动,说道:“不如把她们两个叫来,我们四个人一起睡。”

    “哥哥,就你的坏主意多,好吧,你在这儿躺着,我去喊她们来。”蔡灵灵穿好衣服并体贴地为王笑笑盖上一条薄被才离去,王笑笑也疲倦了,加上刚才在王紫烟和蔡灵灵身上得到的甜蜜享受,一时心满意足,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睡得异常舒服。

    惠兰不知何时进来了,掀起薄被欣赏王笑笑的裸体,王笑笑被她弄醒了,一把抓住她就拉到了床上,抱著她就亲吻起来,她躺在王笑笑的怀里,温柔地任王笑笑亲吻,王笑笑得寸进尺,伸手在她的身上抚摸起来,她那光滑的肌肤、丰满的、柔嫩的大腿、诱人的玉户,刺激得王笑笑心猿意马,欲火升腾,的宝贝已经坚硬如铁了,王笑笑伸手就去脱她的衣裤。

    惠兰一边轻微地挣扎著,一边轻声阻止著王笑笑:“好哥哥,别乱来,一会蔡灵灵和惠茹就要来了,别让她们看笑话。”

    “怕什麽呀,你们彼此还有什麽好害羞的?”说话的功夫,惠兰已经被王笑笑把她的衣服脱了个精光。王笑笑伸手向她的摸去,怪不得这麽轻易就被王笑笑剥了个精光,原来她已想得欲火难耐,现在被王笑笑这一阵的亲吻抚摸弄得她春心大动而早已四溢了,所以才会半推半就让王笑笑解除了“武装”。

    王笑笑明白真相後,也不忍心让可怜的惠兰再受欲火的煎熬,就立即压在她身上,挺起粗壮雄伟的大宝贝一插而入,就开始用力挺送起来,她也用力地向上迎送著,好方便王笑笑的大宝贝的出入,以平息她心头的欲火。

    “啊……好哥哥……你弄得妹……啊……好美……”

    “惠兰……好妹妹……你的真紧……夹得哥哥……爽极了……好……对……用力……”

    经过王笑笑用力地快速二三百下後,惠兰被王笑笑弄得美极了,口中也开始胡言乱语起来了:“好哥哥……好哥哥……你真是惠兰的好男人…………”

    惠兰很快就到了的边缘,向上顶的更用力也更快速,口中的呻吟也越来越急促,王笑笑连忙用力地快速而疯狂地干著她,直到她浑身一阵颤抖,中一阵收缩,一股股从她的深处汹涌而出,喷射到王笑笑的上,她也随即瘫软了。

    而王笑笑由於刚刚才在蔡灵灵身上泄过精,所以离的地步远著呢,王笑笑知道惠兰一定兴趣正高,泄一次身不能彻底解决她强烈的,便继续轻柔地著,果然惠兰没有完全满足,经过短暂的休息就重整旗鼓,开始配合王笑笑的动作。

    王笑笑便又开始快速地用力弄她,疯狂而又技巧地弄她,直弄得她又迭起,接连又大泄了两次才罢休,王笑笑也不再把持,将又浓又热的射进惠兰的中。惠兰被王笑笑弄得美上了天,满面腥红,媚目迷朦,四肢瘫软地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了。

    “真精采,你们表演的真好。”惠茹笑著走进来,蔡灵灵跟在後面。

    “你们什麽时候来的?怎麽不进来而在外面偷看?”王笑笑听惠茹的语气,知道她们已经在外面看了很久了。

    “我们早就来了,本来我要进来,是蔡灵灵拉住了我,我们从窗户往里一看,刚好看见你往惠兰身上一压,开始把那东西往惠兰的那里面插,我们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看的,刚好看了一个“全场”,你可不要怪我,是灵灵让我偷看的。”

