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六章 双管齐下
    这一夜,秦邵璿不知疲倦,夏天却抵挡不住他的凶猛,投降睡去……

    醒来时,窗外已泛起浅浅的灰白色,似乎快要天亮了,而秦邵璿不在床上。

    夏天不禁哑然,难道只是春梦一场?只是,为何她动了动身体,全身像被碾过一样,而且,还有地方火辣辣地痛?

    显然那个臭流氓翻窗进来又翻窗出去了,原来t市公安局长的高超身手是用来翻墙采花的,他就这样发泄完他的兽性,然后跑了?

    也好!就当做了一场梦吧!

    正想着,听见门铃响起,过了一会儿,门外似乎有人说话,好像是什么人来了,时间还早,她还想睡一会儿,可她的房门一响,门缝里探进来一颗小脑袋来,星星嘿嘿一笑,“姐姐,那个大哥哥来了,还带来了好多早点,嘿嘿,快起来吃吧,我要去上学,拜拜。”小家伙还顺手把门关上。

    裹着被子的夏天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

    什么大哥哥?什么早点?星星口中的大哥哥是谁呀?

    正挖空心思想着,房门再次被推开,“天天,还不起床?”

    夏天怔住了!只见推门进来的形象高大,帅气亲和的制服男,居然是秦邵璿!

    她张了张嘴,只觉得一口气憋在xiōng口,却是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秦邵璿!

    为什么他总是能弄出点出其不意的状况来?

    妈妈不是不同意他们交往吗?他为什么一大早,堂而皇之登堂入室?

    看来,他的脸皮不是一般的厚!

    “怎么,身体不舒服吗?”身穿藏青色制服的他大大咧咧走进来,声音还那么多,这家伙,这色胚绝对是故意的。

    夏天看了看窗户,再看了一眼没有人影的门口,小声低问,“喂,你怎么回事?”

    他笑而不语,凝视了她一会儿,转身走到衣橱前,推开,从里面取出一件睡袍扔给她,“我是专程来送你去上班的。”

    夏天接过睡袍,敢情他还知道这个时候她是未着寸缕,刚要揭开被子,就见妈妈走到门口,一脸严肃,“秦局,既然你把早点都送上来了,那就出来一起吃吧。”

    杨夕这是在提防秦邵璿,怕他进了夏天的房间,对她女儿心怀不轨,其实,她哪里知道,昨晚秦局已经把想做的事都畅快淋漓做了,今天一大早是特意来攻克她这个丈母娘的。

    “好的,阿姨!”虽然杨夕的态度已经相当明确,还一口一个疏离的秦局,但是秦邵璿不会放弃的,和夏天在一起的决心不会减少半分。

    嘴里答应了,但秦邵璿并没有很快的转身离开,他等杨夕的身影消失在门口时,从制服口袋里掏出一东西来,走到床边,一把揭开她裹着的薄被。

    “干什么?!”她呲牙咧嘴,含怒低斥,昨晚被他那个也就是,现在他要干嘛?浑身痛得正担心自己怎么下床。

    秦邵璿举了举手中的药,有点难为情,“对不起……好像过猛了点,可是……实在忍不住……”

    暧昧的笑意显而易见在他脸上扩散,蔓延。

    “你……”原来他是要给她涂药,不禁羞愤交加,“放下!我自己来!臭流氓!”

    一大早,他去买药了?还好意思去买,还穿着一身制服,流氓就是不怕丢人。

    “还有呢?”她手一伸。

    “什么?”

    “事后药啊!”

