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8章孙先生躁动的心上
    北京,铁狮子胡同,总统府。

    因为战争的到来,这里再次成为整个北中国的中心。几乎是从早到晚,都不断有军官或者政府官员进进出出,或是汇报情况,或是传达命令,显得异常忙碌。

    “嘀嘀”的电报机工作声不绝于耳,不断接受从前线各地发回来的情报,同时将袁世凯的命令从这里发向前线各支部队。

    袁世凯脸色铁青,语气颇为不善地再次确认道:“怎么,晢子还是以养病为借口,拒不来见老夫吗?”

    “这个晢子是南方人,近日天气转冷,难免受了些风寒,他确实是卧病在床有些日子了。”陈宦措辞谨慎地答道,他心里当然清楚事实究竟如何,然而有些实话是不宜说出口的,否则只会火上浇油。

    陈宦是个厚道人,委婉地缓和袁世凯的怒气,但杨士琦就没什么顾忌了。

    自古文人相轻,参谋幕僚间同样不缺少竞争和对立,杨士琦一直就与杨度有点争锋相对的意思。如今这大好良机,他岂能不落井下石。

    “受了点风寒,难道就病重到不能来见大总统了吗?”杨士琦冷声斥道,“我看他就是揪着当初海关的事不放,丝毫没有体谅大总统的苦衷。就算不能体谅大总统的苦衷,值此北洋生死存亡之际,他居然撂挑子了,还有没有把我们北洋放在心上,有没有把大总统放在心里?”

    杨士琦这一番话貌似大义凛然,俨然一副大局为重的样子,实则这是在狠狠地扒开袁世凯心里的伤疤,导致袁世凯心中对杨度的芥蒂进一步加深。

    这种杀人不见血的阴刀子,正是杨士琦最为擅长的,再者以他对袁世凯的了解,自然之道要怎么说才能最大程度地加深袁世凯对杨度的失望,甚至是厌恶。

    果不其然,袁世凯本就铁青的脸更黑了,怒极的他反而没有就此爆发,沉声说道:“既然晢子真病了,那就让他安心养病。这次让你们过来,就是想议一议,黑鹰飞行大队几近全军覆灭的事情,要如何应对。必须得想个妥当点的法子,解决蓝鹰飞行大队的威胁。”

    杨士琦和陈宦神情俱都分外凝重,蓝鹰飞行大队的确是太凶残了点,一战就把他们寄予厚望的黑鹰飞行大队给打趴下了。

    妥当点的法子?

    面对如此凶残的对手,谈何妥当?

    沉思了一会,杨士琦摇了摇头,说道:“蓝鹰飞行大队如今锋芒正锐,连洋人飞行员都被他们轻而易举地击败了,我们便是重新再组织一支新的黑鹰飞行大队,恐怕也难以与之相抗衡。大总统,我建议暂时避其锋芒,毕竟空军就是再厉害,也无法决定战争胜负的。”

    “大总统,卑职以为杏城所言甚是!”陈宦立即赞同道,“据卑职所知,蓝鹰飞行大队最先进飞机的航程也超不过200公里,只要针对这一点进行布置,相信定能最大程度削弱蓝鹰飞行大队对我军造成的伤害。”

    这话还是非常有道理的,受航程所限,蓝鹰飞行大队顶多是给前线部队提供一定的火力支援。尤其是此次大战有三个战场之多,蓝鹰飞行大队再厉害也总是难免顾此失彼的。

    袁世凯点了点头,心中的忧虑之情稍减。

    杨士琦想了想,又建议道:“大总统,不如将我军剩余的那些轰炸机以及英吉利洋人为我们培训的那些飞行学员秘密调往西线,或可收意外之效。”

    虽说前往山东战场参战的黑鹰飞行大队全军覆没,但北京郊外机场还是有三十余架轰炸机没来得及派往山东战场得以幸免,而且英国飞行教官培训的那些中国飞行员此次也没有出战。

    因此,黑鹰飞行大队实际还算不上是全军覆没,依然保留着一定的战力。

    “对啊,空袭!”陈宦颇为振奋地说道,“就像蓝鹰飞行大队当初对付英日联军一样,利用大规模轰炸机群进行空袭!”

    自蓝鹰飞行大队横空出世以来,各方就没有停止过对其战术战法的研究,利用大规模轰炸机群进行空袭这蓝鹰飞行大队用得最顺手的一招,自然是广为人知。

    袁世凯眼睛不由得一亮,这的确是个好主意,避开山东战场上锐不可当的蓝鹰飞行大队,转而将剩余的轰炸机投到西线武胜关那边,这必然有助于西路军迅速突破武胜关,为北洋赢下这场战争又添了几分胜算。

    “那好,此事就如此办,由二庵你全权负责,黑鹰飞行大队剩余的人员物资悉数任你调配”说到这,袁世凯稍稍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说道,“若是还有所需,可以随时向我汇报,我尽力给你补充。”

    袁世凯终究也是有魄力的枭雄豪杰,既然决定了,那他就绝对不吝下血本。

    陈宦肃立应命道:“是,卑职领命,必不负大总统所望!”

