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
    “怎么没有?”说着流宇将芙美整个人顶了起来,抱着她的小蛮腰更加疯狂

    的抽插起来。

    “啊!!……啊!……啊!……啊!……噢!!……啊啊啊!……”芙美被

    汹涌而来的快感的潮水淹没,娇媚的呻吟声如动听的乐曲般另人心醉。

    ……

    一阵酣畅淋灕的翻云覆雨之后,两个人仰面躺了在床上。

    “流宇……”芙美轻柔地叫了一声。

    “哦?……什么事,芙姐?”流宇转过身用手搂过芙美的娇躯问。

    “其实呢,我这样留下来陪着妳任妳高兴怎么样也无所谓,不过我还是想劝

    妳放弃妳的计画,毕竟我也不想看见妳有什么不测,碧灵那小丫头也挺喜欢和妳

    在一起的……”

    “哦?好象妳也有点舍不得吧?”流宇笑道。

    “是啊,毕竟象妳这样够叛逆色胆包天又尺寸惊人爱虐玩美女对我口味的家

    伙不多呢……”芙美嫣然一笑,接着柔柔地说:“停下来,好吗?”

    “抱歉,芙姐,我恐怕做不到。”流宇说着放开了搂着芙美的手臂,离开床

    站了起来。

    “也许我是个小人物,也谈不上有什么悲天悯人的xiōng怀,实际上我对那也

    不敢兴趣,但是一些事情碰到了,明明看上去和自己没什么关系的,就有一种强

    烈的要去完成它的感觉,而且难度越大,反对的人越多,这种感觉就越强烈。”

    “妳……是不是觉得和全世界的人背道而驰是一种很过瘾的感觉?”芙美问

    道。

    “可能吧,如果是和神的话,我想会更过瘾的……”流宇回头笑道,看起来

    明明应该是属于yīn笑或坏笑那一类,但是却是完全不同的感觉。

    “哼……不管妳了,希望妳还能活着回来……”芙美说完,转过身背对着流

    宇。

    “我相信,我会的。”流宇留下这句话,打开门离开了房间。

    ************

    “红姐,流宇哥的家好象不是这个方向啊?”跟在后面的碧灵见上官红好象

    一直在绕路,奇怪的问。

    “小傻瓜,我们被人跟踪了都不知道。”上官红停下来说道,话音未落,在

    2人前面不远的高台上,出现了一个人影。

    “呵呵,红,好久不见了,人家怪想妳的呢……”一个柔媚的声音响起,站

    在高台上的,竟然是一位脖子上扎着一条兰色丝巾,穿着红色丝绸低xiōng上衣,手

    上套着白色长筒真丝手套,下身一条红色及踝长裙的长发美女。

    “是你?欧阳兰!你居然找到这来了?”上官红的脸上一副惊讶和如临大敌的神情。

    “怎么,见到老朋友不高兴吗?在这个城市里,‘琉璃女王’的名号圈内人士何人不晓?红,看来你混的

    不错呢?”欧阳兰笑道。

    “哼真是yīn魂不散的缠人的傢伙”

    “红姐,那个美女姐姐是谁啊?你们好象认识?”碧灵好奇地问道。

    “她是我以前小时候的玩伴和学缚术时的同门师姐,欧阳兰,别看她穿的那么风骚的样子,实际上她对男

    人是完全没兴趣的,是个彻彻底底的同性恋!本来还含蓄些,后来越来越明显,以前离开师父后藉口交流

    缚术趁机把我捆住囚禁在她的家里整整‘奸’虐了一个月!好不容易才逃了出来”

    “啊?!原来是这样,不过红姐你不是也喜欢虐美女和被美女虐吗?怎么听你的口气好象很不舒服的样子?”

