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二章 坠
    李德顺道:“这解药么”他伸手入怀,取出一大把各式各样的药来,一样样仔细数着:“嗯天心丸酥合散秃鸡香什么都有就是没有解药你说怎么办”

    花解语又怒又恨:“该死的贼”

    李德顺大笑,又因虚弱而喘息:“我被砍去一条手臂最多只能算是皮肉外伤此刻已包扎止血敷了金创药吞了疗伤丹”接着他又吃吃而笑的说道:“只要过那么个把时辰吃点食物和喝水我很快就能恢复体力而你可就没有我这么幸运哈哈”

    花解语冷哼:“痴心妄想此处怎么会有食物饮水”

    “当然有”李德顺手指提用力,李欣妍就痛得大叫,“喝她的血吃她的肉又不让她立刻断气死去岂不是最好的食物饮水”

    李德顺更是邪的伸出禄山之爪,探入李欣妍衣襟之内:“哈哈你这小丫鬟今年多大十七还是十八敢情还是个情窦初开的黄花大闺女吧你知不知道精血滋阳大补”

    “啊奶”李欣妍挣扎惊叫。

    花解语怒火攻心,更觉得全身炽热燃烧般难受,于是厉吼:“你敢”她喊完之后,含泪举起长剑,道:“欣妍对不起了”顿时,花解语挥动长剑,卷起一阵剑浪,随着剑气带动,大地都发出惊天动地的巨响,周围的石块木头被剑气卷起,夹着尘土杂物,漫天飞起卷成一团,轰然撞向李德顺。

    花解语已经下了必死之心,与其主仆两人被遭受侮辱,不如与之同归于尽。

    李德顺万万没有想到花解语会如此做,惊惶闪避,仓促中反掌推出,砰然击开大石,但落差巨大的冲击力,反将他击得口喷鲜血,反弹而出。

    李德顺只觉右掌酸麻,左臂伤口再度迸裂,鲜血又似开了口的闸门,泉涌而出。

    而李欣妍则被李德顺抛开,跌落在关帝庙一旁山崖之下

    李欣妍被李德顺这么一抛一撞,不知怎的也能动了,急速坠落中,她惊慌呼叫,正以为自己命不长矣的时候,只听“砰”的一声,她已跌入一潭泉水中其实所谓的悬崖不过是十来丈高的小岭,下面又是一潭池水,因此坠落并无危险可言,但是李欣妍毕竟是中毒之人,而且下坠之力使她不但呛了口鼻灌水,因此沉入水池颇深。

    当李欣妍挣扎浮起时,因为水流湍急,冲得李欣妍身不由己,连翻带滚

    不知呛了多少水,也不知被冲了多远,水流终于渐渐减缓,李欣妍也终于能抬头换气,挣扎着浮出水面,挣扎著爬上岸来,痛苦的伏地呕吐喘息然而不止是呛水的痛楚而已,像这样一阵翻腾折磨之后,那股恶魔似的欲火,已不再受到控制,如脱缰野马般一发不可收拾。

    李欣妍体内的**迷情香散终于爆发,她已丧失了最后一点灵智,疯狂的撕扯自己衣衫

    就在李欣妍欲火膨胀到了极点,不能抑制的时候,她看到了一个男人,这个时候,不管对方是什么男人,只要是男人,她都会情不自禁的冲上去,这就是**迷情香散的威力

    来人正是杨文广。

    杨文广离开天波府就往城西赶,一路上,杨文广并没有留意地上的鲜血,他是凭着嗅觉和感觉一直寻踪而来,就在焦虑和毫无头绪的时候,他听到一声巨大的落石声,紧接着就是有人落水的声音,于是杨文广不管三七二十一,顺着清溪寻找,不巧就看见了从江面飘来的李欣妍。

    “欣妍”杨文广大惊的叫了一声,毫不犹豫的飞身将李欣妍从水中救起,还未等杨文广开口问她怎么回事,奶花解语在哪里,只见李欣妍就象是发疯的一样,疯狂的伸手抓向他,并且疯狂的撕扯他身上的衣服

    李欣妍中的是江湖上最荡的春药——**迷情香散,除了**,根本没有任何的解救方法。

    而此刻的杨文广就是李欣妍最好的解药。

    当杨文广救李欣妍上岸时,李欣妍已经是中**迷情香散极深,而且这种毒又是没有解药的,为了救她,杨文广只有接受眼前的事实,占有她。

    (为配合网站,此处删节n字)

    而在此时,山崖小岭之上,李德顺闪开花解语砸来的大石,赶紧的疾点自己道,终于止住了流血,但是他身体更虚弱了,李德顺惊魂未定中,又看见了阴魂不散的花解语,眼前的她虽然美丽如女神,但是更像是追魂夺命的女鬼,李德顺惊呼道:“该死”

    花解语强忍着体内毒的爆发,冷冷道:“不错该死的人正是你”

