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01-204
    第201章你爱我吗?

    我蹲在那里,哭了很久很久,直到……白鹭找到了我。

    他站在门外边,轻轻地说了一声:“……娘子,我来接你了。”

    这一熟悉的声音就像一道闪电,闪入我的耳畔,温暖,也愈发的催泪。

    ──是的,现在的白鹭,就如我的救星,在我最最脆弱的时候,只需一个呼唤,就可以不问原因,丢下手边的一切。只为了我,匆忙赶来,及时找到万般沮丧的我。

    我的心,突然之间,觉得好痛。──这样一个傻傻的男人,不顾我的拒绝,固执的专一的叫我娘子……他总是能在最最危急的时刻,挺身而出,来到我的身边,给我所有我想要的安全感。

    吸了吸通红的小鼻子,我弱弱的喊了声:“白鹭……”

    本来几近流干的眼泪又如新生的泉眼,汩汩的流出泪来。

    我想要伸手开门,却使不上力气。

    “别急,我会一直在这儿等着你。”他说。他站在门外,一动不动的,耐心的,静静的等着。

    深吸一口气,忍住泪,小手使上劲,顺利拨开了门。

    泪眼朦胧中,我看到白鹭一脸平静和宠溺地,对我张开了双手。

    扑进他的怀中,闷声问道:“……你爱我吗??……昭君”──默默的吞下后面的名字。

    “爱。蔷薇,我爱你。”他不假思索的回答。

    “呜……呜……”我放声大哭,哭得好像受了极大委屈的孩子。──我为我的坏心思而悲伤。明明知道不可能的事情,却还是心存侥幸,自欺欺人。

    他轻拍我的背,什么话都不说。

    “呜……呜……我也爱你……爱你……”我紧紧地抓住他的衣服,感觉到他收紧的双臂和加快的心跳,心底愈发的绝望:

    ……我爱你……昭君……我真的爱你……

    这是一见钟情还是前世孽缘??

    他像极了我的年少时候的梦想。翩翩而来,温文尔雅,翩跹惊鸿。轻而易举地占据了我的所有心思。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爱昭君。却绝望的发现,他离我好远。

    还君明珠泪双垂,恨不相逢未嫁时??

    且不说白麒和白鹭,他压根就没有赠我明珠,只是我自己一个人在这里胡思乱想,暗许芳心罢了。

    昭君啊昭君,你引得大雁为你神魂颠倒,再也飞不起来了……

    ……

    我勾住白鹭的脖颈,踮起脚尖,吻住他的唇。

    温暖的,软软的,香甜可口。昭君的唇,会不会也这么美味呢?

    疯了疯了!!我到底在想什么啊???

    ……

    我以为白鹭会接过主动权,搂紧我,狠狠地吻我。

    但他只搂紧了我,没有进一步亲吻我。

    “相公,你不想吻我吗?”我稍稍退回,问道。

    “娘子,你为什么哭??”他答非所问。

    “你不想亲我抱我吗?”我垂下眼眸,继续问道。

    “娘子,你为了谁躲在这里哭??”他继续追问。

    “……原来你不想啊。”伸手抵住他的胸膛,用力想要脱离他的怀抱。唇角微微勾起,我淡淡的说:“那真是不好意思,居然把你喊过来了。”

    我一步步的退出他的怀中,勾下头,小手掏出手机,当着他的面,找到白麒的号,拨了过去。

    “你干什么?”他微眯双眸,一把将手机夺了过去,关机。

    “找人亲我抱我。”我浅浅的笑,剔透的泪花还在卷翘的睫毛上轻轻颤动。

    第202章爱欲弥漫的惩罚1

    “你!!”白鹭似乎有些生气,狠狠地盯着我。

    “我不想勉强你啊。”我笑颜如花,软软的说道:“我想……如果是白麒学长……他肯定不会拒绝我的……”语调拉得长长的,绵绵的,半含挑逗。

    话音未落,眼前一花,他重重得扯我入怀,狠狠地抱紧我,大手勾起我的下巴,薄唇毫不迟疑地压了下来,含住我的红唇,使劲地吸吮。他咬的有点狠,让我有点疼,忍不住微微启唇痛呼,霸道的舌尖咻地钻了进来,翻江倒海的舔吻,有些粗暴,似乎在发泄满腔的愤怒。