    “那是两回事啊,小傻瓜,我是喜欢象你流宇哥那样的男人的,我和她性取向完全相反,而且那时候我”上官红说到这一副很懊恼的样子。

    “呵呵,红,你还记得当年我们在一起耳鬓撕磨的快乐时光啊?我这里还带着你美丽的落红呢~”欧阳兰

    暧昧地笑着,从xiōng口扯出来一条沾满红色血迹的白色丝巾。

    “第一次居然糊里糊涂被这个女人真是失败~~!!呜~~”上官红用手捂着额头仰起来叹了一

    句。

    “-_-|||!那那么郁闷啊?”碧灵吐了吐舌头。

    “没想到从北方跑到这个南方城市还是被她追到了,真是命中注定躲不掉的麻烦~”

    “嘿嘿,红,既然被我找到了,这次你是逃不掉了,我是要定你了!”欧阳兰的双眼中yín邪贪婪的目光直

    逼向上官红,盯的她浑身都有点不自在。

    “哼,你以为我还象以前那么好欺负吗?”上官红说着将双手插在xiōng前,笑了笑。

    “哦?没想到这些年你除了变的更加美艳动人之外,武功也有大进吗?那我可要试试喽?”话音刚落,欧

    阳兰已经飞身而起,红色的裙倨在空中飞扬,一双被丝袜包裹的玉腿时隐时现。

    欧阳兰一脚正踏在刚才上官红站立的地方,震起一片烟尘,上官红已经轻盈地闪到了半空中,同时甩出了

    手中的鞭子,直抽欧阳兰的上三路。

    “皮鞭呢?真有些女王的味道,红”欧阳兰微微一侧身,让过甩来的皮鞭,双手从身后闪出,两道

    蓝光如闪电般直击半空中的上官红。

    “呃?!”上官红连忙扯回鞭子甩成螺旋型进行防御,随着几声清脆地撞击声,欧阳兰手中挥舞的竟然是

    两道蓝色的绳子,但是在与鞭子撞击的瞬间质地却好象变的和钢铁一般坚硬。

    “不错呢,红,原来以为可以轻松地捉住你了,竟然被你化解了。”欧阳兰笑了笑,手中的绳子再次朝上

    官红飞过来。

    “一想到等下就要好好疼爱被这条‘蓝魂’层层紧缚的你,真是兴奋呢~”欧阳兰一边挥舞着手中如灵蛇

    一般的绳子朝上官红步步逼近,一边毫不掩饰的媚笑道。

    “哼?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能力了!”上官红突然娇叱一声,手中的皮鞭巧妙地绕过了两条缠过来的绳子

    ,结实地抽在了欧阳兰的左rǔ上。

    “呃!?”欧阳兰被抽的呻吟了一声,收回绳子护住了身体,她的左rǔ上,已经留下了一道鲜红的

    鞭痕。

    “真厉害呢,红不过等一下我一定要加倍的偿还,让你爽的欲罢不能~~”欧阳兰舔了一下伤口,整

    个身体呈“s”形扭动了一下,眼睛里射出暧昧的目光。

    “真是受不了你”上官红说着又是几鞭抽了过去,不过都被欧阳兰闪过,接着“蓝魂”如鬼魅一般

    游到了上官红的脚下,瞬着上官红的一双修长的玉腿一路向上缠走,转眼见已经把上官红双手并在身提两

    侧,双腿并拢,全身捆了个结实,欧阳兰一用力,便将上官红整个人拉了过来,从后面抱在了自己的怀里。

    “被我抓到了吧?红真香的味道呢”欧阳兰将头伏在上官红的肩上,对着她的耳根吹着气,

    一只手紧着绳子,一只手则在上官红的发际,脖子,xiōng脯和大腿四处游走,尽情地挑弄着。

    “啊嗯”上官红被欧阳兰灵巧的手指捏按的开始呻吟起来。

    “呵呵,虽然隔了好几年,但是红你身上所有敏感的部位我还记得清清楚楚呢~”欧阳兰笑着说,同时用

    手指用力地捏了一下上官红的右rǔ尖。

    “呃!”上官红浑身一激灵,娇吟了一声。

    “又大了不少呢,真是忍不住想快点”欧阳兰咬着上官红的耳根暧昧地说。

    “恐怕没那么容易呢?”上官红轻轻地说了一声,一股强大的力量突然从她身上爆发出来,将欧阳

    兰连人带绳一下震开。

    “什么??!”欧阳兰在空中转了一个身,稳稳地落回地面。

    “哦,想不到和传闻的一样,红你会使用念力哟?”欧阳兰看起来并不惊慌。

    “的确如此,那么现在该乖乖束手就缚的人似乎变成你了?”上官红嫣然一笑,念力已经向欧阳兰手中的

    “蓝魂”透去,但是出乎意料的是,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呵呵,红,怎么了?就那么站着不动吗?忘了告诉你,我的能力之一是在身体周围产生一个遮罩场,声