    秦邵璿的眸色明显暗了暗。

    记得在做那事的时候,她哼哼唧唧问他,为什么不用tt,可他说来得急,忘了,还咬着他的耳朵说下次一定记住。

    还下次一定记住,每次都是这句话,根本就是在搪塞她。

    算了,现在不是说这事的时候,赶忙起身,抓过睡袍想穿上,可还没展开的时候就被秦邵璿轻轻按住,错愕间看到他眸光灼热了一下,抿唇,轻轻俯首下去吻上她因为起身而袒露在外面的背。

    夏天一抖,拿眼瞪他,“你胆子也太大了。”门都没关,他就……

    秦邵璿置若罔闻,双臂撑开在她身侧继续轻轻吻着她的背——在她看不到的地方,那敞开的一大片春光上,触目惊心的吻痕遍布整个凝白的脊背,尤其是颈子和肩,更是印满了红痕。

    “天天,知道么?”他嗓音沉静如水,却透着一丝灼热与悠远,“如果可以,真想让你一辈子都带着这些痕迹,再也洗不掉——天天,你是我的,永远只能是我的。”

    他第一次说这样的话,沉静的嗓音里带了一种男人对女人才有的独属霸占欲。

    明显的表达,也许会吓到她。

    果然,怀里的人儿僵了僵,耳根虽然烧得微红可还是尴尬得不敢回头。

    秦邵璿眸子里的灼热渐次褪去,恢复了温柔,哑声道,“放心,我一定会让你妈妈同意我们在一起。”只要杨夕同意了,他的家人,包括夏正其,他们的抵触他都可以视而不见。

    夏天默默看了他一眼,有几分感动,有几分心酸,该死的,还有几分意乱情迷,可只要想想他翻窗的行为,她又有些心疼。

    下了楼的时候,他牵着她的手,夏天挣了一下,但没挣开,便由着他去了,两人都上床做了那种亲密的事,还在乎牵牵手吗?

    她忍不住停住脚步,抬头看向那楼层,虽说墙壁上有落水管和空调架,但那是六楼,就那高度若是摔下来,她想想都心惊胆战。

    “担心我?!”长长的健臂从她的身后环过来,将她圈入怀里,耳边吐着温热的气息。

    “多危险,别再做这种傻事。”清澈的眼瞳里被担心占满。

    “那每天晚上,你偷偷起来给我开门。”秦邵璿眼里闪过狡猾的笑。

    “休想!”横了他一眼,还攥着拳头打了他xiōng口一下,让她给他开门进来欺负她压榨她,亏他想得出。

    他轻笑,从兜里掏出一把钥匙,在她眼前一晃。

    夏天一愣,旋即明白了,这钥匙一定是她家的,应该不是早上出去配置的,或许他之前就预备了,伸手去抢,却被他重新放入口袋里,松开她,自顾自朝那辆越野警车走去。

    “喂,秦邵璿,我明明看见你是翻窗进去的。”她迈步紧紧跟上去。

    他停下来,转身,居高临下,看着她笑,“是啊,我是翻进去,走出来的。”

    夏天也顿住脚步,看着他笑,不知道是不是该上去踹他一脚。

    原来他是趁妈妈和王叔叔还没起床,偷偷从家里出去的。

    这混蛋,还警察,还公安局局长,简直就是厚颜无耻诡计多端的采花大盗!

    好不容易等他笑够了,秦邵璿却做出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天天,我告诉你这个,就是要让你明白,不管你妈妈的态度又多坚决,我都不会放弃!我的这招双管齐下保准奏效。”

    夏天仰起头,“什么叫双管齐下,请秦局赐教。”

    他这是要制服谁,收拾谁呀,还双管齐下,当她妈是阶级敌人?

    “一方面网住你这个臭丫头,另一方面攻克丈母娘那个堡垒。”他笑得倒是得瑟。

    而夏天脸黑了,敢情自己也是他阶级敌人的一份子,还网住?她倒要看看,最后是谁网谁?

    “早上谁给你开的门?”

    秦邵璿微微锁眉,做沉思状,“门一开,我就看见丈母娘站在门边,应该是丈母娘开的门吧!”