    粗暴的吻中,含着一丝令人无法忽视的温柔。

    小口张大,让他更加肆意的亲吻着,一波波的快乐随着舌尖的撩拨,在整个口中蔓延开来,又酥又麻又痒,撩的全身都开始酥麻酸痒。腿窝里一阵阵的酥软,让我几乎站不住,更往他的怀中贴去。

    他会意的将我搂得更紧,大手不安分的揉上高耸柔软的酥胸,忽轻忽重地揉捏着,有一搭没一搭地撩拨着我的情欲。他的手法纯熟,仅仅几下撩拨,就将我撩的情欲猛涨,全身发热,xiāo穴泛起一股胀胀麻麻的感觉,难受得紧,好想伸手狠狠地蹂躏一番。

    “……呼……想要了吧??”他喘着粗气,明知故问。

    “哈……哈……不要……”浅浅的呻吟,压低音量,有些担心地拒绝:“不要在……这里……呼……嗯……换个地方……”

    “不换!!”他恶狠狠地回答:“娘子……呼……呼……是你勾引我的……我已经忍不住了……”语调断断续续的,沈重的喘息淡化了凶狠的语气。

    他拉住我的小手,直直的来到他的下半身,覆盖在他高高支起的帐篷上,又热又烫又硬,似乎叫嚣着想要发泄。

    我羞红了小脸,小手却邪恶的摸了摸大帐篷,感到自己支撑不住了,xiāo穴愈发的酥麻酸胀,难受万分。

    “呼……娘子,就在这里,给我!!”他坚定的说,大手不安分的拉开我的衣服,露出紫色妖艳bra,称得那一处肌肤愈发白凝如脂,呼之欲出。

    大手胡乱的揉捏了几下,不满意的拨开bra,看着两团凝脂白玉欢快地弹跳出来。迫不及待地埋下头,含住一边的柔软丰腴,狠狠地吸吮啃噬。

    “啊~哈~~……呼~~……呼~~……”我忍不住挺起胸,愈发往他的口中送去。

    他的大手不紧不慢的揉捏着另一只丰腴,两指捏住顶端的粉嫩桃花,拉扯揉捏,玩的不亦乐乎。

    “嗯~~……捏到好疼……轻点……”淡淡的呻吟,愈发的勾人情欲。

    他微微停顿,笑了笑,道:“轻点??只怕等会娘子,你,会求着我重点呢……”

    大手溜进我的双腿间,沿着柔嫩的肌肤摩挲,勾起一阵麻麻痒痒的激灵,让我无法忽视,微微颤动着想要逃避……却无法逃避地感觉到大手滑腻地来到水润潮泽的腿窝间。

    第203章爱欲弥漫的惩罚2

    “这么湿……”他坏坏的笑,将暧昧的气息吹入我的耳畔,又酸又麻的,酥痒难耐。想要躲开,不想这微微逃避的动作却让他有些不满,含住圆润的耳垂,狠狠啃噬。

    “啊~~哈~~……不要……这样啦……”忍不住低低的哀求,愈发贴在他的怀中,娇媚的扭动柔软的身子,让高耸浑圆的两团丰腴厮磨他火热坚硬的胸膛。

    “娘子……我的娘子……别这么勾引我……呼……”他压抑的气息不断的喷在我细嫩的脖颈处,大手循着稀疏的毛发,迫不及待地摸到了yin水泛滥的私密处,两根手指捏住柔嫩的私密处珍珠,重重地按揉起来。

    “嗯~~哈~~……相公……”我忍不住呻吟,压抑不住的娇吟飘出柔软的红唇,愈发撩拨他的欲望。

    “娘子……我忍不住了……”他呼吸加重,手指不听话地压到水汪汪的xiāo穴边,轻轻地试探着往里面探入,刚刚碰触,便被湿润饥渴的xiāo穴紧紧吸住,一点一点陷入越来越深。

    “啊~~哈~~”

    突然,他粗暴地将我搂得更加紧,一手托住我蜜桃般的小屁股,另一手熟练的解开两人的衣物,坚硬火热的大rou棒威胁万分地抵在温湿的花唇中央,试探性地厮磨着。

    “呼~~呼~~快进来……”这样耗着,我们两个都很难过,能让我们都快乐的事情,他为何不快点满足我?……我忍不住向后扬身,微微拉开距离,趁着这动作引起他的注意力,含情脉脉地抛去一记媚眼,欲语还羞,刻意勾引着他。

