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1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
    身为一名对尊严和荣耀都看得极重的虚空隐杀者来说,人海孤鸿说出这句“我认输”的时候,显然已经是感觉自己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将唐小妩击杀.

    若是他不肯认输的话,面对满血满状态的唐小妩,已然是强弩之末的他,除了被击杀之外,别无他选。

    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喜欢战斗至死。

    对人海孤鸿而言,死在唐小妩的牧师法杖之下,才是最大的屈辱,认输的话,至少还彼此都留下些许情面。

    认输是件体面的事情,至少还能站着面对前方的唐小妩,人海孤鸿虽说面色有些苦涩,但是他输得心服口服。

    他知道,和唐小妩战斗的时候,若是不以雷霆之势将其秒杀的话,基本上就没有了战胜她的机会,而他已经一而再再而三的失去了秒杀她的时机,错过了时机,等于错过了胜利。

    人贵有自知之明。

    人海孤鸿说过认输之后的十五秒后,烈焰战场的传送光阵主动将其传送往下一个战场中,唐小妩如愿以偿的获得七连胜,踏进第八局的战场中。

    陈浮云干掉了如花似玉之后,接下来的战斗里头虽然也遇到了几个强力的家伙,但是相比于如花似玉这个凶猛的女人而言,他们都只是纸糊的老虎吓不倒人,陈浮云三两下的将他们挨个切死,强势进军十四连胜!

    按照规定,一天之内的连胜达到十五胜的时候,将直接豁免这一天内的其他战斗。也就是说,如果陈浮云将下一场比赛赢下来的话,也就可以下线休息或是干掉其他的事情去了。

    但是,让陈浮云有些意料的是,他的第十五场战斗遇到的对手,居然是一直以来跟他很有些关系的人物。

    常言说的好啊,不是冤家不聚头。

    真是冤家路窄!

    陈浮云眯着眼,笑看着面前的那个身穿一袭帅气披风,手握青色玄重巨斧,一身装备精良得让人羡慕的青年,脸上的玩味笑意,怎么掩都掩不住。

    ……

    绵阳市。

    某个地摊。

    入夏后的绵阳市白天炎热,但是到了傍晚,气温就明显的往下降,这时候白天不敢出来面对酷暑的人们也三五成群的在街上走动了。

    陈狗剩跟王洪来到他以前吃宵夜的地方,叫了几个菜,又叫了几瓶啤酒,侃侃而谈。

    “来,吃菜,来,喝酒。”王洪将手中的酒杯举起,跟王洪轻轻碰了碰杯子,随后仰头而尽。

    在酒流过食道的时候,王洪的脸上闪现出一丝痛苦,手不由自主的捂在了胸口,那是心脏的位置,同时,脑海中也浮现出了一个画面。

    一个漆黑的夜晚,天上甚至看不见丝毫的月色。一处戒备森严的高墙内,地上遍地是血淋淋的尸体,而且几乎每具尸体都是残缺不齐。

    在尸体堆的中央,跪着一个浑身是血的小孩。一头甚至盖住了整张脸的长发都被血洗成了暗红色,他疯狂的笑着,笑声跟他的年龄极为的不符。笑到最后,嗓子哑了,还是在笑,依然在笑。

    这个世界,多可笑啊。

    ……

    “两只小蜜蜂啊--飞在花丛中啊--飞啊--啪啪--飞啊--么么,算了,么就不跟你么了--嗝~!”王洪醉眼朦胧的看着眼前的三四个陈狗剩,大笑道:“哈哈,我又赢了!你喝!你快喝!”

    王洪显然是喝多了,他面前摆满了空啤酒瓶。

    “别喝了,都已经喝了一箱了我们。”陈狗剩一仰头,将手中酒杯的啤酒全部倒在地上,给王洪一种陈狗剩已经干了的假象。

    “没~事!这事一了我就要娶媳妇了,今天开心,来--嗝~咱们喝个够。”王洪神志不清的说道。

    一路上,王洪很有兴致,也不顾及路人的目光,扯开嗓子大喊起来。

    “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这里,我问燕子你为啥来--燕子说--嗝~--这里的山路十八弯!”

