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6章 约定
    琴心沉寂得像是死了,再没有丝毫律动。他竭力的多回忆着走过的路,想到离火宗,青云郡,终于他想起,好像还有个约定没有完成。

    “苍梧”他努力的抬起眼皮,喃喃的说道“海棠应该已经到了吧,我和她约好的。”

    他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挣扎着起来,踉跄着往峡谷口走去“约好的在苍梧见面的”

    冰雪吞噬着,将他露在外面的血肉冻结成冰,他一步一步的走着,像是一具仅剩本能的行尸。

    “约好的约好的”

    “这厮竟然还有力气,真是个妖孽。”王聂眼珠子转着,说道“走,跟上去”

    “王聂师兄,这个归云山庄的婆娘怎么办。”一个王家的弟子看着一旁失魂的秦兰出声问道

    “我们和归云山庄是世交,自然要帮忙的”王聂淡淡的说道,随即一剑把秦兰的头削了下来,说道“去和其他师兄弟一起团圆吧,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师兄,那厮的玄级剑法”一人在王聂身边说道

    “那人救过我,我们不可以趁人之危。”王雨柔连忙出声说道

    “师妹,他此时必死无疑了,功法他死了也是无用,不如交给我们发扬光大,到时候有了玄级功法,我们王家定然能够凌驾于其他两家之上,而且也有助于家主参破造化,到达无上的筑基境界。”王聂揽着王雨柔的肩膀说道

    “那,那好吧”王雨柔说道

    “你就放心吧,我们也不是忘恩负义的小人,到时候一定把他厚葬了。”王聂说道

    王雨柔点了点头,看着陈一江踉跄的身影,咬了咬牙不再说话。

    “走,跟上去”王聂说道“都别出手,谁知道这厮还有没有什么后手”王聂皱眉说道,显然是被先前陈一江一人挑归云山庄剑阵给震慑到了,此时见陈一江还能行走,也不敢贸然行动。

    其实他们不知道,此时的陈一江已经无太多意识,仅凭着一股执念前行着。那能让他断臂重生,一路伴他飞速修行的琴心此时已经没了律动,陷入了完全的死寂之中。不过王聂等人被陈一江之前的表现吓得不轻,但又觊觎他的功法,所以便一路尾随而去。

    朱雀峰下,苍梧参天。穿过峡谷之后便看得清楚,时不时有人看到一头银发,身上再无半点好的陈一江,以为是什么怪兽想要出手,但在看到后方王家一众声势之后便没有出手。

    “约好的苍梧”陈一江一步一步的往苍梧走去,他出来这边刚好是苍梧,这也是运气,若是在反面,不知道以他此刻的状态还能不能坚持到

    这是一株枯死的梧桐树,树干如同一面烧焦的巨墙,往上看去,树冠直插云霄。陈一江走到苍梧下,缓缓的躺下,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不能睡,还要再等一会儿。”陈一江喃喃的说道

    王家的众人在不远处战立着,等了一会儿,见陈一江没什么反应,于是王聂走过来问道“兄弟,你没什么事吧?”

    “不能睡不能睡”陈一江没管王聂,只是自言自语的说着

    “兄弟,你把你的玄级功法说给我,你有什么未了的心愿我帮你了如何?”王聂看着陈一江的模样,皱了皱眉头说道

    “小哥哥,你有什么心事没了么?”王雨柔这时也走了过来,望着陈一江说道“你把你功法说给我好不好?”

    陈一江此时虽然在弥留之际,但是意识却也还清楚,听得两人说话,满是血丝的双眼看着王雨柔,心中满是悲凉的感觉。

    自己救了她,带她一路与她同伴汇合,在被归云山庄的人围攻的时候不出手相助就罢了,最终自己在要死的时候还在惦记自己的功法。

    这或许就是真正的江湖吧,好冷。朱雀峰下吹着寒风,他只觉得很冷,恐怕再坚持不了多久了。他呆呆的望着上方的云层,没有说话。

    “把他扔到禁地里去”王聂看陈一江没开口,表情瞬息狰狞起来,吩咐左右说道“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说不说,说了我给你厚葬,不说我让你死无全尸。”

    苍梧后方是朱雀峰小道,有一道肉眼可见的氤氲之气阻挡着,里面向来是朱雀峰的禁地,进去之后有死无生。里面究竟有什么秘密,没有人知道,因为无数年来,进去之后的人最后都再没出现过。

