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56章 傲气少年与固执老头
    嗥!

    陈重阳低啸一声,火云剑陡然紧握,散发着吞噬一切的恐怖气息的剑刃,如一座沸腾的火山,熊熊烈焰,飞舞激扬!

    呼的一声,陈重阳以身驭剑,剑与人一齐飞向陈浮云!

    刹那间激荡而出的一剑,宛如山呼海啸,刺耳的剑锋呼啸声如掀起的惊涛骇lang,席卷而来,顷刻将陈浮云尽数笼罩其中.

    陈浮云目瞪口呆,惊骇得连逃避的动作都无法做出,事实上,在陈重阳出剑的那一刻,他已然知道,自己逃无可逃,避无可避。

    真的要死在这一剑之下吗?陈浮云闭上眼,自嘲的问一句。

    静极思动,快极似缓。

    当这让人毛骨悚然的一剑破空袭来的时候,闭着双眸的陈浮云只觉得自己忽然又能看清四周的一切事物。

    只是,周身的一切都如同静止一般,四周寂静得可怕,一切的景象,仿佛被刻意放缓的慢镜头,无比清晰,无比缓慢,无比寂静!

    “滚!”

    冥冥之中,一股磅礴得超乎想象的意念从陈浮云的手里的那块完全不起眼的黑铁石中,如汹涌的海潮般疯狂传出,当这股意念凝成实质的时候,骤然间爆发出来的音节,居然是一道宛如炸雷的“滚”字。

    炸雷般的嘶吼声,震得那柄本是斩向陈头颅的火云剑顷刻间如同一只惊弓之鸟,无力的往下坠落,落地时砰然炸开,断裂成数百枚金属碎片!

    噗的一声,眼看着火云剑如花瓣一般化作黑色碎片坠落在地的陈重阳,一时间胸前如遭到重锤击打,从半空中倒飞而出,鲜血猛喷。

    他惊骇欲绝的凝望那手握黑铁石块的陈浮云一眼,惊怒交加,口中又猛的吐出几口血,眼前一黑,极为不甘的昏死过去。

    青阳城,陈家执法堂。

    陈浮云耷拉着脑袋,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死相,在庄严肃穆的执法堂内呼呼大睡。

    “醒醒!”

    负责审问的执法堂长老陈青峰一脸严肃,因为激动手指将桌面拍的噼啪作响。

    陈浮云微抬起头,紧闭的眸子睁开一道小缝,睡意猩浓的瞅了瞅面色铁青,白色胡子翘的老高,摆出一副吃人老虎般凶悍嘴脸的陈青峰,随后,脑袋一偏,居然又睡着了!

    咚!

    陈青峰恼羞成怒,顾不得威严,狠狠的一拍桌面,强劲的力道投入花岗岩打造的石桌,激发出一声如战鼓擂动的响声,惊得睡梦中的陈浮云差点从凳子上弹坐而起。

    眼看陈浮云这回显然是清醒了些,陈青峰面色冷漠,虽然明知眼前的少年是谁,却依旧口气森冷的厉喝道:“报上姓名!”

    “陈浮云。”

    “年龄!”

    “十五。”

    陈青峰眉目一动,一脸冷漠,威严出声:“你可知违反族规的后果?”

    陈浮云轻笑一声,若无其事的说道:“我当然知道。但长老或许有所不知,那陈重阳擅自闯入我的竹屋,意图不轨,受他百般欺凌之后,我迫于无奈,才不得已出手教导他如何做人。要说违反族规,只怕另有其人吧?”

    陈青峰一拍桌子,严词厉色,高声呵斥道:“胡说八道!三长老已经查明,陈重阳的修为早已踏入一元境斗者境界,而你区区第七重斗璇都不曾打通,如何能敌过陈重阳!斗璇境斗人与一星斗者之间的差距,不用我在此申明吧?”

    陈浮云面色不改,眸光清冷,怡然不惧的瞪着陈青峰道:“三长老都查明了,执掌长老也知道得那么清楚了,那还问那么多做什么!对我违反族规一事,长老是想要杖责,还是要鞭笞?”

    陈青峰冷哼一声,阴沉着脸道:“既然你已对自己违反族规的事情供认不讳,那我也就直接把三长老的意思告诉你!三长老给你两个选择,一,自废修为,滚出陈家,二,入葬剑崖,生死不论!三长老的意思,便是我执法堂的意思,你自行决断吧。”

    陈浮云蓦然站起,放声大笑道:“呵呵,好个大权独掌独断乾坤的三长老!陈重阳果然有个好爹!你去告诉三长老,我陈浮云,生是陈家人,死是陈家鬼,区区葬剑崖,陈重阳那犊子能活着出来,小爷又何惧之有!”

    “小畜生!这话是你亲口说的,若是你死在葬剑崖,可别告诉你那死鬼老爹,是我陈青崖对你照顾不周!”

    陈浮云的话音刚落,一道沉郁如雷的声音陡然间在执法堂上方空间炸响,少顷,一道白色身影如同鬼魅般爆射而来,信手一抓,将来不及反抗的陈浮云如小鸡子般提在手中,旋即又如风一般消失在执法堂内。

    望着消失的陈浮云和来去无踪的三长老陈青崖,陈青峰喃喃道:“凭虚御风,步履如飞,声若奔雷,来去如虹!三长老的修为,已然突破九星大斗师巅峰,晋阶到斗君境界了?若是踏入斗君,那我陈家在青阳城的地位,只怕又该往上挪一挪咯。”

    ……

    “三长老且慢!”