    “我是怕干扰你们的好事,我知道惠兰等笑郎哥等得难受,不忍心让她再多等一会儿,所以想让她早点得到你的安慰。”蔡灵灵温柔地说。

    “说实话,惠兰,你们表演的确实不错,不过,你怎麽这麽快就到头了?怎麽这麽经不起干?一会儿工夫就被他弄得大泄了三次?”惠茹开始取笑起惠兰来了。

    惠兰被她羞得面红耳赤,不好意思地说:“去你的,你经得起干,那你让他干干让我们看看。”

    “对,来,你让我干干让她看看。”王笑笑由於刚才在惠兰身上并没有得到完全满足,正想在惠茹身上继续发泄,所以趁机接过话头。

    “我不,我也经不起干,还是你们干得好,还是你们来吧。”惠茹站在床边,抚摸著惠兰那光滑可爱的裸体,赞叹著:“笑郎哥,你看惠兰多漂亮呀,哎呀,惠兰,你这个怎麽这麽美丽呀?真好看,简直是美艳绝伦,说实话,别说笑郎哥了,就连我看着都动心,都想……”惠茹调皮地欲言又止。

    “想干什麽?想和我一样吗?可惜你少了一样东西。”说著,王笑笑故意挺著那依然粗壮挺拔的大宝贝在她身上顶了几下。

    “你这个鬼丫头,怎麽什麽话都能说出来?可不要嘴不饶人处处树敌,小心他们俩人合夥对付你。”蔡灵灵笑骂惠茹。

    蔡灵灵的这番话倒提醒了王笑笑,王笑笑向惠兰使了个眼色,惠兰会意地一笑,俩人一拥而上,把惠茹按在床上。

    “惠兰,你按住她的手,我来脱她的裤子,今晚好好收拾她。”

    惠兰依言按住惠茹的两只手,并把身体压在她的身上让她无法挣扎,王笑笑一下子就把她的裤子解开了,这下她慌了神,忙向蔡灵灵求救:“蔡灵灵,快来呀,他俩人欺负我。”

    蔡灵灵笑著说:“我才不管你呢,谁让你口无遮拦呢?自己闯了祸,就得叫你自己受。”

    王笑笑三两下已经把惠茹的衣衫脱了个精光,惠兰压住她的双手,王笑笑两肋夹住她双腿,惠兰腾出手来抓住她的大,用力地揉搓著,口中取笑著她:“惠茹,你的可真丰满呀,比我的都大,你才是真漂亮呢,比我漂亮一百倍。”

    王笑笑抚摸著她的,惠兰顺著王笑笑的手发现了新大陆:“呀,蔡灵灵你快来看,惠茹的毛怎麽这麽多、这麽长?真希奇。”说著,她用手梳理著惠茹的欣赏起来。

    蔡灵灵忙围过来一看,也感惊讶:“就是呀,真多真长真黑。”说著也伸手抚摸起来。

    这下弄得惠茹花枝乱抖,喘息不已,口中仍在胡言乱语:“好哥哥,我不敢了,你饶了你的小妻子吧!好妹妹,你们就饶了惠茹吧。灵灵你怎麽也来弄我?我可没有惹你呀!你们怎麽还不住手?是不是嫌我叫得不好听?好,我这就叫好听的,好哥哥,好嫂子,好妹妹,好妹夫,你们饶了我好不好?”

    这下不但惠兰,就连蔡灵灵都让她喊得难为情了,恨恨地对王笑笑说:“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笑郎,用力整她。”

    王笑笑乐得从命,挺著硬梆梆的大宝贝,趁机提出要求:“蔡灵灵,惠兰,你们帮帮我好不好?我怕弄不准,弄不进去。”

    “去你的,什麽便宜都想占,你会弄不准?弄了我们这麽多次,也没见你哪次弄错过地方。”蔡灵灵娇嗔著,但仍然迁就王笑笑,伸玉手分开惠茹那又长又多又蓬乱茂密的,轻轻掰开惠茹那娇嫩红艳的,露出她那红润迷人、并早已因春水四溢而濡湿滑腻的口,并对惠兰一扬柳眉、暗中示意。