    事实证明,这结果不是我能够承受的。

    他了然于心,低头吻住我,火热坚硬的大rou棒狠狠地冲进紧致滑腻的xiāo穴,一寸一寸地进驻,又狠又猛,全根没入,重重地戳入最深处的花心嫩肉上,挤出一大股湿腻滑润香甜的春水。

    “娘子……你好香……好软……好甜……”大rou棒凶猛霸道,狠力戳弄着柔嫩的xiāo穴,淫言浪语不断,刻意勾引迷乱的心思。

    “别这样……太深了……呼~~……唔……会疼……啊~~……好难受啊……呼~~呼~~……好舒服……再深一点……再重一点……狠狠地捣坏我吧……”

    神志全然迷离,我只能不断的呻吟,跟着花心深处的快乐走,说出不知羞耻的浪语。

    他揽紧我的小屁股,开始大力进攻,愈发地狠力戳入,蘑菇状的圆端一下接着一下狠狠地亲吻最柔软的花心,戳出一波接着一波的yin水,滑滑腻腻的,流的到处都是。一波波的快感就像浪潮一般,几乎快要将我淹没。

    ……

    不知道过了多久,身子酥软成一滩魅人春水,仿佛漂浮在云端,恍惚之间,似乎觉得他愈发加重力道和速度,重重地冲刺一下,狠狠地抵住最深处,喷洒出灼热粘稠的jing液……

    急促粗重的喘息回响在寂静的空间里,理智渐渐地回到我的脑海中,那些不能说的记忆,一点一点地闪现,好似银幕上的电影一般,深刻而又清晰。

    他的身影,他的笑容。他的一举一动,他的一颦一笑。他对我的好,他对我的冷漠,他的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一一浮现。

    本是应该忘了的人啊,本是没有交集的人啊,居然让我记得这么清楚。

    昭君老师,我该拿你怎么办呢?

    心里为什么这么难过呢?

    我依偎在白鹭的怀中,听着他“砰砰”有力的心跳声,想着别的男人。

    我是不是一个坏女人?

    当我无法寻到自己心底真正想要的那个人的时候,就会寻找一处温暖,肆意流连往返。

    我怎么可以这样自私?

    剔透的眼泪带着一丝温暖滑落,留下一道微凉的痕迹,低落在他的胸膛上。

    “怎么了??娘子,你怎么哭了??是不是我刚才弄痛你了??”他似乎有些急,伸手想要抚摸我的xiāo穴,“是不是力道太重了,伤到你了??我……你刚才那一勾引,我就彻底失去控制了……快让我看看……”

    “相公……”低不可闻的声音软软的说:“我好累……带我回家,好不好??”

    家在何方?没有他的地方,都不是家。

    这感觉来的太强烈,太突然,搞的我措手不及,无法防备。怎么办??这么复杂的感情,这么纠结的心境……我,我似乎……我不能说……无法形容。

    这跟对白麒和白鹭的感觉不同。

    对白麒,我怎么都有一丝抵抗的心理,似乎总是从心底泛起那么一层不情不愿,似乎眼前的一些都是虚幻。

    对白鹭,我怎么都有一丝恐惧的心理,似乎他的一切都很神秘,不是我能操控掌握的。他对我太好太温柔,反倒失去了真实。

    可是,对他,我理不清自己的感觉。

    好似前世相遇,又好似今生孽缘。就像飞蛾扑火,明知道危险万分,却还是想要贴近,想要他的注意。只要他那一双迷蒙风情的桃花眼将我浅浅的一望,一颗芳心就开始溢出酥酥的甜蜜,绯云不受控制,悄悄地飞上两颊,杏眸忍不住想要逃避,却又舍不得,只能怯生生地偷偷望去,却藏不住满心欢喜。

    也许,他昭君,是这方面的专家?

    所以将我勾的神魂颠倒?

    不……一想到这个念头,心里就开始难受,说不出的难受。看不见的自我不断地反驳,为他争辩,拼命地告诉自己:他不是这样的人,他不会是这样的人,他不可能是这个人……

    越反驳越没有信心,愈发觉得这是自欺欺人。

    于是,愈发地纠结,愈发地头疼。

    好疼啊……好疼啊……

    头好像要裂开了……

    “蔷薇,你是不是拨了我的电话??怎么挂断了??之后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怒气冲冲的质问,白麒神色凝重,盯着白鹭怀中的我,就像一个被抢了玩具的小孩。

    我淡淡的看他一眼。

    这个男人,这么大的醋意,真的是那个风度翩翩的白麒学长吗?看看,这副德行,那及那个人的一记温柔的眼神……

    那个人……昭君,我怎么……我怎么又想到他了?