    什么应该,听他这么一说,明明就是妈妈开的门。

    咦!这夏天就不明白了,妈妈不是极力反对他们在一起的吗?怎么还给他开门,她应该将他拒之门外,或者大发雷霆把他赶走才对呀。

    “走吧,再磨蹭,就该迟到了。”桃花绽放般的笑容魔术般浮在秦邵璿的脸上,杨夕开门时,一定透过猫眼看到是他,却还是让他进去了,这说明什么,他还是有希望的,即使杨夕现在可能是想利用他来帮助夏天整垮张蕾,他也愿意做这枚棋子。

    一路上,夏天一直好奇的追问秦邵璿,“你为什么要向外界说你受伤了?”见他不回答,她又紧声接着道,“你到底在玩哪一出?难道对我也需要保密?”

    说实在的,秦邵璿还真的有些无从作答。

    见他没有搭理自己,夏天自嘲道,“对了,我又不是你的什么人,你当然不会告诉我真实原因了。”想知道原因,只是担心他的安危,没有别的意思。

    “你是我什么人,昨晚不是才给予了有力的证明?怎么,你现在又要?”秦邵璿蕴满暧昧的嘶声,是那般的邪气凛然。

    即便他的回答让人发窘,他也能说得那么的冠冕堂皇、义正词严。好像错的是她……该死的秦邵璿,能不能不要这么色情?!

    夏天转过头,不予搭理。

    不告诉她?那好,她今天要去中建总局t市分公司的事也不告诉他,气死他!

    下车后,夏天碰地一声,甩上车门,出气似的踱着高跟鞋,看也不看就进了夏氏。

    而那辆越野警车停了好久才离开。

    秦邵璿知道臭丫头心里不舒坦,闹情绪呢,但有些事情不能告诉她,自己的职业是玩命的,她胆小,怕她担惊受怕。

    中建t市分公司一处外观壮丽的大厅内,一张优雅大气的红木圆桌旁,坐着几个气度不凡的男子,他们正在等夏氏的夏天,时间对于在座的几个人来说,都是分秒必争的金贵,可开会的时间都过了十几分钟,她还没有来。

    作为主要承建方的张氏总裁,张慕远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的神情,依旧含着温文尔雅的笑,“秦总,你太太迟到的习惯是你给宠出来的吧!”

    如此开口调侃时,唇角却勾起一抹玩味儿的笑意,目光沉沉的盯着坐在圆桌最顶端,面色yīn郁的秦晋阳。

    趣味的话引得在座的几位男人一阵发笑。

    秦晋阳扯了扯唇角,附和的笑了笑,望着身边的空座位,没吭声,不过,笑得真难看。

    在座的谁不知道张慕远为了拿下秦晋阳,把自己的妹妹都双手奉上了,所以,八卦并不是女人的专利,有时候男人也很感兴趣。

    此刻,他们不仅是在等夏天,也可以说在等看一出好戏。

    夏天会来吗?若是来了,她和张慕远,和秦晋阳又会怎样?是暗潮汹涌?还是剑拔弩张?

    “秦总,你太太是不是忘了今天的这个会议?”终究有人按耐不住,约莫有些急躁了起来。

    只见所有的目光再次聚集在秦晋阳的脸上,他眸光略微一抬,扫视大厅门口之后,又看了一眼腕表,语气间约莫有些失落道,“不会的,她应该……”

    明明已经和夏天离婚了,可虚荣心作祟,他不敢说,也不能说。

    “秦总……你太太该不是故意的吧?”