    日本,东京,山县有朋官邸。

    茶室内,山县有朋跪坐在茶几前,右手端着一杯香茗轻轻品着,左手拿着一张日本读卖新闻报浏览阅读着,不知是感叹还是警惕地说道:“确实厉害,蓝鹰飞行大队居然能够一战近乎全歼由各国列强援助北洋组建起来的黑鹰飞行大队,这实在大大出乎我们的预料。单就空军而言,蓝鹰飞行大队的确已经算得上世界强军了。”

    跪坐在对面的寺内正毅却是没有山县有朋那么好的养气功夫,牛嚼牡丹般仰头将杯中的香茗一饮而尽,红着眼睛怒声说道:“不行,帝国绝对不能任由那个卑鄙无耻的支那军阀这么继续嚣张下去,否则他必然会成为帝国征服支那的最大敌人!”

    青岛战役之后,寺内正毅就没有一刻能够忘记他被王默打得溃不成军的耻辱。只要一想起王默,他就恨不得将之扒皮抽筋,用尽所能想出来的各种酷刑折磨至死。

    山县有朋在心中暗叹了口气,不是会成为,而是已经是帝国征服支那的最大敌人了。

    就在此时,茶室外的卫兵报告说黑龙会的头山满先生应约来访。

    没多久,一名留着长胡子,须发皆白,带着黑色圆框眼睛,约莫六十岁的老者缓步走进了茶室。

    一番见礼之后,三人再次跪坐下。

    无论是出身、权势还是资历,甚至是年龄,山县有朋无疑都在头山满之上,自然无需委婉客套,因此只是微微笑了笑,就开门见山地问道:“头山满君,不知道你的那位客人,孙先生近况如何?”

    “他?”头山满颇为不屑地冷哼了一声,说道,“还能如何,不就是天天折腾他那什么中华革命党,要么不断请求我游说帝国高层,希望帝国大力支持他,帮助他重返支那夺回总统之位。”

    面对贵为帝国公爵,山县派阀的当家人,头山满依然不改本色,丝毫没有流露出平民面对贵族的谦卑和恭谨。

    要知道,在这个时代的日本,贵族的特权也还是很大的,就连姓氏都是专属于贵族的特权,有正经姓氏的多是幕府时代传下来的贵族,普通平民是没有姓,只有名字的。

    然而,出奇的是,山县有朋和寺内正毅对头山满这样的态度似乎并不以为意,甚至是认为理所应当,连素来脾气火爆的寺内正毅都没有发作。

    “这么说,那位孙先生依然是雄心不减了?”山县有朋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雄心?”头山满脸上的不屑之色更胜了,冷声说道,“他充其量也就是个只会喊口号,鼓动年青人送死的政客,却从来都不明白,想要建立一个强大的国家,不经历血与火的洗礼是不可能的。”

    很难想象,这么一位看起来儒雅和蔼的老者说出来的话会是如此充满森然铁血之意。

    其实这也并不奇怪,头山满虽说只是一介平民,但他却支配者6万个愿意为他赴汤蹈火的死士,他甚至连内阁首相大隈重信都敢派人暗杀。

    头山满不仅是极端的民族主义者,还是狂热的军国主义者,日本侵华的许多头面人物,如板垣征四郎、土肥原贤二、广田弘毅都曾是他的门生,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形成的右翼团体更多数是其信徒。

    就这一点而言,头山满和山县有朋算得上是志同道合,所以才有了此次会面。

    “却也不能这么说,孙先生终究曾是中华民国的第一任总统,能力和影响力还是有的。”山县有朋脸上依然挂着浅浅的微笑,似乎对孙中山并没有丝毫轻蔑,有的只是欣赏和重视。

    寺内正毅这个直筒子倒是丝毫没有掩饰他对孙中山的厌恶,“呸”的一声骂道:“什么第一任总统,这家伙比王默那个小王八蛋还要无耻,王默那个小王八蛋好歹是靠军队和实力打出来的,他除了一张嘴还有什么?他当总统时就是总统制,不得已让出总统位置后就变成了总理制,这种不要脸的支那人,就应该让他去死!”

    寺内正毅仇恨王默是没错,但相比较而言,他更鄙夷孙中山这种没实力又不要脸的政客。

    不过,山县有朋和头山满恰恰相反,他们更喜欢这种只在乎自身利益,没有底线和原则的支那政客。只有这样的人,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与大日本帝国合作,成为大日本帝国征服支那的借口和理由。未完待续。