    音,微波,甚至你的念力都会在其中被遮罩掉,真是不幸,我的这个能力似乎就是专为你而生的,看来你

    今天是在劫难逃了呢?”欧阳兰大笑起来。

    “没办法,只有用普通的方式打发你了。”上官红的脸色只是微微一变又恢复了正常,这样的情况

    在对付尼娜的时候已经出现过了。

    “哦?不用念力你打的赢我吗?”欧阳兰有些轻视的说。

    上官红已经跳到了她的跟前,出乎意料的改用埋身战的方式,一个膝盖顶在了欧阳兰的小腹上。

    “呃?!”欧阳兰似乎还没反应过来,用手捂着小腹弯下了身子,上官红接着又是一脚揣在了她的

    xiōng前,然后空中一个漂亮的转身,准备完成三连击,这时候欧阳兰用手抓着裙子用力一甩,半空中的上官

    红惊呼一声,整个人连忙向后跳去,大腿上已经留下了一道浅浅的伤口。

    “裙子??”上官红看着欧阳兰手中的裙边。

    “这条长裙是我特制的武器,不但坚韧无比,边缘的夹层翻出来更是象刀片一般锋利,红,你可要小心了

    ,不然一不小心划花了你的脸,那就太可惜了呢。”欧阳兰舔了舔裙边上的血迹yīnyīn地笑道。

    “哼,真够卑鄙的”上官红重新摆好架势,欧阳兰旋转着身子攻了过来,挥舞旋转的裙边向圆锯一

    般袭来,上官红不得不快速的后退躲避。

    “我的‘绝命圆舞曲’如何呢,红?”欧阳兰在绚丽的舞步中吟笑着。

    “该死,这样根本没办法近身”上官红的手上又被划了一道,上衣也被割了好几道口子,露出里面

    洁白光洁的肌肤。

    “就这样把你身上的衣服都去掉怎么样?哈哈哈”说着欧阳兰已经把上官红逼到了墙角。

    “怎么,没地方退了吗?”欧阳兰紧逼着舞了过去,两人距离还不到2米的时候,上官红突然又甩出了手

    中的鞭子,一下缠住了欧阳兰并拢旋转的双腿,然后纵身一跃,将鞭子绕过一个突出来的雕刻物,将欧阳

    兰大头朝下吊了起来。

    “呃!?”欧阳兰没来得及挣扎就被升到了半空中,红色的长裙倒放下来包住了她的整个上身,上官红再

    次跃起,抓住裙子的下摆,将欧阳兰整个上身包裹起来打了个结,然后拉下来用绳子扎好,再把欧阳兰的

    一双裸露的丝袜美腿结结实实的捆在了一起,这样,欧阳兰上身被紧紧地包裹在坚韧的裙子当中,下身双

    腿被绳子十几道捆绑起来,只能在地上扭动着身子徒劳地挣扎。

    “呵呵,好好和你的裙子亲热一下吧。”上官红站在一旁笑道。

    “呜!”从裙子中传出含糊的声音,看来隔音效果还不错

    在旅馆的某个房间里,欧阳兰被退下了长裙,露出一双修长的美腿和性感的蕾丝内裤,用箍绳四马攒蹄的

    捆着吊在房子中央,上官红和碧灵坐在一边,正悠闲地看着她。

    “没想到,居然被你给抓住了,红”欧阳兰有些居丧地说。

    “哼,虐待美女可是我的最爱,加上你以前对我做的事情,这次你可惨了。”上官红用手托着下巴笑着说。

    “哦红,只要有你在身边,怎么样我都无所谓呢快来吧”说着欧阳兰用极其暧

    昧地眼神盯着上官红,发出娇媚挑逗的声音。

    “真是”上官红哭笑不得地站了起来,不过不管怎么样,欧阳兰仍然是一个身材高佻的大美女,还

    是激起了上官红淩虐的欲望。

    上官红走过去,用手托着欧阳兰的下巴笑了笑,然后转到她的后面,用手指在她的mī穴口挑弄了一下。

    “啊”欧阳兰发出yín霏的呻吟声,“红快来吧来强奸我快”