    王家的几人走出,便要把陈一江抬起扔到朱雀峰的禁地里去。

    “不行,大师哥,他已经快要死了,我们不能这么对他。”王雨柔出声阻拦道

    “妈的,不说是吧,给我扔”王聂盘算的玄级功法泡了汤,心中恼怒,说道

    “是”两人上前,还没触碰到陈一江,只见数十道凌厉无比的剑气向两人袭来“噗噗噗”顿时便被刺得像马蜂窝一样,当场死去。

    “谁?”王聂见突然生此异变,连忙拔剑四顾起来,只见前方极速掠来一个绝美女子,脸色霜寒

    王家众人齐齐拔出兵刃相对着,这少女却理也不理众人,径直奔到陈一江身边,身子微微颤抖着,眼睛一红,豆大的泪珠便掉了下来。

    “江哥”少女俯下身子,颤抖着手去摸陈一江血肉模糊的脸庞

    “海棠,你到了”陈一江听得海棠的声音,顿时觉得精神好了一些,眼睛睁开看着她,咧嘴笑了起来

    “江哥,你别说话,我这里有还灵丹,祝伯伯说只要有一线生机都能够治愈,你服下,一定没事的,没事的。”海棠从身上拿出一个玉瓶,从里面倒出一粒丹药,刚倒出来便丹香四溢,丹药四周流转着华彩

    “四四品丹药还灵丹”王聂在一旁瞪大着眼,看着海棠手中的丹药,惊呼出声

    他话音刚落,身边立马冲过去一个同门伸手便要去夺海棠手中的丹药,海棠随手挥一挥,剑气闪过,这人立马被劈成了两半。而海棠从始至终却看都没看他一眼。

    王聂心中大骇,被海棠这随手一剑给镇住了,心念急转着。

    “没用的”陈一江慢慢的说道“和你约定的这个地方,我到了,我想睡了。”

    “不要,江哥,你不要睡,一定没事的,你相信我,一定没事的。”海棠说着便将丹药强行喂进陈一江的嘴里,虽然声音坚定,但是眼泪已经再止不住了

    她看见陈一江的样子,哪里感觉不到他身上已经没有生机,此时凭一口气强撑着已经是奇迹。

    丹药下肚,陈一江倒是恢复了几分气力,但是琴心依旧死寂,他自己心知,这恐怕是药力在强行为自己吊着这口气了。四品丹药,已是大荒中最为顶尖的丹药了,五品丹药放眼大荒也仅有一枚而已。就算这海棠是剑宗的公主,也万万不该拿如此神药给自己,只为续这一两个时辰的苟延残喘。

    “海棠,你这又是何苦呢”陈一江借着药力,恢复了点气力,苦笑着说道

    “没事的,江哥,是不是这些人欺负你,我去把他们全部杀了。”海棠说着便提剑起来,浑身冰冷的杀机乍现

    “姑娘,这位兄弟是被归云山庄的人所伤,与我等没什么关系,我只是看他受伤严重,在此关心一下罢了。”

    王聂出声解释道,心中急转着。陡然想起那蜀山和万毒宗此行进来寻找的一对年轻男女,不正是眼前这对么?就在他刚想明白,瞬间便又看到一行人疾奔过来,手中武器各式各样,穿着黑色长袍,上面绣着白蛇。

    “是万毒宗的人”王聂一见万毒宗来人,心中一喜,方才海棠身上杀机初现,他心中已经暗道不好,这少女岁数不大,但是就方才展露的两手来说,比之陈一江只强不弱,自己一行人不见得比归云庄强,这少女若是拼起命来,自己这些人恐怕也是难逃一劫

    这个紧要关头万毒宗突然来人,心中自然是放宽起来。连忙呼喊道“万毒宗的诸位师兄,你们要找的人在这里”

    王家之前和万毒宗是平起平坐,但是现在万毒宗的老祖突破至筑基,与他们拉开了差距,所以称呼上他也要改口叫万毒宗的同辈中人为师兄。

    “好贼人,倒是让我等一阵好找啊”万毒宗领头的人还未道,便出口大骂道,随即一行人手中的兵刃皆是运足了真元,向海棠急掠而来

    海棠此时心中悲痛,情绪正不知该往何处发泄,一听万毒宗来人,手中剑光大盛,欺身便往万毒宗的众人冲杀而去。

    “剑雨”海棠身后数百道剑影升起,比之陈一江的还要壮观许多,带着排山倒海的气势向万毒宗的人奔去

    “她也会这招,果然是一起的”王聂见冲杀过去的海棠,嘴上露出一道诡异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