    惠兰见状心领神会,一边伸玉手握著王笑笑那硕大无比而又坚硬挺拔的大宝贝,将它带到惠茹的阴,对准她的口,并用王笑笑的大在惠茹的间来回挑拔了几下,使惠茹的更加高涨,也更加汩汩地流出来,口也渐渐张开了一个小圆口。

    惠兰然後将王笑笑的大顶在惠茹那微微张开并轻轻蠕动的口上,并轻轻地一点点,这才媚目示意:“行了,进去吧,这下你满意了吧?坏哥哥,你可不要辜负我和灵灵的这番辛劳,可要好好弄惠茹呀。”

    王笑笑忙遵“旨意”,用力一挺,由於有两人的帮助,粗大的宝贝一下子全根插进了惠茹那殷红的深处,然後就开始横冲直撞,疾抽猛送。惠茹被他们三人紧紧按在床上,一动也不能动,只能静静地迎接王笑笑的撞击,虽然被弄得美得要死,但不能从行动上迎合王笑笑,以发泄她那强烈的,只好从口中大呼小叫,声浪语层出不穷:“啊……好美呀……美死我了……好哥哥……你真好……你要把妹妹弄上天了……好相公……爽死了……好妹妹……你们放开我……让我和哥哥好好干……我一定会……打败他…………大宝贝真长………………大宝贝要把妹妹……了……”

    蔡灵灵和惠兰也被她的声浪语刺激得难以忍受,惠兰先伸手在惠茹的上放肆起来,抚摸著她的,梳理著她的,揉搓著她的,拨拉著她的。蔡灵灵见状,因被惠茹的浪模样刺激得难以自制,并在惠兰的影响下暂时丢开了贤淑文静,向惠兰学习,伸手在惠茹的那一对硕大高耸的迷人上用力揉搓起来。

    惠茹被他们三人刺激得神魂颠倒,,而由於蔡灵灵惠兰忙於在她身上“揩油”,而放松了对她的“压制”,所以她的行动得到了自由,就开始用力地向上挺送著以迎合王笑笑,口中的声浪语也不停不休:“好哥哥……真能弄……要把惠茹弄死了……好哥哥……真能干……好妹妹……你们弄得我也很美……对……蔡灵灵用力呀……惠兰……你也使劲……对……就是那里……”

    终於,惠茹到了,一股股地泄了出来,王笑笑继续用力地疯狂,蔡灵灵和惠兰也情绪高涨,配合著王笑笑继续给予惠茹最强烈的刺激,惠茹被他们弄得一泄再泄、大泄不止。她泄的实在太多了,把床单弄得湿得一踏糊涂,那一股股汹涌涌出的浓浓的少女,侵袭著王笑笑的大宝贝,刺激得王笑笑发麻,宝贝发酥,再也控制不住的到来,终於泄了身,那滚烫的灼得她又是一阵颤抖。

    惠茹就浑身瘫软地在了床上,头发凌乱,媚眼微眯,四肢大张,玉体横陈,躺在一大摊精上,口还没有闭合,中多余的男女混合正在缓慢地汩汩涌出,顺著她下面的那一溜又长又多、又黑又亮的奇特,向床上淌流著,好一幅“玉女泄春图”。

    “起来吧惠茹,快把床整理一下,我们也该休息了。”蔡灵灵说。

    “不行,还没看你表演呢,你领着他们把我弄了个大泄特泄,自己不来一次行吗?”惠茹恨恨地说。

    “你胡闹什麽呀,我不表演,要表演你再表演一次,刚才我去叫你们来这儿之前我已经和他来过一次了。”蔡灵灵说道。

    大家又调笑了一会儿,便挤在床上睡下了,由於王笑笑和惠兰惠茹都是刚来过,还裸著身子,所以蔡灵灵在王笑笑们三人的强烈要求下也“入乡随俗”脱了个精光,惠兰、惠茹睡在里面,王笑笑与蔡灵灵睡在外面,四人全部赤裸裸地并头共枕,偌大一张床挤得满满的。