    “抱歉,我可没那样的兴趣,不过倒可以用另外的东西让你爽个够。”说着上官红一把扯下欧阳兰的内裤

    ,将一根mī穴杀手3号插了进去。,末端用箍绳压住。

    “啊!!?什么东西??!呃!啊啊啊!!”欧阳兰的mī穴很快被填满了,mī穴杀手

    3号发出的无数细微的吸盘吸住了穴壁,然后伸出小针刺了进去,让欧阳兰一阵奇痒难忍,挣扎着抖动着

    身体,箍绳受力开始缩紧,将mī穴杀手3号更加深地压了进去。

    “啊!!好紧啊!”欧阳兰的酥xiōng已经被勒的滚圆下凸,接着全身一阵痉挛,是mī穴

    杀手3号在放电和发热。

    “噢??!呀!!!”欧阳兰大声yín叫起来,上官红赶紧把内裤塞进了她的小嘴里,外面再用

    一个不满小孔的红色塞口球堵上。

    “呜!!!呜!!!”欧阳兰的身体开始不停的颤动,双眼的神色也更加yín霏起来。

    “流宇这傢伙,在这方面下的心思还真是不少,这东西连我也有些受不了,看看你能撑多久吧?”上官红

    笑着说,接着将一根蜡烛捅进了欧阳兰的幽门深处并点燃了,熊熊的烛火马上窜了起来,滚烫的烛液顺着

    蜡烛滴在欧阳兰的幽门里和周围雪白的臀部上,发出一阵阵轻微的灼烫声。

    “呜!!!”欧阳兰的头猛地仰起,因为蜡烛经过上官红的专门处理,其烛液的温度要比一般的高

    出很多,简直就象在用烈火直接烤屁股一般难受。

    欧阳兰的这一大动作使得勒住xiōng部的绳子猛地一收,将两个涨圆的肉球撑开衣服挤了出来,上官红用指甲

    掐着两粒rǔ头故意地用力四处拉扯,每一下都让欧阳兰好一阵抖动和呻吟,脸上露出极其痛苦的表情。

    “真胀呢,很难受吧?我帮你吸一点出来如何?”上官红笑道,将两个吸rǔ器套在了欧阳兰的双rǔ之上,

    开动了开关,一时间rǔ白色的奶水便不停的通过透明的管道流入地上的容器之中。

    “呜!!!呜!!!”欧阳兰的香津从塞口球的小孔中不断地流下来,下身也被mī穴杀手搞

    的氾滥成灾,yín水不止,箍绳随着她的扭动深深地勒进她娇嫩光洁的肌肤中,让她的身体就象随时会被勒

    成十几截一样难受。

    看着刚才还轻漫张狂的欧阳兰被虐成这副狼狈象,上官红总算是出了多年来的一口怨气,全身一阵舒服。

    “哼,滋味如何呢,兰师姐?比起你当年对我做的可是温柔多了哦~”上官红妩媚一笑,从欧阳兰的双rǔ

    间取下那条白色丝巾,“这个我要带走了,自己的第一次,留作纪念吧。”然后又弯腰用杯子接满了欧阳

    兰双rǔ上榨出来的rǔ汁,抿嘴喝了几口。

    “甘甜爽口,不错呢,碧灵你要不要尝尝看碧灵?人呢?”上官红这才发现碧灵不知道什么

    时候已经不在了,估计是等不及自己走了。

    “这小丫头,那么想见流宇那坏小子吗?该不会是”上官红也没什么兴致了,转身对欧阳兰

    笑着说:“你就这样在这爽着吧,估计明天定期来清扫的清洁工会发现你的,不过看见你这样香艳的样子

    他会不会放你下来,这我就不敢保证了,记着以后别来烦我了,我对同性恋没兴趣,对了,到时候房钱就

    麻烦你了,再见~”说完打开门离开了房间,还在门上挂上了“请勿打扰”的牌子,然后直接从楼道的窗

    子跳出去追碧灵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