    怎么办啊怎么办?到底应该怎么办呢?

    突然之间,心情万分地低落,什么话都不想搭腔,我低着头,紧紧地依偎在白鹭的怀中,闭上双眼。

    所以,我并没有看到白鹭给白麒的那个欲言又止的眼神。

    ……

    “娘子,累了吗?”白鹭轻声细语地问。

    “嗯。”我轻轻应了一声。

    “那我抱你先去休息一下,等会儿起来洗个澡,好不好??”他抱着我将我送到卧室,温柔的放在柔软宽大的床上。

    “嗯。”轻轻地应了一声,我蜷成一团,任他动作轻柔地给我盖上一层柔软的棉被。

    真的动都不想动了。

    身体累了,饱饱地睡上一觉,第二天就能生龙活虎。可是,心累了,怎么休息,怎么睡觉,也还是觉得累。只待有一刻,彻底想通,才能重新振作,整装待发。

    可是,何时我才能想的通彻?何时我才能解开心中这些莫名奇妙的纠结之处??

    ……

    书房一角,白鹭慵懒地坐在沙发上,右手端着一杯红酒,细细地品了一口,神色有些凝重,说道:“这几天,她很不对劲。”

    “我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那个该死的男人又出现了!!!”白麒狠狠地喝下一大口红酒,说道:“他们已经碰面了,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发生,却无法阻止。”

    “刚才我去接她,明显感觉她的情绪失控,他就在不远处,静静地看着我们。”修长的手指摩挲水晶酒杯,白鹭思索着,轻轻地说:“当时他的气息很弱,若有似无,似乎是故意让我发现他的存在,不动怒,不贴近,有着这一切都与他无关的漠然。”

    他停顿了一下,想了想,继续说道:“若是真漠然不关心,他断不会远远地凝视,还故意让我发现他的存在。……第一次遇到这样令我看不透的人,也许我们应该联手对付。这样才能永占上风。”

    “不能从蔷薇身上入手,加深她的记忆吗?”白麒问道。

    白鹭犹豫了半响,道:“她本就是个心细多想的人,再次催眠,只怕她的身体和精神都承受不了。”

    “那就让那个人从这个世间彻底消失。这件事我来做,保证斩草除根。”白麒深思道。

    “……”白鹭沈默许久,道:“这是一招险棋。后果我们不一定承担得起。”

    “会有什么严重后果?”

    “一旦他消失,蔷薇就会彻底忘记这个人的存在,将以前所发生的一切都套在我两身上,对我们愈发地喜欢──这是好的结果。”话锋一转,白鹭道:“但若他的消失,给蔷薇的打击过大,只怕她忍受不了刻骨的头痛和混乱的思绪,精神彻底失控。精神一旦垮掉,只怕她的身体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那我们该如何是好?”

    “眼下我们能做的,只有静观其变,见招拆招。”白鹭抿下一口红酒,淡淡地说。

    “啪……”白麒狠狠地搁下酒杯,蓦地站了起来:“什么事都不做?你要我就这样看着蔷薇对他投怀送抱???看着他们情投意合???看着他们双宿双飞???……那我怎么办???”

    “……”白鹭沈默不语。

    “我做不到。该死的,该死的,我也爱蔷薇啊!!你也爱她吧!!!看着她离开,你真的能这么冷静吗??你真的能做到无动于衷吗???”白麒暴躁地问道,来来回回地踱着方步。

    “方才我就提到,我们应该练手对付,这样才有可能永占上风。”白鹭道。

    “然后一起分享她??”白麒明显有些迟疑,似乎万般不情愿。

    “倘使我们不齐心协力,只怕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便宜了他人。”白鹭道。

    “……”沈默半响,白麒点了点头。

    第204章令人崩溃的流言蜚语

    突然之间,整个校园盛满了这样一种流言蜚语:

    “嗳,你知道吗??听说有个叫王昭君的代课老师跟学生谈恋爱了。”甲女神秘兮兮地说道。

    “王昭君??……是不是那个长的很帅很年青的临时代课老师??跟谁谈上了??”乙女托着腮,万般配合地思索了一会儿,终是耐不住八卦的好奇心理,迫不及待地追问着。

    “我听说啊,是个娇俏动人的小师妹……长的可漂亮了,活脱脱一奶茶妹妹,清醇又可爱。还听说呀,这两人可是一见钟情,二见倾心,三见……”甲女故意拖长嗓音,刻意营造出一股欲盖弥彰的氛围。