    新婚不久,老公就在外面寻花问柳,换做任何一个女人都接受不了,况且还是心高气傲的夏大小姐,所以,他们都认为夏天的迟到或者不来,根本就是故意闹情绪。

    “不会,她一定是有事耽误了!”说完,倏然起身,高大的身形,露出一抹淡淡的落寞来,完全忽视了,或者说压根没注意到张慕远那张冷若冰霜且yīn霾满布的脸。

    夏天和陆秘书走进来的时候,早有人迎了上去。

    “秦太太,你终于来了!”张慕远拉长着声音,很慵懒,什么秦太太,什么终于,讥讽意味儿很浓郁,很显然,他的话带着很深的意味。

    “对不起,路上堵车。”夏天微微一笑,抬起头直视张慕远那冷幽的眼眸,“张董,我今天是代表夏氏来的,请你叫我夏总,或者夏天,谢谢。”

    什么堵车,根本就是借口,心知肚明的陆秘书抿了抿唇,为夏天挪开一把椅子,小老板坐下后,她才坐在一边。

    夏天的话,让站着的秦晋阳心头一紧,他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发现她根本没有看自己时,便寥落的坐下。

    张慕远微笑着把手中早就准备好的文件夹推到她面前,“夏总之前已经看了草案,这是张氏的预案,请过目,如果有需要补充的地方,请赐教。”

    “张董,客气了!”夏天接过文件夹,打开,认真的看着。

    她竟然看都没看自己一眼,秦晋阳似乎料到她会这样,但当真正面对她的漠然时,心里不是滋味。

    随意斜靠在椅子上,视线若有似无注视着夏天的一举一动,感觉她即便是在看协议时不经意地咬唇,都是那么的迷人!

    她的唇,应是没有涂唇膏的,对,一直以来,她的唇都是自然红润亮泽,正因为没有唇膏的覆盖,而更加凸显出她唇瓣的娇柔,花瓣一样的唇形,亦柔嫩得如一朵初开的花,仿佛用手轻轻一捻,就可以捻出花汁满指,这样的唇,极易受伤的。

    忽然之间,他听见自己心里有什么声音微妙地“铮”一响,像琴弦拨动,余音久久绕心。

    莫名地,便开始回想,吻在她唇上的感觉,虽然回国后每次吻她都是用强,但那软糯的唇瓣真的让人迷恋。

    仅仅只是看着她的唇,他便感到小腹的窒紧,该死!他暗咒一声,视线开始下移,经过那小巧的下巴,然后是系这丝巾的脖子,可从他的这个角度,刚好看见那白皙的肌肤上,有一块明显的吻痕,是吻痕,没错,说明她昨晚和男人在一起……

    不由想起彭佳美的电话,她的那个男人到底是谁,看来,他有必要去调查一下。

    此刻,不仅秦晋阳在仔细打量夏天,那个张慕远同样不例外,他紧紧盯着对面那双柔美细嫩的双手,忽然有一个惊人的发现,那就是夏天的纤纤玉指上,没有任何的装饰物,也就是说,连一枚戒指也没有,她不是结婚了吗?为什么连没戒指也没有?

    这个时候,他自然去看她丈夫的手。奇怪的是,秦晋阳的手上却戴着一枚钻戒。

    这是什么状况?他们是吵架了,还是……

    夏天捏着那份协议,看着张慕远时,他的脸上,那微微的笑意,似乎只是出于一个商人的精明和绅士风度,“协议上的内容对于夏氏来说是百利而无一害吧!”

    张慕远淡淡开口,说的那么云淡风轻一般,似乎他之余她的恩惠,不过是一碗饭,一杯水那般简单一样,而他此刻在商言商,公事公办的样子,让夏天没有办法去说多余的话。

    “百分之二十的入股虽然不多,但对于主要承建方张氏来说,已经是忍痛割爱了,我希望夏总,可以为夏氏着想,当然也是给张某一个展示城市文明动向的机会!”

    张慕远的表情依旧那么老练,似乎一切都在他掌握之中,而夏天在听到了‘忍痛割爱’时,心头一动,张慕远这么做是为什么?

