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0章 惊魂处,亦是勾魂
    “孙少放心,这事就包在我身上,保证妥妥的。”电话的另一头,传来一个狂放的声音,如果陈浮云在的话,大概能听出这个对他来说应该极为熟悉的声音。

    当然,此刻的陈浮云正专心致志的驱车狂飙,压根没有心思去管那身后究竟有人在搞什么鬼。

    呜呜呜!

    当三道强烈的破风声从正前方的大道上呼啸而来的时候,陈浮云骤然感觉前方有几位耀眼的车灯照耀而来,刺得人眼睛都睁不开,随着灯光闪耀而来的,是三辆并驾齐驱几乎将整个路面全部占据的重型卡车!

    嘎吱嘎吱嘎吱!

    那三辆迎面而来的重卡在一阵凶悍的加速之后,突然一齐传出急刹车的声响,轮胎和刹车的制动在激烈的摩擦声中发生令人头皮发麻的嘎吱声,以陈浮云当前的车速,捷豹与重卡相撞只在瞬间,似乎在下一个眨眼,一场车祸已然不可避免!

    此刻唐小妩闭着眼,不敢看前方。

    陈浮云的双眸,在强光中仅是微微眯着,一贯有着极好视力的他,在这种情况下,依然轻易的看清前方的一切。

    他的脑海中,不断的浮现起老余头对他说过的那句话。

    小子,真正的飙车,不在于技术和豪车,飙车的关键,一是胆量,二是胆量,三还是胆量!

    现在,是真正考验胆量的时候了!

    叽!

    陈浮云居然在如此关键的一瞬间,突然一脚将油门踩到底,旋即猛的一个倒档,整个捷豹车在叽的一声尖锐呼啸声中,凶猛的朝前冲出二十余米后,如同在冰上高速滑行一般,骤然直线后退!

    通!通通!……

    骤然倒行的捷豹xj生猛的与后方两百米外紧逼的雷克萨斯直线擦过,再往后倒时,又将那几辆相对来说极为不禁撞的宝马小跑擦出一道火线!

    砰!

    被陈浮云擦中的一辆宝马小跑突然偏离运行路线,一个打摆直接撞入公路的护栏,发出一道震天的碰撞声。

    陈浮云置若罔闻,面色冰冷的他,手中轮盘一摆,将丝毫无损的捷豹直接朝一个弯道驶了出去,直到将那些车全部甩出极远之后,才发现惊魂甫定的唐小妩已是将脑袋斜靠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刚才那惊心动魄的一刻,陈浮云自己也是出了一身的冷汗。

    飙车是最为惊险的马路杀手。

    那五辆跳出来挑衅的跑车和那三辆突然间并驾齐驱而来的重卡,怎么看怎么像早有预谋。不然为何会这么巧?

    陈浮云眸子中闪烁着冷冽光芒,对方要自己的命,可以!但是他的车上有唐小妩,如果她有任何的三长两短,陈浮云不答应,绝不答应!

    路上出现这样的情况,陈浮云和唐小妩显然也没有了开车兜风的兴致。

    大抵是因为今夜还有些许星光和月辉的原因,想在外面多呆一会的唐小妩便建议陈浮云在前方的一个看起来有些冷清大型游乐园停下。

    两人从那已经显得疲倦不堪的秃顶老头买到两张摩天轮的票,带着陈浮云登上了苏州城最高最大的摩天轮。

    虽然有些冷清,但是游乐场上下灯火辉煌,极有现代化气息的摩天轮里,除了有几对分明也是情侣模样的年轻男女相偎在一起卿卿我我之外,显然没有了白天的喧嚣热闹。

    坐在摩天轮上,随着转轮的旋转起伏,陈浮云和唐小妩抬眼望着夜空,安宁的时候,总是容易让人将不快乐的事情忘记,然后想起很多曾有过的美好回忆。

    或许是担心唐小妩衣着单薄容易着凉,陈浮云将身上的外衣扣在小妩身上,深吸了一口气后,在她略显诧异的眼神中,搂着少女的腰,揽在怀中。

    夜空下,举目望着星星的两张面孔贴在一起时,很有些情侣的味道。

    “小妩,在想些什么?”陈浮云偏过头,望着少女那双幽暗中泛着光彩的水眸,问道。

    “我在想,如果我是碧云的话,是不是就能这样安静的靠着某个家伙,一辈子。”唐小妩面上泛起动人的红晕,声音柔润,在这种近距离下,当那“一辈子”三字的尾音轻轻一颤时,已然直透陈浮云的内心深处。

    “某个家伙若是知道的话,应该正偷着乐呢。”陈浮云嘴角一动,微微一笑道,唐小妩说出这话的时候,已经在他心中激起极大波澜,她提到了碧云,便不是暗指,而是明喻。

    这种剧情,如果不是狗血的电影或烂俗的小说,绝对不可能在他这种到目前为止还没表现出在某一方面有任何突出成就的家伙身上发生。

    **丝逆袭的事情或有可能,但是像小说剧情里面才有的这样不断逆袭的“**丝”,已经不在**丝行列,或可称之为妖孽。

    陈浮云不是**丝,也不是妖孽。

    他只是苏州城市里刚刚爬出底层,逐渐接触到一扇可以迈进温饱走向小康即将迎娶碧云即将成功接爹妈到大城市生活大门的平凡人而已。

    如果非要给他一个准确定位的话,他现在应该算一个职业游戏玩家。

    即使在这种网游和竞技游戏已经摆上很高层次的新时代,职业玩家这个名词,还是不被很多人看好,甚至于嗤之以鼻。

    尤其是对于一些有着高贵气质和深厚资源的女生而言,男生沉迷于游戏,简直与玩物丧志可以划上等号。

    当初唐小妩指着自己,开玩笑的说句从今天起,你便是我的男朋友了,陈浮云只当是她在拿自己当幌子,一直都不曾放在心上,给美女当幌子,其实也是件颇为美妙的事情。

    即便是进入苏大,进入枪炮玫瑰工作室,陈浮云也一直兢兢业业的将幌子这个形象做得很好,似乎有他这个武力值颇高的“苍蝇”在,那些曾经粘着小妩嗡嗡打转的苍蝇们都消停了不少。