    “……”陈狗剩的蛋碎了一地。

    “咦?真的是你们啊,狗剩、洪哥。”就在陈狗剩拽着王洪的胳膊不让他撞树上的时候,耳边忽然响起一个轻盈的声音,陈狗剩一抬头,微微怔了怔。

    是程思思。

    一身白色连衣裙,跟她早上穿的工作制服显然天翻地覆的区别。

    不过美女之所以是美女,是因为无论她穿什么样的衣服都好看,只是好看的角度不一样而已。

    程思思也不是一个会主动搭话的人,一时间气氛竟变的有些尴尬起来。

    “那--我帮你把他扶回去吧,我看你扶着他挺辛苦的。”程思思看到了一旁貌似酒量不咋好的王洪,找到了解围的方式。

    “不用不用,他很重的,我来就好。”陈狗剩急忙推脱道。

    “那我扶你……你好像也不用人扶,呵呵。”程思思笑笑道。

    “不用,程秘书真客气。”陈狗剩道。

    “要的,还是让我帮你做点事情吧,不然我心里过意不去。”程思思很执着。

    “真的不用了。嗯,程大秘书有什么过意不去的?”陈狗剩道。

    “要的。至于为什么,我就不说破了。”程思思道。

    “哦,那真的不用。”陈狗剩道。

    “要的。”程思思见跟陈狗剩说不通,直接绕到另外一边,刚准备挽起王洪的胳膊,陈狗剩大喊一声。

    “等等!”王洪忽然睁开眼,嚷了声道。

    “怎么了?”程思思小吃一惊,疑惑的看着王洪。

    “俺现在对女人过敏!”王洪嘿嘿一笑道。

    “走,狗剩,陪哥到处玩玩去,哥带你玩点刺激的!”王洪说完,手臂一搭陈狗剩的肩膀,大笑着将他带走。

    ……

    “tmd,谁他娘的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还敢进我们的场子闹事儿?”阴暗的赌场过道内,一群保安叫嚣着,拳脚都朝陈狗剩身上招呼过去。

    跟着王洪一路走着醉步的陈狗剩猛然瞪眼,在那群操着家伙的保安嚷嚷着朝他们二人冲过来的时候,一把抓住最近一人的胳膊,贴近他一个肘击落在他的胸膛,随后把手伸到他的裆-下,微微用力就将那人抄了起来。

    “嘭!”

    陈狗剩将那人像是丢垃圾一般的,随手往前一扔,那人便砸在了前方更衣室摆放的一条长板凳上。

    “啊!!”

    那人的腰部撞击在板凳角上,痛的大呼一声,然后昏死过去。

    “tmd,给我往死里揍!”杨建超带头喊了一声,拳脚相加纷纷朝着陈狗剩身上招呼过去。

    “嘭!”

    “啪!”

    “嗵!”

    “啪!”王洪上前反手一巴掌甩在了杨建超的脸上,由于用力过大,杨建超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我的兄弟你们也敢动?”王洪一把抓住了杨建超的头发将他生生的拖过来,那些刚才还不可一世的保安们,却没有一个上前的,他们做的事情,只是把头低的更低了而已。

    “谁是负责人?”王洪抓着杨建超的头发,拖到洗手池边上。

    那些保安们没有一个敢上前的。

    杨建超嘴巴紧闭,不说话。

    “这里的负责人是谁?不说话?嘴巴挺硬是吧!”王洪话音未落,抓紧杨建超的头发,“嗙”的一声撞在了水池前方的玻璃上面。

    “呯!”玻璃四分五裂,杨建超的额头也渗出了鲜血。

    “说吧,负责人是谁?”王洪恶狠狠的问道。

    “大哥,我实在是不知道他是你的兄弟啊,不然我肯定不敢乱动的。谁是负责人……你们进屋自己找啊。”杨建超最后一句话在肚子里咽掉了。

    “还不说?”王洪眼中闪过一抹厉色,一只手抓起杨建超的手按在水池上面,另外一只手握着西瓜刀一刀毫不留手的砍了下去。

    “啊!!!”随着杨建超一声凄厉的叫声响起,整个更衣室的人都停下了,都纷纷看向王洪跟杨建超那边。

    只见杨建超的手掌处,鲜血不断的往外溢出,在他手掌旁边还有一小截断指,鲜血淋漓,惨不忍睹。

    王洪一只手扣着杨建超的脸蛋,恶狠狠的问道,“说不说?打我老大的时候那么爽快,现在怎么就废了?我告诉你,再不说,断的可就不止是小指了!”

    杨建超疼痛钻心,加上被王洪吓的不轻,嘴唇泛白,全身一直在哆嗦。

    有了杨建超带领,王洪和陈狗剩二人轻车熟路的来到了地下赌场负责人的办公室,王洪是进来之后才知道,地下赌场负责人有两个办公室,大门口侧边那个,只是一个外接室罢了,他真正的办公室还是在里面。

    门反锁着,王洪想都没想,一脚就踹在了门上。

    “嘭!”一声门撞击在墙上的声音响起,地下赌场负责人办公室的门被踹开,里面的景象让王洪先是愣了愣。

    诺大的办公桌上其他的没有,喘息不断。而地下赌场负责人这会正像只狗一样把头埋在女子的腿间猛啃。

    “啧啧,挺会享受的啊。”王洪跟陈狗剩进了门,将门反锁,站在地下赌场负责人面前,一脸的冷笑,淡淡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