    李德顺恨声道:“哼我死了谁给你解毒这里只有我一个男人”

    花解语冷道:“我就是死也不会苟活着”

    李德顺步步后退,一直到了悬崖边上,也就是刚刚李欣妍下坠的地方,他不时的看着下边。

    花解语冷笑:“你打算也跳下去”

    李德顺转动著贼眼:“有何不可”

    花解语冷笑:“你不怕摔死”

    李德顺道:“我受的这种伤面对着你迟早也是死”

    花解语冷冷的道:“那你又为何还不跳”

    李德顺奸笑:“这个嘛”

    花解语道:“以你现在的伤势来看跳下去即使不摔死也是半条命”

    李德顺笑两声“嘿嘿”

    花解语道:“剩下的半条嘛只怕在我花解语手下也走不过十招去”

    李德顺不由心惊胆跳:“你是说如果我往下跳你也一定跟着往下跳”

    花解语并不回答,只是“哼哼”两声。

    李德顺道:“你让我跳下去为何不现在就过来取我性命”

    花解语何曾不想,只是刚才一击已经将她体内的毒完全激发,她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内劲,别说是受伤的李德顺,就算一个不会武功的人,只怕她现在也没有把握擒下,她在等,哪怕是能恢复一点点功力也好,于是冷笑的道:“何必急在一时我喜欢猫抓老鼠的游戏”

    其实李德顺是在盘算着自己跟花解语的处境,他又开口试探着道:“你还不急吗你中了我的**迷情香散想必毒性早已开始发作你的功力再高修为再深只怕也撑不了多久”

    “哼你要不要试试”花解语又哼了一声。

    李德顺仍在探试着:“下面是一潭池水你那小丫鬟在下面一定活着如果我跳下去抓了你的小丫鬟你一定会后悔的难道理一点都不在乎吗”

    花解语仍是镇定冷笑:“你再激我提要下手杀你莫非你是想早下地狱”

    李德顺一阵得意:“我一定不会死得比你早因为我一定不会主动跳下去”他心里已经有了七八分的把握,花解语已经是强弩之末,这才是说到花解语的重点,但是她只能不动声色,脑中尽可能盘算著对策,因此李德顺也不敢动分毫。

    李德顺夸张的大笑道:“被我猜中了不是吗你既无法过来杀我我也不会往下跳我们两人就只好在这里干耗着比一比谁的命长哈哈不过到时候你毒爆发只怕便宜的人是我哈哈杨门女将的美味我喜欢”

    尽管受到李德顺的刺激,但是花解语还是不理会,安心的调息静气。

    花解语调息的时候惊惧发觉,那毒已深入了骨子里,也根本不是内功修为能抗拒得了的,更糟的是,李德顺根本不给她静心调息的机会,不断的疯言疯语,极尽秽的**着:“你那丫鬟究竟十七还是十八我看反正是含苞待放情窦初开此刻只怕再也忍不住毒攻心欲火焚身了哈哈”

    花解语咬牙不加理会。

    “如果被那个男人遇上了哈哈一定是荡如同一样扑上去”花解语恨不得能掩住自己耳朵,她再也无法忍住,厉吼:“闭上你的狗嘴”

    李德顺非但没有闭嘴,反而夸张描述女子中了毒之后,如何找男子**,如何欢畅蚀骨

    突然银光一闪,长剑疾飞而至,花解语终于强硬出手,就是死,也不能让李德顺得逞!

    这是花解语武功的精华,不知多少敌人丧命在她的此剑之下,此刻含怒出手,更是孤注一掷,势在必得。

    劲道之足,涵盖之广,使得李德顺退无可退,避无可避,如要保命,只有翻身下跃,李德顺果然仓皇下跃,而花解语正是要逼他下去,随着亦纵身而起,向下扑去,谁知那李德顺果然狡猾之极,早已防她有此一着,预将自己腰带缠在一旁的小树上,使身子只是悬空吊住,并未真正跌下。

    号称新一代杨门女将的领头人花解语岂是省油的灯,就在与李德顺错身而过的一刹那,长剑疾挥他悬吊著的身子,左手挥掌横扫疾拍,砰地击中李德顺的面颊,惨叫声中,鲜血横飞,李德顺当即身首异处。

    花解语已如殡石般飞坠而下

    噗通一声,她也跌入水中,沉入潭底

    接下来的遭遇也与李欣妍完全一样,在湍急水道中翻滚冲流许久,直到精疲力竭,方得浮出水面。

    挣扎爬出,也是因为求生本能。

    她也因为被这一番折腾,弄得血气翻涌,毒迸发,就在她感觉到绝望时,她看见了令她绝望又充满希望的事情!

    花解语在邪毒害的痛苦中,睁开眼睛所见的,是那令她悬念挂心的丫鬟李欣妍,一如李德顺所描述的那样,正在与男人正在**肉搏,抵死缠绵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