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番外 停不了的爱之腾椿语
    一栋豪华的房子,蜕变成一个家,一个港湾,这个过程,磨灭了我所有的锋芒。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想要在下班准时回家?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心里总是装着一个人?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会因为一件小事,坐在办公室里一个人傻笑?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似乎都是从琪琪开始的。从我跟她结婚以后开始的。

    要知道,我们这个圈子里,定下来的,恋家的男人,是会被群起而攻之的。他们骨子里都有不安分的好战因子,大概是上一辈人打仗,到了我们这辈,世界和平了,没仗可打了,就一个个的都翘首以盼,谁出点笑话,看看热闹。

    意大利的歌剧,文艺复兴,唐诗宋词,毕加索的画,舒伯特的协奏曲,等等,我们不是不知道,可很少谈论起来。这样的话题,要是在我们这圈子人当中提出来,是会被白眼的,你知道就得,来这里显摆什么?

    所以我们通常聚在一起聊的话题,大多数的时候是,哪位高官出事儿了,出来定罪的是他的哪个副手,哪里的度假村好玩,去哪个国家的艳遇多一些。

    通常就是这些,低俗的,三八的一群人。说得直白点,就是一群高级流氓,不过头上有一顶好帽子,你玩的多大,出多大事儿,都有人给你撑腰,一群被宠的没边儿的,但还有点自知之明的流氓。

    那天我看见琪琪被一个男人按到车头上亲吻的场面,我竟然气的不行,幸好没心脏病,不然还真就抽过去了。可我为什么那么生气?只因为看见了老婆爬墙?婚后自由,这又是我亲口说的,自相矛盾了,她是在自由的恋爱着,而我也可以自由的去玩,为什么还要生气?

    可,心里放不下,每次想起她,那一颦一笑,都挠的心里痒痒的,让我每次都想要和她见面,呆在一起的时间长一点。我也知道,这是不专业的表现。喜欢?也许。

    当我抱着她在床上拥吻,我竟然想到要跟她生一个孩子,这让我自己也吓了一跳。可她呢,不要我的孩子,她不想要是因为她想要玩玩就算了,她心里到底是没有我的。

    爱情就是这么奇妙的东西,我一方面不回家,在外面花天酒地,可另一方面我希望她打电话来质问我,甚至希望她能因为我在外的那些花边新闻,来跟我大吵一架。可什么都没有,她甚至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就那么稀松平常的,对我笑嘻嘻的。挽着我的手臂,跟我一起回我的父母家,她还笑着说,要专业一些。

    这女人让我彻底的不透了,心跟着发寒,可我也知道,这种寒冷,是因为爱。我爱她,在不知不觉中,因何而爱?只因为她就是他。

    她怀孕了,真恨不得将她含在嘴里,她的忧愁我全部看在眼里,可我不能说,只能想尽办法让她开心。

    或许真的就是扯淡了,当我第一次抱那一双女儿的时候,我竟然觉得,他们长得不像我,我竟然就觉得,这孩子不是我的。在孩子没有出世之前,我是那么肯定孩子是我的,尽管知道她并不只有我一个男人,我也那么盲目的自信了。可当孩子在我的怀里,当岳母说孩子不像我的时候,我慌了。

    所以我本就没有去做亲子鉴定,直接找朋友做了假的,没想到,好笑的是,景阳和雷晓也拿了一份同样的出来,必定是还有人作假。

    那次爆炸,让琪琪昏迷了整整一个月,我害怕她会跟楚霄一样,变成个植物人,我怕她不能不说不能跳,怕她从此就不理我了。

    我日夜守着她,什么都不管了。直到孩子生病,需要输血的时候,我才知道,这孩子是雷晓的,是那个消失的雷晓的。

    这秘密我和景阳一直守着,不让双方的家长知道,毕竟他们接受不了。

    我熬不住的时候,就是景阳在守着,他常常给我讲琪琪以前的事,讲他们的年少,讲那些糗事。我其实是不喜欢听的,每次都是皱眉,因为这男人实在讨厌,他讲琪琪其实挺好,可为什么每次都要加上一句,当时我怎么怎么样。这点让我很反感,好几次想揍他。

    那一天,跟以前一样,我和景阳在病房里照顾琪琪,她的手指忽然动了一下,我们都看见了,然后像发现新大陆似的,盯着她,再然后她睁开了眼睛,慢慢的适应了房间里的光线。

    她惊恐的看着我,眼睛里全是陌生,她的眸子扫过了身边的景阳,突然怒吼了一声,“你不是说再也不回来了么!为什么死回来了?外国的月亮不圆吗?你回来干什么?”说是怒吼,其实她有气无力的。