    “难道三见就滚了床单?会不会太快了点??”乙女恍然大悟的追问道。

    ……

    这谈话声不大不小,却犹如一道清风,恰巧钻进我的耳边,又如一只顽皮的小手,有一搭没一搭的拨弄着我的心弦,让我既兴奋又羞涩,不禁暗自猜测到:

    她们口中那个娇俏动人的小师妹──会不会就是我??可是我可没有奶茶妹妹那么清醇可爱,那就不是我了??可──毕竟我跟昭君老师……跟他……哎呀,这等羞涩的事情,怎么会被其他人知道呢??──这就是所谓的没有不透风的墙?……怎么办??怎么办??

    ……

    我忍不住凑近她们,支起耳朵细细地听。

    “可不是?还听说,这代课老师找了女学生,严重触犯了我校校规,上面知道了,肯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甲女嘀嘀咕咕。

    “哎,恋爱中的人,想不到那么远……不过,我也真好奇,女主角究竟是谁呀?哪个系的,叫什么名字??快说快说,快点告诉我!!”乙女迫不及待地追问,真真道出了我的心思。

    “只听说了名字,好像是叫……叫什么……嗯??叫什么来着??哦,满儿??对,就叫──容满儿!!!”甲女想了一会儿,说出了一个非常陌生的名字。

    “什么??容满儿是谁??”我诧异地大叫一声,一时之间脑海里一片空白。

    ──容满儿??不是我的名字吗??那个人不是我吗??

    “……”两人都被我吓了一跳,一齐转头盯着我看。

    “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吓到你们的……我,我无意中听到你们谈话……”我回过神来,支支吾吾地解释。

    “哦……了解了解,你也是昭君老师的粉丝吧。别难过了,真喜欢他就祝福他吧。”甲女拍了拍我的肩膀,一副了然的模样。

    “是呀,别难过了,帅哥是属于大家的。”乙女也来劝我。

    “我没事,谢谢你们。”努力扯出一抹微笑,眼睛里却噙着点点泪水。我快速地低头,暗自责怪自己情绪轻易失控。

    飞快地转身,眼泪刷地流了下来。

    容满儿……容满儿……昭君老师……这是真的吗???……她们说的那些流言,都是真的吗???

    ……

    我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不知道自己想往哪里走,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想的。我只知道,当我一抬头,我就看到了白麒学长。

    “怎么了?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他牵起我的手,温柔地帮我捋了捋秀发。

    我靠在他的肩头,感觉全身无力,似乎快要死去。思维却转了一圈又一圈:

    这流言,会不会是白麒学长流传出去的??

    ──很有可能。若是他传出去的,那方才那段话,定是故意说给我听。

    可他怎么知道我喜欢昭君老师??也对,没有他不知道的事情,更何况,上次在办公室里的对峙,他可能早已知道,我就躲在书桌之下……

    若是这样,这也只是学长的手段,那我何须难过??

    可是,这一切,真的是他的手段吗?

    挽起他的手,我踮起脚尖,贴近他的耳畔,轻轻地说:“学长,今日,我听到了一番流言,让我很难过,很难过……”

    后话尚未来得及说,我的心蓦地被利刃狠狠地刺中了,疼的快要呼吸不上来,好不容易止住的泪水唰唰地流了下来,我怔怔地望着──

    我看到昭君老师搂着一娇俏动人的小学妹,笑语盈盈地向我这个方向走来,他的手搭在她的肩上,一双迷蒙的桃花美目含情脉脉地盯着她,俯身在她的身边说着,万般亲昵。他似乎看向了这边──手机用户访问:m.hebao.la

    “学长,吻我。”快速的拉下白麒学长的头,偎在他的怀中,胡乱亲了上去。

    涩涩的,咸咸的,带着一丝苦味的亲吻,就像蜻蜓点水一般。温暖的大手在我的身后轻轻地拍,一下一下地,温柔万般。

    突然之间,我对白麒学长有了很大的改观。我感谢他这样顺着我,陪我演戏,体贴地安抚我几近崩溃的心理。即使是在我这样坏心眼地揣测他之后。

    ……

    可是,没有可是。

    我可以不相信流言蜚语,但是我不能不相信我的眼睛。

    我亲眼看到,昭君老师有了一位漂亮美丽的女朋友,他亲昵地挽着她,哄着她……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