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8章:虚凰假凤
    睡了一觉起来,秦枫人清醒了很多,不过有点急了,没有办法,秦枫只好穿好衣服下床找茅厕,出了房间后,秦枫观察了一下四周的地形,在左边的角落应该是茅厕,于是秦枫快步走了过来,当走到一个房门前,忽然一声声若有若无的呻吟声传到了秦枫耳中,这种声音对于秦枫来说实在是太熟悉了,秦枫心想这个时候谁会在里面呢,这后院看样子应该是给客人休息的地方,难道还有其他的人?

    秦枫怀着好奇的心情,悄悄的来到窗户前,挖了一个,偷偷的往里一瞧,秦枫只感到口干舌爆,二眼发呆,原来里面的女人居然是优姬和花解语,秦枫看到花解语从后面紧紧搂着优姬,优姬的衣服早就已经不知何去,花解语双手按在优姬那坚挺的上,狠狠的搓弄着优姬那丰满的,手指拔弄着那丰满上的坚挺,花解语那小嘴还探头轻轻啜着优姬的耳垂,刚才那听到的呻吟,原来是从优姬那香唇中情不自禁发出的:“嗯……嗯……好舒服……嗯……”

    秦枫看到这里心想:“看来她们死去的丈夫之前床上功夫肯定不行,而优姬和花解语又正是狼虎之际的年龄,不想男女之事才叫怪呢,看两个人熟悉的动作,估计早就开始干起了这份勾当吧。”

    接着,秦枫只听到优姬说道:“解语,你的身子越来越丰满了,可惜了我们那瞎眼的夫君,我摸的你舒服吧?”

    花解语娇声道:“好舒服……嗯……我们自己快活就行了”

    优姬说道,“这秦枫生得英俊潇洒,昨天那模样,真是让人爱死了。”

    “呵呵,优姬你不会有什么想法吧?”

    花解语娇笑道,“好了,别提他了,快点摸我啊。”

    花解语说完,只见优姬的双手又轻轻的从那丰满的上往下移,移到了花解语的腰部,搓挪了二下,优姬又慢慢下蹲,双手接近了花解语的腹部,快要伸入花解语那茂盛的丛林,引发花解语更大的呻吟声:“优姬……我受不了了……不要逗我了……再往下……我下面的桃源好需要你的手……优姬快往下……”

    优姬声说道:“原来解语是这么荡啊,我今天一定会好好满足你的。”

    优姬抱起了花解语,把她放在床上,然后直接用手扒开了花解语那已经湿润的玉沟,花解语不顾羞耻的将沟壑幽谷送到优姬的嘴边,娇喘吁吁说道:“优姬……嗯……我要……嗯……快用你的嘴帮帮我……我下面好痒好难过……”

    花解语殷红的花瓣和湿润的口因为双腿的伸曲微微开合,好似细细喘息的小嘴唇,吸引着优姬,只见优姬伸出香舌,对准靠在自己嘴边的柔嫩花瓣,轻轻吸舔着花解语那美丽的花瓣,啧弄着花解语那艳丽的豆豆。

    只见花解语那的顺着优姬娇嫩的小嘴,湿透了床单,花解语那娇躯痉挛着抖动着,绷紧了,用双腿夹着优姬的头,想让优姬更伸入自己的玉沟,麻痹而甘美的快感从玉沟迅速向花解语胴体的每一个角落扩散而去,优姬这时用自己的香舌伸入花解语的深处,一伸一抽,一抽一插,好像男女欢爱,而花解语被刺激的双手紧张床毯,额首乱晃,玉体酥软,娇喘:“优姬……我不行了……好美…………我感觉好美……我快要飞天了……啊……快点……再快点……我吧……用你的小香舌我吧……”

    优姬听到花解语的叫,也越发兴奋,拼命的用香舌在花解语的中,让花解语滑润的侵入自己的小嘴,直到香舌发麻,优姬才停止了抽动,急着花解语拼命扭动自己的香臀,口中喘道:“优姬……别停……我快来出来了……别停求求你了……”

    优姬道:“解语,别急嘛。”

