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93章挑拨离间的最高境界
    第993章挑拨离间的最高境界

    不得不说卓拉反应够快,他这么做也能以最快的速度发挥人数多的优势,可是房遗爱找的就是这个机会,他不想跟这么多人硬抗,两千多人的骑兵和两万多人硬拼,那不是脑袋进水了么?

    待四周外围的吐蕃骑兵散开,房遗爱左手扬起快速的做了个手势,房遗爱的手势连着做了好几次,连卓拉都看到了。一开始卓拉没怎么多想,可是看到房遗爱不断地坐着那个手势,卓拉不禁有点犯嘀咕了,怎么有点不对劲儿?卓拉心头一跳,刚觉得不好,就发现那向前穿插的汉人骑兵突然停住,他们前后一分为二,前头的人继续往前插,后边的人调转马头,眨眼间一个尖刀阵竟然分成了前后两个尖刀阵。看到这里,卓拉额头上的冷汗都流出来了,这到底是怎么训练出了,竟然能够在冲锋的时候转换攻击阵型。

    卓拉也是长期指挥骑兵的,所以他知道骑兵一旦冲起来比步兵难掌控多了,这也是为什么骑兵往往要用在刀刃上,因为骑兵轻易不能犯错,一旦犯错,想要改正的机会几乎是微乎其微的。

    没留给卓拉太久的时间去思考,只见刚还蜂拥向前的汉人骑兵,短时间内已经向房遗爱靠拢过去,而房遗爱的方向,恰恰是最中间的帅旗。看到这一幕,卓拉一切都明白了,还觉得房遗爱为什么会这么蠢的率先发动攻击呢,原来他是把自己当成诱饵了。卓拉不觉得自己错了,因为任何主帅也会是他这个反应的,面对少于自己的敌人,不围起来剿杀,难道还要跟对方使用添油战术么?

    卓拉心中有些恐惧,因为他知道房遗爱的厉害,说这个人有着万夫不当之勇一点都不为过,可是卓拉又不能表现出来,面对着不断逼近的汉人骑兵。卓拉抽出弯刀大喝道,“中军集结,挡住前边的汉人,务必全力剿杀!”

    “喝”一连串的爆吼声响起,吐蕃人拼命地朝卓拉的中军靠去,此时外围的吐蕃人也发现有点不对劲儿了,于是他们也不管距离够不够,立刻往回赶。房遗爱看了看和卓拉的距离,嘴角慢慢划过了一丝冷笑,将三尖刃挂于黑虎背上。他身子后仰。左手往下一翻。那把铁胎弓就持在了手中。卓拉已经看出房遗爱想干嘛了,他想躲,可还是有点晚了,只见一阵寒芒闪过。卓拉的肩膀直接被射了个对穿。狼牙箭的力道太大了,那股冲击力差点把卓拉从马上掀下来。

    房遗爱这一箭,更多的是威慑,所有的吐蕃人都没想到一个人能射出如此劲道的弓箭。当有了恐惧之心,勇气也会随之下降,这就是兵不可夺其志的道理。勇气,是士兵赖以生存的根本,战场之上,缺了勇气。就越容易失败。

    房遗爱和铁靺还有天刀顶在前头,迅速切开了一道口子,此时卓拉已经急得冷汗直冒了,眼看着房遗爱已经冲进来了,他左手持刀拼命地迎了上去。这个时候不能退,一旦退了,他丢失的可就是威望了。

    伤了一臂的卓拉又岂是房遗爱的对手,三尖刃重重一挑,卓拉的刀就被挑飞了,接着三尖刃横着划过一道寒芒,接着卓拉的身子猛地一晃,而他的右胳膊已经落在了地上。卓拉也是一条汉子,他努力控制着自己的身形没有掉落马下,房遗爱没有急着找卓拉,而是挥舞着三尖刃解决掉了凑上来的几名吐蕃骑兵。趁着这点时间,卓拉已经拉开了一点距离,忍着剧痛,大声喝道,“房遗爱,为何你能找来如此多的骑兵?”这也是卓拉最大的疑问,如果闹不懂这个问题,他就是死了也不会甘心的。

    房遗爱倒提三尖刃,抹了把脸上的血渍,“卓拉,你就是个蠢材,谁告诉你一定要从东边渡过金沙江了,难道房某不能从西北调兵么?”

    房遗爱一句话,卓拉就想明白了,此时他真恨不得扇自己两巴掌,那月氏国外的孔雀河不就驻扎着五千多人的左武卫骑兵么?正常情况下这支骑兵不可能从西北进入金沙江以西的,因为西北方的吐火罗可驻扎着噶尔木的秋仓五卫大部分人马呢。以前卓拉是这样的,可是现在他却要骂自己是个蠢材,不仅蠢,还浑。噶尔木为什么能够轻松拿下吐火罗,房遗爱的左武卫有那么不堪一击么,早就该想得到了,噶尔木应该已经和汉人达成某种协议了,否则左武卫骑兵为什么能够不声不响的穿过噶尔木的防线,更可恨的是噶尔木竟然连个消息都没递过来。

    猛然间,卓拉已经有了决定,他还不能死,一定要活着回去,他要将噶尔木的情况告诉大赞普,否则大赞普很有可能被噶尔木那个叛徒害了。

    就在卓拉思考的时候,铁靺的板斧朝着持着帅旗的吐蕃士兵猛地拍了下去,那名倒霉的士兵直接被拍落马下,他还没来得及叫一声,就被随后赶来的马蹄踩成了肉饼。帅旗一倒,吐蕃骑兵就是一愣,没了帅旗,他们习惯性的会缺少一种归属感,更何况卓拉已经开始逃了,卓拉逃得特别诡异,没人想明白为什么卓拉要逃,两万多人面对两千多人还要逃,难道他就那么怕死么?