    陈浮云兢兢业业的当幌子,也算是对唐小妩招揽他进入枪炮玫瑰工作室,进入苏大学习的回报,至于唐妩当初的那句玩笑话会不会成为真实,陈浮云根本不敢想。

    尤其是在看到工作室车库里的几辆超级豪车之后,陈浮云便再一次直接否定了心中那若有若无的情愫。

    他们之间的距离,宛如天堑。陈浮云不是悲观的人,但是当真正的巨大差距摆着面前的时候,他不天真。

    因此,在唐小妩刚才那句话说出之后,陈浮云犹豫了片刻,才半开玩笑不咸不淡的说了句那家伙估计在偷着乐。

    唐小妩这样聪明的女孩,如何不能听出他说这话时那股发自内心的缺乏底气?

    “陈浮云,我是不是让你为难了?”

    唐小妩斜靠在陈浮云的肩上,说话时呵气如兰,温柔的声音里,有一缕似有若无的叹息。

    “为难?怎么会为难呢,如果被唐小妩那么好看又那么温柔的女孩看上,简直就是攒了八辈子的福气。”

    陈浮云嘿嘿一笑,脸上笑容灿烂,但这笑意却是有多半是用来掩饰心虚的。

    隔着那么近的距离,唐小妩近乎都能感受到他加速的心跳,又怎能没听出他话语中的心虚感觉。

    陈浮云这个尴尬啊。

    “陈浮云,你这花心大萝卜。”

    唐小妩白皙的手指在他肩上划了个圈圈,然后贝齿轻启,贴上去咬了一口。陈浮云便夸张的叫唤起来。

    “小妩,你是属兔子的吧?”等到唐小妩咬完,粉嫩的舌尖在陈浮云眼底一露即收,陈浮云直勾勾的望着她,低声问道。

    “你怎么知道我属兔?”唐小妩微微一愣,旋即饶有兴致的问道。

    “因为兔子急了才咬人,小妩,你还真属兔啊?”陈浮云捏着那隐隐作痛的肩膀,龇牙咧嘴的说道。

    “我咬你,是因为你花心。”唐小妩眸子深深的望着陈浮云,很认真的问道:“陈浮云,你是不是觉得我们之间有很远的距离?”

    “是的。”陈浮云吸了一口气,脸上那夸张的表情尽数收敛,很认真的答道。

    “那你有想过你和诗韵姐之间的距离吗?”唐小妩问道。

    “这个……真没想过。”陈浮云尴尬一瞬,然后如实答道。

    “其实,你和诗韵姐之间,嗯,我这么说吧,即便诗韵姐有勇气嫁给你,你也不一定有勇气敢娶她。”唐小妩琢磨了一番措辞,柔声说道。

    “林小妞果然来历不浅。”陈浮云道。

    “不是来历不浅,而是高深到了让寻常人只能仰望的地步。”唐小妩道。

    “有那么高深?”陈浮云有些诧异。

    这一回,唐小妩没有正面回答陈浮云,只是认真的点了点头,然后微微一笑道:“以后你就知道了,或许不久以后,诗韵姐就会亲自告诉你了。”

    陈浮云略微沉吟,旋即有些自嘲的笑笑,道:“林小妞是天上飞的天鹅,我是泥里蹦跶的癞皮蛤蟆,能和她一起玩玩游戏,大概已经是极为奢侈的事情了,至于其他的事情,我不会想得太多。”

    唐小妩忍俊不禁的点了点他的额头,笑道:“你若是癞皮蛤蟆,那看上你的肯定都是痴傻的女子。”

    陈浮云便顺手将她的手指握住,随即握入掌心,脸上的笑容又灿烂起来,一双眸子如夜空上的星辰,望着唐小妩道:“我不奢求能够得到很多,我只希望,我所关心的人,能好好的过活。”

    唐小妩将脑袋埋入他的胸膛,俏面微红,手指在他的胸前轻轻勾画,声音细若蚊蚋:“陈浮云,你能亲亲我吗?”

    陈浮云虎躯一颤,道:“能,还是不能呢?”

    唐小妩捏起小拳在他胸口一锤,道:“能还是不能,你都做不了主吗?”

    陈浮云低下头,一双黑色的瞳孔泛着深幽的光,凝视着眼底下这个秀色可餐眉目如画的女子,深吸了一口气,在她眸子闭上的时候,双唇贴上了她的额头。

    或许是眼前的少女实在是太容易让人沉迷并且无法自拔,陈浮云心底里总有个声音让他千万不要有更多停留,要一触即离。

    但唐小妩似乎并不准备放过他。

    她轻轻一勾,将陈浮云的后脑勺勾住,然后往上蹭了蹭,便是这样……将自己的初吻给献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