    说着,优姬伸出玉指,轻轻划入了花解语的桃源玉洞,玉指当然比香舌划的更深,让花解语得到了更大的满足,优姬另一只手抚摸揉捏着花解语丰硕高耸的,香舌不时舔过花解语的,伸在玉洞中的手指还不时挖弄着,飞快的进出,让花解语马上有了痉挛的感觉,猛的抬起香臀,迎合着优姬的,疯狂的扭动着:“优姬……真舒服……插的真好……我快……”

    优姬玉指插动,早已经被花解语引动了玉体的春潮,玉壶中顺着大腿流下,已经把一只手伸到了自己的,挑逗着自己的小豆豆,娇喘声声的说道:“好解语……慢点泄……我会让你升天……尝到的滋味……”

    花解语呻吟声加重:“优姬……我不行了……好酸好麻好痒……再用力……马上要飞天了……”

    随着优姬的抽动,花解语的顺着优姬玉指划然流下,湿透,湿透优姬的玉手,好多好晶莹,都能听到优姬玉指在花解语玉壶中‘啪’的声。

    优姬明显感觉到花解语桃源中的越来越多,花解语香臀猛烈迎合着优姬的玉指,感觉到洪沟中的刺激直传大脑,大脑一片空白,整个身体好像在天上飘荡,优姬知道花解语快,手指快速抽动,身体俯在花解语的身上,丰满坚挺的摩擦着花解语的,让花解语倍感刺激,优姬樱桃小嘴对着花解语耳朵吹着热气,娇喘吁吁的说道:“解语……快泄吧……泄给我……快泄吧……我好想看你的俏模样……”

    只见优姬猛然亲上了花解语的小嘴,将花解语湿吻在一起,二个香舌一吸一吐,一吐一吸,两人舌头交缠进出于双方嘴里。花解语春情荡漾,口里分泌出大量香甜的唾液,香舌情不自禁的深入优姬口中,任她吸吮,自己的唾液也渡了过去,又迫不急待的迎接优姬探入自己口中的湿润舌头,两人颈项交缠的热烈湿吻起来。

    “呜……”

    花解语陷入美妙的热吻之中,她还想再说什么,可是嘴唇却要融化般地张不开,喉咙里也发不出一点声音来。优姬那如灵蛇般轻巧的舌尖在她温暖湿滑的口腔内翻滚搅动,狂野的撼动花解语内心压抑的,花解语也展开温润滚烫的香唇,柔软滑腻的舌尖滑入了优姬的口中,配合着优姬的狂吻激情地舔吮着,一股一股的玉液香津随着两舌的纠缠缓缓地流动。

    忽见花解语强烈的挺起香臀,樱桃小嘴发出一声强烈的尖叫,一股玉液从花解语的桃源中喷射而出,优姬见花解语已经,连忙加快了玉指的抽动,香唇猛然含住花解语的,让花解语的来的更加猛烈,更加刺激着花解语的,花解语已经紧绷了她的玉躯,双手搓挪自己那丰满结白的双乳,现在的她已经不知身在何方,一股二股三股,一股股的从花解语的桃源里喷射而出,直接进入优姬的樱桃小嘴,花解语越喷的多,优姬的小嘴越吸的厉害,想把花解语的全部吸入嘴中,吸到肚里,把花解语的灵魂都要吸出来一般,花解语的香臀又往上挺了几下之后,泄出了第一次,优姬还想让花解语达到更好的满足,小口又含住了花解语的小豆豆,然后轻轻用牙齿咬着,用香舌摩着,让花解语产生又痛又麻的感觉,花解语慢慢缩回了自己高抬的香臀,好像全身的所以力气已经发泄在刚才的中了,静静的躺在床上,任由优姬玩着自己的小豆豆,口中发出:“嗯……嗯……”的喃喃细语。

    秦枫这时也是看的庞然大物直立,哪里还有意。

    这时优姬舔干净了花解语的桃源,把桃源深处洒出的都吞入肚中,然后站起来,慢条斯理的起身脱去了自己身上的亵衣,让外面偷看的秦枫双眼发呆,优姬那如黛的柳眉,长而卷翘的乌黑睫毛,使她那梦幻般妩媚动人的大眼睛平增妩媚,鲜艳欲滴、红润诱人的饱满香唇,勾勒出一只性感诱人的樱桃嘴儿,线条柔和流畅、皎月般的桃腮。处盖着一个小山突起,好饱满,小山上盖着细细的绒毛,鼓鼓的在胸前挺拔的站立着,没有任何一丝下坠,尖挺的与饱满的是那么的充满着诱惑,优姬细细的腰沉下去,纤细的腰围,用一只手就能紧紧地将她握住,浑圆的臀部却高耸起来,看上去显得那么的性感撩人。