    正当陈青崖裹夹着陈浮云一路往陈家后山禁地葬剑崖飞赶的时候,得知弟子违反族规的陈家斗炼训导老师陈小雅,第一时间追了上来。

    但是,她还是慢了一步,陈青崖根本没有顾忌她刚才的喊话,直接将毫无抵抗之力的陈浮云投入那终年泛着青烟,深幽不见底,宛如一座沉寂万年的死火山般的葬剑崖中!

    啊!

    钦!

    陈浮云的惊叫声与陈小雅随身佩戴的云水剑出鞘声同时响起,云水剑如一道掠空而起的水痕,在空中泛起粼粼水纹之后,稳稳的落在陈小雅掌心。

    刹那,一缕青白相间的两色剑芒,于电光石火之间,朝着陈青崖的喉咙横切过来!

    一剑封喉!

    陈青崖脸上泛起一抹忌惮之色,脚步往后飞退数十步,直到被逼得临近葬剑崖洞口的时候,他才稳住身形,双手合十,在那迎面切来的一剑中间重重一拍!

    叮!

    清脆如金玉碎落一地的声响跌宕而起,陈青崖徒手夹住陈小雅这含怒的一剑,嘴角一动,愤然出声道:“小雅侄女,你这是为何!”

    陈小雅眸光冰冷,抿唇咬牙,声音冷漠:“我要为我的弟子讨个公道!”

    陈青崖冷哼一声,道:“陈浮云私下挑衅我儿陈重阳与其私斗,又以卑鄙手段重伤重阳,执法堂内,他已供认所有罪行,并自愿被投入葬剑崖!念你救人心切,且不知实情,我不与你计较,若是再做如此出格之事,休怪我不留情面!”

    说着,陈青崖手掌运力,强烈的金光璀璨耀眼,骤然弹开那柄横亘在其掌心内的云水剑,陈小雅悬在半空的身形也随之倒飞出十余米。

    陈小雅轻盈如蝶,脚尖在地面轻轻一点,稳稳落地,云水剑斜指陈青崖,声音依旧冰冷:“三长老此举显然夹私报复,何必拿族规来说话?葬剑崖内,九死一生!今日我便是要行出格之事,看你又能如何不留情面!”

    陈小雅运转体内真元之力,手中的云水剑似是受到某种奇特的召唤般,顷刻间颤抖不休,幻化出一道道水纹,如波如澜,如lang如潮,长剑横陈胸前,陈小雅咬住散落在唇边的一缕青丝,轻盈步伐如蜻蜓点水,裹夹重重剑影,瞬息飞掠而来!

    “三山半落青天外,一水中分白鹭洲!”

    铮铮剑吟与剑诀轻吟融合一体,施展玄阶下等斗技云水剑诀的陈小雅一剑西来,若羚羊挂角,似浮光掠影,不着痕迹,不露丝毫破绽,不留半点余力!

    “破!”

    三尺青锋破风来袭,陈青崖口中只落下一个“破”字,一道强烈的金光陡然间笼罩其周身,漫漫金光之间,陈青崖猛地轰出一拳,那完全由郁金色光芒包裹的拳头,如同一柄撕裂长空的金枪,撞上陈小雅飞刺而来的云水剑剑锋!

    “嗥!”

    形同龙象齐啸,风雷合鸣的碰撞声响在金色拳头与云水剑交接的瞬间传荡四野!

    “四象之力!”

    陈小雅面上泛起一丝苍白,眸子里露出浓郁的诧异,四象之力,唯有达到斗道第四大境界的斗君强者,才有可能激发出来。

    面对四象之力,身为五星大斗师的陈小雅,只觉得自己激发出来的真元之力就像是豆腐遇到尖刀般脆弱不堪,若不是手中的四阶玄兵云水剑抵挡在前,陈青崖刚才的这一击,足以重伤陈小雅。

    陈小雅牙关紧咬,因为用力唇角溢出一抹猩红的鲜血,凄艳中带着一股惊心动魄的凄美。

    那位被抛入葬剑崖,生死不知的少年,是她最得意的弟子,是她的骄傲!

    即便他颓唐了五年,即便他五年修为不得寸进,但他在陈小雅心中,那个少年,始终如一,始终是那个阳光上进,自信昂扬的少年!

    “不可原谅!云水剑,开锋!”

    陈小雅低喝一声,云水剑的剑身之上登时喷薄出如惊涛骇lang般汹涌澎湃的青碧色剑芒,惊霄而起的剑芒瞬间将陈青崖湮没。

    “跟我玩命,你还嫩了点!”

    “住手!”

    几乎同时间,陈青崖的冷哼与一道惊雷般浑厚的老者声音在空间传响。

    眨眼间,一道黑色疾光掠过空气,出现在陈小雅和陈青崖战斗的区域,一柄通体长着倒刺,泛着墨黑光芒的重剑切入陈小雅的云水剑剑锋与陈青崖金色拳芒交接的缝隙,黑光一闪,一股强大的排斥力登时将战斗中的两人推出数米远!

    “老族长!”

    陈小雅和陈青崖异口同声的喊道。出手制止二人的,正是闭关多年,早已不问世事的陈家老族长,闭关之前便已是斗阳城十强者,实力达到二星斗君的陈青山!

    陈青山大袖一挥,充斥这暴虐杀戮气息的黑麟剑重新归鞘,淡然道:“你们不必多言,陈浮云之事,我已知道,犯了族规,就应该接受惩罚,是死是活,全看他自己的造化!我的孙子,我相信他没那么容易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