    帅旗倒了,主帅还落荒而逃,剩下的吐蕃骑兵更无斗志,他们随着卓拉往西奔去,这一场战斗异常的诡异,李穆赢的稀里糊涂的。

    房遗爱看着落荒而逃的卓拉大军,也没有追击,他只是嘿嘿冷笑了起来,刚才他确实骗了卓拉,白崇虎的骑兵不是从西北吐火罗路口进来的,就算他和噶尔木有着合作,噶尔木也不会蠢到这么做的,不过能挑拨松赞干布和噶尔木的关系,为什么不呢?

    至于白崇虎是怎么躲过吐蕃人的眼线进入金沙江以西,那就要从上次的蒲昌海大战说起了,当时追击戈林翰的时候,他就发现从蒲昌海南边有条山道能够绕到金沙江以西,虽然山路凶险,但是胜在隐蔽。

    卓拉已经放走了,至于松赞干布会不会和噶尔木死掐。那就不是他房某人能管的了,不过依着松赞干布的性子,八成会下令让噶尔木回逻些城的,只是噶尔木会蠢到自己回逻些城送死么,显然不会的,那么秋仓五卫和王族的争斗就要摆上明面了。现在想想,当初把吐火罗让给噶尔木是做对了,用一个小小的吐火罗搅起吐蕃的内乱,实在是太划算了。

    赶走了卓拉大军,左武卫士兵就原地休息了起来。喝了口水。房遗爱对白崇虎言道。“崇虎,半个时辰后集结兵马!”

    “嗯,少将军,咱们是直接去天弥多。还是向西占据叶茹卫大营?”白崇虎觉得保住天弥多是最保险的选择了,谁曾想房遗爱却是摇了摇头,“不,我们不去天弥多,天弥多有着党项大军支援,完全不需要我们的,我们的目标是这里!”

    房遗爱手指落下,白崇虎就暗自吞了吞口水,因为房遗爱指的竟然是天弥多以北的时过城。以两千多的骑兵去攻吐蕃人重兵驻防的石果城,这不是开玩笑么?

    看着白崇虎不可置信的目光,房遗爱挑眉笑道,“崇虎,记住一点。战场之上,要做到一点,那就是信任!本将相信牛将军,只要我们到达石果城,牛将军绝对已经派兵攻下石果城了!”

    房遗爱有着无穷的自信,牛进达征战沙场几十年,其目光毒辣的很,又岂会放过攻下石果城的最佳时机,所以如今左武卫骑兵最应该做的就是配合牛进达大军剿杀西逃的吐蕃残兵。如今卓拉的叶茹卫大营已经完了,那么最西部防线威胁最大的就是石果城的两万吐蕃人马了。

    白崇虎有点服了,在毫无消息的情况下,就能如此相信牛老将军,光这一点,他白崇虎就做不到的。

    午时刚过,左武卫骑兵纵马向北奔去,而这个时候小小的天弥多已经在拓跋擒虎和闻仲的夹击下摇摇欲坠了,连吐蕃人自己都知道,天弥多的陷落只是时间问题而已。更糟糕的是,也不知道从哪冒出来一群羌人,这些羌人喊着响亮的口号,开始冲进天弥多南门,搞得天弥多的吐蕃人一阵头大。天弥多守将气的快吐血了,这群羌人一直老老实实地,如今看汉人势大,竟然开始当墙头草了,娘的,当初就该把这些羌人蛮子全都送去逻些城西边当奴隶。

    不管怎样,总之天弥多落到了唐军手中,当拿下天弥多,闻仲才长长地松了口气。虽然还没看到房遗爱的身影,但是拓跋惜月倒不怎么担心,因为卓拉的大军没有来,就证明房遗爱没事了,至于自家夫君会去哪,除了石果城还有别的地方么?

    石果城,位于多玛城西南的吐蕃重镇,一直以来这里都是吐蕃人和羌人混杂的,由于石果城直面多玛城,所以松赞干布派了不少人守卫着石果城。这一天傍晚,石果城被一声巨响弄乱了,石果城守将亚拉差点没疯掉,汉人不要命了,竟然疯了般的怕石果城的城墙。起初亚拉想嘲笑下汉人的,可是当一声浓烟升起,他整张脸都白了,是传说中的天雷,汉人竟然用了天雷。

    为了炸开石果城西面的城墙,牛进达将多玛城所有的地雷都用上了,为了不引起吐蕃人的注意,他还派人强攻东面城墙,如今付出的伤亡总算有回报了,城墙一旦坍塌,他有着绝对的信心能够将吐蕃人赶出石果城。

    军心涣散的吐蕃人根本挡不住唐军的疯狂进攻,亚拉也在乱战中被流失所杀,在短短的一个时辰内,吐蕃人就像一群牛羊般被撵出了石果城。

    牛进达不会放弃追击的,这一场大战,就要奠定大唐在金沙江西线的绝对地位,从此之后,吐蕃人就要乖乖地窝在青藏高原上。

    吐蕃人从没体验过这种被人撵着屁股揍得感觉,他们有的人相反过头想找汉人拼命,可是却被大队人马裹挟着连身子都转不过去。石果城一战,吐蕃人真的算是狼狈至极了,从交战开始,他们几乎没来得及和汉人正面交锋一次,就被赶了出来。

    有时候人倒霉了,喝口凉水都塞牙缝,这不不知道从哪冒出来一支汉人骑兵,他们挥着特制的唐刀,冲着落荒而逃的吐蕃勇士一顿乱砍,强悍的骑兵面对逃跑的步兵,那是什么样的结果呢?几乎不用想,也知道这是一场不公平的屠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