    优姬爬上床,又吻住了花解语的双唇,舌头长驱直入在花解语那湿润暖香的芳口中恣意地四处舔舐,优姬一会儿舔舐花解语殷桃小嘴的上颚,一会儿舔舐花解语滑腻柔软的丁香妙舌,一会儿舔舐花解语的妙舌下香甜柔软的口腔,无所不至,两人嘴中的津液相互交汇着,优姬舔得师花解语芳心又痒痒,欲念萌发,又再一次的高涨起来,花解语驱使着湿滑滑的香甜的丁香妙舌去舔舐着优姬的香舌,两人的舌头你舔着我,我舔着你,情意缠绵地纠缠在了一起。纠缠片刻,欲火高涨的花解语感觉这样不足以满足心中的需要,她气息粗浊地一口噙含住优姬的舌头如饥似渴地吸吮起来,并且如饮甜津蜜液似的吞食着优姬嘴中和她舌头上的津液,此刻花解语白嫩的花容醉酒一般酡红,春色诱人,黛眉藏春,媚眼半张,鼻息沉重地贪婪地吸吮着优姬的甜舌。

    花解语的纤手已经在优姬那丰满的身体上游荡,优姬的鼻息越来越重,已经感到的奔发,花解语把嘴从优姬的嘴上慢慢移下,在玉颈上做了短暂的停留,马上停留在优姬的上,花解语娇喘吁吁的说:“舒爽,你的好大好丰满。”

    优姬两个丰满的随着花解语的私摩,轻咬,更显肿大,粉红围绕着的两粒莲子更坚挺,直立在空气中,花解语满心欢喜地将优姬白玉半球形丰硕的嫩乳握入手中,花解语发现优姬的真是肥大,一只手仅仅才覆盖住一小半,两只手都不能将一只豪乳掩握住,花解语在惊叹之余,感觉握在手中的圆乳,柔软中充满弹性且润滑温热,很是舒爽。

    花解语激动地按住优姬的忽左忽右用力地揉按起来,弄得丰隆柔滑的豪乳一会儿陷下一会儿突起,白嫩的肌肉从花解语手指缝中绽现出来,花解语看着在手指中摇晃的珍珠般美丽令人怜爱的粉红色,又有一股想吸吮地冲动。

    花解语低下头,将脸伏于优姬丰盈香馥馥的中间,一股甜甜的乳香直沁心扉,花解语心神一荡,用热唇咬住优姬暴露在外面觉得害羞而发抖珠圆小巧的,一口含入嘴中宛如儿时吃奶似的吸吮起来。花解语边吸吮边用舌头舔舐着敏感的乳珠,不时还用牙齿轻轻地咬着,弄得优姬只觉麻痒丛生,并且这痒渐渐地波及到浑身,麻痹般的快感震动了肌肤。

    优姬内心深处的被激起,她纤纤玉手抚摸着花解语的黑发,欺霜塞雪的娇颜泛红,芳口微张:“啊……哦……嗯……解语……轻点……别将我咬疼了……”

    轻声呻吟着,艳红的在花解语嘴中渐渐地变的更硬。

    花解语听到优姬的呻吟声,此声让花解语欲念横生,心旌摇荡,用自己的拼命摩着摩着优姬的小山丘,优姬感觉春心一荡,头脑昏眩,兴萌发,只觉和也起来,她将浑圆挺翘的粉臀在下转动,以使自己更能磨擦到花解语的,虽是隔靴搔痒,却也聊胜于无,略解。