    景阳的眼泪顿时就下来了,抱住了她,哭得难看死了。

    而我,呆愣在一旁。没有哭,只是笑,她醒了,尽管看起来不记得我。

    医生说她患了选择失忆,忘记了所有她不想记得的事情。

    这样的结果其实不错,她慢慢的记起了我,记得我们的三个孩子。可那场爆炸,她怎么都想不起来了,还有很多事,比方说雷晓,与他有关的,她通通忘记了,我和景阳也只字未提。

    她刚出院的时候,每天夜里都要闹几次,哭醒的,不知道做了什么噩梦。后来我就不敢睡了,每天晚上看着她,只要她一蹙眉,我就摇醒她,防止她做噩梦。当然我老婆起床气是十里八乡出名的大,我被打的次数,我自己都懒得数。

    每次景阳看见我乌青的脸,都在憋笑,然后拍拍我的肩膀,“知道我小时候为什么离开她了吧。你看我这鼻子,垫过的!早就被打塌了。”

    琪琪离不开景阳,无论理由是不是她需要一个会说话的沙袋练拳,她有许多私密的事情,连她妈妈都不会说,只跟景阳说了。

    在她心里,或许早就把景阳当成密不可分的一部分,毕竟人家青梅竹马,我认了。既然他离不开,那就不要离。所以我们一家人搬到了云南,景阳也成了一份子。不愿意让她难过,那就只取不舍吧。

    再后来雷晓回来了,说实话,当初我想杀了他,景阳好几次都怀疑,那次爆炸是我安排的,其实我还没那么丧心病狂。

    再次搬新家,换了个大一些的房子。

    再然后我感叹了,中国的婚姻法其实是很好的,可惜我们家走到是母系氏族路线。男人没地位,连带着我家辛长长。

    要去上学的前一年,长长举办了个家庭会议,他极力要求,给他和妹妹改名字。要说长长的这号召力还是不错的,气氛弄得也不错。

    雷晓一直沾沾自喜的,“这孩子像我。”

    我和景阳白眼翻得比寿寿弹命运交响曲的速度还快。

    长长一番演讲,表明了自己改名字的决心。

    我们三个男人都没意见,长长就去找他妈妈。从刚才那冷酷的样子,立刻变成了小蝌蚪,一声妈妈叫的那个甜美啊。

    我们家琪琪或许是被长长的这一声妈妈给感动了,当时就说,“改!咱马上改名字!”

    就在我家那小冰块喜笑颜开的时候,琪琪又说了,“就改成壮壮和弱弱吧!”

    我们三个男人当时正喝茶,集体的华丽丽的喷了出来,尽数的喷在了长长的身上。我感觉我儿子那时候是哭了,他吼了一声散会,然后跑回自己房间去了。

    之后我坚决要求,琪琪这一胎无论生男生女,名字都不能让她起了。

    因为长长和寿寿是早产儿,所以这一次怀孕我们更加小心。小家伙也很安静,很少闹琪琪,不过琪琪还是会闹我们。没办法,她怀孕她最大。其实就算她不怀孕,在这个家里,她也是最大的一个。

    真的到生孩子的那一天,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里,在产房守着她,时刻紧握着她的手。由于我父母也未离开,所以景阳和雷晓是不方便出现的。

    孩子生下来的那一刻,我狠狠的亲了一口,儿子,我的亲生儿子。

    名字是我取的,腾灵犀,我希望,心有灵犀,我们就能够一点而通。

    可总有想不到的,我儿子上小学的时候,自己的名字还总是写错,老师碍于这孩子爹妈太强硬,一直不敢正面的批评他,只侧面的跟我建议,您要不给孩子改名叫腾零吧。

    后来我才知道,敢情这孩子书本上的名字,中间的那个灵字全都用阿拉伯数字的0来代替的。

    因为这件事我在家里发飙了。

    结果,我还没动手,只是瞪眼了,我儿子就招了,是小爸爸教他的,说这叫速录。

    然后我跟景阳大吵一架,这厮一直怀恨在心,当年在避孕套上动手脚的事情他一直没忘,整不了我,就整我儿子。知道什么叫险了吧!

    可孩子他妈呢,一直拍手叫好,直夸儿子有才华。要好好的培养,说不定能培养出个梵高来。

    我还能说什么,只能夸他,这个老婆,永远让你不清头脑。你还就爱她那迷糊的样子,不经意之间勾魂夺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