    因为刚才弄得太狂了,王笑笑和惠兰、惠茹都疲倦了,很快便进入了梦乡,而蔡灵灵也许被王笑笑刚才和惠兰、惠茹的场面刺激得太兴奋了,偎在王笑笑怀里,翻来覆去睡不著,几次王笑笑都在朦胧中被她摩擦而醒。

    蔡灵灵粉腿压在王笑笑的上,膝盖抵住王笑笑的,在王笑笑的大宝贝上徐徐蠕动,素手在王笑笑胸前抚摸,檀口吐气如兰,轻轻地咬著王笑笑的肩头,王笑笑再也无法入梦了,低头注视怀中的蔡灵灵,面如桃花,两眼生春,娇羞地看著王笑笑,王笑笑吻著她的红唇道:“蔡灵灵,是不是需要表演一次?”

    “嘘,轻声点,别吵醒了她们。”蔡灵灵伸手握住王笑笑的宝贝,轻轻地套著,再抓住王笑笑的手指进入她的中,她烫热的中早已湿淋淋的了,显然她已经欲火高涨了。

    王笑笑的宝贝也渐渐地壮大,便翻身伏在她的娇躯上,她自然地分开双腿,大开玉门,迎接“贵客”的光临,俩认你来我往、上下起伏,一切都静悄悄地在暗中进行著,虽然仅发出一点轻微的“噗滋”、“噗滋”的声响,但还是把惠茹惊醒了。

    惠茹也不声张,爬起身来,抱住蔡灵灵的两只大腿,像推车似的,左右摆动,并轻声对蔡灵灵说:“灵灵,怎麽刚才光明正大的让你来,你左一个不来,右一个不来,现在趁我和惠兰睡了,却要偷偷地偷嘴吃?是不是怕我们看戏呀?要不要让我把惠兰叫醒,看你表演?”

    蔡灵灵被她羞得面红耳赤,忙说:“好惠茹,你就别难为蔡灵灵了好不好?蔡灵灵求你了。”

    “那好,你不让我叫惠兰也可以,但是你得让我帮你的忙。”惠茹调皮地要胁著蔡灵灵。

    这时蔡灵灵已经没有反抗的机会了,因为上身被王笑笑压著,两条腿又被惠茹抱著,加上怕惠茹这调皮鬼真的叫醒惠兰,只好答应著:“你说我不答应行吗?你要帮就帮吧,想你也不会帮什麽好忙,只会帮我的倒忙。”

    惠茹闻言,轻轻地嘻嘻一笑,抬起蔡灵灵的大腿,用力地摇摆著,这时蔡灵灵的玉臀已经被她掀得悬空起来,王笑笑仍然被夹在两腿之间,就像伏在摇篮里一般,由於她们两人的合力摇摆,蔡灵灵的自然而然地夹住王笑笑的大宝贝摩擦著,王笑笑已经无用武之地,不需用力便可享受到鱼水之欢的乐趣,这不能不感激惠茹的奇招妙方。

    由於蔡灵灵已经和王笑笑来过一次,加上刚才受到的刺激太过於强烈,她早已欲火高涨到了一触即发的地步,再加上惠茹的推波助澜,不大一会儿,她便到了,一泄而出,喷洒在王笑笑的上,她便瘫软了。王笑笑开始发威了,大宝贝轻柔而又快速地在她的中挺送著,惠茹也转而抚摸她的加以刺激,不大一会儿,蔡灵灵便被王笑笑和惠茹俩人弄得又一次泄了身,王笑笑也开放,射出几股灼热的,直喷入她的深处,滋润著她的……

    从此,这样的一幕幕,每天晚上,甚至有时候白天也在莫名山庄进行着。而从此王笑笑就陷入的众香国中,过着“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生活……(全书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