    优姬那吹弹可破的俏脸晕红,隐生春情,樱口中发出的呻吟声渐高,呼吸粗浊;花解语也喷发,神魂飘荡,更为用力地吸吮舔舐着,揉按着。

    只见优姬她那高耸起伏的臀峰,浑圆肥美臀部尽收眼底果然既性感又妖媚,腹下乌黑细长而浓密的耻毛煞是迷人,花解语右手揉弄着优姬的,左手放肆地在优姬的四周游移轻撩,来回用手指揉口左右两片湿润的,更抚弄着那微凸的,中指轻轻向滑进扣挖着,直把优姬挑逗得娇躯轻晃不已,如汹涌的潮水飞奔而流,樱唇喃喃自语:“……”

    优姬的酥胸急遽起伏,娇躯颤动:“啊……解语……别折腾我了……我好舒服……嗯……受不了…………快……停止……”

    曲线丰腴的胴体一丝不挂地展现,优姬那全身最美艳迷人的神秘地带被在外面偷看的秦枫一览无遗,雪白如霜的娇躯,平坦白晰的下,三寸长满浓密乌黑的芳草,丛林般的耻毛盖住了迷人,而神秘的中间一条细长的清晰可见,秦枫见到这般雪白丰腴、性感成熟的女性胴体,心中那股兴奋劲自不待言了,他色迷迷的眼神散发出欲火的光彩。

    花解语哪管优姬的叫喊,自顾玩着优姬的,同时已经把小嘴伸到了优姬的小豆上,用舌尖舔着吮着那花生米粒般的,更不时将舌尖深入舔吸着,“嗯……哼…………”

    优姬无声的呻吟着。

    优姬全身的体温开始呈直线上升,一只纤纤玉手握住自己丰满的,梦呓般地叫着,一边自己玩弄,把硬起来的夹在手指间揉搓,而下面两片粉红色中间的,已经被里分泌出来的蜜汁给弄得湿淋淋的。

    优姬感觉全身都在为追求快乐而颤动,身体的感觉走在思想之前,花解语在对花瓣上摩擦中,慢慢用玉指优姬湿淋淋的里,甜美的冲击感使优姬身体颤抖,忍不住抬起香臀,优姬呼吸越来越急促,花解语用手指抚摸,秘的手指先在里面旋转,然后改成进进出出的动作。

    上下着的优姬,从里传来的阵阵麻痒快感,使得她感到极度刺激,轻轻闭上眼睛,同时皱起了眉头,伴随着荡的呻吟声回荡在房里,感觉手指已经掌握了自己的思想,想要到达的念头也越来越强烈。

    随着花解语抽动幅度起来越快,优姬的喘息声也越来越急,知道自己马上身,优姬娇喘吁吁道:“解语……快点……嗯……我马上……马上要泄你了……”

    花解语听到优姬的叫声,马上又加快了速度,只听到‘啪’手指传来的水声,还有花解语和优姬的娇喘声,秦枫在外面只看到优姬的香臀向上猛挺了几下,口中发出似哭非哭之声,秦枫知道优姬已经到了极度的快感,只见优姬的中喷射出一道洁白的玉泉,花解语连忙用小嘴接住,拼命吸吮着优姬的,让优姬泄的更畅快。

    优姬泄了个美快,她整个人都不想动,酥的连手指也不想抬一下,花解语清理完优姬的,爬到优姬身边轻轻的问道:“优姬,舒服吗?我玩的你爽不爽?”

    优姬娇媚的说道:“你弄的我好舒服,简直要飞上天了,要是有个真的男人就更好了。”

    花解语听完优姬的话,娇声笑道:“难道你想要男人了?”

    “难道你就不想要吗?”

    优姬反问道。

    优姬说道,“看秦枫那模样,多半是风月高手。”

    “这你也看得出来啊,难道你想?”

    花解语说道。

    “哎,想是想,不过就怕被人知道。”

    优姬大胆承认了自己的想法,“好了,有点累了,不说这个了,先休息一下吧。”

    “也好。”

    花解语点了点头,两个美妇又紧紧的搂在一起,或许是先前实在是太疲劳了,两人再说了会悄悄话,然后慢慢沉睡过去,秦枫没有想到撒也会看到双美床戏,真是不虚此行了,听他们的说话,秦枫知道两个美妇都对自己有点意思,看来要得到她们也是比较的,见到两个美妇入睡之后,秦枫悄声的离开去茅厕了,而优姬和花解语的美体已经深深印入秦枫的脑海中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