    “是啊,天天,张总如此豪迈慷慨,你还在犹豫什么?”秦晋阳咬了咬牙,说了一句‘私房话’,反正在场的都是张氏和他公司的人,说这话也无妨,再说了,如果闭口什么也不说,落在别人眼里就是不正常了。

    夏天看了秦晋阳一眼,迎上张慕远那双复杂的眼眸,淡淡一笑,“想我夏天何德何能,忽然得到张氏的垂青,我当然要犹豫了,这个合约对于我们夏氏来说,真的很划算,可我就不明白,张董为什么就舍得忍痛割爱了。”

    “因为你是秦总的太太!”张慕远微笑着给了她一个这样的答案,“其实,在任何人眼里,t市分公司的这个项目非夏氏莫属,说实话,我张某当时对这个案子也没抱多大希望,因为秦太太的身份,这个项目怎么也轮不到我的头上,可没想到,张某得到了秦总的厚爱,所以,我不能忘本,不能独享这个香馍馍,说什么,我也要分一杯羹给夏氏。这样的解释,夏总满意吗?”

    夏天没想到张慕远这么直接,可对他的有些话却不敢苟同,什么叫当时对这个案子没抱多大希望,哼!把自己的亲妹妹都送给了秦晋阳,还说没抱多大希望。

    一边涉及到公司的利益,一边是秦邵璿的警告,夏天正犹豫着,她包里的手机响了,拿出来一看是蒋副总的。

    “对不起,我接个电话。”夏天想起蒋副总对她说过的那句话,口头承诺可以有,但合同不能随便签。

    “喂,蒋总,张氏的那份草拟我看了,没有问题。”正是没有问题,才让她难以抉择,她想给公司创造利益,想让张蕾无话可说。

    “那就先口头答应他!”

    得到蒋总的认可后,夏天忍不住给‘太平洋的警察’打了一个电话,可没人接听。

    算了,自己的路还是自己走吧。

    再回到会议桌旁,张慕远站起来,“夏总如果有什么异议的话……”

    “我没意见!”

    夏天淡淡的吐出的字眼,让除了她自己之外的人,第一时间鼓掌了起来,而那些原本还坐着的人,此刻已经起身祝贺。

    “夏总,能够和夏氏合作一直都是我张某梦寐以求的事,这样,我会尽快安排签合约的事!”

    “那就有劳张董了。”夏天低眉弯唇浅然一笑。

    “我还有事,就先告辞了!”张慕远微笑着,带着他的人匆匆而去。

    夏天似笑非笑转身,没走几步,一只有力的手臂,将她紧紧抓住,不让她离开,“天天,去我办公室,我有话对你说。”

    “我有事,需要马上回公司。”现场还有人,夏天只能无奈恨恨瞪着他,回公司当然只是一个借口,她怎么可能去他的办公室?

    “不会耽误你很长时间!”秦晋阳肃穆着俊脸。

    夏天的手腕被抓的很紧,想甩都甩不开,秦晋阳也是一脸少有的严肃,拉着她就朝自己的办公室走,而夏天被他这么拖着,又拗不过他力气大,只得先跟了进去,身后早有一堆人在他们进去之后赶紧把脑袋挤在了一起八卦。

    “喂,看样子,秦总和他老婆的关系好像不错!”

    “我还以为因为那个张慕芳,两人关系破裂了。”

    “别人毕竟是青梅竹马,有着感情基础!”

    “哎,别说那个夏小姐的气度也够大的,听说秦总把姓张的都带回家了……”

    “把张慕芳带回家?不可能吧?”

    “真的,上次张慕芳来找秦总,我听见她在洗手间给一个人打电话说得,还说当时就把夏天气跑了。”

    “遇到那种情况,夏小姐不跑才怪。”

    “哎!遇到这种事,受伤的总是女人。”

    ……

    秦晋阳将夏天扯进办公室后,顺手关上办公室的房门时,反锁上,然后滴滴的在门锁旁边的加密按钮上按了几下,才放开她的手腕。

    夏天还没来得及躲开他,秦晋阳已经长臂一伸,将她禁锢在双臂与房门之间,“天天,你不给我解释的机会,是不是因为你爱上了别的男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